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女性創業催化劑:婦權會兩大創業計畫,助原住民與新住民女性開創事業

文:社企流

台灣當代創業風氣興盛,所有人都有機會開創自己的事業。然而,在台灣仍是有許多弱勢族群──尤其是女性,在社會和經濟層面處於劣勢位置,遑論有資源建立自己的事業。扮演政府和民間溝通橋樑的「財團法人婦女權益促進發展基金會」即推動了「嫄品牌」和「新住民女性創業加速器」兩個計畫,幫助原住民和新住民女性,在照顧家庭的同時得以發展專長、開創夢想事業。

婦女權益促進發展基金會(簡稱婦權會)由行政院成立,除了推廣性別相關政策外,更著重於媒合政府資源和民間 NGO 團體的倡議與資金,扮演推動性別平等與女性培力的角色。旗下推動「嫄品牌」和「新住民女性創業加速器」兩大計畫,串連台灣各地組織,形成了長期而正向的影響。

風災毀家園,原住民女性微型手工藝一線線縫出部落重建的希望

嫄品牌的起點源自八八風災, 2009 年,莫拉克颱風摧毀了位於高雄的那瑪夏部落,居住於當地的布農族人頓時流離失所。在標準的政府扶助措施中,每個原住民受災戶的戶長會收到救助金,作為實體部落空間重建的金錢來源。然而,婦權會的研究員張琬琪指出:「心理健康的重建也很重要,而這無法透過單純給予金錢來做到。」

張琬琪說明,在許多國際與在地案例觀察中,救助金不一定能協助受災戶恢復陷入困頓生活後的消沉心情。因此婦權會便推動嫄品牌計畫,以部落婦女原本就擅長的手工藝著手,將在地住民集結起來動手做工藝並發展為商品,一方面以此協助重建部落經濟,另一方面更提升部落的動能與向心力,進而緩解災後低迷的氣氛。

就經濟面而言,婦權會第一步是協助部落中的工作坊做出差異化的商品,以便創造實質的經濟效益。嫄品牌的負責人 Vicky 說明,起初每個部落的手工藝品看起來都很相似,因此無法在市場上眾多商品中脫穎而出,因此他們以傳統元素結合現代設計的方式,推出獨一無二的文創商品。

從產品源頭的設計、開發、到末端銷售、推廣,婦權會手把手協助部落開創商機。如今,在婦權會的培育之下,嫄品牌計畫從原本的那瑪夏部落擴及全台各地,現已有 15 間工作坊運作、生產各具特色的布類、月桃、琉璃、皮雕商品,由 47 名全職和 35 名兼職婦女共同參與。以位於屏東三地門部落的「達瓦蘭布落工坊」出產的「十字繡」系列商品為例, 2017 年度銷售額已達 70 萬元,成功支持部落的經濟生活。

透過手工藝工坊,不僅讓那瑪夏族人有穩定的資金來源進行部落重建,更讓各地部落藉由商品復興傳統文化、凝聚部落精神,更進一步促進原住民青年回流,替部落人口老化、傳統文化式微的困境帶來正向解方。

此外,越來越多原住民女性因參與嫄品牌計畫而改善了自身的經濟狀況,因而建立起自信心,進一步提升部落女性地位。在參與計畫之前,許多原民女性的月薪不到 1 萬 5 千元;參與計畫後,薪水顯著增加為將近 2 萬 5 千元。比起原本的兼職工作,參與嫄品牌計畫、做手工藝的收入更為優渥,促進更多女性加入計畫,進一步鞏固女性也能創業、走出家庭獨立工作的觀念和實踐。

外籍配偶飄洋過海來台灣,創業加速器助新住民落地紮根

除了台灣的原住民以外,日益擴增的東南亞和中國新住民也是婦權會關懷的對象。根據內政部移民署統計,截至 2018 年 3 月底,全台已經有超過 53 萬名外籍配偶,其中將近 49 萬名是女性。

在台灣落地,就能安心生根嗎?張琬琪指出,大眾普遍仍對新住民抱持歧視的眼光,會用「拿了身分證就要跑了」的態度予以訕笑,新住民也常被貼上沒能力的標籤。

歧視的氛圍、語言的隔閡以及資訊的落差使多數新住民持續落於社經地位上的弱勢。為改善此情形,婦權會便開設「新住民創業加速器」創業輔導課程,培力新住民女性,使其獲得經濟自主權、扭轉其社經地位。

張婉琪表示:「很多新住民在台灣開小吃店、美容美甲店這種很貼近生活的社區小店,這些收入支持了她們家庭經濟獨立,因此我們就想怎樣可以協助她們的小企業變得更穩固,甚至是擴張成為更大的企業規模?」

