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不怕斷網、斷電的行動數據機:Ushahidi

2016.09.1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謝睿哲

「多數人以科技決定功能,我們以功能推動科技。」這是以資訊科技為背景的Juliana Rotich在TED舞台上分享的話。

隨著數位革命時代的興起,物聯網、互聯網等技術,已成為未來生活裡不可或缺的部分。然當Juliana思索著科技何以發揮實質影響力時,她不再以每個地方都能擁有同等的網路技術為基礎,而是如何以當地的發展情況出發,進而實踐數位革命。她的思想如何產生轉變?她究竟如何確保網路的運作?

就讓我們探索 Juliana 這段發生於肯亞的故事。

2008年肯亞大選後發生暴動,政府因而展開了媒體封鎖,阻絕資訊的流動。這件事促使Juliana與幾位朋友研發了一套軟體「Ushahidi」。Ushahidi 在肯亞當地史瓦希里語的意思是「證詞」或「見證」,主要目的係希望打破訊息的屏蔽。透過簡訊、郵件與網路等方式,將資訊蒐集後透過地圖的方式呈現,以便於了解何地產生何事,並進一步使大眾明白當地的需求。

受惠於肯亞當地諸多團隊的協助,Ushahidi 團隊決定於首都奈洛比設置了實體空間。這個空間聯繫著許多團隊,逐漸於當地形成一科技生態圈。此契機竟意外地擴展 Ushahidi 軟體應用的範圍。舉凡選舉地圖、貪汙地圖、環境監控地圖等議題皆出現至世界不同國家。

Juliana 謙卑地說:「原來僅為肯亞而設,如今卻能為全世界的人服務。身為一位公民,若能透過設計的軟體功能使更多人分享資訊,這一定有助於大家掌握世界的脈絡。」

看似此軟體的影響力已使 Juliana 的生涯邁向巔峰,但當回頭看待肯亞當地生活發展時,她才意會有更需要解決的問題。

網路的力量,雖已讓資訊更加流通,可不爭的事實是肯亞當地的科技發展遭遇了大挑戰:「斷電問題」。時不時的斷電,使大眾使用電腦設備時充滿憂慮。且當地的「通訊費用」亦相當昂貴,難以取代斷電時的應用。這樣的現況使Juliana意會到一個道理:「我們無法將一個無須考量斷網及斷電,並應用於其他國家的數據機,同步使用至肯亞!」她因此下決心要改善此問題。

扶危救困的BRCK能解決斷電時資訊不流通的問題。

BRCK 即是擁有解決此些問題的數據機。一來它在發生斷電時,有八小時的蓄電使用量;二來,它亦擁有插入多張SIM卡,透過網路雲端技術的分析技術,選擇最快網路線路的功能;再者,它有一種運用模塊化功能的感應器,透過一個閘道連接衛星模組,讓偏鄉地區的人也可使用網路。

Juliana 籌資 BRCK 產品的研發費用並非一帆風順。由於當地金融機構並未支持硬體設計的計畫,最終她採用 Kickstarter 群眾募資平台集資成功。現在,產品即將導入市場。他說:「身處逆境時可以刺激創新。當時僅是思考如何設計解決斷電問題得以適用於肯亞的網路數據機,卻賦予他更多可以提升產品價值的功能。」

對她來說,此項產品的意義已不僅有當地的工程師,亦有需要穩定網路連接技術的企業老闆。但更重要的是此技術得以降低通訊成本,進一步助於非洲各國合作,實際地搭上數位革命的列車。

科技,已成為人與人之間互動及生活的方式。也許,當許多人擔憂科技已對人產生諸多負面的影響時,我們該轉念思考科技如何良善地發揮其對世界的影響,即如同Juliana運用科技打造的網路生活。

資料來源:

全文轉載自wowAfrica,原文標題:Ushahidi:打造扶危救困的科技。瞭解更多非洲社會創新,請上wowAfrica

延伸閱讀
>> 這支拆裝螢幕只需30秒的手機,有著改變整個產業的大願景—讓你把手機「用好用滿」
>> 每天支付台幣三十塊 「太陽能電視」讓肯亞人與世界連結
>> 非洲聽障生的上學法寶:平價太陽能助聽器 電池壽命比一般多出36倍、售價只要1/3


作者簡介:謝睿哲。我是個電子系背景的學生;然而,我卻逐漸地對它失去熱誠。於是,大學的我努力地參與活動,探索自己喜愛的領域。逐漸的,我找到人生的夢想:透過教育使每個人思索如何活出快樂!一趟的馬拉威探索,讓我觀察社會企業、組織、教會的運作帶給當地哪些的改變與挑戰,進而去思考何以真正「助人的真諦」。

共益企業(B Corps):21世紀最重要的社會創新?

