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你知道每天搭的捷運站,幾號出口有無障礙電梯嗎?這兩個App結合人情味,讓你出門也能感受到溫暖

你知道每天搭的捷運站,幾號出口有無障礙電梯嗎?這兩個App結合人情味,讓你出門也能感受到溫暖

文:梁蕓茗

在城市裡通勤,我們可以開車、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或是靠自己的雙腳走遍大街小巷…關於「移動」這件事,還有哪些創新元素可以玩呢?

「社會企業你我他」系列活動由社企流與社企聚落共同規劃,於11月18日在社企聚落舉辦,邀請到Tripda台灣區負責人王鶴穆和众社會企業的黃孟淳、詹依靜分享在城市的交通之中,如何運用社會創新連結人群,建立更友善的社會。

Tripda—不只是搭車,更連結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在我眼中的Tripda,可以連結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一起探索台灣最美的風景。」鶴穆在開場時如此說道。

相較於巴西和印度的交通環境,台灣的大眾運輸系統相當便利,因此當Tripda一開始引入台灣時,就將定位設定在從高雄到臺北的長程共乘,於是一連串的活動就開始運行。先是去年十一月與「公民組合」合作的青年返鄉投票專案,今年二月的蚵寮漁村小搖滾,到三月的Lamigo開幕戰,Tripda推出一個又一個的合作企畫,想盡辦法衝高共乘人次,而在這樣的過程中,也產生了許多感動人的故事。

王鶴穆心中經典的例子,是去年推動返鄉投票時,一位住在林口的消防員帶著一雙兒女要回台中,同時間,一名暫居台北的大學生也想回家投票。這兩個原本不會有交集的人,卻因為透過Tripda而相會,進而在車上大聊工作與爸爸經,讓該名學生體認到「原來生小孩真的好花錢」,進一步體會父母的辛勞。「這就是讓我們最感動,也是每次讓我們回想起初衷的時刻」鶴穆感慨地說。

然而連續幾個月的活動,雖然爭取到了許多媒體版面,也在每一次的活動中取得了不錯的媒合率,但最終卻無法成功地累積忠實客群。

因此,Tripda團隊決定要置之死地而後生,「不再做喜歡做且想做的,而是做『該做』的事。」

他們轉了個彎,將目標客群改向每天都要到內湖、新竹等地的通勤族,甚至不惜下血本,只要成功媒合一次,就贈送50元的便當。於是Tripda不再爭取媒體曝光,而是每天努力與使用者溝通,最終帶起了一定的流量。

然而故事的結局並非皆大歡喜,Tripda總公司決定在今年八月撤離台灣的投資,目前App的功能仍能使用,但不會再做進一步的行銷與拓展營運。

當談到結束的原因時,鶴穆歸因於台灣大環境與投資人的期待有著不小的落差,因為Tripda是做典型的長程共乘,以幫助使用者節省大量溝通成本來換取App的使用量,但若加總台灣南北端的長程通勤量,一天僅兩千人次,一個月頂多六萬人次,無法達到一定規模的使用量,因此最終決定結束營運 。

众社會企業—透過資訊彌平障礙,建立友善新台灣

「當我們在搭乘捷運時,你或許不會注意到身旁經過的身障者、老人和孕婦,究竟是從哪裡進入捷運的吧?舉例而言,東門站有八個出口,但你知道哪個出口才有無障礙電梯嗎?」目前擔任众社會企業(以下簡稱众社企)專案經理的詹依靜,一開始就拋出了這個問題。

詹依靜表示,對於沒有任何不方便的人們而言,無障礙電梯、手扶梯與廁所通常不會是出現在生活中的場景,但對於身障者而言,這些卻是決定他們今天是否能出門的關鍵,因為一旦電梯正在維修,他們就無法進入該捷運站。即便可以轉從其他捷運站搭車,但那卻會是相隔一、兩公里的距離。

於是,众社企推出了「友善台北好捷運」app,提供使用者台北每個捷運站的無障礙資訊,包含進出站、站內資訊與轉乘資訊。對於众社企而言,他們不只是想提供資訊,更想透過資訊來彌平使用障礙,讓每個人在大眾交通工具面前,都是平等而被尊重的。

舉例而言,低地板公車對於輪椅使用者來講,就是十分必要的轉乘工具,這時若能讓使用者提前知道公車的抵達時刻,就能有效節約盲目空等的時間;又或者,提供使用者無障礙電梯的位置,以及能到達的樓層,就能讓他們在事前規劃好搭乘時的路線,而省去在站內繞來繞去的冤枉路。

除了友善台北好捷運之外,众社企也預期在之後推出「友善司機一起來」app,讓一般計程車司機能以舉手之勞,幫助視障者或短期行動不便者輕鬆出門,而不需大費周章地申請復康巴士。他們期待透過司機的行動支援,提供使用者更多的乘車選擇,讓無障礙的概念從交通工具開始,能一路延伸到餐廳或其他活動空間。

正如依靜所言,「他們只是被環境所限制住而已,一旦能脫離限制,就能到處飛翔。」

科技始終來自人性

不論是Tripda或众社會企業,他們的交通創新app始終圍繞著人打轉。Tripda希望能用共享經濟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而众社企則希望能藉由科技打破人與人之間的障礙。或許在不遠的未來,會有更多的社會新創企業投入市場,讓城市裡的居民在出門在外時,更能感受到週遭人們的善意與溫暖。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把社會學帶進設計領域,史丹佛銀髮設計競賽得主姚彥慈:「了解問題的過程,比設計本身更重要」
>> 當房屋淪為商品 這兩間企業重新定義空間—讓老宅擁有新靈魂、讓無殼蝸牛有家可歸
>> 改變社會不一定要站在第一線,看社會企業生態圈如何成為最強後盾!