許多新住民女性骨子裡充滿商業幹勁,但是因為缺乏資源,導致她們心中的創業夢想無法實踐,而婦權會扮演的就是女性創業催化劑這樣的關鍵角色。婦權會媒合了「財團法人寶佳公益慈善基金會」的資金和各地新住民服務中心的人際網絡,替新住民女性開設創業課程,包括財務概念、營運管理、行銷規劃、顧客管理等知識,並鼓勵她們提出創業計畫、參與創業競賽、爭取高達 30 萬元的創業獎金,後續更有業師持續進行輔導。

其中一名計畫參與者鄧秋賢表示:「我自己開店,沒有錢裝冷氣、電動門,有了獎金、改裝店面後,生意越來越好,就可以存錢以後買房子。」這項計畫幫助新住民女性增強了在台灣紮根的力量和速度。

(來源:FWRPD)

共同分享創業經驗,身處異地不孤單

透過新住民創業加速器一系列的課程和輔導,新住民女性不只從中習得新知,更進一步有能力去幫助其他新住民女性,如新住民女性陳竹玲創立「名媛美容連鎖發展計畫」,除了拓展她的美容連鎖店面,更召集其他新住民女性,傳授美容知識,培養她們獨立創業。

同樣也是計畫參加者之一的吳觀妹則創立「培力廚房」,她堅定地說:「雖然有一些台灣人對我們有一些負面的想法,但我相信每個人來到這邊都是為了生活更好,所以我希望姊妹來學做食物,雖然不是賺很多錢,但是推廣我們的美食,讓別人看到我們在這塊土地上的付出,我覺得很有意義。」

除此之外,創業這件事也拓展了新住民女性的人脈、形塑了她們身處異鄉的凝聚力。張琬琪指出:「這些課程表面上看起來是商業課程,但其實創造了新住民互相連結的機會。很多新住民服務中心說,上過課程以後,新住民女性更樂意去中心聚會交流,這也是她們走出家庭、認識其他人的機會。」

在婦權會媒合與陪伴下,每個懷抱理想的女性皆有有機會突破社會限制,活出更踏實、有自信的生活。

本文為啟動亞洲高峰會合作專欄,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姊妹們一起創業吧!女性專屬共同工作空間,讓「女力」與創業家同在
>> 遠大的夢想,先從小吃店開始——「嗎哪廚房」培力新住民就業,帶來身心靈飽足
>>「受暴婦女難以逃脫不是因為軟弱,而是無法經濟獨立」她助受害者自立創業,奪回生存自主權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想以具體行動支持我們,歡迎按下標題下方或文末的「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鼓勵社企流創造出更棒的內容!灌溉指南請點此

「洄遊」到花蓮海邊創業!她視海洋永續為一生志業,要讓友善漁業好吃、好懂又好玩

當農村面臨高齡化與少子化夾擊,及勢不可擋的人口外流危機,地方人口削減的問題正日漸加劇。為了讓人口回流、青年返鄉,使地方產業勞動力增長,國發會將 2019 年定為「地方創生」元年,致力使農村成為永續宜居之地。

今年 7 月,關注永續發展的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與社企流攜手推出「農村創生」主題式倡議,盼有意參與農村創生的公民、企業、政府等多元角色,可貢獻一己之力,帶著農村創生指南針,一同打造明日鄉郊。

社企流/李沂霖

在花蓮縣緊鄰太平洋的漁場旁,一個名為「洄遊吧 Fish Bar」的新創團隊紮根在此,不少民眾來這裡購買鮮撈漁獲、參與海洋教育講座、更有從大海到餐桌的食魚體驗活動。從一級產業串連到三級產業,洄遊吧為在地的傳統漁業開啟新的篇章。

從學術殿堂站上創業第一線,她到花蓮推廣永續海洋理念

洄遊吧創辦人黃紋綺,從小在台北長大,但對海洋一點都不陌生,因為每年寒暑假,她都會回花蓮外公家,踏踏七星潭的浪花、看著舅舅們在一旁的定置漁場工作。湛藍色的童年記憶,讓黃紋綺自然而然地熱愛海洋,大學選填志願時毫不猶豫地選擇中山大學海洋環境及工程學系,一路從學士到碩士,黃紋綺累積深厚的海洋保育相關知識、更隨著當時的老師將理論化為實作,協助執行生態港規劃案。

在黃紋綺原本的職涯規劃中,讀完碩士、當上研究助理後,接著就要出國攻讀博士。但是在博士獎學金申請通過之際,黃紋綺卻決定放棄這條路。

「因為比起做研究,我發現自己更喜歡實作。」黃紋綺表示,在擔任研究助理、隨著教授執行專案的過程,她了解到自己其實更希望能透過實際行動,讓大眾了解海洋並關注海洋議題。於是,她便在腦中構思,如何讓人們在利用海洋資源的同時,也能達到友善生態、永續發展的目標。

