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翻轉銀行形象,美國新興「共益銀行」:75%的貸款用於解決社會問題

2017.05.2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林雪瑩

姬蒂.泰萊(Kat Taylor)是共益州立銀行(Beneficial State Bank,下稱BSB)的CEO,跟一般銀行CEO的刻板印象有些出入:她是史丹福大學的法律博士和工商管理碩士,80年代畢業後在銀行工作2年,卻很快便辭掉,回家當起全職媽媽照顧4名兒女。20年後,孩子長大了,她帶着身上6個紋身重投社會,跟丈夫湯姆.史提亞(Tom Steyer)於2007年共同創辦了BSB,成為一位不平凡的CEO。

姬蒂.泰萊(Kat Taylor)

主流銀行唯一的責任是把股東的利潤最大化,因此會把錢借給任何能夠最大化回報的人,但銀行內部的運作對於存款戶來說是一個黑盒,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存款究竟跑到哪裏去

過去7年,銀行業共付了2300億美元的罰款;2008年房貸泡沫爆破,導致490萬個家庭失去房屋;銀行貸款給煤礦業,造成過去10年共1億4千萬噸的廢料;1/3的銀行出納員活在貧窮線下,需要靠社福援助來維持生活,這一切都證明了傳統銀行為股東帶來巨富,卻為社會帶來不幸。

存款戶是最大持份者

姬蒂認為,銀行最大的持份者並非股東,而是把血汗錢存到銀行的存戶。社會普偏低估了貸款對社會帶來的龐大影響,也忘了銀行正是最有力的眾籌媒體,假如銀行能把所有人的存款集結起來,貸款給有需要的社區,也能在存款者需要錢的時候把錢借回去,讓他們買房子、讀書、退休等,創造雙贏。

如果小商戶能夠以低利率取得這些資金,他們就能提升市場上的競爭力,因為產品的價格必須包括貸款的成本;相反,如果銀行借錢給化石燃料公司,那就間接把成本轉嫁給社區,讓社區付上環境的代價。

「把眾人放在獲利之前」。

BSB是一間有三重底線的社企銀行,也是一間共益企業(B Corp),重視社會公義、環境保護和永續經濟。姬蒂的目標是讓銀行在公眾利益下被監管,改變銀行的權力分布系統,讓存款戶有權利去參與貸款的決定。

銀行的年度報告必須讓貸款戶清晰知道銀行的借貸政策和結果,讓他們有足夠資訊去自行選擇繼續把存款留下,還是另外找覺得合適的銀行。作為一間小型的地區銀行,BSB希望能夠啟發地區的大型銀行,讓它們也能對社區和持份者作出承諾,藉此從跨國大行中贏取一些市場佔有率。

銀行董事會沒有股東

姬蒂參考了一些社區銀行的先驅,如孟加拉的鄉村銀行(Grameen Bank),她很欣賞鄉村銀行在30年前的創新,可是她並不完全認同這種只服務窮人的銀行模式。她覺得,今天的銀行業需要系統性的改革,這些社區銀行不足以影響主流銀行的模式,她心中最理想的銀行應該是服務所有人的。

BSB主要有三個特色有別於主流銀行,第一個是所有權模式──BSB基金會擁有100%的經濟權利。基金會是個永久被公眾利益監管的團體,它的董事會是由3大公益機構所委任,分別代表低成本高等教育、安全和廉價房屋及社區發展3個範疇,董事會中沒有銀行股東,所以沒有利潤最大化的壓力,利潤最後會回到低收入社區,這種良心利潤分配模式跟前線的眾籌模式互相配合。

第二個特色是貸款政策。如果我們用眾籌的模式來籌募資金,銀行必須清晰地讓存款者知道資金的流向。

銀行的貸款中,至少75%會到達新的經濟體系,例如廉價房屋、再生能源、永續糧食等;銀行也會貸款給共益企業或工人合作社、低收入社區、婦女或少數族裔的中小企和非牟利組織。姬蒂認為,如果少於75%,那發展新經濟體的效益便不夠明顯。至於另外的25%也不能違背銀行的使命,必須通過嚴謹的道德審查。

第三個特色是高透明度。BSB是一間共益企業,必須要公開很多內部資料,包括溫室氣體排放、水足印、勞工政策等;銀行付給員工的工資是全國平均生活工資水平的150%,而且享有所有福利,任何的良心認證它們也會去爭取,以證明它們對於實踐良心銀行的決心。

創新貸款政策締三贏

傳統銀行非常依賴信貸評分來作貸款的審批決定,但這個評分準則着重信貸歷史,對於新的初創企業家來說不能達到財務預測的作用。BSB為了突破這個業界慣常的做法,於是透過利用多方面的資料去分析及研發更精準的預測工具,讓這些貸款者能更快變成常規貸款者,以便取得更好的利率。

