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每個社會創業的點子,都從違和感而來」日本社企媒體 greenz 廣蒐 6 千個案例,更轉型創立一間飯糰屋

Next Commons Lab/簡嘉穎

想知道日本現在有哪些社會企業、想獲取第一手的新創消息、想認識有哪些人正嘗試解決當前的社會課題,那你絕對不能不讀「greenz」。

成立於 2006 年的網路媒體 greenz,是一個以「創造我們想要的未來」為目標的 NPO,自創刊以來已經介紹過超過 6 千個相關案例。

greenz 並未把自己定位成單純的報導媒體,現任 greenz 顧問的小野裕之說:「我們的使命,就是增加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來創造『想要的未來』。」他們成立出版部出版書籍、定期舉辦「green drinks Tokyo」連結關注社會議題的人、經營主題型短期講座「greenz 學校」,積極的展開各種行動策略。其付費會員「greenz people」除了贊助報導經費,往往也投入社會創業,甚至成為 greenz 的報導對象。

隨時隨地都有 10 到 20 個報導專案正在進行。由編輯部主導的「my project 養成法」,介紹 greenz 學校畢業生的創業故事;「社會型公司的作法」介紹社會企業創業營收、組織經營的秘訣;「greenz people 的狼煙」則刊登了會員們在各地創業與活動的故事。由資深編輯兼寫手與國際協力機構 JICA 職員共同企劃的「從小地方開始的新經濟」,介紹世界不同的地域經濟模式;「群眾募資以後」則與募資網站 MotionGallery 合作,報導募資計劃成立以後的故事,讓讀者重新思考透過群眾募資實現的社會參與,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與企業、公部門、市民共創價值、確立網路媒體的獲利模式

許多新興網路媒體、社會企業為了籌措營運資金苦不堪言。greenz 目前除了是日本社企新創領域的風向球,更靠著本業的媒體收入至今屹立不搖,小野直言「現在日本越來越多人知道什麼是 social design,也有許多新公司一開始就抱有高度的社會意識,創業目標就是為了解決某個社會課題,但在 2010 年以前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小野表示,2006 年 greenz 創刊以來,主要的網路媒體事業幾乎沒有任何收益,必須靠著企業委託的網站設計案等,才有辦法支付員工薪水,當然也沒有辦法支付理想的費用給寫手和攝影師,「有點抱著理想在苦撐」他苦笑。

2008 年,greenz 從原本的股份有限公司轉型為非營利組織, 小野指出,「非營利組織不能圖利,但當然能盈利,組織有收入,才能夠讓參與工作的人與家人生活安定、也能夠投資其他事業,回饋給社會。」但 greenz 所有文章都是讓讀者免費瀏覽,一個網路媒體,究竟要怎麼樣才能創造收益呢?

greenz 的理想是讓更多人加入創造未來的行列,付費制就失去意義了;而招募贊助會員,光靠贊助收入似乎也有限。「當時媒體賺錢的方法就是刊登廣告。」小野的第一個工作就是製作提案企劃書,向企業兜售廣告。

和企業打交道一陣子,小野發現,當時有許多企業已經不僅是被動的滿足 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企業社會責任),而是想更積極的創造 CSV(Creating Shared Value,創造性共享價值),在兼顧事業與社會企業的同時,創造更多樣化的價值。

不少公部門更充滿危機感,卻不知道如何解決當前困境,「不是刊登已經成形的商品廣告,而是和抱有明確價值觀的 greenz 一起討論、企劃、成立專案,透過明確的專案目標與採訪報導,擾動各地的有志者、進而擴大共創價值的圈圈。」

greenz 花了 4 年的時間,才確立本業網路媒體的獲利模式,同時他們也會積極的和受訪者或讀者合作,身先士卒的打造理想未來。

2018 年成立新公司,投入新事業、身先士卒打造理想未來

2018 年他們將原先的企劃諮詢事業和新創事業部門獨立出來,成立了 O&G 公司,由小野擔任代表,「新事業有一定的風險,為了不影響媒體部門的運作,所以分開來是有利的。」新公司的第一個計畫的合作對象,是平台紀錄報導的一位秋田的年輕稻農「虎男」等人,以舊長屋為據點,打造了一樓可以品嚐秋田米和秋田酒、二樓是書店、三樓是複合活動空間的飯糰屋「ANDON」。

