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一場「沒有垃圾的婚禮」——簡單,就是幸福的秘密

文:梁元齡

有句話說,婚禮是女人一生中最美的一次;因此,對許多人而言,她們的「終身大事」不容一絲妥協,必須竭盡所能留下美好的畫面。

但對尚潔而言,她在乎的,並不是妝髮得驚豔四座、婚紗得萬中選一,抑或是桌上得擺滿山珍海味的宴席,她更在乎的,是辦一場「沒有垃圾的婚禮」。

「業餘的」零廢棄推手

身兼中醫師及減廢推動者的尚潔,兩年前還在醫院實習時,首次接觸了「零廢棄生活」(zero waste life)。當時,她讀了零廢棄教母 Bea Johnson 所著的《我家沒垃圾》(Zero Waste Home)一書後,深深為其所震撼,而為了讓這個理念更無遠弗屆,她索性自己提筆,在工作之餘,為華文圈的讀者翻譯了這本書。

踏進零廢棄的世界後,她一面完成學業披上白袍、一面展開自己的減廢運動。除了受邀開設講座分享,尚潔也常在個人網站上揭露生活中的減廢秘訣,從拋售學生時期的各種行頭、為二手衣物尋找生命第二春,到新婚後自備買菜用具、推廣居家減廢絕招,最後甚至告別了衛生紙和衛生棉。尚潔的減廢之路從未間斷,更「減」出了心得。

「現實一點來說,減少垃圾最顯而易見且有感的,是省錢與省時。」尚潔曾在部落格中寫道:「此外,如果跨越了物質這一關,你會有更多的時間與經費投資在『體驗』上,而那才是真正能讓心富足的東西。」

凡事從簡,把心思留給人本身

超越物質面的計量,並從精神面領悟減廢益處,這是尚潔為零廢棄所下的註解。這樣的她,當自己的終身大事到來、準備步入禮堂時,便自然而然地開始思考:要如何將零廢棄精神,帶進「婚禮」這個陣仗極大、又得滿足各路親友的儀式中?

在一般人印象裡,婚禮不乏繁瑣程序,且會製造大量的垃圾。不過,為了讓親朋好友開開心心前來同樂,大部分的新人仍將各種鋪張視為「必要之惡」,認為難以避免、也不願省略。(延伸閱讀:你知道衛生棉一年製造多少垃圾嗎?她離鄉打造「無塑生活」,演繹台南最美風景

為了達成「零廢棄」的目標,尚潔和丈夫楊翰選拋開傳統思維的桎梏,重新思考婚禮的意義。他們自問:傳統婚宴的繁瑣事項,是真的必要嗎?盛大的排場、豐富的活動橋段,真的是他們所嚮往的嗎?

「我們發現,比起隆重盛大的婚宴,我們更在乎人們有沒有充分時間,進行情感上的交流。」尚潔說:「比起繁文縟節,把心力跟時間花在深愛的人身上,我們會更心甘情願。」

尚潔解釋,零廢棄的精神並非只是「減少垃圾」,更是在「享受簡化生活後所帶來的快樂」。因此,人們在實踐零廢棄時,不應過度聚焦於物質本身,而得回歸「人」的本質,好好善用手中的寶貴時間,與環境和人們真誠地交流、學習,提升自己的品質。

「對我和我先生而言,要辦一場沒有垃圾的婚禮,垃圾減量是第二順位的事情,最重要的還是情感交流。」尚潔表示:「所以我更希望,能在婚禮上盡量騰出時間,告訴來賓為什麼我們兩人會在一起?我們為什麼適合彼此?」

賓客求精不求多、用大自然的美感做婚佈

那麼,究竟一場「沒垃圾的婚禮」要如何舉行?尚潔表示,要降低婚禮上的資源浪費,最關鍵的一步,是適度限縮賓客人數:「傳統婚禮上,常常會廣邀親朋好友,讓各路遠房親戚都出席,但這些人當中,有很多卻未必了解你、熟悉你的生活和過去。」

