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打造媲美歐洲的頂級苦茶油莊園——茶籽堂復興台灣苦茶油文化,找回社區對土地的驕傲

2019.01.1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陳怡如

一罐售價近兩千元的苦茶油,創下在兩周內完售 1200 瓶的熱銷紀錄,這是以茶籽清潔用品起家、連續 3 年成為金馬獎指定伴手禮的茶籽堂,跨入食用油市場繳出的亮眼成績。為了這罐苦茶油,茶籽堂走訪全台數十個苦茶籽產地、簽訂契作農場,更自己建立苦茶樹種植基地,「最終目標就是要把台灣打造成頂級苦茶油莊園的象徵,」茶籽堂總經理趙文豪說。

來到宜蘭南澳的朝陽社區,這裡是茶籽堂復興台灣苦茶油的開端。從 2016 年開始,茶籽堂展開了至少為期 20 年的「苦茶油復興之路」,在社區種下 3 千棵苦茶樹。在這之前,茶籽堂更已在新北石碇、台中新社、嘉義阿里山等 6 個地方簽下契作農場,他們要讓急速消逝的苦茶籽重新出現在這片土地上,找回台灣曾經驕傲的苦茶油文化。

「我們是倒著走的品牌,從清潔劑、油到農場,」趙文豪笑著說。只是這條復興之路並不好走,2014 年,頂新油品事件爆發,連帶讓台灣原物料受到關注,但團隊調查資料才發現,台灣自產的苦茶籽數量稀少,目前市面上的苦茶籽有 9 成來自進口,大多從對岸來,因為人工、土地便宜,成本僅是台灣的 1/3。

但苦茶油品質要好,從採收到榨油之間的時間差便是關鍵。台灣籽採收後新鮮直送,進口籽卻因運送時間太長、貨櫃溫度太高等因素,影響榨油品質,「進口籽製成的苦茶油,酸價(油脂中之游離酸含量,可看出油品的酸敗程度)在 0.8 以上,我們自己榨的油是 0.2、0.3,台灣的優勢就在這裡,」趙文豪說。

他意識到,「要找到高品質的台灣原物料,除非自己種。」於是在 2014 年,茶籽堂成立農業規畫團隊,走訪全台數十個苦茶籽產地,同時進行文化歷史紀錄。茶籽堂先在台灣簽訂了 6 個契作農場,面積廣達 25 甲,以合理採購價格,保障農民穩定收入。

但趙文豪更想做的,是打造媲美歐洲頂級橄欖油莊園的苦茶樹基地。台灣過去因為政府造林政策,苦茶樹大多凌亂的種植在山坡上,直到他發現朝陽社區有塊在山海之間的苦茶園,「苦茶樹整整齊齊,好美!看完之後就決定是這裡了,」趙文豪笑著說。

團隊花了半年時間,每月往返社區和當地農民溝通,同時提出 3 大優惠條件──免費提供樹苗、協助排除病蟲害等栽種問題、保證收購,藉此消除農民疑慮。終於在 2016 年,在社區 4 甲多的地上,種下 3 千棵苦茶樹。未來茶籽堂也會繼續擴大栽種面積,在阿里山和花蓮崙山部落還有約 4 甲地等著栽種。

從原先工廠出身,到跨進品牌,到現在跨進農業,一切都要重新學習。趙文豪不僅研究整套流程,還聘請油品規畫師,研究國外油品製程、法規和品油系統。目前茶籽堂出產的苦茶油,採用台灣籽的比例已過半數,未來希望所有苦茶油的籽都來自台灣,產量則能上看兩千瓶。

在復興苦茶油的同時,茶籽堂也在 2017 年推動「老舊社區復興計畫」,要讓朝陽社區蛻變為台灣第一個頂級苦茶油莊園。趙文豪認為,要發展社區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先發展「土地認同」,很多偏鄉父母不希望小孩回鄉,大多是因為對社區現況或賴以為生的工作感受不到價值,「外來的創生者應該是要去發掘他們的美好之處,而不是抱著『我看到你的問題,所以我要來改變』這種我高你低的姿態,這是錯誤的。」

在趙文豪眼裡,朝陽社區有著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他稱為「山海一線天」。在兩側青翠山巒中,夾著橫貫社區的筆直道路「朝陽路」,路的盡頭連接漁港,海水清澈碧藍,「社區的環境是好到一個你很難想像的地步。」這裡雖然只住著上百位居民,卻仍保有熱情、願意分享、樂意接待外來者的純樸性格,「我用環境跟精神當作賣點,重新找回社區對土地的驕傲感。」

趙文豪指出,「農業 Agriculture 是 Agri 和 Culture 兩個字的結合;Agri 是拉丁文的「土地」,Culture 是「文化」,土地的概念是永續,文化的概念是美學跟創意。」從今年開始,茶籽堂在南澳成立辦公室,先在當地導入循環經濟概念,運用山泉水、太陽能等乾淨能源,加上重複利用廢棄物,打造永續環境。接著導入美學文化,為社區設計 Logo、作物包裝、指標系統,還打算拍攝紀錄片。

而這一切的最終目標,就是要讓城市的人們重新回到土地。趙文豪坦言,自己從小在城市出生、長大,以前對土地毫無感覺,直到 2004 年從父親手中接下茶籽堂重擔,才開始接觸農業、土地,也才開始深刻理解台灣的美好。因此他認為,如何創造讓大家想去土地的動力成了關鍵,朝陽社區便是肩負如此重任的示範點。

