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走出教室、參與地方——楊富民:從「公共性」出發,讓社區成為教育殿堂

2019.12.1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倡議家/文:楊富民

我們常以為教育是學校的責任、教學是老師的問題。彷彿將孩子丟給學校,丟給補習班就能夠讓每個孩子變成一個「完好」的大人;但是更多時候,這些機構能夠給的,不過是在教育評分機制中的競爭力。

以一個孩子的成長歷程中來看,家庭是第一個影響孩子們的場所,接下來則是同儕與學校,他們在不同的階段協助孩子學習「課本上沒教的事」……。然而,這之間,我們卻常忽略社區;社區,也常忽略了自身的責任。

教育不只是學校的事

教育本身有其「公共性」,所謂「公共性」,有兩個面向:第一個面向是教育並非只是學校的責任,教學也不只是老師的職責。黑板沒寫的內容、考試不考的題目,也是知識;部落耆老、村落頭人,以及百百種工作的從業者,也能成為老師。過去的教育長期的探討著「考什麼」,卻少有問及我們應該學什麼、向誰學?

公共性的第二個面向,則是在於教育的場所,我們常侷限的認為教育就是在學校,忽略了家庭、社區的身教、言教。過去一代的農村人們,曾是在「巷口」、「樹下」從村子裡的長輩們習得地方的文化、土地的歷史,以及建立起土地的價值觀。

從這兩個面向來看,教育重新提及「公共性」,其實是對當代台灣教育的反思。

關注到這些議題,位於東部的 3 所國小、3 個社區,便從教育的公共議題出發,讓學習的場域不再侷限教室,也把課本外的內容帶入課堂。

明利部落-從太魯閣族傳統織帶到美學視野

部落的文化傳承議題,長期以來受到大眾的關注,但過往因為學校的教育,以及升學的壓力,極大的壓縮孩子們學習傳統文化、地方知識的空間與時間。哪怕過去教育內容中,曾經施行鄉土教育與鄉土教材,但仍是與傳統的部落知識有著極大的落差。

位於花蓮縣萬榮鄉的明利國小與部落的族人們為了解決這樣的問題,開始嘗試將部落的傳統文化知識,進入到學校裡面,甚至某種程度上,他們探詢著是否能夠取代我們過去的一些傳統學科?

在明利國小校長、護理師賴春美,以及部落族人,擔任村長的劉添順、工藝師邱秋蘭共同討論下,他們認為,如果傳統太魯閣族的織帶,上面的圖騰是部落的靈觀、信仰以及文化價值;顏色代表的是族群的美學思想,工藝則蘊涵著他們的社會制度;甚至不同編織方法結合起來,成為飾品、家居品,更是部落的儀式、禁忌的表徵。

那為什麼不能將傳統的美勞課、美術課,以織帶的工藝來教給孩子們?從織帶的過程中,重建孩子們的色彩與美學視野,還能將部落的傳統文化蘊涵在一條織帶與不同的織法、圖騰之中。

於是,在花蓮文化局社造點的計畫協助下,明利國小與部落一同提出社造計畫,以工藝師的傳統技術,進入到學校教育,不僅創造部落國小的特色教育,還從傳統的學科中,找到多元的途徑,取代制式的學習,給孩子們特殊且與自身息息相關的文化教育、地方教育。

消失的撒奇萊雅族與七星潭的傳說

花蓮著名的景點七星潭,又稱為月牙灣,是因為洋流沖刷造成這一處海灣有著漂亮如月牙般的模樣。但是名稱由來為何,眾說紛紜。最常見的說法有幾種,一是因為在此處海灘,夜裡總能看見北斗七星而得名;另一種說法,則是因為過去居住另一處的居民,其鄰近有七處湖泊稱為七星潭,當他們遷居此地時,便也將這一處海灣稱為七星潭。

但是,七星潭鄰近的北埔國小教師蔡佳玲卻認為,七星潭的名稱由來,有其他原因。這件事情,得從清領時代,以及 2007 年才正名的原住民族撒奇萊雅族說起。

在 1878 年以前,撒奇萊雅族曾一直是整個花蓮奇萊平原最大的原住民族,往南相鄰七腳川系阿美族、往北則是從宜蘭移居而至的葛瑪蘭族。然而,在 1878 年,由於清朝深入東部統治的政策中,撒奇萊雅族與葛瑪蘭族決定抗清,但最後仍是敵不過有著先進火器的清軍。

