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偶爾喪失記憶,但仍有工作能力——到記憶會館,品嚐一杯失智者沖泡的咖啡

2022.05.2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文:張芷馨、陳星妤

「你要喝咖啡嗎,這幾個字我等一下就忘了。」這是失智症患者常見的症狀之一。班長,是一名年輕型失智者患者,十幾年前因心肌梗塞造成血管性失智症。因緣際會下,他來到台灣失智症協會參與課程訓練,也學習如何製作咖啡、餐點,目前正在 Young 記憶會館擔任外場員工。這是一家員工由年輕型失智症患者所組成的咖啡廳,他們雖然動作緩慢,餐點偶爾會送錯,依舊盡力做到最好,也在此開啟人生新篇章。

年輕型失智症患者的避風港

Young 記憶會館於 2018 年開幕,由台灣失智症協會所成立。源起於協會副秘書長李會珍,她發現年輕型失智者患者還有工作能力,​​ 便開始籌備開店計劃,想要為他們打造一個專屬空間,資金部分則由震旦集團傳善獎所贊助。當初的備案還有農場,透過與個案及家屬討論,加上職能治療師評估工作內容強度後,選擇成立較穩定的咖啡廳。

店內主要販賣咖啡、手作輕食、甜點,店員由年輕型失智症患者所組成,年齡層介於 57 歲左右,最年輕為 46 歲,最年長則為 70 歲,目前仍在咖啡廳上班。而年輕型失智症是指 65 歲以下被診斷為失智症之個案,這個年齡層其實是還有工作能力,礙於疾病因素,只好辭去原先工作。

在 Young 記憶會館中,患者們能夠在此工作,藉由工作讓他們找回重返職場的感覺,也增加自信心。而他們不只會沖泡咖啡,從製作輕食、餅乾到外場接待、送餐、收銀皆為失智症患者工作內容。如此龐大的工作量考量到患者疾病因素,分工明確外,也會搭配店內工作人員協助,維持患者順利工作,並根據個案情況來做協助,提醒他們注意台階、桌號等等小細項,也讓整體運作更為流暢。

而咖啡廳員工「班長」邱孟暉,主要負責外場送餐工作,他在送餐時托盤都放有小卡提示桌位及品項,因送錯餐點、送錯桌號也是常發生的問題,故小卡提示讓錯誤率降低外,也減少客訴問題。班長也說,他很害怕服務不好被客人留負評,有時候客人看到他們送餐速度較緩慢,會想自己拿取餐點,但他仍堅持自己服務,在送餐時都盡心盡力,讓客人感受到他的溫度。

不僅是咖啡廳,也是教室

特別的是,咖啡廳只在星期六營業,其他時間則為失智症患者課程,也稱為非藥物治療活動,課程內容也依照失智症患者程度及興趣量身定做。輕度患者可以設計體能訓練、舞蹈等動態活動,配合表達認知訓練、樂器演奏、家政手作等靜態活動,也讓患者從中活化腦部、肌肉,維持體能狀況,讓病情穩定、延緩退化。

而在咖啡廳工作教學方面,店內工作人員張育宸則表示店內員工皆從零開始學,起初工作人員先至熟識的咖啡廳、烘焙坊受訓,學會後再與職能治療師討論工作強度,安排細項工作後,再一步步教導失智症患者。因失智症影響,也會導致學習新事物困難,需要放慢速度,每一步驟都需耐心教導,也將店內每一類品項都製作成操作手冊,每一步驟都配合圖解,讓患者學習更順利,並根據個案學習進度調整教學方式。此外,也會觀察患者工作表現,根據身體情況來調整工作內容。

他曾經遇到一位個案,因隨著時間疾病愈來愈嚴重,從一開始無法泡咖啡、製作輕食會燙到,到後期病情加重,導致肢體不穩,在送餐時出現打翻餐點等等狀況。把咖啡廳工作當生活重心的他,每天出門前都會跟女兒說:「爸爸要出門上班賺錢喔」,漸漸也發覺自己再也無法工作,無法賺錢養家,導致心情挫敗也抗拒來上班。生活重心消失,影響生活調適上的心情,對家庭的影響也很大,而失智症患者如果足不出戶、沒有對外刺激,也會使病情退化更快。這時就需要店內同仁去與個案及家屬溝通,盡量維持個案原先生活步調,並幫忙調整工作內容。