黃紋綺觀察,要將海洋永續概念推向大眾,「吃魚」是人們最有感的事情。「因為『吃』這件事情是與人們最親近的,要能引發大眾興趣,他們才願意去聽你的理念。」於是,黃紋綺便初步建構洄遊吧的雛形,希望透過食魚教育和體驗活動,拉近消費者與海洋的距離,並藉此推廣永續海洋理念。

為了實踐腦中的藍圖,黃紋綺毅然決然回到花蓮,以自家的定置漁場作為起點,在七星潭旁開創自己的事業。

為什麼以花蓮的定置漁場作為創業起點?黃紋綺表示,除了家中經營漁場事業可作為支援之外,更重要的是,定置漁法其實是相對友善環境的捕撈方式,與自身欲推動的海洋永續核心相輔相成。

黃紋綺進一步解釋,定置漁法的概念為,利用魚群隨潮流洄游的特性,在魚道上以被動方式設置固定漁網進行捕獲。以此法捕來的魚多屬於表水洄游性魚類,是學術界認定較建議食用的魚類。

踏入漁場,黃紋綺從參與一級產業的工作細節開始,她認為,要推廣正確的食魚教育,自己也必須掌握漁獲從捕撈到料理的所有技術。

於是,黃紋綺每天早起跟著舅舅到漁場看漁獲上岸的過程、也到傳統市場去學如何處理鮮魚、更參加在地資深的海洋教育組織「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海洋解說員培訓。走出學術殿堂,站上面對海洋的第一線,黃紋綺笑說:「以前都是看魚類圖鑑認識魚,後來則是學會到現場認魚,知道怎麼挑魚、怎麼處理、還有什麼季節該吃什麼魚。」

串連在地漁業,以「鮮撈、平台、體驗」3 面向建立品牌特色

經過一年的準備,黃紋綺累積了一定的在地人脈與資源,洄遊吧正式於 2016 年登記為公司,以「鮮撈、平台、體驗」3 個面向建立起品牌獨有的特色。「我們希望漁業不只是一級的捕撈,也有二級加工、三級觀光與體驗教育這部分。」

「鮮撈」指的是洄遊吧與當地的定置漁場合作,僅販售當季鮮魚,並依據中央研究院發佈的「台灣海鮮指南」為指標,避免捕獲已過度捕撈的紅燈等級魚類。而從漁場捕獲的新鮮魚種皆會在 24 小時內,以真空包裝、低溫冷凍的方式處理,讓消費者可至洄遊吧現場購買或透過網路宅配,品嚐新鮮的美味。

而「平台」則是指,洄遊吧透過官網、粉絲專頁等線上平台作為知識傳遞的媒介,在網路上以視覺化的方式轉譯食魚、漁業及友善海洋等相關知識,讓消費者了解該吃什麼魚、怎麼吃魚及魚從哪裡來,使大眾對漁業有更深入的認識,藉此推廣永續海洋的重要性。

除了線上資訊的彙整與傳遞,黃紋綺認為線下的「體驗」教育更能讓消費者有感,於是便設計各種遊程,帶領消費者搭船出海、參觀漁場、逛魚市場並親手做魚料理,完整重塑大海到餐桌的過程。

如洄遊吧的知名遊程之一「勇闖海上大迷宮」,便結合出海賞鯨與漁場導覽,讓消費者不僅能參與花蓮最知名的賞鯨行程,更能一窺漁人的工作樣貌。最後還有洄遊料理 DIY,由專業職人帶領眾人親手烹煮魚料理,體驗鮮魚從清洗、烹煮、品嚐到收拾的過程,大幅縮短消費者與產地之間的距離,完成一場深度的漁業體驗。

洄遊吧盼能以吸睛的體驗,讓民眾在實際參與的過程中,找回對大海的熱忱、進而願意付出心力保護海洋,達成永續發展的願景。

新創如何立足百年產業?建立互信是關鍵

一間小小新創如何在擁有百年歷史的漁場產業中立足?黃紋綺表示,與在地業者建立互信關係是關鍵。

「有些人誤以為定置漁業是不是快要沒落了,所以洄遊吧才來到這裡想要復興產業,其實不是的。」黃紋綺說道,洄遊吧的初衷是將一級到三級的服務帶入漁村,讓海洋保育觀念更普及、漁業發展更永續。那為什麼這些原本「過得好好的」定置漁場,要配合洄遊吧帶民眾來參觀,甚至願意出動專業漁人擔任講師、為大眾解說呢?