「擁有日本橋許多土地和建物的三井不動產集團希望能夠再活化日本橋,提出了日本橋街道振興計畫,同時也找上 greenz 合作,當時秋田稻農集團虎男正好想在東京找個據點,於是就有了開一間飯糰屋的計畫。」

在 greenz 裡的文章,多半呈現比較好的那一面,小野提到,很多人為了組織、金錢而煩惱,或是不知該怎麼確立事業模式,或把構想具體化、事業化,greenz 接下來就是分享經驗、串連更多相關的人,來改善這些問題。這正是組織一路走來 12 年挖掘出最大的價值。

「違和感」是社會創業的第一步

社會創業第一步該怎麼踏出去?小野認為,最重要的是要記住感到「違和感」的每個瞬間。「每個人在生活當中,總是會有覺得不對勁、應該需要改變的瞬間,每一個社會創業的點子,就從這些違和感而來。」

光只有提出問題,還不足以成為事業。「要創業,最好的方法就是從喜歡的事開始。」小野舉例,比方有些人很喜歡旅行,工作存的錢全都拿來到各地遊歷,對旅行也充滿獨特的體驗與心得,但是有孩子的人往往很難出遠門旅行,或者很多父母一想到要帶小孩旅行,就覺得苦不堪言,或是整個行程都必須配合小孩,「這裡課題就出來了,有沒有辦法讓有小孩的父母也能夠享受旅行?旅行X育兒,這就是一個新的創業計畫。」

當然,身為過來人的小野也建議,許多大學生對所謂的社會企業有興趣、或是未來打算自行創業,他建議不用一開始就到所謂的社企工作,可以先到一般公司就職,他也強調,到一般公司並沒有不好,對還在摸索的新鮮人來說,反而是一個可以了解公司怎麼運作、怎麼規劃預算、怎麼經營組織的好機會。「當然一開始創業很燒錢,就職每個月有安定的薪水,確保自己的生活也是很重要的。」他笑著說。

本文為 Next Commons Lab 合作專欄,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延伸閱讀
>> 真假新聞一把抓!培養媒體識讀技巧,這款桌遊帶你找出新聞裡的「4 大毒物」
>> 不是只有會讀書的小孩才有未來:「職人」辦雜誌,帶學生探索職業的各種樣貌
>> 奧斯卡大獎得主的背後推手——「參與者電影製作公司」 用說故事的力量發揮社會影響力


「社企流」和「信義房屋全民社造行動計畫」共同製作的《社區自造家》專題登場!一起來看看英雄們如何翻轉社區、打造理想中的生活。
>> 通報!英雄大量出沒!
>>《社區自造家》完整專題
>> 社區自造地圖募集中!

品茶跟品酒一樣需認證!「講茶學院」建立科學化茶葉教學,要讓台灣成為全球品茶的認證國

2019.04.08
合作轉載

文:王穎芝

台灣是知名茶葉王國,但當咖啡廳開滿大街小巷,茶館還停留在「懷舊」的印象中。社會企業講茶學院一手創立的茶葉教育系統,能否帶動大眾對品茶的想像?

你是否曾疑惑,山上茶館老闆泡的茶總是特別甘醇,茶葉買回家卻泡不出同樣味道?「那可能是因為高山水質較好,還有山上沸點較低,咖啡因遇熱溶出比例少,喝起來自然比較甜!」講茶學院創辦人湯尹珊,邊喝一口茶,邊解釋。

「原來如此」的品茶知識,即便對愛喝茶的台灣人來說,都未必知道。繼承了家族茶園的湯尹珊與弟弟湯家鴻,創辦了講茶學院,不僅要賣茶,更要「講」給消費者聽,用科學方式剖析品茶藝術,連歐洲人都來「東方取經」,將講茶的課程帶回西方。

「台灣茶產量不大,不能無限輸出。但是茶教育可以,」個子小小、但企圖心很大的湯尹珊,要將台灣打造成全球品茶的認證國,就像品酒就會想到法國一樣。

科學講茶不藏私

有別於講究美學的茶藝課,自 2015 年開始開課的講茶學院,從基礎 6 大類茶為起點,一一解釋茶葉品種、發酵與烘焙形成不同香氣的原理,5 種認證課包辦數 10 種茶葉的沖泡與品評。就像品酒課程一樣,雪白瓷杯一字排開,學員輪流捧杯嗅聞,嘗試從四溢的香氣分辨杯中物。教室內還擺著溫度計、水質測量儀等工具,如科學般精準講究的茶葉教育,正是講茶學院得以躋身國際的競爭力。