走過鬼門關,工作得心應手

負責外場送餐的員工「班長」邱孟暉,幽默的他與顧客間談話有說有笑,難以想像他十幾年前因心肌梗塞休克昏迷二十多天,當時存活率僅 1%,幸運的他走過鬼門關,卻因急救時間過久導致腦部缺氧,造成血管性失智症。昏迷多日醒來的他,發現自己連刷牙洗臉等日常小事都忘記怎麼做,剛開始家屬也不知道是失智症,朝中風腦傷的方向去治療復健,一年後經朋友介紹到台大身心內科檢查後,才發覺是失智症,並開始加入失智症協會參與課程活動。

對於失智症在工作上是否造成很大影響,班長表示咖啡廳的一切都讓他覺得很熟悉,沒有帶來影響。從開幕到現在已 3 年多,班長都在這工作,也融入生活步調中。雖然會忘記事情,但咖啡廳店內都標示明確,只要看著標示就可以把事情做好,不會造成太大負擔。

「我是在咖啡廳上班,而不是可憐我才來這裡」,這便是班長的心聲。咖啡廳在幾年前因新聞報導爆紅時天天客滿,這對員工也是很大的激勵,雖然忙碌卻很快樂。相反地,前陣子疫情影響也造成生意清淡,難免心情也會受影響,但他們更希望的還是社會大眾來這可以更認識失智症、了解他們的病況,前來光顧給予支持,而不是單純看他們可憐。

社會對失智症的誤解

失智症這個疾病,外表很難看的出來他們有生病,在輕度時也只有談話中才會發覺異狀。這也使許多失智症患者在日常生活中因思考表達較緩慢,遭到不友善的眼光看待。

而衝動、控制力差、發出怪聲音也是失智症的症狀,就曾經有個案在公車上坐不住,一直吵著他要下車,而家屬能做的也只有向其他乘客道歉,請他們包容,但也有不理性的乘客會言語攻擊,這也使家屬十分受傷,不敢再帶個案出門。

每個人都不願意天生有疾病,社會應該放下有色眼光,多包容體諒,言語攻擊並不會帶來正向,只會傷害到更多患者的自尊心。 而 Young 記憶會館也持續在做疾病推廣,讓更多人了解到失智症這一類疾病,也許社會對待患者就會更友善。

將有限化為可能

Young 記憶會館的粉絲專頁上寫道:「也許,在疾病面前,多數人看到的是他們的限制,但在這裡,他們將有限化為可能。」

或許我們曾認為人一旦失智將會失去以往的生活步調,要放棄原先所擁有的事物,但在這邊,能夠看到每一位失智症患者依舊熱愛著生活,不放棄所有工作機會,努力學習新技能,透過一次次反覆去嘗試,久而久之也熟悉這邊的工作內容,工作越來越上手,也給他們帶來最大的鼓勵。

 

 

(來源:生命力新聞)

採訪側記

採訪當天一踏進去咖啡廳,從提醒我們噴酒精、填寫實名制到點餐送餐,員工都十分熱心的來接待,並再三確認餐點是否正確,雖然他們動作比較緩慢,但感受的到他們是很熱愛這一份工作,也希望大眾可以前來光顧,給予他們機會。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記憶會館 打造失智症患者喘息空間

延伸閱讀
>> SDG 8 尊嚴就業與經濟發展/為什麼找份好工作那麼難?10 項關鍵促進良好工作權
>> 從幫長者換尿管到陪照顧者吐苦水,這間咖啡廳變身「長照界的 7-Eleven 」包辦照護大小事
>> 台灣女孩獲「富比士亞洲最佳青年」!她為失智症、視障者設計桌遊,盼用遊戲造福社會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攜信義房屋推出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 2.0》,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 

什麼是「可信淨零」?專家揭 5 大關鍵

 社企流/編譯:侯乃云

在全球 2000 家最大的上市公司中,有超過 680 家公司對淨零排放做出承諾,然而這些承諾卻被質疑有「洗綠」跳票的嫌疑,例如 Exxon 曾表示會在營運時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量,卻忽略不計來自客戶方燃料製造出來的汙染。

近期,在一份報告中,非營利組織 NewClimate 檢視 25 家大型企業的淨零計畫,發現平均只減少了 40% 的排放量,而非如同他們所宣稱的 100% 減量。

該報告的主筆 Thomas Day 表示:「我們盡可能地去發掘可以重複執行的好方法,但說實話,我們對這些公司的誠信度感到非常地驚訝與失望。」

以下是專家提出可以納入企業淨零計畫的 5 項建議:

