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台灣中心座落土耳其小鎮!提供生活空間、職能教育,許難民一個正常的生活

2021.03.2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群眾觀點/文:Mu

「土耳其邊境難民營區都是 COVID-19 的群聚感染,雨下得那個泥啊、水啊淹得帳篷稀哩嘩拉的。都 10 年了,還在發帳篷⋯⋯。」眼前低頭呢喃著難民困境的,是土耳其畢爾肯大學 (İhsan Doğramacı Bilkent University) 建築系教授裘振宇;同時,他也身兼了「台灣——雷伊漢勒世界公民中心(簡稱土耳其台灣中心)」執行長的身份。

24 歲便出國留學,此次回台 3 個月,裘振宇說這是 18 年來待在故鄉最久的一次。他帶著土耳其與敘利亞邊境小鎮「雷伊漢勒 (Reyhanli)」因戰爭承受的千瘡百孔,發起《土耳其台灣中心維運集資計畫》,裘振宇深知,要讓世人體會難民困境談何容易,可就算只能拯救一個流離失所的人,他也會卯足全力,在暗處鑿出一道光。

生而為人,都該被好好對待

2016 年,裘振宇初踏上土耳其這塊土地,不久便從時任台灣駐土耳其代表鄭泰祥手中接下任務——協助在雷伊漢勒市建設難民中心。彼時手邊僅有外交部贊助的 1200 萬台幣,預算不夠,他只能將工程分期,先帶著學生一磚一瓦築下「希望」,守護這方淨土不被市長拿去不當利用。第一期工程,僅完成 52 個單元牆面及屋頂;牆壁的材料,由隔開土、敘邊境混泥土高牆製作而成。陽光照射下閃著金光的屋頂,則是從因敘利亞內戰,被炸彈摧毀的「阿勒坡大清真寺」留下之建材,拼出拱形屋頂。使用這些材料,背後有個重要原因:是想讓土耳其台灣中心,添上「族群共融」與「共同信仰」的深層意義。

2019 年 9 月,第一期工程竣工,未料隔年全球爆發武漢肺炎(COVID-19),政府關起大門、各國面對不斷攀升的感染人數焦頭爛額,誰還有餘力關心難民議題?然而,計畫若在此刻喊停,不只努力毀於一旦,難民昂首期盼的一線生機,又得重新歸零。

看過太多苦難的裘振宇不願就此放棄,自嘲自己是「無可救藥的人道主義者」。事實上,在他 40 幾年的生命經驗裡,已受到各種歧視、或打壓。

「我印象非常深刻,當年在芬蘭阿爾托大學(Aalto University)拿到博士後學位,原本要申請學校教職,沒想到校方早就內定好人選了。每個社會總是有他的陰暗處,老實說是一個非常討厭的問題。」即便表現比他人出眾,仍不敵種族間的排他性;談回自身,他吐露出同志身份的無奈,「我曾經在雷伊漢勒市聽當地人說,敘利亞之所以會受到真主阿拉的天譴,是因為那裡出現過男同志。聽到這些故事,你覺得能怎麼辦呢?同志真的跟一般人一樣嗎?或多或少都存在著差別。」

一路走來,那些大小眼的對待,裘振宇已處之泰然。不過眼見難民因各種歧視,無法好好生存,不免使他將生命經驗投射其中,也讓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被公平對待何其重要。

失落的國度,何處是天堂?

談及是什麼原因,選擇到土耳其畢爾肯大學任教?裘振宇苦笑,「基本上研究『建築歷史與理論』的博士畢了業之後,是沒什麼工作機會的。剛好畢爾肯大學有一個職缺是教理論跟批判,後來我就申請到了。」回望那段四處求職的日子,他形容自己如同難民。只是,一邊是受戰爭影響而無家可歸的人、一邊則在諸多國家攻讀學位,何以相提並論?裘振宇說,有相似之處啊。「我們都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尋求生存、被公平公正對待的機會,不是嗎?」

落腳土耳其轉眼已來到第 5 個年頭,除了授業解惑,他還必須勤跑雷伊漢勒市 26 個 NGO 組織,了解難民需求;然而,在漸漸熟悉這裡的人事物之後,裘振宇發現,土耳其絕大多數人都想「逃」、逃離這個「沒有希望」的國家⋯⋯。

