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以書本重拾生命中的感動:「為你而讀」帶人們走進書香世界,盼用閱讀翻轉台灣

2019.02.0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葉曼庭、應怡冰

在走進說書會的活動現場前,門外牆上大大的「TELL THE WORLD」(告訴世界)字樣首先映入眼簾。蘇書平相信,閱讀是與世界連結、翻轉台灣社會的重要方式,「而且這是會讓我開心的事。」然而在成立「為你而讀」之前,他是個整天被數字追著跑的科技業主管,「賺到了錢,但活得很不開心。」

年薪百萬到創立社企 正視自己的不快樂

「未來是一個變化非常快的時代,當所有東西都在改變,我覺得教育也要改變」蘇書平說。厚重的黑框眼鏡背後,雙眸閃著堅定的眼神,他是「先行智庫股份有限公司」的負責人,打造了台灣唯一以閱讀為主軸的社會企業品牌 ——「為你而讀」。然而他的上一個身份,是位年薪近 500 萬的科技業主管。

時光回溯到 2013 年的夏天,那是他在世界第四大軟體公司 VMWare 當銷售工程師的第五年,也是改變他人生的一年。

「那一年我面臨生死,人生的願望渺小到看女兒幾天是幾天。」健康檢查單上滿滿的紅字讓蘇書平措手不及,他說自己曾一度暴瘦 10 幾公斤,「發現怎麼新買的西裝都穿不了,每天就是一直吐、一直咳。」

身體以嚴正的抗議,逼著他好好正視自己的問題。他發現,18 年來,科技服務業的高壓與競爭,讓自己的身心都出現狀況,「我是賺到了錢,但我活得很不開心。」從死門關前幸運回來後,他決定,人生的下半場要為自己與家人而活。此時,心裡醞釀多年的創業夢再次浮上心頭。

「教育是國家的根本」 從一場讀書會開始

2015 年,蘇書平離開 VMWare 到微軟擔任業務經理,「我面試的時候就跟老闆說這是我最後一份工作,我就是要去創業。」蘇書平說,選擇先到微軟工作而不是馬上創業,是希望能從中學習如何經營一家成功的公司。

同時,他開始接觸到社會企業的概念,閱讀大量相關書籍,也參與香港社會企業世界經濟論壇。「我覺得一個國家要改變,就要從最根本的教育開始,而閲讀又是教育的根本,因此我就決定以此當作我創業的起點。」蘇書平說,從小就熱衷閱讀的他,在一個讀書會社團中認識一群朋友,並合作將讀書會轉型成「先行智庫」知識型社會企業。

「先行智庫」底下設有「為你而讀」、「科技商學院」、「生活學院」與「企業培訓」4 大服務品牌。科技商學院,主要針對上班族,開設未來職場必備的能力課程,如數據分析、簡報美學等;生活學院與學員共同探討軟性議題,如情緒管理,兩性關係等;企業培訓則針對顧客需求,客製化培訓內容。

而「為你而讀」作為台灣唯一以「閱讀」為主軸的社會企業,期望能「用閱讀翻轉台灣」,改變台灣人普遍閱讀「偏食」甚至不閱讀的現象。

蘇書平認為,未來是通才的時代,若因「閱讀偏食」而局限了自己的知識領域,很容易會遇到瓶頸。「但現在資訊太多了,大家都有資訊焦慮症,就是資訊這麼多到底要如何吸收?」蘇書平說。為了不讓資訊焦慮症,成為人們停止吸收新知的阻礙,「為你而讀」希望以輕鬆、無壓力的說書會告訴大家,閱讀與知識交流也可以是件很開心的事。

「為你而讀」每個禮拜不定期舉辦說書會,邀請 3 位素人「說書人」帶著一本書,來與「聽書人」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聽書人以購買門票的方式入場,活動中設有討論與匿名發問箱的環節,讓來參加的人都能充分交流。

