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自造機器人、獨創發電系統,台灣的Maker用「堅持」創造改變世界的發明

自造機器人、獨創發電系統,台灣的Maker用「堅持」創造改變世界的發明

2015.10.2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歐敏銓

8月27日是8月的最後一週,在華山舉辦的的Maker Project Demo Night照例有五個專案作品登場,讓人感到特別有意義的,不是這專案有多大的市場商機,而是作品背後的那份用心。以第一個展示的蜘蛛機器人來說,目前在市面上已有不少這類的玩具及DIY套件,但要從無到有自己來做一隻,需要懂多少的學問呢?

Regis Hsu就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先重修三角函數、座標轉換,再自組一台3D Printer(Prusa i3)來列印自己設計的零件,又為了用vpython 來開發蜘蛛模擬器,自K學懂所有的指令集… 最終才「生」出一隻能聽從指示動作,甚至會跳「熱舞」的蛛蜘機器人,真Maker啊!

Regis花了一年多的時間練功,才做出一隻會跳騎馬舞的蜘蛛機器人。(圖片來源:MAKERPRO

他說:「在今日的開源環境下,所有的學習資源都能找的到,但想做出好成績,最重要的條件就是兩個字:『堅持』!」

另一位展示者的本業是IT產業的資深經理人 - 許議中,他利用閒暇時間在研究一個題目:能有效利用風力的綠能技術。推動他的理由很簡單:「不論是台灣的高空風能,或黑潮洋流發電,若能有效運用,都足以提供超過全台的電能使用。」

在研究過全球的「先進」解決方案後,他的結論是:「都不理想」,於是他繼續找尋出路,也真讓他給發明出來了:運用帆船能逆風而行的原理,在風場中開發出一套可循環運動的帆纜發電系統,即可有效改善傳統風力及洋流發電的種種限制。

許議中認為,善用風能發電能幫忙解決能源問題。(圖片來源:MAKERPRO

還有一位Maker - 哈爸,運用MTK的LinkIt ONE開發出一套環境感測系統(LASS)。對電子領域的人來說,這似乎是個小案子,但進一步去了解它,就知道一點也不簡單。

哈爸的願景是讓很多很多人都來用它,得到很多很多的環境資訊(Dust、UV、Sound…),任何人都能很即時地看到這些資訊。於是問題來了,要如何讓一般人也會建置這套系統?如何遠端且大範圍的部署?系統如何整合?花多少錢?

於是,他以自己在IC設計上的專業,為這個目標提出了整套的系統架構,並做出感測裝置的原型,而更重要的是,他把所有的開發成果全部都開源出來!他說:「你喜歡就拿去用、盡量用,想將部分商業化我也支持你。」但身為開源專案的發起人,他選擇非商業的立場,以維持這系統的公益定位。

至於這樣的系統有何價值呢?若你看過柴靜製作的這部禁片《穹頂之下》,就知道中國霾害問題的嚴重性,也突顯了隨時掌握環境資訊的必要性。

其他兩個作品也很精彩,一個是革新的吉他效果器,一個是自動煮麵機,都是創意獨具的發明。

從上述的展示,我們可以發現,Maker可以為了好玩,或為了一個改變世界的信念、理念而投入,並因堅持而有所成就。在開源的環境下,讓他們可以站在別人的肩膀上進步,而他們也願意將自己的成果分享給社群,一起進步。

台灣的Maker,真棒!

全文轉載自MAKERPRO


作者簡介:歐敏銓,在IT、電子的媒體圈打滾了15年,歷練過編輯台各個職位,以及6年的Freelancer工作,在年過40後,不斷思索屬於自己的信念與論述,找尋最該行動的方向和可以扮演的角色。2014年,放下CTIMES總編輯的角色,從無到有架起INNOMAMBO媒體網站,試著在新創經濟中找到一個立足點,12月,確認要做一件事:推動Maker to Startup的共創社群平台,也就是這個MakerPro.cc。


延伸閱讀:
>>為90%的人而設計!台大社會系與機械系教授演講精華 帶你認識「社會設計」與「生產力4.0」
>>這個機器人將帶給重症病童超能力!不需出病房,也能「身歷其境」探索世界
>>打造 3D 列印生態圈- Tinkerine讓人人都能當Maker!

「虛擬老鼠」即將問世,實驗室白老鼠有救了

2015.10.22

只要科學家找出老鼠腦內神經如何與身體連結的秘密,就可以模擬老鼠身體的反應做實驗,再也不一定要真正的老鼠了!

編譯:簡佩吟

上個世紀以來,幾乎每個突破性醫學研究的背後,都依靠著動物實驗,幸而最新的好消息是,老鼠有望脫離實驗室的魔爪了—「人類大腦研究計畫」(Human Brian Project)的研究人員踏出了製造實驗用虛擬老鼠的第一步!

他們打造了一個數位模型,利用二十萬個虛擬神經元模擬出老鼠大腦連接到身體的方式。神經機器人學家格維堤(Marc-Oliver Gewaltig)指出:「如果你觸摸這些鬍鬚,你會看到個別的信號在腦中產生。」

但一隻真正的老鼠身上共有七千五百萬個神經元,要打造完全仿製其神經運作的模型,還有一段距離,但只要有新的資料,研究人員就會持續將資料納入模擬系統中。格維堤比喻,這就好似十五世紀人們發明第一個地球儀時一樣:一片一片拼湊出當時的地圖。

格維堤進一步說明:「困難的地方在於,如何將不同組的資料拼湊在一起。有些資料來自於不同動物,之間有差異性存在,因此要將每一筆大腦資料配對在一起,真是一大工程。就這方面而言,組裝地球儀相較簡單多了,至少可以利用座標回到同一個地方。」

等到虛擬模型大功告成可以使用時,它帶來的好處絕不只有拯救實驗室動物的生命而已。格維堤說:「研究人員還可以利用它進行過去難以在真實動物身上進行的實驗。模擬的特色在於,科學家能實際看到每個測試物在模型上的反應,你能親眼觀察每個神經元與每個連結,這是你透過動物實驗無法看到的。」

最終,類似的模型概念可以應用在不同的動物身上,即使是人類也不無可能!雖然模擬人腦勢必為一更重大的挑戰。

「人腦的神經元大約是老鼠大腦的一千倍,而神經元的連結網絡數量至少是老鼠的一百萬倍」,格維堤指出。也就是說,現在的電腦仍然不夠強大到能夠處理這些資料,而人腦也不像老鼠的腦袋一樣有豐富的研究數據,所以科學家現階段也沒有太多的資料去建造人腦模型,但這也是「人類大腦研究計畫」團隊的目標。

每年有數以百萬計的實驗老鼠被應用在各種藥物研究,從癌症、心臟病到阿茲海默症等。老鼠大腦的模型原型預計在今年問世,屆時可望拯救大量白老鼠的性命。

資料來源:Save The Mice! We Can Do Experiments On This Virtual Mouse Instead

延伸閱讀
>> 他每天長途跋涉,守護全台6000多頭乳牛的健康—獸醫師:救得了牛、也要拯救鮮奶!
>> 運用社會企業精神,為流浪動物開啟第二人生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