他雙眼望向遠處,想起在異邦遇到的不公義,以及百年前台灣有一波一波難民上了岸、各個族群花了多長的時間才學會如何互相包容。裘振宇搖搖頭,嘆一口氣,「每個人都想離開,到達以為是天堂的地方;可是真的抵達了,才會體認到你只是天堂裡的難民,而沒有人會視如己出地對待難民。」

既然扎實地吃過苦頭,或許就會知道通往天堂的捷徑吧。如今已成人道救援推手的裘振宇說,「其實當下就是天堂,只要我們能夠用雙手改變的世界,那就是天堂。」

在異鄉,蓋出一份信任關係

戰爭烽火連天,位於敘利亞阿勒坡(Aleppo)通往土耳其必經之路上的雷伊漢勒市,因地緣關係,成為敘利亞人躲避內戰的首個庇護站。除了人口增加對城市帶來負擔,自殺炸彈及火箭攻擊頻傳、公共設施、醫療設施、基礎民生建設不足,使當地居民一併淪為難民。

起初裘振宇僅受時任台灣駐土耳其代表鄭泰祥之託,幫助媒合台灣、土耳其兩地建築師,共同建造土耳其第一座以「援助難民為目的」的建築。「可是我發現台灣建築師能來土耳其的次數有限,土耳其建築師覺得當地太危險、會死。所以找不到人。」尷尬的處境,逼得裘振宇只好捲起袖子,領著學生著手完成人生第一個建案。

裘振宇笑說,身邊的土耳其人聽聞他即將踏入險地,擔心得要他別去送命。想不到空間蓋好了,責任感的重量又往上疊加。「為什麼不離開?為什麼要留下來繼續幫忙?」,眾人的疑問盤旋在裘振宇周遭。

「這棟房子是沒有營運費用及人員編制的,我不留下來做這件事情,你說市長會怎麼處理?我要確定台灣人花的每一分錢跟善意是真的化為行動,而且真正有擴張出去。這是我一直守在這裡很重要的原因。」他深諳雷伊漢勒市的政治風險——長達 4 年的調查過程,在地方政府、NGO 組織、敵方軍隊、不同種族間來回交涉,裘振宇聽聞太多趁火打劫、目睹過許許多多脆弱且痛苦的靈魂,他無法,也絕對不會視而不見。

裘振宇想方設法為雷伊漢勒市注入一點希望,但一個「外國人」可以從哪裡取得資源,完成理想?他想了想,點出關鍵,「過去這 4 年多你可以說我在蓋房子,或是蓋一個信任的關係。」沒有天花亂墜的諾言,裘振宇用行動說明一切。

「講個例子給你聽,當地政府官員在得知我們要蓋土耳其台灣中心時,篤定一定蓋不成。他們親口對我說『我們認為你不會成功,接著就會知難而退,摸摸鼻子離開。本來不太信任你,可是沒想到市長換了 3 任,你還在這裡』。」責怪不了官員們最初輕藐的態度,他明白,那是眼見太多人來來去去產生的保護機制——不敢期待,害怕再一次受到傷害。可裘振宇不同,他對雷伊漢勒市的所有人說,亦告訴自己:「你們看著辦,我就是會一直待在這裡。」

信任兩字,對裘振宇而言如通行證,筆直通往人心。「那個信任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沒有了它什麼事都做不了,尤其當地是部落政治,當信任感建立之後房子就建立起來了啊。用邊界混泥土牆、加戰鬥機機棚,去蓋一個阿勒坡大清真寺的樣子。這是在土耳其、全世界都不太可能發生的事情。但因為信任感,所以我們真的蓋出來了。」