今年年底,「為你而讀」將邁入第一百場說書會,總參與人數累積超過一萬人。更有人參加過一場說書會後就此成了「鐵粉」,在這裡結交到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說書會裡的討論與激勵,成了自己持續閱讀的動力。

一步一腳印 慢慢打響知名度

然而 3 年來,蘇書平並非一帆風順。

先是父母對他辭去高薪創立社企的反對,後來又因理念不和與當初的合夥人拆夥。「那時候我覺得他需要一個比較信任的人在旁邊,」蘇書平的太太楊佳潔說,因此自己也跟著辭去原本在富邦證券的工作,全職投入「為你而讀」。

兩人從規模只有一張椅子的小辦公室開始,慢慢到現在有了一層樓的規模。「我們公司有幾次其實錢都燒完了,然後我就要去借錢,所以我後來是抵押房子去貸款。」蘇書平坦承,當看到帳戶餘額不足但仍要發薪水的那一刻,自己也感到惶恐。

「但你必須為自己的選擇負責,」蘇書平說,雖然創立「為你而讀」後的收入不比從前,但至少是在做自己開心的事。過程中蘇書平的父母也從一開始的反對,到漸漸看見兩人的堅持與努力,「爸媽還是我們最堅強的後盾」楊佳潔說。

沒有下重本買廣告行銷,蘇書平選擇不斷地投放讀書會的資訊,到不同社團、網路管道或是學校,「就是每天跑市場、跟人群對話。」從邀請身邊朋友擔任說書人開始,以建立「口碑」的方式慢慢打響知名度。每一次的壯大,都代表著有更多人認識、參與「為你而讀」,也代表著有更多人願意重新拾起一本書。

不只是說書 創造書本以外的價值

蘇書平不干涉說書人分享的書籍類別與形式,「重點是閱讀這件事。」他也鼓勵聽書的人帶著自己喜歡的書,成為下一位說書人。「每個人都是一本書,有自己的生命故事。當這個人跟這本書碰撞之後,又會有新的意義」蘇書平說,在說書會裡更多的是說書人的生命分享。

在第九十八會的「為你而讀」說書會上,依序由說書人 Justina、戴玉清與彥哲分別分享《精進之道》、《為何會拿好人卡》以及《愛是一切的答案》3 本書。每一本書的分享時間為 40 分鐘,觀眾在聽完前兩本書後,有短暫的 10 分鐘休息時間。活動最後則設有 20 分鐘的分享時間,讓觀眾可以分享自己的聽書心得,也能針對書中內容發問、討論。

其中擔任過兩次說書人的戴玉清,在分享作者張國洋的《為何會拿好人卡》時,先以簡單的問題引導觀眾進入書中情境。透過一問一答的方式和台下聽書人互動,說書過程中也舉身邊朋友「拿好人卡」的實例,讓聽書過程更生活化也更有趣。

戴玉清一開始是在朋友的邀約下認識了「為你而讀」。參加了幾場聽書會後,蘇書平鼓勵她也來分享自己喜歡的書。

透過「為你而讀」不但能接觸「舒適圈」以外的書籍,戴玉清說,更重要的是書本加上說書人的生命經驗,那才是「為你而讀」真正有趣且迷人的地方,「每一次在說書前,我都會思考怎麼在章節裡融入自己的真實經驗。」

除了平時的說書會,「為你而讀」也到學習障礙協會說書,透過分享與討論的方式,協助閱讀障礙者「閱讀」。

「這些孩子不太適合單向式的教學,就是不能只聽老師講」蘇書平分享自己為閱讀障礙者說書的經驗,最重要的是雙向的交流與分享,不能只是自己滔滔不絕的說書,更要鼓勵、引導他們分享自己的心得。對蘇書平來說,面對閱讀障礙者,「為你而讀」的目的是在引起他們的自信。

此外,「為你而讀」也曾到基隆暖暖,為當地的外籍配偶們說書;或是透過誠品基金會的行動書櫃,捐書給偏鄉的孩童。「希望可以解決知識不對稱的問題」蘇書平說,即便資訊大爆炸的時代,仍存在許多資訊不對等情形,若能讓更多的知識相互交流,台灣的社會就有翻轉的可能。