推教育講座、帶漁場導覽,這些對當地漁場來說都是很新穎的概念,「剛開始,有些漁場還以為我們是來騙錢的。」黃紋綺表示,與漁場建立互信關係,首先要了解漁場的作業流程,不能因為要帶導覽或講座就影響到漁場工作;再來就是好好溝通,讓漁人理解辦活動的目的及方式,而因為活動而衍生的空間承租或講師費用都必須清楚交付,避免讓人有被消費之感。

黃紋綺分享,創業初期,她花費很大的力氣與在地漁人溝通洄遊吧理念,連自己在定置漁場工作的舅舅都曾不諒解「為什麼要回來做這個?」黃紋綺咬著牙,從邀請舅舅擔任講師、舉辦免費課程開始,一步步將漁人的專業、友善環境的漁法以及永續海洋的觀念推向大眾,也逐漸影響了在地的漁人。

對多數漁人而言,漁業是「不喜歡讀書的人」才會從事的勞力密集工作,他們完全沒料到會有年輕人願意來聽漁人分享工作經驗,且數量逐漸擴增。在洄遊吧推動的漁場體驗活動中,他們感受到大眾對於漁業工作的好奇與尊重,也因此改變了對自身工作的想法,更願意進一步了解永續海洋的概念、成為與洄遊吧並肩合作的夥伴。

「先有獲利才能永續」洄遊吧開創新商業模式,盼將影響力擴及全台

如今,洄遊吧成功地將在地的一級產業串連到三級產業,像是透過漁獲宅配服務,讓以往只將鮮魚販售給市場的漁場,開創直接面對消費者的商業模式。此外,洄遊吧更帶動了在地獨特的觀光體驗。「有不少年輕人特地來花蓮就是為了參加我們的體驗活動,讓我覺得深受鼓勵。」

「我不敢說洄遊吧對當地居民或定置漁場產業有多大的影響,但至少有讓更多人知道,七星潭這裡除了看海、看日出,還有一個從日本殖民時代就開始、歷史悠久且對環境較友善的定置漁業。」黃紋綺感性地說:「雖然我們現在賺的錢可能還不及定置漁場的 1%,但我們開創了一個新的商業模式,將在地漁場由一級產業串連至三級產業,讓一些對漁業及海洋有興趣的年輕人可以投入其中,共同透過知識傳遞與體驗活動,推廣永續海洋理念。」

自 2016 年洄遊吧成立至今,正職員工從原本的一名增加為 3 名,還有 8 名兼職夥伴協助體驗活動進行。洄遊吧更持續培訓介紹永續海洋知識的講師,團隊成員日益擴增。黃紋綺分享,目前洄遊吧的經營概況已達到損益兩平、邁向穩定成長。

對於其他欲投入地方創生的年輕人,黃紋綺再三提醒「商業模式」的重要性,「想做地方創生,一定要先想好你的商業模式。」黃紋綺表示,台灣的年輕人都很有想法與熱情,但是熱情會因為你到了不同的地方、遭遇各式各樣的問題而消磨殆盡,此時若連基本的生存都無法達成,那也別提該如何繼續生活下去了。

「一開始一定會很辛苦,不過也有很多資源可以運用。」黃紋綺提醒,創業過程中別忘記善用政府或是企業的資源。以洄遊吧為例,創業初期因參與教育部青年署「U-start 創新創業計畫」得到創業資金、也因參與了某企業的計畫,獲得專業顧問的建議,而逐步調整自身的商業模式,令洄遊吧得以一步步發展至今。

未來,洄遊吧盼能將影響力擴大,讓永續海洋的理念在台灣遍地開花。「台灣是海島國家,有很多的漁村,我們希望,洄遊吧成功的模式可以作為經驗的轉植,讓各地的年輕人都可以複製,這樣才能擴散更廣、影響更多人。」

核稿編輯:郭潔鈴
策展夥伴: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

(此專題由社企流與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共同企劃、社企流獨立製作,不影響報導之真實性與準確性。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延伸閱讀
>> 農村創生不孤單!政府力推資源整合,盼能成為在地產業的好夥伴
>> 一顆黑糖凝聚全社區的心:新城社區復興甘蔗產業,讓長者安居、青年樂業
>> 青年掀起藺草的文藝復興:藺子串起在地產業,連結 3 代人一同編織傳統工藝新未來

面對高齡化和少子化夾擊,加上人口嚴重流失,明日農村究竟會成為杳無人跡的荒涼之地,還是欣欣向榮的安居之地呢?鴻海教育基金會、永齡慈善教育基金會與社企流攜手推出「明日農村:農村創生指南針」倡議,透過專題、論壇與農村創生串聯地圖,與你一同尋找農村明日的答案!
>>>即刻掌握農村創生指南針
>>>給農村創生者的備忘錄,7/27 趨勢論壇免費報名中!
>>>農村創生團隊串聯!填表把在地好團隊標上地圖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