而這座由信任感築起的空間,夾藏著土耳其及敘利亞人共同的回教信仰,並且正緩緩地,瓦解兩個族群間,長期以來立起的無形藩籬。

活下來,才看得見希望

雷伊漢勒市,約有 12 個 NGO 組織在當地各司其職。問裘振宇覺得土耳其台灣中心和其他 NGO 有哪些不同之處?他回答得小心翼翼,「我覺得土耳其台灣中心就生產兩樣東西:第一就是提供工作機會,再來就是生產故事。」理由很簡單,「因為現階段只要有工作機會就會有錢、有錢就能活、活了小朋友便能夠就學,接著醫療相關資源也會出現;那故事為什麼重要?老實說一千多個台灣中心也拯救不了難民問題,但故事會改變人心。」

投身其中,裘振宇察覺有些 NGO 犯了讓難民難以自立更生的錯誤,「這裡的 NGO 會長期對所謂的『傷殘難民』發放物資,久而久之他們就失去了工作意願,因為他們已經覺得『我理所當然就是要收到你們給的物資』。」即便樂觀看待一切,他也明白世間不存在永恆,「當有一天物資發放結束,或是你拿不到資源的時候,所有事情就會瞬間化為零⋯⋯。」

「所以土耳其台灣中心不能犯這些錯啊」,裘振宇滔滔不絕分享他縝密思考後的計畫,「我們一定要有產業、利潤,還有營運。台灣中心共有 55 個單元,裡頭規劃成『緊急 / 過度庇護所』、『在地特色產品店家』、『非政府組織進駐空間』、『藝術家工作室 / 商店』、『清真寺、淨身設施、洗手間等公共設施』、『設計工廠』、『中央廚房』、『孩童、婦女殘疾人士使用之公共空間』。」不僅創造正向循環,裘振宇也期盼,藉由一個基本場域的建立,能夠讓出生便不停逃難的孩子們,有個對「正常生活」的想像。

集眾人之資,行眾人之願

裘振宇坦言,發起群眾集資的念頭,早在 4 年前便開始在心中盤旋。一直到土耳其台灣中心一期工程完工,才下定決心將想法化為行動。當時的躊躇不前,是考慮到房子尚未蓋起,毫無說服力;也是擔心,有人會質疑「把錢拿去救遠方國家的人意義在哪裡」?

他說話輕聲細語,吐露出的每一個字卻鏗鏘有力,「第一個就是說,不是因為他們是『敘利亞人』,只是因為他們是『人』、我們也是『人』。當有一天台灣在災難發生的時候,我們祈求的,何嘗不是世界各地的『人』,能夠為我們伸出一隻援手,哪怕你有多遠。」執行難民議題的艱辛和焦慮,全部反應在裘振宇一再說明「就只是人幫人」的論述裡,深怕沒有好好傳遞。

《土耳其台灣中心維運集資計畫》於 2021 年 3 月正式啟動,計畫共有 3 階段等待大家一起完成——第一階段,要幫助 150 位難民婦女,獲得長期穩定的工作;第二階段,完成至少 5 座建築單元,讓孩子們有個可以安定的庇護所;第三階段,募集到土耳其台灣中心兩年的維運經費,使計畫得以持續運作。

「每個人都會因為生命的狀態,抑或是因為無情的、現實的條件或壓力,讓我們動不了、做不了任何事情。但我們心中還是有個夢,仍會被一些事情所燃燒、或勾起夢想。而『群眾集資』是讓我們把共同相信的夢想,能夠一起燃燒的管道。」裘振宇眼中有光,閃閃爍爍地說著。

終究是要回家的,而遠方國度身心充滿傷痕的人們,需要你我的支持。即便力量再小,總會匯聚成暖陽,一點一點照亮每個人的心房。

全文轉載自群眾觀點,原文標題:蓋一座讓難民得以生存的空間:專訪土耳其台灣中心執行長裘振宇——無關種族,每個人都該被公平對待

延伸閱讀
>> 婦女編織和平耳環、青年回收炸彈製成手鐲——這些飾品訴說反戰心聲,以時尚響應和平
>> 即時回應難民需求!科技新創用聊天機器人串連救援組織,盼有效提升資源運用效率
>> 看見被遺忘的女性無家者——人生百味朱冠蓁:從共食到找回安全感,讓人不再從隙縫中掉出來