比賣座更重要的事 透過閱讀產生共鳴

「其實我自己在進來為你而讀之前,已經好長一段時間沒認真看書了。」為你而讀的實習生王立馨說,現在她一個月至少會看兩本書,也在不同說書會上接觸到各類型的書籍。除了思維與看待事情的角度更寬廣了,她認為,透過閱讀她也有了重新省思、探索自己的機會。

王立馨在說書會的開場白上說到:「每個人帶著自己的知識與經驗來到這裡。知識可以連結,透過交流,人跟人之間也可以連結。為你而讀提供的就是這樣一個平台。」

即將邁入第一百場說書會的前夕,蘇書平談起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是在分享李開復的《我修的死亡學分》時。「那本書我講過 4 次,有 3 次都講到哭。」蘇書平說,這本書在他生病期間影響自己很深,「最重要的是這本書讓我感動。」

相較於聽眾多寡,蘇書平更在意的是書籍本身的共鳴強度,「說書的過程中,台下的觀眾會給你一些回饋,我覺得這些都不是能用金錢去衡量的。」3 年來,「為你而讀」始終堅信,透過閱讀能連結更大的世界、成為更好的人,而這樣的信念也正透過一場場的說書會,持續發酵。

採訪側記

記得採訪當天,一踏進為你而讀的活動會場就忍不住在心裡驚呼:「好漂亮啊!好像咖啡廳!」回想起蘇書評所說的,希望讓大家知道,閱讀是一件很讓人放鬆,並能好好沉澱自己的事情。而在「為你而讀」裡,小至活動現場的每一處裝潢、每一個擺設,大至每場說書會的氣氛,都是蘇書平這項理念,最好的佐證。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為你而讀」 盼用閱讀翻轉台灣

延伸閱讀
>>「全球每 10 人就有一人不識字」: 美國創業家齊聚,用科技和創意提升閱讀力
>> 課本不只能裝知識!「美感細胞」改良教科書,讓孩子書包裡多了一座座美術館
>> 認識歷史,就從生活的周遭開始——「進攻臺灣府」實境遊戲,帶孩子探索府城文化

用 30 年磨出首座 「共融遊樂空間」:香港智樂結合通用設計,為孩子打造創意無限的童年

2019.01.18
合作轉載

文:李玉華(Christine Lee)

智樂兒童遊樂協會(Playright Children’s Play Association)從呼籲「遊戲是每個兒童的權利」、「遊戲,塑造未來」到「看重孩子,看得起遊戲」,在香港長期推動兒童遊戲權,以專業、熱情和賦權角度,倡議「遊戲價值」,一路走來沒有政府資助,僅透過各類型態募款,今年邁入第 31 年,揭幕「屯門公園兒童共融遊戲空間」,期望建立一個尊重、保護及實踐兒童遊戲權利的社會,讓所有小朋友都能夠享受快樂的童年。

早在 1989 年,智樂已經和香港市政局(Urban Council)合作,造出第一座「通達兒童遊樂場(Accessible Playground)」,也就是台灣通稱的「無障礙遊樂場」。然而,為什麼遲至 2018 年,才催生出這一個「共融遊樂空間(Inclusive PlaySpace)」?在這將近 30 年之間,智樂為了迎接第一座共融遊樂空間,為香港社會大眾籌備了什麼?