Maker為公益、教育貢獻一己之力

2015.11.26
合作轉載

文:丁于珊

自造者運動(Maker Movement)在全球已經吸引越來越多人的參與,Maker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並在各個領域發揮其影響力,例如社會公益就是其一。

過去人們習慣把社會公益的活動交給政府或一些NPO非營利組織,但如今因為社群的興起,有了科技與創新力量的加持,產生了更大的影響力。事實上,台灣Maker社群當中,已有不少人投入科普教育推廣或者位身障朋友建立更友善的城市,前者如鴻海科技顧問洪宗勝博士要用一個小盒子翻轉世界,後者則要用iBeacon的微定位技術為盲人朋友打造一個微光城市。

小盒子的大夢想

在3月的Demo Night,洪宗勝博士已來分享過《做一個 Box 翻轉世界 - 談BananaPi 在教育面的未來》這題目,當時他丟了一個題目給大家 - What will you make?很多人的答案是Make for fun,但洪宗勝博士表示,這還不夠。他指出,Maker能做的,不全然只是小確幸,而是可以試著去改變世界。

洪宗勝博士的夢就是要做個Pi翻轉世界。他認為,改變貧困社區的方法就是讓有能力的偏鄉小孩長大後可以回來教導自己家鄉的小孩。(圖片來源:MAKERPRO

洪宗勝博士提到成功大學資工系的蘇文鈺教授,他的夢想是想要用程式改變世界,想要當黑暗中的一道光,幫助人們往那道光前進。為此,蘇文鈺教授召集了人員,規劃了設計出「Program the world兒童與少年程式設計教學計畫」,投入偏鄉兒童的教育服務。而洪宗勝博士的夢想則是想當造梯子的人,讓有意願的人可以順著梯子往上爬,朝光的方向前進,他的做法是透過Banana Pi來降低數位落差、翻轉教育,改變窮人家的命運。

Banana Pi是由鴻海主導研發,並在大陸生產的開發版,其定位與Raspberry Pi類似,藉由低價硬體以及開放軟體的方式,降低科技門檻。洪宗勝博士表示,對於Maker而言,Banana Pi這一類的開源硬體的開發平台並不陌生,但是相較於Ardunio或Raspberry Pi,Banana Pi雖價格較高,但功能也更強大,能作為控制器使用。更重要的是,Banana Pi擁有全中文的參考平台,這對於偏鄉小孩而言,有著很大的助益。

而為了推廣這個小盒子的大夢想,洪宗勝博士也將加入富昌開放原始碼文化發展與推廣基金會,針對Banana Pi做產品推廣。他表示,他的夢就是要做個Pi翻轉世界,他不只是要做光,還要造梯,讓有夢想的人可以往上爬。

從盲人科技看友善城市發展

如果說洪宗勝博士的夢想是當窮人家小孩的光,為他們造梯,那麼太和光創辦人吉正然則是要為盲人永恆的黑暗世界中帶來一點微光,為他們打造一座友善城市。吉正然的計畫是要在城市的各個角落佈建iBeacon,並透過App讓盲人可以感知周遭環境,並且為他們指引更精準的方向,他將此稱之為《微光計畫Beacon the World》。

吉正然今年五月接受龍應台基金會《青年地圖計畫》的補助前往美西灣區進行以公益科技為主題的參訪。(圖片來源:MAKERPRO

但是要在城市中佈滿iBeacon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最先面臨的就是龐大的佈建成本,吉正然希望能夠創造一種社會公益的營利措施,讓公益與商業並存。他認為若能採用類似公益彩券的方式,讓店家能藉由iBeacon獲利,那麼店家會願意佈建且負責後續的維護,如此一來,政府不需負擔龐大的建置及維護成本,但同時又能兼顧公益的部分。

解決iBeacon佈建的問題之後,另一個問題是App該如何設計。吉正然今年五月曾到舊金山機場參訪其盲人導航系統。舊金山機場委託奧地利Indoor.rs公司利用iBeacon設計了一套盲人導航系統,讓盲人可以更方便的搭乘飛機。吉正然指出,這套導航系統定位非常精準,但是App介面卻不利盲人使用。

為了做出適合盲人使用的App,吉正然花了許多精力設計了一個”沒有介面”的App,他表示,為了這個沒有介面的介面,背後其實花費了很多心思,例如採用黑底白字的畫面較容易識別,盡量減少層級。

現場聽眾親自體驗點字紙的感覺。(圖片來源:MAKERPRO

吉正然認為,一個適合盲人使用的App必須符合三大要件,第一是好上手,第二是果斷放棄非核心用戶,並專注核心服務對象,例如微光計畫是專注於會使用手機的全盲用戶,第三是對的自動化方式。在微光計畫的App中,只做到三件事,場域資訊、空間認知以及自動播放,在iBeacon覆蓋的區域內提供盲人準確的指示,在非覆蓋區內則讓盲人大略的方向,給予回到動線的方法。

目前,微光計畫已經在部分開始測試,吉正然希望,從一條小小的街做起,最終能擴大到一個街區、一個城市甚至是全世界,為盲人打造一個有善的微光城市。

全文轉載自MAKERPRO


作者簡介:丁于珊,從傳播系闖進科技圈,書寫硬底子的動人故事。現任CTIMES採訪編輯及MakerPRO共筆作者。

延伸閱讀:
>>台灣首條智慧街道成形!結合語音報位導航服務 讓視障者通行無阻
>>由聽障者親自打造的無障礙溝通平板,讓你「聽見」手語的聲音
>>众社會企業:一個健康的城市,不該只服務百分之八十的人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