許一個不缺水的未來——5 分鐘了解 SDG 6,讓人人享有乾淨、可負擔的水資源

方便的自來水、解渴的飲品、孕育農作物的灌溉用水——我們的日常生活與水息息相關,然而,若明天水消失了,會造成什麼影響?2020 年是台灣 50 年來降雨最少的一年,不少縣市水情告急;而在第三世界國家,更常面臨無潔淨水可用的困境。社企流響應 3 月 22 日世界水資源日,邀大家進一步認識水的價值,一同回應「SDG 6 潔淨水與衛生」,確保人人都能便利地使用安全、可負擔的水資源。

社企流/文:黃維萱

「若是水消失了,會對你我造成什麼影響?對世界上不同地區的人來說,答案會不同嗎?」迎接 3 月 22 日世界水資源日之際,聯合國水資源組織(UN-Water)拋出這些問題,促使全球共同思考「水的價值」(Valuing Water),回應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第六項「潔淨水與衛生」(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 6:Clean Water and Sanitation,以下簡稱 SDG 6),在 2030 年以前,達成人人都能享有水、衛生及水資源永續管理。

以下透過 6 個案例,與大家一起認識 SDG 6 內涵與細項目標內容:

SDG 6.1 讓每個人都能取得乾淨且可負擔的飲用水

乾淨衛生的飲用水是維持生命的最基本需求。SDG 6 的第一個細項目標,便是確保所有人皆能夠取得乾淨、且價格可負擔的飲用水。

在取水便利的台灣,有團隊推出「奉茶行動」app,為大眾整合公共飲水機和提供免費供水的友善店家資訊,讓外出時盛裝飲用水成為最便利的日常。一方面讓外出喝水這件事變得更容易,另一方面也鼓勵大眾自備容器、減少一次性塑膠使用。(延伸閱讀:這款 app 唐鳳也推薦!「奉茶行動」全面升級,讓外出找水喝更容易

而據聯合國統計,全球仍有大約 20 億人沒有乾淨的水可以飲用,大多發生在開發中的國家。為解決此問題,一本由專家學者與長期關注水資源議題的非營利組織「Water is Life」合作推出的「淨水書」(Drinkable Book)因而誕生,此書由數頁的濾紙組成,每一張可過濾 100 公升的水,隔除 99% 的細菌,一本淨水書便可提供一個人將近 4 年的飲用水。(同場加映:一本不能閱讀的「淨水書」:撕下即可過濾水源,向 99% 的細菌說再見

SDG 6.2 讓每個人都享有完善的衛生設備,包括用肥皂和用水洗手的設施

在全球對抗新冠肺炎的時代,洗手成了眾人的日常。不過,據聯合國統計指出,全球仍有將近 40 億人缺乏安全的衛生設備,無法便利地洗手、使用乾淨的廁所,因而導致疾病發生。

在印度,約有 50% 的學校沒有完善的廁所設施,許多學生不得不中止學業。對此地方議員 P Rajeev 發起「公共衛生永續」計畫,推出「Delight 數位廁所」,推廣至校園,改善廁所的衛生問題,造福學子。(延伸閱讀:用科技促進社會創新!他建置印度第一個數位廁所,致力推動創新方案改善社會問題

SDG 6.3 減少化學物質及垃圾傾倒所造成的水污染、透過妥善處理廢棄物改善水質

水資源珍貴而脆弱,經不起人為的破壞。若將未經妥善處理的有毒物化學物質與危險材料排放至河流,將造成嚴重的環境污染。

如在中國、孟加拉、印尼等地的成衣工廠,服飾生產過程會產生五顏六色的廢水,未經處理就直接倒入當地河川中,不僅影響生態,亦成居住在下游取用河水、抓魚來吃的居民健康上的隱憂。

許多時尚品牌正與工廠協商更永續的處置方式;同一時間,一群科學家則跳脫傳統的思維,嘗試用新方法解決舊問題——以微生物製染料取代化學染劑,此款微生物染料可生物分解,降低排放至河川後的影響,不過仍應避免未經處理就排放至河川中。(延伸閱讀:永續時尚當道!設計師研發「微生物染料」取代化學物質,改善環境污染問題