2016.09.08
合作轉載

社會創新有一個簡單的定義,就是通常包含三個條件:一、針對一個特定社會問題;二、用創新的方法來解決或舒緩這個問題;三、可以不斷擴散以達致廣大效益。  何以說共益企業 (B Corps)會是21世紀最偉大的社會創新?

文:謝家駒

所謂 「社會問題」,有兩個不同層次的意義:狹義的社會問題 (social problems),是指貧窮、失業、犯罪、居住環境、長者服務、 醫療、教育、傷殘人士照顧等等;另一層次的社會問題 (societal problems),是指關乎整個社會的深層問題,共益企業針對的是這類問題。

讓我們回顧一下人類社會過去一百年的歷史。整個20世紀,最重要的social problem是資本主義制度與社會主義制度孰優孰劣,兩大陣營展開了一場史無前例的競賽,隨著中國大陸自七十年代起改革開放,經濟制度出現了根本的變化,經濟體系中資本主義成份超越了社會主義成份;再加上蘇聯在八十年代後期出現解體,社會主義陣營宣告瓦解,頓時間資本主義制度成為一枝獨秀。

20世紀後期至今,世人普遍覺得資本主義制度是當前唯一選擇,事實上, 時至今天,我們仍未見到有任何比資本主義更佳的經濟制度,但這並不表示資本主義制度無懈可擊。

正正相反,踏入21世紀, 資本主義制度也面臨前所未有之挑戰,不單是接二連三的金融危機大大打擊了人們對現有制度的信心,資本主義企業片面追求利潤的結果,也製造了不少社會、經濟及環境生態的災難性問題。

為了不斷創造利潤,企業千方百計鼓勵及刺激消費,不惜扭曲消費者的需要,及造成大量的浪費;企業無止境地消耗天然資源,造成難以挽回的環境破壞,經濟能否持續發展成為很大的問號;資本主義的分配制度也導致財富的兩極分化,貧富懸殊與日俱增,形成所謂1%與99%的尖銳對立,與及富裕國家與貧窮國家的極度不平衡發展。

核心問題:企業的性質

不錯,資本主義制度雖然備受批評,但相對而言仍然是最可取的制度,只不過,明眼人都察覺到,這個制度也必須與時並進,否則它內在的固有矛盾將令到此制度不能持續下去。關鍵在:如何能有效及徹底地改革這個制度?在眾多深刻反思中,最備受關注的是資本主義制度下企業的性質,長期以來,經濟學家、管理學者、 企業經營者、 甚致一般人士,都認為企業的目的就是為投資者謀取最大的利益。

最經典的表述,莫過於佛列民(Milton Friedman)1970年的一句名言:「企業獨一無二的社會責任就是在遊戲規則內增加利潤。」 (“There is one and only one social responsibility of business – to increase its profits so long as it stays within the rules of the game.”)

這似乎成為了毋容質疑的真理,大家奉之為金科玉律,神聖不可侵犯,企業經營者眼光全部聚焦在增加利潤這唯一責任上;管理層的報酬及待遇也與之直接掛鈎,企業的所作所為產生對社會或環境生態的影響,都是極其次要的考慮。

近年來,資本主義世界的一個重要突破,就是出現了多種不同的倡議及運動,嘗試為企業的性質重新定義,這些倡議者背景各異,包括學術界、企業界、 公益界等,但他們的共通點,都是覺得企業不可能也不應該片面追求利潤,而是要同時兼顧社會上其他們持份者的利益。

資本主義的反思

哈佛大學管理學教授波特 (Michael Porter)在〈哈佛商業評論〉中慨言:「資本主義制度已陷入四面楚歌的困境。近年來,企業被視為是眾多社會、環境及經濟問題的罪魁禍首,並廣泛被認為是只顧自身謀利而忽視大眾的利益,企業在社會上的地位,已跌至低谷。解救的方法,就是以 「創造共享價值」(Creating Shared Value)為企業重新定義,即是說,企業在自身創造價值的過程中,必須同時著眼解決社會需要及挑戰。」

在世界各地,近年來出現了多個舉足輕重的運動,同樣認為企業不單要創造利潤,亦應該在創造利潤的過程中同時去解決一些社會或環境生態的問題,包括:

