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紫米玫瑰有機餐廳 發起菜園新用途

紫米玫瑰有機餐廳 發起菜園新用途

2015.09.0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張適、王怡婷(2015年9月3日)

隨著國人對食安問題越發重視,台南一間餐廳所使用的葉菜類蔬果,皆來自自家菜園種植,同時運用有機、無毒的自然種植法,讓蔬菜吃起來更健康營養。此外,菜園也提供當地居民參觀、舉辦活動,讓社區中多了一塊休閒綠地。這裡其實是紫米玫瑰餐廳的菜園,老闆陳昭憲為了讓顧客吃的健康,決定從食材方面開始改變。

長期接觸病友 期望客人吃得安心

紫米玫瑰餐廳最初是開在台南成大醫院對面,已經營七八年的時間,主要的客群是醫院的醫生與病患、家屬。老闆陳昭憲說,長期接觸下來,發現他們大多面容憔悴,原因除了生活作息不正常、經常熬夜外,外食主義也是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原因之一,於是便想讓他們吃的健康、安心。後來,陳昭憲決定從食材方面開始著手,透過自家傳承下來的田地,種植有機無毒的蔬菜來供給餐廳使用。

「餐廳內所使用的葉菜類都是自己種的,現在食安問題嚴重,無毒種植就是我們最大的特色。」老闆陳昭憲本身並非務農出身,但決定打造有機餐廳後,便從零開始學習,除了閱讀相關書籍之外,也向務農朋友請教種植技巧。此外,他運用餐廳廚餘加上稻穀做成堆肥,來減少化學肥料的使用。而在除蟲的部分,陳老闆說,我的祕訣是種當季蟲不喜歡吃的菜類,這樣就不會被吃掉太多,像是冬天種萵苣類的菜,萵苣類本身蟲就不喜歡吃,還有種一些野菜,他們的生命力也非常的強。

想當個農夫 勤快最重要

在決定使用自己種植的蔬菜後,陳昭憲便開始了他的農夫生活。「當農夫最重要的就是勤快,要每天早起整理菜園,不然很容易雜草叢生。」他透過不斷的嘗試與努力,終於讓產量足夠供給餐廳使用,而紫米玫瑰也吸收了一群支持他有機無毒理念的忠實客戶。店長KAMA表示:「蔣勳說過,要吃認識的人煮的菜,希望這裡就像是家裡的廚房,可以吃到自然的食材,也讓大家有所選擇。」

此外,談到種植有機蔬菜的困難,陳昭憲說, 最害怕遇到梅雨季節跟颱風季。因為畢竟是在戶外種植而非溫室,容易受到外在氣候的影響。 而他的解決方式,則是將蔬菜轉移到家中的大型花器上,這樣當颱風或梅雨來襲時,花器本身的排水系統比較好,葉菜類就不會損失那麼多。而這樣的做法雖然麻煩,但陳老闆說,那這樣做是因為可以讓蔬菜能自然行光合作用,這樣種出來的營養也比溫室種植還要高。

有機種植外 讓菜園與社區結合

紫米玫瑰餐廳,在今年三月從成大醫院搬進台南永康社區,菜園與餐廳的距離,也縮短至對街,陳昭憲說,經營餐廳要有自己的特色,於是想到把園區變成社區中的一塊綠地,除了提供餐廳使用之外,也可以給當地居民使用。像最近提供給幼稚園作成果發表會的場地,而幼稚園也希望之後能透過這塊綠地,讓孩子們知道蔬菜如何栽種,以及教導他們有機無毒的觀念。

幼稚園執行長莊美貞,也是紫米玫瑰的老客戶之一,她認為種植與照顧孩子是一樣的,第一次在這麼特別的地方辦,覺得很好。」而陳老闆也表示,只要能讓他們原本的觀念有一點點的改變,這也算是我們一點點的小貢獻。未來也希望在園區舉辦戶外寫生,以及樂團的定期表演,讓社區的人有個休憩交流的場所,使菜園不只是菜園,而是能夠與社區連結的地方。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草地學院現場:建築師、科學家、性別運動推手都在這,什麼成就了半農半X的新農村人文風景?

2015.09.04

文、圖:張又文

講到宜蘭你想到什麼?豪華農舍、鴨賞、冬山河?

肥沃的平原跟大山大海之間,我們看見的是一畝一畝田裡長出了不同的「苗」。社企流草地學院帶著20位學員來到宜蘭員山鄉,這裏有著全台灣最多元背景的農人,試著最不同的半農半X生活。

領路人是當地的伴鳥農夫小鶹,國中便開始奔走於各大專院校的保育社,在宜蘭務農已有6年了,為什麼來這務農?他的答案跟這裡其他新農人一樣,相當驚奇:保育鳥類跟抵抗苗栗大埔案代表的開發思維。

既熟悉又陌生,這是來到農村的我們的第一印象。

熟悉的是人情味。四天的行程中,我們每天行進間都會被認識的農友攔下四到五位,領路的小鶹和他們彼此都叫得出名字。

陌生的,是這些農田裡發生的事以及他們的主人。那些田裏戴著斗笠的、穿著雨鞋的,有的是建築師,搭起「農用」書店、食堂與小農的革命基地,有的在農村中舉辦性別平權講座、讓同志走入農田當假日農夫,小鶹自己則籌辦公車小旅行,推廣鳥類保育。這樣的風景,不是其他農村常見的。

四天之中,我們一站一站聽他們的故事,看這新農村風景是如何形成的?