最終,葛瑪蘭族藏匿在海岸山脈之中,撒奇萊雅族則隱姓埋名化身為阿美族人。直到 2007 年,在撒奇萊雅族人的努力下,逐漸復興文化,終於得到國家認證。但是,撒奇萊雅族與七星潭究竟有什麼關係?原來,在蔡佳玲的調查中,從撒奇萊雅族的耆老裡面聽到了一個故事:

很久以前,加禮宛的山上住著一頭修煉千年的龍,但這附近則居住了一位美麗的妻子與勇敢的獵人。那頭青龍覬覦妻子的美色,趁著獵人出外打獵時,化身成為一頭老鷹,誘使獵人失足摔落山谷而亡,青龍佯裝獵人返回家裡,卻一眼被妻子認出,吆喝長老、族人們一同追捕青龍。青龍受到撒奇萊雅族人們的攻擊,驚慌失措的一路往海灣逃竄,最終在入海後化為一顆巨大的青石,發出了 7 道光芒,因此便被稱為七星潭。

這段過去鮮為人知的撒奇萊雅族傳說,在國小老師的訪查中重見光明,為了能將地方的傳統故事教給孩子,在教育部數位機會中心,以及花蓮縣文化局的協助下,由老師帶領學生們一起製作繪本,並且將繪本製作成為格拍動畫,讓孩子們不僅閱讀故事,還藉由科技與影像將故事用不同的方式呈現,使得每個孩子都能說出地方的民間故事。

西富國小-以蝙蝠帶領部落關注環境與生態

3、4 年前,位於花蓮光復馬佛社區的西富國小學童發現了一隻蝙蝠死在校園之中;於是將蝙蝠帶給老師,才發現,原來蝙蝠是誤食農藥而亡。這一件事情,開展了社區與國小的共同合作。

「我們一邊叫孩子返鄉,一邊卻破壞家鄉的環境,那我們究竟要下一代的孩子們面臨什麼?」綠野香坡協會的理事長張秀真這麼說。西富社區與國小,藉由信義房屋全民社造計畫、花蓮林區管理處的社區一家計畫,以及文化局的社造三期計畫,帶領孩子們重新學習生態。

不僅化驗蝙蝠的糞便,觀測蝙蝠食用的昆蟲是否能夠達到「生物防治」的效果來減少農藥,甚至為了吸引蝙蝠,全體師生們共同打造蝙蝠屋,要告訴部落的族人與長輩們,蝙蝠是農業的好朋友!

過去談及教育,都認為家庭是教育的第一站,父母對孩子們的影響幾乎伴隨一生。但擁有孩子的父母,卻也會因為孩子的出現影響他們。關注到這點的西富國小與社區,他們便期望透過孩子對於家庭的影響力,改變西富社區慣習農法的大量農藥與肥料問題。

在花蓮文化局的幫助下,他們花了兩年的時間,帶著國小近 70 名的師生共同完成一本繪本,名為《蝠來了》。內容講述一名孩子家中的蝙蝠屋來了蝙蝠,但卻因為農藥的關係而死亡。於是為能讓蝙蝠再來的阿嬤,開始不灑農藥,透過友善農業的方式,讓蝙蝠重新回到家中;甚至因為蝙蝠的回來,協助阿嬤將田裡的害蟲吃盡。

這本繪本不僅介紹蝙蝠的生物知識、農業的生態知識,還透過當地部落的阿美族語翻譯,成為阿美族語和中文的雙語繪本。這裡其實還有學校的一點小巧思,除了希望孩子們能學習傳統族語,甚至希望孩子們會為了能夠唸出阿美族語,回到家中詢問長輩,由長輩們以阿美族語教孩子們閱讀繪本,間接的讓社區的大人們也讀到繪本中的知識與內容。

整整兩年的時間製作一本繪本,藉由社區與學校,還有近30名國小孩童的共同努力,他們要為未來許一個夢想——許 10 年、20 年後,當孩子們回家時,部落與家不會成為惡土,他們還能擁有如今日美好的環境。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不在學校的教育 給學生一堂不同的地方課,了解更多請上倡議家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當居民同在一起:眾人齊心自造家園,培力社造生力軍
>> 共同為社區做一件事,全球吹起「Back to the local」風潮
>> 邀請第一線工作者分享實務經驗,深耕在地的社造力量,共同邁向永續未來
>> 高一就能上大學!忠明高中、東海開16堂課任你選
>> 讓孔子變「Johnny」 第5屆雜學展要大人小孩繼續不乖
>> 破框青年 大膽用熱情和世界交朋友