SDG 6.4 更有效率地使用水資源並降低缺水問題

隨著人口增長與工業日益發展,聯合國評估,若持續保持目前的生產與使用模式,至 2025 年時,2/3 的世界人口可能生活會面臨缺水的問題。因此,如何提升用水效率,確保永續的淡水供應與回收,改善缺水問題便是各國皆須面對的課題。

在地球的另一端,墨西哥的首都墨西哥城,數十萬人面臨缺水危機,而情況逐年更為嚴重。Isla Urbana 這家社會企業,便打造「雨水搜集系統」,以低成本且有效率的方式,搜集雨水、並過濾水質,改善當地的缺水困境。(延伸閱讀:改善數萬居民缺水困境!墨西哥社企「 Isla Urbana」設計雨水搜集系統,能供一個家庭近一年用水量

SDG 6.5 實施水資源綜合管理,不同單位能跨界合作、順暢地管理水資源

為了讓水能順利地從水源取得、經過過濾、運送到我們手上,各項水資源的管理作業牽涉到不同的單位,如政府、民間單位。這當中會有許多溝通與協調的作業,而若是管理的效率與品質不佳,會增加許多時間成本和金錢成本,也可能造成水資源的浪費。

以台灣為例,桃園市水務局打造「智慧水資源回收中心雲端統合管理平台」,獲「2021 智慧城市創新應用獎」,以科技提升水資源管理效率。身為工業重鎮,桃園擁有 8 座污水處理廠,過去這些處理廠在管理上各自為政,而今則可透過智慧平台,建立本土的水質、污泥等數據資料庫,降低維運成本。

在歐盟,一項名為「InspireWater」的計畫,連化學產業界與學術界,合作推動提升產業用水效率,獲得歐盟的支持。

部分河岸國共同取用同一條河川的水源,在未充分溝通以及資源不足的情形下造成衝突,也考驗著共同管理的智慧。在 SDG 6.5 強調水資源綜合管理的重要性,以及跨界流域的管理智慧。(同場加映:有望避免中東搶水戰爭?!「全球預警工具」可預測一年內水資源暴力衝突,準確率達 86%

SDG 6.6 保護和恢復與水相關的生態系統

水不僅僅是對於人類重要,對於動植物和生態系中的生命維繫來說也至關重要。地球上總量約有 14 億立方公里的水,其中約有約 4 萬立方公里的水會在水文循環(包含山脈、沼澤、河流、濕地等等)中轉換,使動植物維生、平衡大氣、洪氾平原、補給地下水等的重要水文功能。

在 SDG 6.6 細項目標中,聯合國呼籲全人類,在 2030 年之前,一同保護及恢復跟水有關的生態系統。

在美國紐奧良,歷經卡崔娜颶風重創,該城市重新學習如何「與自然共存」,預計將一處原先建置修道院之地,設計為全美最大的城市濕地。紐奧良效法荷蘭與水共存的思維,恢復土地原本就具有的蓄洪能力,化解人與自然之間越來越嚴重的衝突。(延伸閱讀:把土地還給自然,打造「與水共存」的城市——紐奧良修道院改建為全美最大的城市濕地

5 個行動,一起在日常中維護潔淨水與衛生

回應 SDG 6 乾淨水與衛生的目標,我們可以從日常生活中落實以下 5 個行動:

  1. 淋浴取代泡澡,減少水資源的使用量
  2. 洗菜、洗米水二度利用,提升水資源使用效能
  3. 見到管線、窗戶或馬桶漏水立即報修,減少水資源浪費
  4. 燈泡、電池、藥物等特殊物品確實回收,以減少水資源污染
  5. 響應及參與煙蒂清潔活動,以免煙蒂透過下水道污染河川

還想更深入了解 SDG 6 嗎?社企流整理了「知識補充包」,內含國外文獻、推薦書籍、相關影劇作品等,讓大家可以更多元地認識飢餓問題。現在就成為社企流電力小兵,獲得更深、更廣的專屬資源!

欲閱讀 ​SDG 6 各項指標,請見聯合國永續發展官網:Goal 6 | Ensure availability and sustainable management of water and sanitation for all

核稿編輯:李沂霖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