轉型前的第一個十年

京士柏公園通達兒童遊樂場完成後的 1900 年代,除了遊樂場設施定期檢查,智樂鎖定 3 個面向:醫院遊戲(Hospital Play)、歷險遊戲(Adventure Play,台灣稱作冒險遊戲)、公屋/屋苑遊戲場(Housing/Public Housing Estate Playgrounds)來前進,同時從事遊戲相關研究、出版及課程訓練。

除在瑪麗醫院、伊利沙伯醫院、瑪嘉烈醫院和廣華醫院提供服務之外,也開始為學齡前兒童校園提供醫院遊戲外展服務,舉辦 IPA 亞太地區遊樂會議和兒科護理研討會,開設「醫院遊戲證書課程」,並在出版香港醫院遊戲服務研究同時,開放參考圖書館、公佈公屋遊樂場遊戲行為研究,成立遊戲資源中心,選在維多利雅公園舉行「歷險遊樂日」。

第二個十年 + 第三個十年

智樂原本全名為「智樂兒童遊樂場協會」,但在 2000 年代更名為「智樂兒童遊樂協會」,將其重心從「醫院遊戲」和「遊樂場建設」,轉變成「遊戲價值」擴展及深化,涵納更多樣化的觸角伸及改變社會的每一位個體,智樂再次從 3 個面向升級:

開設更多元的課程訓練 – 英國 RoSPA 遊樂場安全檢查課程、英國遊戲工作證書課程 (Playwork Certificate Course)、美國遊戲場安全檢測員證書課程、遊樂場維修保養課程、好玩爸媽學堂(Playful Parents) 、智樂學院(Playright Academy)、小小遊樂場專員培育(Junior Playground Commissioners Incubation Programme)、學前教育培訓計劃(Play Training in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更精彩豐富的遊戲活動 – 玩玩遊戲街(Play Street)、大自然遊戲計畫 (Environmental Play Project)、Play for All 遊戲日、遊戲萬歲日(Cheers for Play)、聯合國兒童基金香港委員會遊樂共融計畫(UNICEF HK Inclusive Play Project)和鄰舍遊戲計劃(Playbourhood Project)

專業顧問級的倡議計劃 – 香港中央圖書館之玩具圖書館、創意樂園 (Adventure Playpark)、遊樂車服務(Playmobile Service)、「小空間・愛夢想」之小學生設計管理校內遊樂設施計畫、瑪嘉烈醫院互動電視智樂遊戲台(Playright Channel)、匯豐智樂遊戲萬象館(HSBC Playright PlayScope)、醫院遊戲青年大使、社區共建遊樂場、共融遊樂空間設計概念競賽、「升級遊樂場・星級新未來」展覽和 Play N Able 特殊需要學童計劃

20 年間,發表了「兒童與親職之遊戲時間模式」調查、IPA 世界遊樂會議、Play for All 研討會和「殘障兒童對公共遊樂空間的需要評估調查」。

由「軟」入「硬」易的共融

我們有幸在屯門公園兒童共融遊戲空間對外開放前,訪問智樂兩位專業代表 Rebecca 李寶蓮女士及 Chris 袁漢昌先生,並託智樂之福,獲香港建築署暨屯門公園兒童共融遊戲空間主責設計師 Chun 陳雋浩先生導覽,帶領現場試玩及解說。

奠基於 30 年累積的軟體面,香港社會已經在智樂的研究論述、專業倡議中獲得對「遊戲價值」的基礎認知,透過舉辦精彩豐富的各類遊戲活動,場場「好玩爸媽學堂」親職訓練課程,形塑遊戲文化。

緊接著,2015 年,香港康文署、建築署、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香港委員會、香港園境師學會(HK Institute of Landscape Architects)、香港理工大學與陳一心家族慈善基金,起心動念於高度城市化地區街道空地,已不能滿足孩童玩耍需求、且每個家庭不是都具有經濟能力,給孩子自由創意發展的歷險空間。於是,一同合辦「共融遊樂空間設計概念競賽」。

競賽中,要求參賽者採用通用設計及社區營造原則,為所有兒童和社區居民設計,不論體能、心智、感官、情緒及/或社交能力、年紀或背景,滿足所有兒童個別需要,並就「兒童各個發展進程」提供「相對應的挑戰元素」,以確保「越來越避免承擔風險」的社會趨勢,不會剝奪孩子探索世界及健康發展的機會,且能歸還孩子一個兒童自主、家庭聯繫、社區交流的未來。