「我因為去了土地而開始改變,土地會在我們心中種下一個種子,你看到社區的美好,會讓你記憶起土地的模樣。只要大家回到土地,就會有感覺、就會開始付諸行動,也想把家鄉變成那樣,這片土地才會真正有改變。」

從最根本的土地認同開始,到第二圈的循環經濟,再到第三圈的美學,最後才是發展旅遊,帶領人們體驗農場,看山看海。趙文豪做的,正如同日本知名的社區設計師山崎亮所說的:「與其讓 100 萬人來一次,不如讓一萬人來 100 次。」

趙文豪希望,50 年後台灣能誕生許多像朝陽社區這樣的苦茶油莊園,不僅環境永續、原料品質過人,還能傳遞在地文化,最後將油品外銷到全世界,「這不就是台灣正在推的精緻農業嗎?」

事實上,身為平衡公司獲利與社會及環境責任的 B 型企業,這一直是茶籽堂的目標。「我一直在思考企業要如何幫助台灣、土地,這才是真的幫呀!」趙文豪認為,現在企業看待事情的觀點應該有所轉變,以前企業花很多時間關注本業的製造、品質或行銷推廣當成核心,不是說這些不重要。但現在必須要更在意源頭,也就是利益相關者,如原物料或生產者,「其實這背後代表的是,更根本的環境、土地和社區。」

商業的目的是為了滿足理念,趙文豪坦言,如果只看獲利,完全不用投入苦茶樹栽種和推動社區復興,只要繼續選用成本更低廉的進口籽就好,「但這就是這個時代的企業存在的目的,我們選擇了一條別人不願意走的路,相對也會先發現機會點在哪邊。」打造苦茶油莊園,正是茶籽堂翻轉台灣農業所提出的商業模式。

但趙文豪也清楚明白,這些理念的背後要靠商業力量支撐,否則無法長久持續,「我們也學習如何在商業市場跟理念之間求取平衡。」如今茶籽堂已撒下種子,從朝陽社區往外擴散,用產品力打動消費市場,只待未來收成的那一刻。

全文轉載自 B 型企業協會網站

延伸閱讀
>>「父親留下來的地,不應該荒廢」他棄高薪返鄉 和崎頂農民一起守護家園
>>「如果我們不保留,苦茶樹也許會在這世代消失」:茶籽堂立志用20年,找回台灣最好的苦茶油!
>> 做好事又能賺錢的經營哲學:綠藤生機用一瓶來自非洲的辣木油,助 3 千名迦納小農晉身中產階級


收看社企流「暖暖餐桌」:每天中午,為你加菜!

新的一年,讓我們陪你暖暖地開始!社企流精選 2018 年度高峰會精彩創業故事,01/07-01/20 每天一集,讓你吃飯配影片不孤單!
>>> 點我收看

廢水瓶變飛機、空盒子變身機器人——這款工具包讓孩子用想像力把垃圾變玩具

編譯:林良齊

土耳其設計師 Elif Atmaca 為孩子設計出一款名為「Toyi」的工具包,內含數個接頭及輪子。「有了 Toyi,孩子們可以將日常中的各種物品重新定義、並設計為自己的玩具,像是將水瓶變身為擁有 6 隻手臂的機器人。這個水瓶便不再只是垃圾,而是反映出孩子想像力的獨特寶物。」Atmaca 表示。

Toyi 的設計靈感來自於 Atmaca 在土耳其貧困地區長大的經歷,當地兒童往往無法獲得他們想要的玩具。

「於是我決定設計一個工具,讓孩子能將手邊的物品變成玩具——我認為,與其創造一個玩具,不如創設計一款工具,讓孩子們可以自己創造出無限多的玩具!」

除此之外,對於早已擁有許多玩具的孩子而言,Toyi 則能激發孩子的創造力,幫助孩子重新思考如何用自己的力量去創造想要的玩具,而不僅是不斷地添購新玩具。

Atmaca 認為,一直以來,遊戲規則與玩具產業由相對孩子而言更不具創造力的大人塑造,總是大人們告訴孩子如何去玩、製作玩具,「即使是積木玩具、大人也會先把最後的樣子向孩子展示,而 Toyi 則是優先考慮孩子的需求,沒有既定的規則或玩法,全由孩子的想像力去開創。」

在 Toyi 初期測試中,一名想成為飛行員的 6 歲小女孩用水瓶完成一台飛機;而也有孩子把舊盒子變成唱歌機器人、或是將罐子變成火箭。「對孩子們而言,沒有什麼事情是想像力做不到的。」Atmaca 說。

核稿編輯:李沂霖

參考資料
Turn trash into toys with this maker kit for kids(Fast Company)

延伸閱讀
>> 讓孩子認識循環經濟的最佳方式——將他們不要的塑膠玩具,再製成美麗家具
>>「用冰淇淋也能教孩子科學」她將科普教材趣味化,助上千位偏鄉教師點燃學生熱情
>> 荷蘭設計師號召全球創客,打造居家「迷你塑膠回收廠」,讓塑膠就地轉生為美麗的新品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想以具體行動支持我們,歡迎按下標題下方或文末的「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鼓勵社企流創造出更棒的內容!灌溉指南請點此


收看社企流「暖暖餐桌」:每天中午,為你加菜!

新的一年,讓我們陪你暖暖地開始!社企流精選 2018 年度高峰會精彩創業故事,01/07-01/20 每天一集,讓你吃飯配影片不孤單!
>>> 點我收看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