貸款者如果定時還款或是參加有關財務管理的培訓,貸款的利率也會因此下調。相比起一般的無抵押貸款,貸款者都要付很高的利息,這個新模式反而造就三贏──貸款者的財務健康因此而提升;其他銀行也能夠貸款給他們;而BSB也因而開拓了新的客戶市場。

由於政府對於銀行的風險監管有嚴謹的準則,如果單單是基於這些企業的財政狀況,很多時候都只能拒絕這些貸款申請;BSB為這些高風險高效益的初創企業徵募資助者或基金會,作為它們最終的擔保人,大大提升了貸款的批准率。

今天,BSB擁有8億美元的資產值,雖然相比起美國銀行2萬億美元的資產來說,微不足道,但已足以引起業界的關注;這種不被看好的新模式居然還能賺錢,讓傳統的同業大跌眼鏡。過去4年,BSB每年都有20%的貸款增長,高於同業的數據,這樣的增長不是靠剝削貸款者,反而是靠跟貸款者相互合作的理念,在價格不差太多的情況下,贏得客戶的信任。

銀行把股本回報率目標設為5%至10%,如果低於這個目標,銀行不能自負盈虧;若高於這個目標,則證明銀行可能在某些地方收費過高。姬蒂相信,一間真正的好銀行是對眾生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銀行不只是需要賺很多錢去解決社會問題,而是從源頭去阻止問題發生,這正是BSB開拓的道路。

全文轉載自仁人學社,原文標題:共益銀行 以貸款改變體制

延伸閱讀
>> 首檔「社企循環基金」將投資厚生市集、社會網絡:盼獲利後回饋本金,共創永續新循環
>> 存垃圾得現金:印尼廣設兩千家「垃圾銀行」,解決環境危機
>> 用「窮人經濟學」取代菁英經濟學—以科學精神檢驗失敗的扶貧政策


社企流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開學啦!

社企流這5年來伴隨臺灣社會企業一起成長,我們囊括臺灣社企發展縮影,集結成10堂社會企業精華課程,邀請100位講者登台經驗傳承,希望與1000名關心社會企業發展的你,在7/8 & 7/9 與我們同行,攜手為明天開路!
→ 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

這間品牌翻轉「非洲製造」形象,打造公平貿易的鞋子王國——3 年銷售逾 1.5 萬雙鞋

2017.05.19
合作轉載

文:陳子丰

企業為減低成本,往往把生產外判至發展中國家,壓榨當地勞工,逃避生產者責任。全球首間獲公平貿易認證的鞋履品牌Oliberté卻希望透過企業的力量,為非洲帶來脫貧的機會,一洗「非洲出品」的負面形象,長遠掀起非洲工業革命,讓非洲在全球化的舞台上公平競技。

Oliberté是來自加拿大的服裝品牌,主要銷售皮革製鞋及手袋,其原料及生產均來自埃塞俄比亞,生產總部位於埃國首都阿迪斯阿貝巴,顧客大多來自北美及歐洲。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正正是Oliberté的宗旨,以創造穩定、公平待遇的工作替代傳統的「援助」模式。

創辦人塔爾.德蒂阿爾(Tal Dehtiar)出身於加拿大安大略省,Oliberté正是引用加拿大國歌O Canada配上法語中的「自由」(Liberté)而成。2004年,塔爾創辦無國界MBA(MBAs Without Borders)組織,安排MBA義工到發展中國家,為當地提供商業發展指導,傳授專業知識,例如幫助750名感染HIV的婦女,尋找手作製品的外國買家,5年間組織超過百名MBAs,多數前往非洲國家。

創辦人塔爾.德蒂阿爾(Tal Dehtiar)

在非洲生活的5年間,塔爾了解非洲人的真正需要並非「援助」。一位非洲友人如此告訴他:「塔爾……我們不需要更多的援助。我們需要工作。」

創造工作機會解決貧困

塔爾質疑,慈善援助並不能真正解決貧困問題,「你不可能一直給予援助,這不過是重蹈覆轍。給T恤,給錢,給糧食,在緊急情況或重要關頭,真的需要援助。但當國家已經穩定,就不需要了,需要的是工作機會,創造出中產階層,創造出小型企業。」

2009年,塔爾創辦Oliberté,與埃塞俄比亞當地的工廠和供應商合作,並於2012年設立自己的工廠。塔爾經常被問到「為何要選擇非洲?怎會有人想在最貧困和腐敗的地方做生意?」塔爾卻認為,非洲有出色的工藝人才和原材料,欠缺的只是合適的夥伴,只要接受適當的扶助和培育,就能創造出具全球競爭力的「非洲出品」。

「大部分人認為埃塞俄比亞是一片貧瘠的土地,但其實牲畜數量及物種都非常豐富。」塔爾視之為製鞋業的商機。

「中國30年前開始發展工業,帶動就業,近年中產階層漸漸浮現。加拿大和美國的工業發展軌跡雷同,我認為這是最能夠幫助非洲的方法。」塔爾進一步解釋:「是幫助他們有能力幫助自己,才能脫離跨代貧窮的循環。」