老農傳授、倆佰甲互助,社區也擁抱新人文風景

「失戀、失業、失去人生方向時,來到農村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這邊的人們總是笑說,來到這裡的「新農友」,或不習慣台北的生活,或因為家人務農返鄉,或希望小孩能接觸自然環境,每位都抱有自己對這片土地的想法,但同時,也是務農的門外漢,於是來此之後,第一個挑戰便是生根。

陳阿公,是最好的幫手。在務農的技術上,78歲的陳阿公是當地友善小農的重要推手,傳承60年的務農經驗給小鶹與其他年輕農民。最初使用友善的方式耕種的陳阿公,在慣行農法出現時採用了一段時間,發現健康亮起紅燈,則再轉回友善的耕作方式,並致力推廣友善耕作,雖然友善耕作面積仍遠不及他所期望的佔到60%,但他非常高興有一群年輕的農民願意繼續耕種、守護這塊土地,不藏私地做這些新手的師傅,傳承對土地的用心。

逐漸掌握務農技術後,要獨自完成所有的農事在時間上有限、資源上也有限,走訪當地,我們站在田野廣闊之中,烈日下,一人佇立在雜草、福壽螺危害的稻田中,無力感便油然升起,更遑論擴大耕種的面積。

還好,這裏有倆佰甲。

2012年倆佰甲的成立,雖然沒有嚴謹的組織章程,但整合了小農的資源與交流網路,帶給宜蘭的小農們足以繼續奮鬥下去的動力。「你想做(務農)的話自己做,但是,我會陪你」倆佰甲發起人楊文全總是如此跟農友們說。倆佰甲透過召集農友一起互相協助農忙時的工作,並提供一般農民買不起的農機具,讓年輕的小農不再單打獨鬥。

對大部份入農青年來說,挑戰不只包括土地、技術、人手等,是否能融入在地更是一根本的問題。與草地學院分享的內城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簡裕鴻說,「人、文、地、產、景之中,人是最重要的!」這樣的態度,讓新加入的農友能快速的融入在地的陣容。

內城做的計畫之一,便是發展「鐵牛力阿卡」利用農用大型車輛載著遊客進行社區的導覽,我們搭著鐵牛力阿卡深入每個農村,像坐船碰到海豚一樣跟狗兒們打招呼,在稻浪中看見農人身影,彼此寒暄。這些都是城市所看不到的風景。「這樣從小孩到老人都有事做了,」理事長強調,新的嘗試帶起社區的活力,凝聚向心力之外,也能創造更多樣的發展機會。

半農半X 帶著自己的專長回饋土地

在宜蘭的四天,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農村風景一幕幕真實上演,說穿了便是因為宜蘭稻作僅收一期,加上一開始種植的面積都不大,讓半農半X成為新農人的生活型態,也讓他們能根據在地農村的需求,發揮自己所長,回饋於在地。

如果說他們是被宜蘭給擁抱了的漂浪種子,這片土地,有老農的傳承、彼此的協力跟社區的共識,他們得以生根,他們得以汲取這片土壤上的養分,然後跟著每個人的不同專業,長出新枝綠葉,把農村變得更不一樣了。

於是建築師帶著夥伴們打造了農民食堂,提供外地來的新農友交流,也成為許多合作案的發想地,食堂兩側的小間書菜與貓小姐食堂,則組成了一個「要書有書,要菜有菜」的空間;科學家背景的新農友則是在農田中用木板設置不同的方格,試圖在農田中進行科學實驗,減少福壽螺帶來的成本耗損等。

最後,擁有特殊農村人文風景的宜蘭,吸引了大批帶著理念跟想望而來的來客,解決了農村中長期「生產者想賣但不知道可以去哪裡賣;消費者想買但不知道誰可以信任去買」的問題。客人們直接聽生產者講他們的故事並從此長期跟隨、支持,而迷惘於食安風暴中的民眾們,也終於看見希望。

於是每位新農友像種子一樣在宜蘭生了根,並吸收在地的養分,發了芽,與在地的大樹成就一片新的森林。

在這裡,在地的包容性讓外來或返鄉的種子得以生根、吸收;在這裡,帶有理念、理想、專業的青年,用專業滿足農村的不同需求,形成了我們現在看到的宜蘭,新的小農重新定義了農村的樣貌。而草地學院的我們,四天內也充實的汲取了在地養分跟經驗,更了解社會議題與在地小農之後,期待著用我們本身的專業,在台灣其他角落長出更多美麗的新芽,一起創造更高更廣的森林。

延伸閱讀
>> 草地學院:改變社會的能量不是來自憑空想像 而是在我們腳下這片土地上
>> 編輯隨筆:在社會創業的路上,只有累積,沒有奇蹟 
>> 【學員心得】不只是鍵盤憤青、說說人 ,草地學院讓「改變社會」進入我的人生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