自己動手蓋綠建築!台灣夫婦創建築實驗教育機構,帶領孩子造起一個永續世界

2019.12.13
合作轉載

「實在的過生活」說來容易,但對胡湘玲與韋仁正來說,這樣踏實的經驗,是遠赴德國讀書後,才深刻感受到的經驗,生命大轉彎的兩人走進建築工事領域,現在還辦起了以培育「永續建築設計、營造暨管理人才」為主要目標的實驗學校......

親子天下/文:盧諭緯

走進台北青年公園,在綠地之中,其中一棟兩層樓房特別顯眼,斜面屋頂下,是一座普通的圖書館,但其實這是一棟利用太陽能與綠建築工法,實踐和諧能源的太陽房子,「汗得建築工事實驗教育機構」的籌備處,就在這棟房子的二樓。在開始轉熱的四月天走進這棟房子,通透的展示空間,合宜的溫濕度,第一個感覺就是:「哇!好舒服。」

「住進 160 年名列古蹟的老屋,在獨立修繕的過程中,驚異復古工法與環境建築的關聯,在開門與關門間體驗能源與舒適的意義,」胡湘玲在《我家房子160歲》一書中寫著。

大學念中文系,碩博士念社會學的胡湘玲,因為這棟德國的老房子,不但跟念數學的老公韋仁正生命大轉彎的走進建築工事領域,現在還將辦起學校,「汗得建築工事實驗教育機構」,以培育「永續建築設計、營造暨管理人才」為主要目標,在 107 年 6 月開始招生,9 月開學。這是繼以培養影視音人才的「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TMS)、藝術美學「學學實驗教育機構」之後,第三個從專業領域切入的高中階段實驗教育單位。

「台灣的技職教育出現了很大問題,不是忙著升學,就是資源整個錯置,我們需要更多的實驗機構出現,來衝擊體制。」汗得建築工事實驗教育計畫主持人、政大教育系副教授鄭同僚指出。不同於台北市影視音的公辦型態準公立機構,學學的企業辦學形式,鄭同僚認為,汗得的非營利組織模式,加上綠建築概念是未來趨勢,可以帶領一種新的辦學典範。

學著實在過生活

如何思考能源、健康與共同記憶的議題,正是胡湘玲與韋仁正投入建築工事領域的關注焦點,雖然學校訴求從專業領域切入,但汗得並不想狹隘的只是培養所謂的「建築師」或「土木技師」人才,而是希望以建築為核心,透過德國工匠青年的養成教育模式,達到社會實踐的目的。「我是個實際的人,跳下來辦學,不是要『實驗』,而是透過辦學傳達怎麼樣『實在的』過生活,讓孩子有機會去思考,未來可以成為什麼樣的人。」胡湘玲說。

「實在的過生活」說來容易,但對五年級生的胡湘玲與韋仁正來說,這樣踏實的經驗,是遠赴德國讀書後,才深刻感受到的經驗。在台灣智育導向的環境下,成績優秀的兩人,算得上是所謂人生勝利組,胡湘玲是清大中文系,韋仁正是清大數學系,大學畢業後,一如當時多數大學畢業生一般,想著有機會要出國,一方面不想從眾去美國,另一方面出身普通公教家庭的兩人,考慮到學費問題,最終選擇了德國。

「現在想想,那時候的確比較沒有太多的『現實』考量。要讀書,就是要去把書讀成,拿到學位,完成任務。」胡湘玲說,但在課餘時間與德國人的互動中,發現「蓋自己的房子」是許多德國人的人生大夢,而且,德國人就真的自己動手蓋,需要人手的時候,就呼朋引伴幫忙。

後來夫妻兩人因緣際會買下了興建於 1843 年的古蹟架桁屋,也開始動手修繕,在這樣環境下,兩人享受著一群人一起協力工作的樂趣,深刻感受到透過手作,會得到很多超越閱讀與知識的啟發。「每挖一寸土,你的手會痛,你的身體會告訴你疲累,但你也知道,因為流汗投入,你可以看到目標成果在你手上實現。」