因此,尚潔和翰選給自己設下底線,邀請賓客人數不到 80 名,「人只要一少,做每件事情就變得方便很多,也更容易為減廢把關。」

在節省實體物品上,兩人費盡心思,與新娘秘書、外燴廠商、婚佈公司等單位溝通,首先了解他們準備過程會使用到哪些一次性用品,還要了解最後的垃圾通常如何處理,接著,再由新人們提出可行的替代方案,幫助團隊一起克服問題。

婚禮當天,現場只見「可重複使用」的佈置道具,從自己家中帶來的木製畫架、婚佈公司既有的花器及電子蠟燭等;用餐餐具全使用瓷製碗盤、金屬刀叉,並以剩布裁成小手帕,取代衛生紙;當天供應餐點也全採素食,友善生態之餘,更不會產生大量的骨頭和魚刺,自然也減少了賓客想使用衛生紙或濕紙巾的可能性。就連賓客名牌,都是尚潔與翰選拿著樹葉,壓在筆電螢幕上,一筆一劃、對照電腦字體描繪而製成的。

儘管少了大量緞帶、婚紗照背板和塑膠裝飾,他們靠著花卉、綠葉及木質擺設,還是把婚禮現場打造得精美雅緻:「美感其實俯拾即是,不需要靠雕梁畫棟來營造,因為自然的事物本身就很美。」尚潔補充道。

顛覆傳統儀式,婚禮一樣很暖心

除了節省實體資源,在安排活動時力求簡單俐落,也是把時間花在刀口上的做法。尚潔的婚禮不僅沒有請伴郎、伴娘,也沒有專業主持人和現場樂團,更省下了收受禮金、新郎闖關等傳統儀式。

「多了這些鋪排,對我們的的意義並不大,反而會造成更多麻煩和作業。比如收禮金,得特別請個人坐在門口,讓大家帶一堆紅包袋、擔心要包多少錢;而表演的人一多,隨之產生的運輸成本、準備功夫也都會多出好幾倍,反而還會壓縮我們和大家說話的時間。」

至於新郎闖關等遊戲,在尚潔看來,不但會產生字板等等一次性垃圾,還會占用大家的時間:「我總不會因為新郎擠爆了一個氣球,才認定他是真心愛我吧!」這些形式大於實質意義的活動,也因此都被她從清單中刪去,更讓翰選鬆了一口氣。

捨去傳統繁瑣的婚禮儀式,尚潔安排了感性的致詞橋段,讓朋友、家人和新人對著大家說故事;用餐之後,他們邀請賓客到草地上共舞,現場播放著柔和慵懶的 Fly Me to the Moon,音樂自擴音器流淌而出,瀰漫婚宴四周,別緻優雅的氣氛一點也沒打折扣。

除了在各個環節「精打細算」,省下寶貴的時間和資源,尚潔對自己也設下了罕見原則:身為新娘的她一反婚禮常態,從頭至尾僅以一件婚紗、一個妝容亮相。這樣的取捨,讓她省去了換裝的匆忙,能夠從容穿梭在賓客之間、好好享受屬於自己的婚禮時光。

事前充分溝通,「沒有垃圾的婚禮」並不難!

儘管「沒有垃圾的婚禮」理念美好,執行起來似乎卻令人望而生怯。尤其要讓長輩支持、讓賓客接受,都不是容易的事。

尚潔指出,雖然家中長輩不習慣這樣的模式,但究其原因,「他們其實是擔心你委屈,或是擔心這些做法會太麻煩,」尚潔說:「所以只要把自己的心情解釋清楚,並且不麻煩長輩,就能夠說服他們。」

她分享,當自己提出「一套婚紗穿到底」和「不請伴娘」的想法時,她的媽媽便語帶為難,憂心尚潔為了零廢棄的願景,在終身大事上「委屈自己」;但在她充分讓媽媽理解自己的想法後,媽媽反而替她感到高興,甚至全力支持。