「茶葉就是植物。發酵與烘培就是物理變化跟化學變化,掌握這些變數,每批茶的風味就能保持在如好球帶的固定區間裡,」她以科學原理,道破一包茶葉兩種味道的秘密,不但不藏私,還希望與所有業者與消費者分享這些知識。

茶藝難捉摸,人才進入受阻礙

湯家人與茶葉的淵源早已超過一甲子。湯尹珊的祖父 1950 年就開始在魚池鄉種植阿薩姆紅茶,後來隨著外銷萎縮才轉種其他作物。然而湯尹珊的父親湯文一忘卻不了對茶的熱愛,1983 年買下奇萊山茶園種茶供自家飲用。湯家鴻在 2006 年接手後,嘗試走向精製路線,四處求教「大師」製茶絕活,不料起初多次碰壁。「他曾經花 20 幾萬去學,有天問大師當初跟誰學藝,大師竟回答:『神明教我的!』」回憶弟弟受挫過程,湯尹珊無奈苦笑。

這反映出茶產業難以吸引年輕人投入的原因之一。種茶本身就十分辛苦,泡茶又經常被視為藝術來傳承,甚至結合宗教、氣功等等,講究美感卻無法成為產業需要的實用知識,人才即使有心嘗試,也很難花上數 10 年時間複製前人經驗。

嚴重的世代斷層,在湯尹珊眼裡是足以撼動產業的社會問題。台灣除了茶農,還有無數與茶相關的工作,包括製茶機械、茶葉包裝、茶具、甚至手搖茶等等。當茶農老去,年輕一輩又無力接棒,台灣茶產業可能就此瓦解,連帶影響上千億產值。

姊弟因為在學習製茶的路上跌跌撞撞,乾脆自己從零打造嚴謹課程,以系統化分級傳授茶葉知識,填補台灣茶產業的人才斷層。湯家鴻不再追求出神入化的茶藝,反過來以工程背景出身的實驗精神,為製茶每一個環節找出標準,使講茶的茶葉品質終年穩定。姊弟倆更開始思考如何傳承這些寶貴知識,為後進之人打好路基。湯尹珊說,「想讓新世代進入茶產業,需要更有效率地傳授知識。」

先懂茶,才會愛茶

講茶不僅對專業人士講,也對消費者講。因為湯家姊弟察覺,知識斷層不僅意味人才流失,也阻絕了消費者靠近。習慣喝茶的台灣人很多,但茶葉知識門檻太高,一般資訊來源難免錯漏,以至於消費者常常連自己喜歡什麼都難以分辨。

湯尹珊舉例:「曾有客人說他不喝『金萱茶』,結果盲測試喝時,他挑的都是金萱。因為金萱其實是一個品種,可以有很多種味道。」

一般大眾缺乏辨別茶葉的能力,正是茶推廣一直以來的難題。湯尹珊認為,從茶農跨足教育不僅提升品牌高度,也獲得了其他茶農的支持,因為消費者教育是產業一大缺口,了解茶的消費者才能接受較高價的好茶。另一方面,這也是攸關食安的食物教育。「消費者懂得辨別口感和品質,判斷和選擇能力都會增加,劣質產品的銷量不好,自然會被淘汰,」湯尹珊說,

傳承百年的厚度

為了保護茶產業,也能與消費者分享茶文化的深度與廣度,湯家姊弟希望講茶成為傳承百年的企業,而食農教育就是厚植實力的關鍵。他倆四處進修,拿遍中台兩地的茶葉相關證照,還積極考取葡萄酒、咖啡師等證照,並研發適合多人用的茶具組,都是為了設計出最適合面向大眾的課程。

姊弟倆也牢記當初摸著石頭過河的無助,「剛開始那 10 年,我們真的很辛苦啊!」現在,講茶學院接受許多茶廠、企業的委託,專門開課培訓茶業工作者,讓他們以最高效率獲得茶葉知識;另外也協助輔導坪林的青年茶農創業,還擔任農委會亮點茶莊的計劃導師,積極負起提攜後進的責任。