成立Oliberté的過程並非一帆風順,缺乏投資者,銀行認為非洲太危險,不願借出資金,最後只有透過動用與妻子的共同存款、向家人貸款,踏出第一步。塔爾亦承認這並非一件易事:「我們與海盜為鄰,附近有大學發生過人質綁架事件……在極端的環境下做事。努力生存,努力製鞋。」

塔爾視之為一個「社會實驗」,想向世界證明他的計劃可行,且有利可圖,透過自己的成功,吸引更多人參與及複製他的模式,從而擴大影響力。

Oliberté亦常被與Toms鞋(Toms Shoes)相提並論,Toms鞋是一家盈利性質公司,採取「賣一捐一」的商業模式,即公司每售出一項商品,就會送出一對鞋子給需要的孩童。塔爾認為,這是一個很成功的商業手法,贏得大眾矚目,Toms鞋正在迅速擴張。

但從實質影響的角度來看,送鞋的影響不能持續,只有很短暫的愉快,要帶來實質改變,必須從創造公平就業職位入手;另一方面,免費的鞋進入市場,有可能打擊非洲當地的鞋匠和銷售商。

公平貿易認證 有福同享

Oliberté是全球全間獲公平貿易認證的鞋履生產公司,由於製鞋連同運輸涉及超過40道程序,要確保每一個關節位都達標,獲取認證並非一件易事。Oliberté以超過最低工資雙倍的薪金,聘請工人,另外每對售出的鞋,工人均會獲得分享一定百分比的利潤,部分收入會歸入一個特殊戶口,讓人集體決策如何運用,例如獎學金、災難應急、醫療保險等等。

非洲有出色的工藝人才和原材料

Oliberté亦有政策會確保不會聘用童工,應用平等聘用原則,讓不同性別、年齡的人都獲得平等聘用機會。又確保工人安全,如提供安全設備、定期身體驗查、不使用有毒化學物質等。

為確保整個生產鏈都能夠獲得公平對待,Oliberté採取「垂直整合」策略,由皮革、橡膠以至生產機器,均以高於市場的價格向埃塞俄比亞或周邊國家購入,貫徹公平貿易、為非洲創造就業的理念。

透過對原材料的掌控,Oliberté更容易實踐可持續發展理念。例如生產所使用的山羊皮,嚴格遵守到五至六歲才剝皮的傳統,放養過程中無注入任何激素,鞋底又採用天然橡膠,天然的皮革和橡膠能夠自然分解

作為「捐1%給地球」(1% For The Planet)的成員之一,Oliberté每年1%的年銷售總額捐給支持環保的非牟利機構,「我們不僅要向員工負責,更要向環境負責。」

Oliberté讓不同性別、年齡的人都獲得平等聘用機會。

「非洲品質」獲提升

成立短短3年,Oliberté已售出超過1.5萬對鞋。塔爾透露,全球最大的5間鞋履及服裝品牌之一曾向他提出收購的建議,被在非洲生產的高品質產品所吸引,而非視之為另一間低價外判工廠。塔爾期望,Oliberté能改變顧客對「非洲品質」的既有觀念,讓非洲成為下一個意大利,而非下一個中國,在不久的將來,非洲能夠走上工業化富強之路。

另外,他也不希望消費者抱着「幫助非洲」的想法而購買產品,在Oliberté的網站,絕少見到非洲的悲情故事或是非洲土著的相片,反而是更多有關原料的質量,全屬人工縫製, 運用非洲傳統手藝,設計出自著名時裝設計師Mark McNairy,永久保用等,強調的是產品的質量。

Oliberté加入共益企業(B Corp)的行列已有7年之久,倡導以主流企業身份改善世界,他們的願景是有一天不再有共益企業這個標籤,而是每一間企業都履行對員工、對社會、對環境的責任。但這一天來臨之前,Oliberté希望盡一己之力,啟發更多公司加入這個行列。

全文轉載自仁人學社,原文標題: 社創群英 良心鞋廠打造非洲意國鞋都

延伸閱讀
>> IKEA「雇用難民」計畫新進展:與當地社企合作,望10年後拯救20萬人脫離貧窮
>>「讓難民在異鄉編織一個安穩的家」:IKEA將僱用逾百名敘利亞難民,打造手工織品
>> 街友只能找臨時工?這間「人力銀行」提供就業輔導,助無家者重返職場


社企流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開學啦!

社企流這5年來伴隨臺灣社會企業一起成長,我們囊括臺灣社企發展縮影,集結成10堂社會企業精華課程,邀請100位講者登台經驗傳承,希望與1000名關心社會企業發展的你,在7/8 & 7/9 與我們同行,攜手為明天開路!
→ 五週年論壇:為明日開路-社會企業的10堂課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