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有機小農的經營之道:讓左鄰右舍成為「穀」東,共同分攤農地風險與報酬

2017.10.0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陳禮龍

做為一個現代的、智慧的有機農夫,不僅要會荷鋤耕種,還要懂得如何行銷、創造價值,身兼多角,既是農夫,也是經理人。

傳統(和大多數的)農夫,很會種,但有一個很大盲點,就是銷售;只顧著田裡的農作物,卻從沒去想要賣給誰。「怎麼叫賣?總不能在田邊跳大腿舞攬客吧。」確實,「不是跳跳大腿舞,消費者就會來!」況且,2、3 個人的有機小農場,也派不出人力去跳大腿舞啊。

有機小農的經營之道,就必須要有獨特的有機小農思維。因為,無論是耕種法或是農場規模,本質上就都跟一般農場不一樣,無法依循一般農產運銷的模式;光以產量的不穩定性,就很難打進一般通路。

所以,我所採行的商業模式是,引進會員制和大數據概念,先接訂單,再估量,進行計劃性生產,和有區域限制的配送。且因農場規模小,產能有限,我所需要的消費支持也很容易滿足。為了更落實有機耕種與友善環境,不讓客戶挑菜的品項,只配送時令蔬菜,而且配送區域,從一開始所鎖定的 100 公里,至今更縮小至 30 公里,以符合低食物里程的低碳目標。

會員制,是一種理念支持的凝聚,我稱會員為「穀」東。目前,頤禾園的「穀」東約有 200 名,已經可以完全支撐產銷,是我們僅有 2.5 個人能夠有效管理的規模,我也無意擴充;因為,一旦擴充產能,勢必需要增加人力和耕種面積,與其如此,不如複製很多類似的小農場,分散至各地,各有各的支持,各自形成食物圈,既可減少食物碳足跡,小農之間也不需彼此競爭。

一周配送一次菜,可選擇一次 3 斤或一次 6 斤,以一星期之內可食用完為基準,每個星期都有新鮮的蔬菜可以吃,每個星期都有拿到「福袋」(不清楚內容品項)的期待感。繳費機制也很方便,網路、ATM轉帳或便利商店即可代收。「穀」東都住在方圓 30 公里之內的社區,大概只要半天的時間,我們就可以全部配送完。因為,都是親自面交,相處久了,彼此間也建立起情誼。

頤禾園的營運模式,最主要是將買賣概念轉換為相互承諾,生產端和消費端之間便沒有買賣對立。有幾次,風災把菜園毀了,「穀」東也都很能體諒,畢竟住在同一區域,災情如何影響供菜量,大家都很清楚;我們也無需因為菜量不足,而去其他地方調來安全狀況不明的菜。

從上面的公式中得知,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的關係是建立在彼此的承諾之上。農場餵養人們,人們支持農場,雙方共同分擔潛在的收成與風險。假設,每一個社區都有支持的農場(或者每一座農場都有支持的社區),大家都會吃得很安全又快樂。再經由不斷複製這樣的模式,有機小農園便能永續經營。

「社區支持型農業」(CSA,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始於 1960 年代,德國、瑞士和日本都有發起,主要是意識到農業的本質絕非單以農產品的價格來衡量,也應該納入生態與社會公平的考量。

我第一次聽說「社區支持型農業」,是在工業技術研究院的一場研習會上,當時應邀的演說者是美國全國永續農業運動共同主席伊莉莎白.韓德森(Elizabeth Henderson)。她說:「社區支持型農業」的本質是,一群人與一塊土地或一片區域土地間的相互承諾,農地餵養人們,人們以支持農地作為回報,並共同承擔潛在的風險和享有產品的報酬。

一開始,我便覺得這種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的共有、均分的外國模式不太可能直接套用本地,所以我一再地修正、優化,漸漸轉換成現在的會員制暨計劃性生產,仍以相互承諾來支持,但存在對價關係,繳多少錢可以拿到對等的產品,由農場主導生產的時令蔬菜種類,會員不能挑品項;遭遇天災時,要共同承擔風險。

整體而言,「社區型支持農業」,以在地消費支持在地農業、在地經濟,縮短食物運送里程,有助於減量包裝和減少消耗能源,達到節能減碳的環保目標。

萬一,糧食輸出國(地)發生大規模糧食危機或天災,「社區支持型農業」因不依賴外來進口物資及長距離運送的食物,仍可維持在地自給自足。

10 年下來,我還在邊做邊調整,但方向是確定的,就是可複製的有機小農營運模式,有效降低管理成本,提高營運效能,建立數位管理機制,縮短農民數位落差,導入農業六級化發展,開發多元收入管道。唯有農民所得提升,不再居於社會最底層,才會有人願意一起來推行。

長期以來,台灣的農產處於產銷失衡的狀態,農夫不知道如何配合供需去生產,看到什麼作物價格好就一窩蜂地搶種,悲劇年年一再重演,產量過多、供過於求的結果是菜價崩盤,有人賤賣求現以補貼成本,更悲慘的下場是血本無歸的廢棄與銷毀,時有農夫坐困愁城、怨天尤人,哀嘆務農是條沒出息的路。

產銷管道也是一大問題。農夫即使知道市場在哪,但通路仍未解決,農夫收入被通路吃掉一大半,剩下的一半若管理不好,一下子心血都沒了,比如搶種與滯銷。每一次農損過後,農夫心在淌血,卻見菜價飆漲,政府喊著抓「菜蟲」(盤商),但「菜蟲」卻從來沒有消失過。