除了授課,講茶學院也踏上茶的歷史探索之旅。兩年前一位日本學者須賀奴來台,調查台灣茶產業 150 多年的發展脈絡。湯家鴻與種子教師陪著他,追溯每一個茶改場、公所甚至茶鄉耆老的記憶資料,包括一手培育出日月潭阿薩姆紅茶的日本技師新井耕吉郎,講茶團隊也曾與茶業伙伴赴日拜訪新井的外孫,把他對台灣茶的貢獻事蹟傳回日本。

雖然投入歷史考察至今已經超過兩年,湯家姊弟一點都不覺得曠日費時,因為歷史將是企業最珍貴的資產。「當你的目標是要傳承百年,花費幾年做這些事也不會覺得太久,」湯尹珊說。

驚艷課程吸引歐亞茶商跨海取經

教育是百年樹人的事業,不過講茶短短幾年的努力已經獲得不錯的迴響。

湯尹珊表示,一開始推動學院時,還有許多人認為每小時一千元的茶葉課程太高價,2015 至 2017 年都只有一堂課程,2018 年才一口氣增加為 5 堂,學員人次將近 2500 人。近年也有愈來愈多茶產業以外的專業人士參加課程,主要來自餐飲與咖啡業,甚至有米其林二星餐廳主廚要求服務人員都來受訓。湯尹珊十分高興,代表講茶學院的專業茶教育得到肯定。

講茶學院也與國際精品茶協會共同發放茶葉證照,獲得中台兩地上百家企業認可,包含春水堂在內,將優先雇用通過講茶課程的應徵者。還因教育帶來的提升產業價值等社會貢獻,成為經濟部認可之社會企業,以及世界第一個通過 B 型企業認證的烏龍茶公司。

B 型企業協會秘書長黃惠敏也贊同,講茶教育幫助產業建立產品差異化,透過分級品茶課程,教大家如何體會辨識茶的各種香氣和口感。「人們愈有辦法品嚐出不同層次的茶,茶文化也愈細緻,年輕世代更容易受到吸引,」黃惠敏觀察。

講茶學院師法酒類與咖啡的認證課程,也受到眾多海外市場歡迎。湯尹珊表示,許多學員來自韓國、香港與新加坡,而且是專程搭機飛來台灣上課,他們都對講茶課程的收費所驚訝,認為物超所值。

講茶認證課程也開始輸出海外,2018 年輸出至西班牙跟智利,2019 年中則將登陸比利時與荷蘭。由於愈來愈多西方人愛上茶飲,但海外茶商以往苦於沒有易懂的介紹方式,因此主動找上講茶課程,期望將茶葉知識傳布更遠。

最重要的3%

湯尹珊指著講茶認證書上的「3%」標誌解釋,原來茶的平均濃度是 3%,其餘都只是水分,所有香氣與價值的差別,都蘊藏在那 3% 當中,「我們就是想成為茶產業裡面,最重要的3%!」講茶的教育成果才剛開始發芽,但湯家姊弟的眼光已經望向更遠。

全文轉載自 CSR@天下,原文標題:品茶跟品酒一樣也要認證 「講茶」要讓台灣茶成為全球「最重要3%」

延伸閱讀
>> 把台灣茶當紅酒賣 為烏龍茶定居台灣的美國人
>> 自己的牛奶自己救 鮮乳坊帶學生「牧牛」解獸醫人才荒
>> 康普茶副產品化身新興環保材料:可取代皮革製衣服、還能變成食物包裝一起吃下肚
>> 英國茶商以香蕉為材製作「無塑茶包」:無塑料、非基改、未漂白,可直接丟進廚餘桶分解
>>「泡茶不會有這麼多糖分,為什麼瓶裝茶卻有?」他創立全美最「誠實」茶飲,以有機無糖茶席捲市場


「社企流」和「信義房屋全民社造行動計畫」共同製作的《社區自造家》專題登場!一起來看看英雄們如何翻轉社區、打造理想中的生活。
>> 通報!英雄大量出沒!
>>《社區自造家》完整專題
>> 社區自造地圖募集中!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