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逾 3 成霸凌發生在 Facebook!NGO 建立防堵霸凌 SOP,一年降低 4 千起申訴案

2019.08.1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網路霸凌已成為當代青少年心理壓力的一大來源。非營利組織 iWIN 於 6 日舉辦 2019 年兒少網路安全年會,分享 NGO 在處理網路霸凌事件時,有什麼樣的應對措施。

數位時代/蔣曜宇

日前一名台中的 18 歲蔡姓女學生在網路上受韓粉言語攻擊,後來由資深媒體人王瑞德協助提告,讓網路霸凌事件再次成為社會討論的焦點。政府單位委託民間成立的「iWIN 網路內容防護機構」分享 NGO 在處理網路霸凌事件時的應對措施。

多數情況下,網路霸凌是「無法可管」

iWIN 在今年(2019 年)針對 2 萬 5069 名國小五年級到高中三年級的未成年學生進行網路行為的調查。調查發現,現在的青少年接觸網路的時間越來越早,有 46.5% 的人表示他們 7 至 9 歲時就已開始使用網路、高達 58.2% 的人在國小三到六年級之間就已經擁有智慧型手機,36.1% 的人有吃到飽的網路流量。

在這些青少年當中,則有 2.9% 的人表示,自己曾經歷過網路霸凌。霸凌的前 3 種類型為:遭到言語辱罵嘲笑、被假訊息抹黑,以及被要求「去死」。

事實上,就現行台灣法規來說,沒有任何專法來制裁網路霸凌。除了誹謗、洩漏個資以及散布私密照等嚴重案例有個別法律可以套用以外,其他網路霸凌案件其實沒有辦法透過法律進行約束,而且誹謗、洩漏個資等違法事項屬告訴乃論,iWIN 難以代表民眾進行司法訴訟。這種種因素,讓受害者很難從法律面獲得幫助。

這時候,iWIN 所能幫助受害者的,就是第一時間的陪伴,以及協助與平台業者溝通,撤除霸凌資訊。

Facebook、新聞平台成網路霸凌溫床,iWIN 建立處理機制

iWIN 執行秘書劉昱均表示,他們在處理網路霸凌事件時有一些既定的步驟。首先,他們會先看案件是不是發生在 Facebook 上,因為 Facebook 有相對完整的機制。舉例來說,如果今天進行言語霸凌的是匿名假帳號,那 Facebook 很快就可以把該帳號給刪除。其次,他們會看案件類型,如果是洩漏個資或私密照外流的狀況,因為有法律規範能夠快速處置。

但如果是因為留言嘲笑的霸凌類型,iWIN 就會觀察兩個點:留言數量以及受害者的身心狀況。這種情況比較麻煩是,平台業者不一定會願意配合刪除。這時 iWIN 會和業者溝通,嘗試以屏蔽等方式先做緊急的處理。

至於網路霸凌都在哪些平台上出現?iWIN 發現, 有 37% 的案件發生在 Facebook 上,另外則有 15% 是新聞平台上。 雖然 iWIN 去年成功處理的網路霸凌案件高達 84%,但仍舊有許多業者不願協助配合。劉昱均說,社群平台噗浪就曾明確地表示說,他們不會刪除任何留言,但願意將相關留言資料保存下來,協助受害者進行法律訴訟。

劉昱均承認,這些案件不是每一個他們都有辦法處理,但他們會儘可能提供協助、甚至陪伴。「霸凌這種事,最重要的是要讓受害者感覺到有人陪著他一起面對,」她說。

一年減少 4 千件申訴案,5 口訣建立網路兒少安全

iWIN 執行長黃益豐則表示,iWIN 在 2017 年時收到 9865 個申訴案件,其中與網路上的不當色情內容相關的申訴案件占最大宗。因此,他們過去一整年積極與產官學以及兒少團體合作,並讓業者自律、減少許多網站上的性交易廣告以及色情、暴力血腥的圖文,2018 年他們收到的申訴案件減少 4200 多起,僅 5599 件。

不過,裡面仍有近 180 件申訴案與網路霸凌相關。其中不乏許多父母,因為在網路平台上看到自己孩子的私密照外流,憂心地前來求助。黃益豐說,雖然他們會積極協助刪除,但一旦照片遭上傳,要徹底根絕外流是很困難的事。

因此,黃益豐強調,要在網路上保護兒少的權益,最重要還是家長要協助孩子建立正確的網路素養。他提出「不露、不罵、不交、不刷、不轉」等口訣,要孩子們不揭露自己的個資與私密照、不惡意攻擊批評、不結交不請自來的陌生網友、不刷卡買虛擬寶物、不任意轉傳或分享訊息。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青少年容易沈迷網路,卻不一定知道它的危險性。要避免受到網路霸凌,事前預防仍比任何日後的補救來得有效。