競賽中,選出專業學會或相關領域大專學歷人士的專門組,還有相關學科註冊在校人士的學生組,根據以下設計要點、場地特殊和評審準則,納入兩方優勝作品,作為建築署設計師的執行藍圖:

設計要點:無障礙性、多樣性和清晰度、分層漸進的挑戰難度、靈活性、多感官刺激提示、顧及不同年齡兒童的需要、人與植物的互動、混合人工與自然元素

場地特殊:氣候及天氣、安全因素、本地環境及背景、目標受眾、共融遊樂、家庭友好度、能否獲得當區居民進階善用(如按喜好或需要改變/擴展用途)、公眾意見

評審準則:原創性和創造力、綠化及可永續發展、清晰易懂、成本效益、揉合大自然和成人和舒適聚會、作品配合選址環境、技術可行性、維修及保養要求

2016 年,運用兩年 3 千萬港幣(約新台幣 1.2 億元)的公園維護經費,專才組首獎提出荷花的寓意加上難能可貴的水元素,學生組提出回應屯門公園爬蟲館的主題發揮不同年齡和能力孩子爬上爬樂的需求。

而香港建築署,則進一步執行「在地居民參與工作坊」和「小小遊樂場專員培育工作坊」,努力和提供畫作給感觸牆作為設計基礎的常模和特殊學校孩子,細緻地討論溝通,儘可能製作呈現畫作本意,但也說明無法將天馬行空完全實現的侷限。

最終,第一座提供好玩多元設施且又加入沙水、自然、挑戰設計的屯門公園兒童共融遊樂空間,呈現在引領期盼已久的香港民眾面前。

他山之石・可以供參

在參訪過程當中,擁有英美兩國認可遊戲空間安全檢測專業的遊樂環境顧問 Chris 提到,台灣何其幸運能有自己的國家安全標準法規,可以在遊戲創意和孩子主體上做更多的因地制宜的彈性調整。然而,現實情況中,我們的國家安全標準法規 CNS,卻仍然是兒童需求未得滿足、設計規劃綁手綁腳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越來越多歐洲和紐澳的案例,在研討會和論壇中被分享,是否我們也能朝歐規(EN)及澳規(AS)的制定理念(例如提供兒童必要的冒險挑戰元素及風險評估精神),加上英國兒童遊戲權學者 Tim Gill 所推薦的風險效益評估檢核程序,讓曾經過於避險卸責的情況,逐漸獲得改變,讓多元創意遊戲空間,逐漸獲得青睞。

而跟著孩子從頭遊戲到尾的 Rebecca,則是說了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話,他說:「我就是沒有辦法拒絕孩子找我去一起玩。」這是遊戲工作者的重要核心精神——兒童主體(Child-Centred)。

台灣的遊戲文化,需要更多專業遊戲工作者的投入,也需要更多「好玩親職照護者(Playful Parents)」一起來響應,當整個台灣社會都越來越能以正向且建設性的方式,去陪伴每一個孩子遊戲,兒童自主、家庭聯繫、社區交流的軟體支撐之上,我們期待一個又一個如同香港慢工出細活、滿足兒童需求、在地社區參與的多元遊戲空間,在台灣處處醞釀而生。

全文轉載自眼底城事,原文標題:慢工出細活・30 年磨一座 — 香港智樂從無障礙遊樂場到第一個共融遊樂空間的歷程

延伸閱讀
>> 美國餐廳打造「身障友善遊樂空間」,讓所有孩子都能享受遊戲的樂趣
>> 全球首座為身障者設計的社區活動中心——新加坡 Enabling Village 以通用設計打造兼容環境
>> 給小孩榔頭和釘子的「冒險遊樂場」:紐約 playground:NYC 賦予下一代自主權,讓孩子會玩也會學


收看社企流「暖暖餐桌」:每天中午,為你加菜!

新的一年,讓我們陪你暖暖地開始!社企流精選 2018 年度高峰會精彩創業故事,01/07-01/20 每天一集,讓你吃飯配影片不孤單!
>>> 點我收看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