此外,農產品產銷的成功與否,消費端也很重要。農夫辛苦生產高品質的食物,消費者在享用時應該抱持感恩的心,謝天、謝地、謝農夫、謝廚師,把食物吃光光。珍惜食物,不要浪費,應該是基本信仰。支持「地產地銷」(在地生產、在地銷售),不只吃台灣,更要吃當地,最高境界是零食物里程、零廚餘。這部分就有賴食農教育的再推廣。

本文摘錄自《「立志做小」的農夫CEO》,欲了解更多請參考原書

延伸閱讀
>> 丹麥團隊SPACE 10公開設計圖:讓民眾在都市中蓋起「小綠洲」自耕自食
>> 不只顧稻米,還得顧鴨子:兩兄弟發揚無毒「合鴨米」農法,創小農自產自銷典範
>> 想幫助茶農,不只是幫忙賣茶葉這麼簡單——「用田野調查找出真正的問題,才能發展出差異化」

「立志做小,就是我設計的有機小農模式」他用 2.5 個員工撐起 1.2 公頃有機農地,盼複製到每個社區

2017.09.29
合作轉載

文:陳禮龍

頤禾園有機農園,是一個只有 2.5 位員工、以家庭為核心的小農家:幫農大哥一名、村姑(也就是我太太)一名,外加我這個只有一半效率的 0.5 名。不過,別小看這 2.5 人的人力,可是足以撐起 1.2 公頃有機農地的生產與銷售,並且還能將觸角伸及有機農產推廣課程與活動、地方特色產業發展、社會企業(慈善)等多元化營運。

「立志做小」,就是我所設計的創新有機小農模式。

我一再強調,從事有機農業的動機應該要很單純,就是從友善自然、環境、人們的「善」出發,而不是以「綠」(有機)為名的炒作與大型營利規模。既然動機很純粹地只有「善」與「綠」,就無需抱持做大的野心,只要時刻切記保有「初心」。

由於規模很小,產能也有限,所需要的產銷支持就能輕易獲得滿足,所承受的風險也相對小;對於有心從事有機農業的人而言,一旦能夠有效掌握銷售和風險控制,堅持下去的力道也會強些。

然後,從每一個 3 人的小農家做起,好好經營自己的農園、照顧好自己的土地、贏得社區的認同與支持,以預購訂單進行計畫性的生產與銷售,配送路線在方圓幾公里之內一氣呵成,既可達到低碳、低旅程食材目標,也能讓消費者吃到最新鮮、最安全、最信任的有機食物。

小農,小發展,不必做大,而是將這樣的模式一再複製、擴散,直到每一個社區都有一個這樣的有機小農,那麼友善栽種的面積就會一點一點地擴大。由於小農和支持者(消費者)之間有信任與承諾關係,自成一個綠色的食物圈,所以小農與小農之間也就沒有競爭的利害立場,彼此可以和諧共處,甚至教學相長。

之所以會設計這樣的「小農」模式,當然也是基於這十年來的親身經驗──因為做有機農業實在是非常辛苦,所以一定要有一位親密伙伴的無怨無悔支持,若是能再加上一名具有專業技能的幫農,3 人齊心協力就很完美了。

人力就只有區區 3 人,要如何最大化這極有限的人力,在整體營運上發揮出極致的作用?首先,時間管理很重要。以頤禾園為例,耕作是日常的例行,而某些作業的時程則是極為固定的:星期一,採摘;星期二,包裝;星期三,配送;星期四,種植;星期五,播種、除草;周末,彈性安排,或辦活動。如此規律地按表操課,久而久之,你的身體就自然而然地發展出一套省時省力卻最有效率的做事方式。

其次,是現代人才享有的科技和管理輔助工具。在農園裡建置無線網路環境,將田間記錄即時上傳,建立行動品質監控平台,還可遠端監看農園動態;架設網站,並透過社群媒體,如: FB、LINE、部落格、直播等,進行網路行銷與活動宣傳。

3 人的小農場,不大的耕作面積,計畫性的生產與銷售,土地上的農作物產值當然有限,因此必須要為農場創造附加價值,由生產有機農產品開始的一、二、三級產業連動,提升至六級產業化的休閒農業,開創多元化的收入來源,提高所得,才算是成功的創新有機小農模式,也才有(被)複製的意義。

在頤禾園,我親自實驗了農業六級產業化發展策略:以一級產業的農業尊重大自然的智慧,產出安全的有機農產品;運用二級產業的工業品質化、制度化與標準化措施,升級農場的品質;並導入三級服務業的 3 大特質:資訊、流程與品牌符號;最後,進階為六級連動化產業,成為融入美學、文化、創造的新創農業。

而今,頤禾園不只是座有機農園,也是結合了環境教育、有機農業推廣與培訓、觀光(輕旅行與深度旅遊)、國際研習與交流,並兼具文化與美學等多功能的休閒、體驗、教學示範型農園;我的角色也變多重,既是有機農夫,也是講師、導覽員、顧問。成果應可證實,農業六級產業化發展策略是可行的、成功的。

對於有意投入有機農業的人,我的建議是,一定要取得家人(尤其是另一半)的全力支持。一個人先下來做,另一個人仍保有收入,至少歷經一年(一個春夏秋冬)之後,再依實際情況考慮夫妻兩人一起做。所以,第一年是關鍵考驗,可以確定能否繼續無怨無悔地堅持下去。

本文摘錄自《「立志做小」的農夫CEO》,欲了解更多請參考原書

延伸閱讀
>> 無農藥殘留就是「有機」?一次搞懂台灣有機農產品規範
>> 有機田害蟲多? 研究:南安部落「生態系除蟲」大勝噴農藥
>>「我們想要回到1百年前的農業生產方式」:土耳其出現首個「慢食區」,用友善土地的農法對抗速食文化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