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建築師打造水上「漂浮」學校和農場 每年服務孟加拉上萬個家庭

編譯:任亮欣

在孟加拉境內,有將近三分之一的國土僅高於海平面一公尺,每逢六到十月的雨季就會被淹沒。在那段時間,道路無法通行,農作物、學校被摧毀,商業活動停擺,數百萬的孟加拉人被迫遷移到更大的城市以求養家糊口。尤其孩童受雨季的影響甚鉅,海平面升高加上季節性降雨變得更頻繁和劇烈(科學家預估2030年10到20%的孟加拉領土將會因此消失),家長通常無法或不願意送他們的小孩去上學,當洪水造成家中食物短缺或父母其中一人被迫失業,小孩就會被要求待在家幫忙工作或是種田。

在孟加拉西北方農村長大的Mohammed Rezwan,親眼目睹這幾十年氣候變化越來越劇烈,包含數十次的季風降雨和1991年造成13萬8千人死亡的超級颶風。Rezwan的家人有一艘小船能讓他在雨季去上課,但他的親戚朋友可就沒這麼幸運了,他們無法上學,因此喪失了受教育的權利。

圖片來源

Rezwan說:「這是令人沮喪而且難以接受的處境。」1988年,Rezwan拿到了達卡大學的建築學位後,即返回他成長的村莊並著手解決被洪水破壞的孟加拉教育問題。

「建築師能為那些有能力的人建造房屋,但為何不能為貧困的社區建造美好的事物?我想為我成長的社區做點事。」Rezwan說道。

圖片來源

Rezwan初始的構想是透過設計和建造一個水上漂浮學校,讓學生受教育能不受洪水來襲影響,並能被複製、推廣到其他有類似狀況的國家。他從大學畢業便開始進行 Shidhulai Swanirvar Sangstha計畫,當時他僅有500元美金和一台筆電,「那時候,我們是個孤獨的企業」Rezwan表示。

經過寄送電子郵件給數以百計的機構後,2003年Rezwan從全球兒童基金會獲得3000元美金,讓他得以建造並展示該理念給當地家庭。當他建造第一艘漂流船時,Rezwan就希望能透過此專案維繫在地的發展,因此他取材在地,木材採用天然的娑羅樹,金屬則採購自當地供應商,並且雇用村莊村民運用金屬樑和娑羅樹製成的防水屋頂與船底,將平底河船轉換成約16公尺長的水上船學校,所有的設計皆為了符合季風性。由於有眾多的孟加拉兒童白天需要工作,他特別在船頂安裝了太陽能板,如此即使夜校的學生也有電可使用。

「我希望它是貼近文化的設計,幫助人們建造他們自己的船,這些船都是由當地知識和村民提供的人工與材料所建成的。」

每天,這些漂流學校就像是計程車般到站接學生們上學,並且在最後一站停泊,30位左右的學生就在船上開始他們一天的學校生活。

圖片來源

Shidhulai學校的學生不僅要修三堂主要的教育課程,也學習保護環境和節約水和能源。Rezwan表示:「我們希望孩子能夠分享這些理念到他們的社區。」為了補充學生課堂所學,學校提供上百本的書籍、電子資源和運用太陽能供電的筆電。學校用回收煤油燈製成可充電的燈具,來獎勵表現優秀的學生,使他們能趁著晚上母親裁縫時開燈讀書,如此母親也能為家中賺取額外收入,並同時省下煤油的花費。當燈的電力耗盡,只要拿到漂浮學校上充電即可。

圖片來源

Rezwan表示,Shidhulai計畫一部分的任務就是要幫助32%活在貧窮線以下的孟加拉家庭,改善他們的生活狀況並提供孩童更好的未來。該組織除了漂流學校外,現在也有海上醫療診所、圖書館、職業及農業培訓中心。提供全年無休、易取得的教育對孟加拉的婦女來說特別重要。很多孟加拉的父母不放心將女兒送到偏遠的學校,但是有了船的接送就能讓女孩們就近到漂流學校上課。

「我們希望幫助成員提高收入、取得燈光並改善與外界的交流。」Rezwan補充。

在全球兒童基金會的捐贈後,Shidhulai組織又獲得來自李維・史特基金會的10萬元美金及比爾與梅琳達・蓋茲基金會的100萬元美金的支持,幫助組織大幅擴張規模和目標。近年Shidhulai在船上擴建了兩層的空間,當學生們在甲板下層學習時,學生的父母也正在甲板上層聽有關永續農業和新農業技術的演講。客座講師們教導成人如何種植耐澇水稻及甘蔗,幫助家庭生產足夠的糧食,遇到洪水季節就能繼續待在村莊,無須被迫逃亡到別的城市。