全文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文標題:逾 3 成霸凌發生在 Facebook!NGO 建立防堵霸凌 SOP,一年降低 4 千起申訴案

延伸閱讀
>> 霸凌黑鍋的逆襲,傷心網友使用此社群後感覺好多了
>> 當「低頭」成了現代文明病,戴上「護眼墨鏡」助你屏蔽過量螢幕干擾
>> 你跟朋友吃飯也會忍不住滑手機嗎?這張餐桌將幫助你專心投入兩人世界

「產品銷量不是一切」衡量組織影響力,從顧客調查做起

編譯:黃維萱

幾年前,耐心資本影響力投資先驅「聰明人基金」(Acumen)開發了一種稱為「精益數據」(Lean Data℠)的獨特評測方法。日前,Acumen 已著手將這項技術獨立出來、成立一家新的營利企業——「60 分貝」(60 Decibles)。

Lean Data℠ 透過智慧型手機技術與影響力企業的低收入客戶互動,藉由問答形式,向他們取得第一手的產品或服務使用經驗,再將數據彙整成有效資訊。在過去 5 年中,團隊收集了來自 33 個國家、共 8 萬 5 千多名客戶的社會影響力數據,合作對象包含 150 多家社會企業和非營利組織。(同場加映:賺錢同時做好事?!備受新世代投資人矚目的「影響力投資」到底是什麼?

這一切都要從 2014 年說起,當時 Sasha Dichter 和 Tom Adams 正在領導 Acumen 的影響力和創新工作,他們的目標是重新思考:該如何把影響力投資做得更好?即便當時, Acumen 已是影響力投資圈內經驗老到的領導者,但他們自認還不夠。

「投資之前,我們會先研究一番、建置影響力檔案;接著再透過計算裝置的銷量,來衡量該筆投資的影響力成果。」但 Adams 也說:「然而,僅僅因為你銷售更多東西,卻並不一定意味著你的影響力更大。」

於是,他們著手研發新方法,來獲得更準確有效的數據,並且優先考量客戶的使用體驗。這是一樁需要多方測試的大工程,但在研發過程中,他們發現了一個關鍵:參與 Acumen 計畫的企業與客戶互動的頻率極高,也許他們可以善用這些互動來取得數據,再構建出新的評估指標。

比起由上而下、為各家企業定義何謂影響力,Acumen 反其道而行,把這個權力交給顧客——由顧客自己來詳述:使用該企業的產品或服務後,對他們的生活帶來哪些影響。

Acumen 由一家旗下投資的救護車公司著手,向致電呼叫中心的客戶詢問了一系列問題,來確認來電者的貧困程度。從提案發想到取得數據,整個實驗前後僅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比他們預期的少得多。他們因此意識到,可以透過手機對話,有效收集所需數據。

最後,Dichter 和 Adams 為特定領域都建立了定型化問卷,任何企業均能使用;調查完成後,由該調查蒐集數據會產生性能評估指標,可以用來與其他著重相同領域的企業相比較。舉例來說,針對企圖達成財務兼容的公司,問卷內會包含評估受試者財務健全度的問題;而食農企業則會將重點放在收入水平等面向。 「透過標準化的性能指標,你可以判斷自己的表現是超標或是不佳。」Dichter 說明。

前兩年,這套技術僅在 Acumen 內部使用。接著,當他們投資的企業開始向外界分享影響力數據成果後,漸漸有投資人上門詢問 Acumen,可否也為他們提供類似服務。這樣的業務需求量漸增,驅動 Acumen 成立新公司 60 分貝來提供服務。

「我們開始接下更多的外部委託案,再也不只限於內部作業需求,因而發現我們可以把這套技術獨立建置成一家公司來運作。」Dichter 說。

Acumen 並不是唯一將旗下技術獨立出來、成立公司的影響力投資者。今年 3 月,eBay 創辦人麾下的「Omidyar Network」影響力投資基金,便將其投入財務兼容的資源獨立出該單位,成立了創投公司「Flourish」,專門支持企業家,去創辦具社會影響力的金融服務企業。

核稿編輯:梁元齡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想以具體行動支持我們,歡迎按下標題下方或文末的「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鼓勵社企流創造出更棒的內容!灌溉指南請點此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如何衡量「企業社會責任」?一次看懂 4 種 CSR 評估標準
>> 當網路革命遇上氣候變遷:「資料經濟」來幫忙,以商業力量打造循環永續的世界
>> 同樣是影響他人,你選擇 influence 還是 impact?認識關注他人想望的「B 型影響力」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