  • 波特教授推廣的「創造共享價值運動」
  • 蓋茨等發起的「創造性資本主義」(Creative Capitalism)
  • 維珍集團主席布蘭臣推動的B Team
  • Whole Foods 行政總裁及其他商界領袖推廣的「識覺資本主義」(Conscious Capitalism)
  • 環保專家發起的「自然資本主義」(Natural Capitalism)
  • 基金經理出身的億萬富豪Paul Tudor Jones 所倡議的「平等資本」學說(Just  Capital)
  • 由Lynn Forester de Rothschild 等商界翹楚推動的Coalition for Inclusive Capitalism
  • 歐洲多國團體聯合推動的Profit with Purpose 運動
  • 學者倡議的「新資本主義宣言」 (New Capitalist Manifesto)
  • 由B Lab 所推動的共益企業(B Corp)運動等等

共益企業方興未艾

在云云眾多的運動中,我們認為 B Corporation(簡稱B Corps,中文暫譯為「共益企業」)將會產生最大的能量及影響。B 代表Benefit,意即利益,這裡指的是共同利益。B Corps 基本上與一般的有限公司無異,同樣是牟利性企業,所不同的地方,就是在公司章程中,明確列明公司會在創造利潤的過程中,運用市場的力量去解決社會或環境生態上的問題。即是說,公司的著眼點,並非單純是股東的利益,而是所有持份者的利益,所以稱之為共益企業。

你也許會問,是否真的有這樣的企業?答案是:確實有,雖然數量上暫時不算多,但卻與日俱增。

共益企業的倡議者,不單在美國一個一個的州推動Benefit Corporation 的立法 (至今已有333個州通過了有關法例),更設計了一個共益企業的認証制度,讓世界各地任何一個國家的企業都可以申請成為由美國B Lab 認可的共益企業 (Certified B Corp)。自2007年首家認可的共益企業出現,目前全球已有來自五十個國家130個行業一共1,854家經認可的共益企業,其中大約一本在北美洲,其餘分佈在歐洲、南美洲、澳洲及新西蘭、亞洲等地,包括台灣(14家 )、香港(2家)及內地(1家)。  


推行共益企業的目的,主要是為兩方面重新作出定義:
一、 企業的定義-不只為股東創造財富,而是同時為各方面的持份者創造利益。
二、 企業成功的定義-企業間之競爭,不再是為了做到最大最賺錢,而是為社會及環境生態作出最有建設性的貢獻。

一言以敝之,共益企業的東主及領導層,相信企業可以-而且必須-運用市場的力量,在創造利潤的同時,發揮力量去行善 – Business as a Force for Good。

21世紀最重要的社會創新?

共益企業會否成為21世紀最重要的社會創新,現在便下判斷可能言之尚早,但參照文初提到社會創新的三大條件:
針對一個特定社會問題-共益企業針對的是當今社會的一個關鍵性的社會問題(societal problem):資本主義企業的性質。
二、用創新的方法來解決或舒緩這個問題-共益企業創新之處是創立了另一個企業型態,重新界定了企業的意義及使命。
三、可以不斷擴散以達致廣大效益-通過一個客觀,低成本及善用互聯網技術的認証制度,世界各地任何一個角落的企業都可以足不出門便可以接受評核而成為被認可的共益企業(Certified B Corp)。

最後一點特別意義重大,創設及推動共益企業與及執行認證的機構B Lab 是由三位美國企業家及專業人士所創辦,總部亦設在美國,但整個認證制度已廣泛被世界各地不同企業及機構所接受及推許。例如在英國,一向被認為是社會企業的先驅者,亦在十多年前修定公司法增加了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 的公司法人地位,但共益企業認証制度出現之後,他們也響應並採納了這個制度。

2015年,首批六十多家英國企業取得認證。即使在大中華地區,台灣、香港與及中國大陸亦開始探討如何推廣共益企業的概念及廣泛地使用認証制度的可行性,2016年九月並在香港首次召開一個〈兩岸四地共益企業前瞻論壇〉。凡此種種,都反映著不斷擴散的可能性。

所以我們相信,共益企業絕對有機會成為21世紀最重要的社會創新。亦因如此,我們需要調動一切資源及力量,加倍努力推動這個運動的發展。

2014年,B Lab 及其三位創辦人榮獲Skoll Award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hip,這是社會創新界中類似諾貝爾獎的榮譽,亦大大有助於B Corps 的認許與推廣。

全文轉載自仁人學社

延伸閱讀
>> B型公司:未來企業新樣貌
>> 從 「三座大山」說到企業變革的七大趨勢
>> 社會企業如何與大企業合作?四大關鍵眉角,降低雙方合作挑戰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