「很多孟加拉人的農作物一年只有一收,如果洪水影響時間久一些,即代表他們無法種植作物。」隨著有越來越多資金的投入,Shidhulai機構已經擴大範圍幫助更多的家庭,打造了漂浮農場—包含菜園、雞舍和養殖魚場,讓那些沒有土地的家庭在雨季時仍能維持食物來源和進帳。Rezwan說:「我們正在幫助人們運用新的技術適應現今的狀況,像是漂浮農場能幫助他們未來遇到更多的洪水時,能夠種植作物和繼續留在他們的村莊。」如今,Shidhulai機構每年有111艘船隻服務超過一萬戶家庭,Rezwan相信漂浮學校和訓練中心有潛力幫助更多受到洪水肆虐影響生計的人。

Shidhulai模式已被複製到菲律賓、尼加拉瓜、甘比亞、巴基斯坦、越南及柬埔寨。「我們的方案是針對洪水問題,並幫助人們在面對未來更大的難題時能做好準備,這個模式簡單且容易被複製,在國內外都有很大的發展潛力。」Rezwan說道。

核稿編輯:呂家睿、金靖恩


資料來源

How one architect transformed education in flood-ravaged Bangladesh through 'floating schools'

延伸閱讀
>> 這座在冰河上漂浮的巨大農莊,將讓極地也能生產蔬果
>> 這群肯亞高中生把「黃金」變能源,為學校省下驚人燃料費
>> 以人為本的創新設計,六個案例開啟你和建築之間的對話

這個非洲的線上課程完全免費 還「付錢」讓學生上課—錄取率比哈佛還低

編譯:賴菘偉

在肯亞的首都奈洛比,大部分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都沒有工作,亦無法負擔大學的學費,因此無法取得更好的工作。當教育先驅Jeremy Johnson在肯亞首都,以「教育的未來」為題演講時曾被問到:「如果大家都付不起學費,要如何才能擴大高等教育?」

當時Johnson任職於一家名為「2U」的新創公司,是一個與大學合作提供線上學位的平台。那次演講結束後,Jeremy Johnson無法停止地思考在非洲提供教育所面臨的挑戰。

他突然靈光一現:「假如不像傳統教育系統一樣收取學費,而是反過來付錢讓人來學習呢?」這個想法最終讓他辭去原本工作,展開新的事業。

Johnson因此創立了Andela這家公司,將教育與市場上的人才缺口(軟體開發)互相連結,讓學生透過工作來賺取供自身學習的資金。

「特別是在數位經濟時代,有些技能本來就相當有價值,但人才缺口卻非常大。在美國,平均現在每一個軟體開發者,就有四個工作機會,而且現在約有一萬四千個資訊產業的職缺尚未找到合適者」Johnson補充。

圖片來源

這個新的課程計畫,就利用了上述市場對軟體人才的需求來資助學生的學費。學生花六個月參加線上的程式設計培訓,然後使用這些新技能為海外的客戶工作。跟典型的程式開發者比起來,美國的公司只需付給Andela大約一半的金額,但這已足夠讓Andela給予學生中等的薪水,並資助更多新學生。在四年的課程中,Andela平均在每個學生身上投資了將近30萬台幣,讓他們不但接受更多的教育,同時又能獲取職場上的實戰經驗。

Johnson分享創業的心得時說到,「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領悟,就是我們了解到雇主最想雇用的是有產業經驗的學生,因此學生必須兼顧學術及實習的經驗。我們所做的基本上就是複製這個模式,為軟體開發者創造出現代化的組織。我們正在創造一個新的教育系統,利用學生的工作成果來自給自足,從某方面來看,這很像是中古世紀的學徒制模式。」。

圖片來源

去年夏天嘗試運作此模式後,Andela公司在去年秋天正式啟動,很快地就收到非常多申請,造成此項計畫的錄取率甚至低於哈佛大學!半年內,此計畫已成為全非洲最難進入的科技訓練課程。在線上能力測驗中的頂尖申請者會被邀請參與面試,在一萬兩千位申請者中,只會挑選出六十位成為第一屆的學生。

Andela公司發跡於奈及利亞的拉哥斯,是一個高達90%年輕人未充分就業的大都市。計畫將擴展到肯亞、迦納和南非等國,十年內可望訓練出十萬名軟體開發者。

這樣的教育模式能擴展到幾乎任何地方。然而,對於並無興趣成為約聘軟體工程師的年輕人來說,這種模式是否可以複製到傳統教育或其他技職教育的領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資料來源

Fast Company:This Startup Pays African Students To Learn How To Code

延伸閱讀
>> 用寫code改變非洲,專訪盧安達行動軟體團隊HeHe
>> Google的一小步,女性科技人才的一大步
>> 他們不宅,他們用科技愛台灣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