此外,由於尚潔和翰選選擇在地農產作為婚宴伴手禮,他們便善用時間,親手編織一個個麻繩網袋來承裝。不管是家人住院在床邊陪伴、或是做完家事的空檔,都會信手「勞動」一番。這樣軟性又堅定的方式,長輩都看在眼裡,也更明白兩人的決心和信念。

在賓客聯絡方面,尚潔和翰選全採電子化溝通,用通訊軟體把婚禮的一樁樁概念設計、一件件重要事項送進賓客手中。

「我們在婚禮前不斷提醒賓客:要自備環保餐盒、把吃不完的菜裝回去,帶多大都沒關係!這麼做就是希望,他們當天能夠毫無顧忌地動手打包,且提早明白這場婚禮的意義。」

而簡潔俐落的活動安排,讓賓客透過動人親切的誓詞與祝福、溫暖趣味的集體共舞,深刻感受到尚潔和翰選的用心及體貼。甚至有幾位年紀較長的親戚,都豎起大拇指稱讚不已。

「本來以為很多長輩可能比較傳統,會不太習慣,但結果顯示,他們的接受度遠超乎我們的想像!也沒有人因為少了一次性的東西,而沖淡了心中喜悅。由此可見,只要充分溝通、讓他們感受到真心誠意,零廢棄婚禮並沒有想像中困難。」

她也認為,要成功辦理零廢棄婚禮,最重要的是「事必躬親」。新人得不辭辛勞地去與婚禮團隊溝通、討論解決辦法,才能在第一線把持物質的選用、避免資源浪費,倘若假手他人,很容易就偏離初衷。

落實零廢棄,從「下一餐」開始

如今婚禮落幕,回首舉辦初始,尚潔說:「零廢棄是我每天的日常,也因為如此,才促使我思考,自己的婚禮該是什麼形式?而『零廢棄婚禮』很自然地就浮現在眼前。」

這場沒有垃圾的婚禮,在翰選發布「婚禮紀實」後襲捲社群網路,許多網友紛紛表示有意效法。

尚潔建議,在舉辦一場沒有垃圾的婚禮之前,可以先從日常生活出發:「如果你/妳才剛認識零廢棄,不如先從『等一下那餐怎麼吃』開始吧!」

對尚潔來說,零廢棄不只是一場婚禮的美麗,更是一輩子的信念、是從物質環保邁向心靈環保的鑰匙。在節省資源、物盡其用的實踐裡,她體會到的不是委屈或克難,而是更富足的精神世界——於她而言,「簡單」就是幸福的秘密。

核稿編輯:李沂霖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竹牙刷+食物袋幕後推手:當環保像刷牙吃飯一樣簡單,每天都是環保的「好日子」
>> 環保旋風吹進女性用品市場——世界第一款可生物分解的驗孕棒,用完即可沖入馬桶
>> 英國茶商以香蕉為材製作「無塑茶包」:無塑料、非基改、未漂白,可直接丟進廚餘桶分解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想以具體行動支持我們,歡迎按下標題下方或文末的「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鼓勵社企流創造出更棒的內容!灌溉指南請點此

校園剩食大作戰:台灣各縣市政府多管齊下,要讓營養午餐廚餘量減少 1/3

2019.01.28
合作轉載

校園營養午餐剩食太多,北市及嘉義市學校推廣食農教育讓學童培養愛食惜食的觀念。

文:高涵

世界上有 1/9 的人口食不果腹,無法享受健康、活躍的生活。「消除飢餓」(Zero Hunger)是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之一,旨在 2030 年前消除飢餓。要達到「消除飢餓」的難度隨人口增加而越發困難,最直接想法即是「糧食增產」,利用增加糧食來源以供應更多人,然在此過程中會增加更多的環境生態成本。除了提高農業生產力的「加法」思維外,「減少剩食」的減法概念便更受大家重視。

由於 2015 年台北市餐盒食品同業公會公布其所服務 100 間中小學每日產生之剩食量為十公噸,引起社會高度關注。台北市教育局遂於 2016 年起開始執行剩食減量精進策略,副局長洪哲義表示,在確保午餐營養、安全、衛生及足量的前提下,強調學校依在地資源及可行模式進行「新鮮衛生適量 Food、公民行動珍食家、社區共享再利用」3 方面剩食減量措施,在短短 3 年間,剩食量已從 2015 年每日十公噸減至目前的 2 至 3 公噸。

有哪些方式可以達成校園午餐剩食量的減少呢?歸納日本、台北市教育局、嘉義市教育處及專家之意見,可以從下述面向著手。

沒剩不代表吃不飽 剛剛好就好!