這樣透過身體學習的美好經驗,加上在修屋過程也觀察到,德國人最在意房子住得要舒服,其中的關鍵在於能源的使用,進而讓大學畢業那年就參與貢寮反核運動,後來一直研究科技社會學的胡湘玲,開始萌生推動公民能源概念。

2002 年,兩人在德國成立了汗得學社,希望在能源革命的時代,從經濟、社會、文化的面向,發展解決問題的策略與綠色能源的想像,提供適當的策略與正確的科技,以能源建築實踐永續的未來。

「我們面對氣候變遷的考驗,能源不再只是專家的事,而是要落實在日常生活中,成為每個人都可以參與的公民運動。」韋仁正強調,永續綠建築不是只有木造選擇,很多科技環保材料,都可以充分應用。

成爲探索未來的人

2003 年,兩人回到台灣,從 921 地震災區的南投潭南開始,在車諾比核災的白俄移民區,南亞海嘯的印尼亞齊,遭受風災的高雄那瑪夏等地,透過協力造屋,傳達境友善的行動,蓋出對生活以及未來的想像。除了協力造屋的專案,汗得針對一般民眾開設推廣課程,像是「協力造屋的 13 堂課」、「木造遊具學結構」,還有遠赴德國的小建築師夏令營等等。

雖然協力造屋獲得很大的迴響,但兩人發現,這樣不夠,許多的探索,或觀念的形成,到了成人階段要改變太難。「我們的教育往往只是把自己要成為什麼樣的人這個問題,一直往後推,所以才會很多人大學畢業了,還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能做什麼。」將擔任汗得校長的韋仁正觀察。

「我們必須向下紮根。」韋仁正感嘆,台灣對於房子的態度往往是投資角度,而非居住思考:建築不是蓋房子,而是關乎如何創造人與人,人與土地的生活互動關係,汗得辦學不只是想要傳遞知識技能,更重要的是,看到台灣社會的種種亂象,讓他深感「台灣不是一個互信的社會」,他說,蓋房子必須一群人才能完成,「蓋房子是一種方法,能夠重新凝聚人與人的情感、關係,找回友善互助的精神。」

在課程設計上,汗得講求場域式的學習,學生不會是整天待在教室上課,而是在汗得大溪工務所、青年公園太陽房子、新北市三重商工、以及專案文化工地進行,在課程執行上,採取 10 週為一周期的 4 學季制度,以 3 年半的時間進行規劃。

第一年重點在手思準備,學習目標是能夠具備建築工事基礎能力、學習方法、協力精神;第二年希望帶領開拓視野,開始進行建築工事設計與實作訓練、生涯規劃等,第三年則進入造屋實踐階段,導入建築工事設計與實作實習,並進行升學就業準備。

完成 3 年的課程後,另外還有半年的自由選擇,汗得會協助與德國相關學校或企業單位連結,幫助學生進行實習工作。除了專業建築課程,另外也規劃了文史哲學、科學、環境與社會、社群經濟、體適能的博雅教育,以及英語、德語的課程。

許多父母關心未來的出路,韋仁正強調,「重點不是你拿了什麼學歷,而是你想了什麼,你會了什麼,」他指出,建築能帶領出來的題目很多,小孩未來不必然要成為建築師、土木人員,而是帶著實作能力改變環境,「造房子不只是造房子,而是造起一個世界!」

汗得建築工事實驗教育機構│小檔案

教育創新特色:提供思考與手做能力並重的學習模式,學習建築工業,也融入環保、資產保存議題,培養永續建築設計人才。

教育創新不藏私:透過理論與實作並重的課程,使用階段性學習模式,讓學生能完整學會如何建造一棟房屋之餘,也透過認識環保、資產保存議題,讓學生思考人與土地的關係。

本文獲「親子天下」授權刊登,原文標題:汗得建築工事實驗教育機構,造房子不只是造房子,而是造起一個世界,了解更多教育創新故事請上親子天下2019教育創新100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全台第一棟「紙房子」!這對夫妻用回收廢紙蓋出整座農莊
>> 這位難民用寶特瓶蓋房子:在沙漠難民營中耐雨抗高溫,讓 15 萬個寶特瓶免於污染海洋
>> 海藻妙用多,好吃、環保還可以用來蓋房子——世界首棟「藻能建築」,台灣也適合建造!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