一、承諾盡快達到淨零,並需包含中期目標

為了避免對氣候變遷造成最壞影響,全球經濟必須在 2050 年達到淨零排放,也就是說,透過科技或者自然方式移除二氧化碳,以確保空氣中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可以達到平衡。

對企業而言,這意味著最遲需於本世紀中期設定淨零目標,越早越好。不少企業,如微軟便已採取行動,已經承諾要在 2030 年之前實現負碳排放。那些承諾要在 2050 年之前達到淨零目標的企業,必須有明確的過渡目標,才能使排放量從現在就開始下降。

在 NewClimate 的報告中,建議設定 5 年之內能夠實現的第一個目標,並且必須要有立即的行動和承擔責任。

二、專注從根本上減少排放,而非購買補償

企業需要大幅削減自身的排放量,而不是依賴植樹或者可以提供碳信用的計畫。

依據氣候科學來評估和驗證企業減排目標的「科學基礎減量目標(The Science Based Targets)」提出一個淨零標準,也就是大部分的產業和公司需要在 2050 年之前減少 90% 或者更多的排放量。(某些特定產業,像是農業,減量目標落在 80%,因為其排放在本質上更難消除。) 

「脫碳(Decarbonization)必須是所有淨零策略中的首要目標。」在 Ceres 擔任計畫主管的 Julie Nash 說道。該組織發表了一份報告,針對淨零承諾的有效性、以及碳信用的使用給予評估指引。「單憑碳信用無法作為達成淨零目標的手段。」Nash 表示

三、全價值鏈(Full Value Chain)的排放也必須被包含在內

對大部分的企業來說,其大多數產品的排放都超出了他們直接控制的範圍(在氣候術語上專指範圍 3 排放)(註一)。

以一條牛仔褲的典型碳足跡為例,從棉花生長到製作棉料,再到顧客洗滌都計算在內。所以如果真的要解決排放的問題,企業必須要將整個價值鏈規劃在目標內。和供應商共同合作可以幫助整個產業實現脫碳的目標。「你必須了解你所販售商品中會產出多少排放量!」Nash 說道,「我們也發現,當價值鏈上的夥伴互相合作時,得以實踐許多創新的可能。」

四、公開透明

Ceres 認為企業應該要能夠公開他們的短期、中期和長期目標,以及為了實現這些目標的轉型計畫。「目標只是整體的一部分,必須要能夠看到企業為了達到減量目標所做出的具體行動。」Nash 表示。「企業同時也應該公開他們預計無法削減的殘餘量,以及他們計畫透過碳信用抵銷排放量的百分比。」

五、選擇對的碳信用

隨著企業盡可能地減少碳排放量,他們在選擇購買用來抵銷的碳信用時必須非常謹慎。2021 年買賣交易超過 10 億美元的自願碳市場存在缺陷,有些項目的可信度低於其他項目。儘管如此,來自抵消的資金,用於保護森林和實現氣候目標相關的計畫上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我們建議企業從可靠的溫室氣體計畫中取得信用。」Ceres 高階經理 Carolyn Ching 說。自願性碳市場的「黃金標準(Gold Standard)」是其中一例。「而且他們應該進行一些額外的職責調查,以確保在他們的碳信用額度上,所有項目都合宜。」舉例來說,這代表著一項保護亞馬遜雨林的計畫不但能夠守護當地原住民社區,且不會無意中產生新的問題。

 註一:產業溫室氣體盤查分為 3 個範疇:

  • 範疇一:為直接排放的溫室氣體,如在生產的過程中製造的溫室氣
  • 範疇二:為間接排放的溫室氣體,如企業於辦公室開燈、吹冷氣
  • 範疇三:為其他間接排放的溫室氣體,如公司人員出差、通勤

核稿編輯:李沂霖

參考資料
5 key steps to creating a credible net-zero plan (Fast Company)

延伸閱讀
>> 不一樣的綠色雙 11!綠藤將官網收益捐給地球、DOMI 偕 IKEA 打造能源展
>> 當總統宣示 2050 台灣要達淨零目標——究竟何謂「淨零」?組織如何採取行動?
>> 企業不漂綠,淨零有憑據—— SBTi 籲:企業應降低依賴碳交易、實質減少碳排放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攜信義房屋推出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 2.0》,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