各校午餐菜單均依教育部頒佈之「學校午餐食物內容及營養基準」由營養師做午餐供應內容規劃,配膳時依照各班人數進行定量的配膳,再由班級導師徹底執行定量打菜。各校備品須考慮實際飲食狀況來斟酌減量,但不依學生喜好加量供應,以免造成營養不均問題。

嫌菜不好吃嗎?我的改變你吃得到!

若有苦味或口感不佳蔬菜類,可以在烹煮方式做點變化。校園午餐不夠美味時常為學生所詬病,台北市政府也因此舉辦「營養午餐比賽」,讓團膳業者能夠發揮創意與分享經驗,而嘉義市因為是全市自設廚房,在廚工聯合培訓時,也會請廚工分享自己的烹飪訣竅,讓整體校園午餐美味度更加提升。

正確觀念從小培養 自己吃的菜自己種!

說到食育不能不提及日本,利用觀念上的建立來減少剩食的產生。台灣也逐漸重視食育的重要性,各縣市政府也向校園宣導,教導學生食育的內涵。鼓勵學生攝取營養均衡且足量的菜色。讓他們勇於嘗試自己不愛的食物,例如和其他菜色做混搭。

但是,校園午餐佔不到一週所進食餐數的 1/4,要真正發揮效果,惟有結合家庭教育才能培養學童一生正確的進食觀念。有人會不吃自己辛苦種出來的蔬菜嗎?

日本校園甚至將學生種植的蔬菜作為校園午餐的食材來源。在剛起步的台灣,台北市國小全面實施小田園教育,嘉義市也有「校校一畝田」政策,讓學生在校內自行栽種農作物,培養愛食惜食的觀念。

非廚餘的剩食 分享給需要的人吧!

洪哲義也說明,若是有非廚餘的剩食產生,如何「再利用」也是減少剩食有益社會的做法。台北市教育局與財團法人感恩基金會合作,基金會贈與冰箱給有意分享剩食之學校,讓各學校能在食物安全風險考量下保存剩食,讓有需求的人取用,以達成剩食共享的成果。

從小地方改善 餐盤居然這麼重要?

灃食基金會智庫教授許庭禎則表示,要減少校園午餐的剩食其實可以從餐盤著手。台灣學生都是用碗去裝食物,所有的食材混在一起除了看起來難以與美味做連結外,更無法一目了然各食材的攝取量,透過一些創意的巧思,例如搭配卡通造型的餐盤設計,蔬菜需要一格「米奇」的空間,澱粉需要一格「維尼」的量等,寓教於樂。

台灣教育對於剩食減量的觀念仍處於起步階段,雖然已逐漸利用上述方法控制剩食量,但若能建立相關評鑑標準,根據種種條件下的大數據量來做政策的優化改善,勢必能有更佳的效果,嘉義市教育處便從 2017 年開始著手累積剩食大數據,希望從中找到更好的校園午餐方案。

此外,食育專法之訂定也是迫在眉睫,透過完善的體系支撐我國校園午餐教育,相信無論是在剩食量,以及對整體社會飲食風氣的建立都能有正面而巨大的影響。

全文轉載自食力,原文標題:校園剩食太多怎麼辦? 結構問題就需要多管齊下

延伸閱讀
>> 用剩食交朋友:她開創「共享食物社群」,全球 40 萬人響應
>> 5 種意想不到的食材提案:這些常被丟棄的蔬果廢棄物其實很營養
>> 廢物也很可口!荷蘭業者打造零浪費網絡,用群體戰開拓剩食商機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