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王照允─人老了,不一定能走出家門 「藥師、醫生要走出來!」

一個藥師的助人夢想,如何發展為七千萬年營收的好生意?

社企流專訪四週年論壇講者—iHealth創辦人王照允,看一群熱血藥師走出藥局,溫暖送藥到偏鄉。

文:張簡如閔 / 圖:iHealth

台灣許多偏鄉地區,醫療資源不如城市豐富,對於當地高齡、行動不便的病患來說,就醫、拿藥往往是日常所需,卻是尚未被滿足的需求。試想一個居住在烏來山區的老人,長期有高血壓病症的困擾,每當他的慢性病用藥吃完時,想到最近的社區藥局拿藥還得大老遠地跑一趟新店區,如此舟車勞頓的不便、個人安全潛在的風險,在iHealth政昇處方宅配藥局「藥師免費送藥到府」的服務出現後終於得以解決。

iHealth的兩位創辦人陳文志和王照允原本都是傳統藥局的藥師,他們在台灣年輕藥師協會的活動結識,發想將「宅配送藥」的模式應用在藥事服務的創業實踐上,於2010年創立了iHealth政昇處方宅配藥局。iHealth的營運長陳文志表示,只要民眾打電話、傳真到公司,或拍照傳送看病後的醫師慢性病處方箋到iHealth的line群組,並要求送藥到特定地址,他們就會將藥吃完的時間登入公司系統,在藥吃完前幾天送藥到民眾家中。

陳文志指出,台北市以前曾有「送藥到宅」的政策,受限於當時研究計畫「有計畫經費才有服務,沒經費計畫就終止」的性質,推行並不成功。然而,他們從過去的政策得到靈感,將「送藥到宅」的概念納入創業的點子中,提供有別於傳統藥局的服務,讓原先綁在藥局裡的藥師走出戶外,親自送藥到病患家中。

面對質疑 堅持宅配建立信任感

「一開始面臨最大的困難,是別人不知道我們在做什麼。」陳文志解釋,iHealth送的是慢性病處方箋用藥,主要營收從健保給付而來,不會向民眾收取半毛錢。然而,這樣不收錢又做宅配的服務方式,曾讓許多民眾質疑:「怎麼可能有這樣不收錢的服務!」陳文志分享令他印象深刻的深夜送藥經驗,明明需要用藥的是家中整天在家的父親,但孩子卻因為擔心父親不識字受騙,所以特別約了晚上十一點下班後回家簽收,確保他們不是「詐騙集團」。

撐過了一開始民眾對於新型態服務接受度不高的階段,iHealth團隊在一次、兩次、三次的送藥過程中,藥師親切的服務也無形中讓民眾產生親切感。「民眾開始會主動詢問藥師問題,」陳文志表示,當前台灣社會高齡化相當嚴重,再加上高齡病患常有到不同家醫院看病、用藥複雜的情況。「藥師透過親自與病人互動,能給民眾用藥上的建議,」陳文志說,當藥師來到病人家中,不僅可以幫他們看不同醫院開的藥是否存在交互作用,也會針對保健食品、藥品能否一起服用提供現場諮詢。

連結安養機構 專心做好藥事服務

近兩年來,iHealth的業績蒸蒸日上,每年營收呈現倍數成長,公司規模也因此擴張。對於這兩年亮眼的表現,陳文志也提到,iHealth之所以能夠穩定成長,「是因為我們很專心!」他認為,當時的定位iHealth看準了台灣在慢性病處方箋需求量大的趨勢,去除了傳統藥局賣醫療器材、保健食品……等等並不屬於藥師原先專業的項目,而是專注發展藥事服務。「來到iHealth,是一種能夠學以致用的感覺,」他認為,藥師本身就具備了藥師的專業素養,處方調劑與宅配的工作並不會超越能力範圍可及,「因為專注,我們才會愈做愈好」。

陳文志也指出,iHealth的獲利與公司在2012年策略轉變也有關,從一開始直接接觸一般大眾B to C(企業對消費者)的模式,到後來與全台各地超過五百家安養機構建立B to B(企業對企業)合作,為iHealth帶來穩定的訂單。2012年,iHealth得到日本最大的專業醫療及高齡服務資訊公司SMS(Senior Marketing System)入股投資,同時引進更多日本銀髮族長期照護經驗,讓iHealth在未來長期照護服務的發展上,得到更多可以參照的經驗與資源。

致力長期照護服務 有想法也要願意付出

面對高齡化社會的衝擊,陳文志表示:「當人老了,不一定能走出家門,藥師、醫生要走出來。」在iHealth工作的藥師,需要經常與民眾溝通,不論是語言與個人心態都相當重要。未來,iHealth會持續朝著台灣長照的服務努力,營養、居家照顧……都可能是未來延伸開拓的服務內容。

回首自身創業的經驗,陳文志認為以前在傳統藥局工作比較穩定,現在的生活「每天都在面對不一樣的挑戰」。他認為,許多人容易把創立社會企業想像得太過美好,但他認為:「有點子,也要願意為它付出。」他笑稱這過程有點像是養小孩,要努力把它養大、活久一點,不要炒短線,且不要停止成長。

延伸閱讀:
>> ColaLife—醞釀20年的點子,放下只花30秒:「我想做的是拯救孩子的生命,如果事實顯示有其他更好的方向,我就朝新方向前進」
>> 林峻丞──「重點不在可以賺多少錢,而是我們希望能夠改變這個地方」老三合院變身在地藝術家的揮灑舞台

都市化發展腳步快速,城市與鄉村在醫療、教育、就業等各項資源上,逐漸產生巨大的鴻溝,社企流四週年論壇邀請非洲與台灣本土的醫療服務提供者,分享他們如何用創意縮短城鄉差距!
→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林峻丞─「文化脫離了在地的脈絡,就失去了生命」甘樂文創用在地文化滋養創意

「重點不在自己可以賺多少錢,而是我們希望能夠改變這個地方」社企流四週年論壇講者—「甘樂文創」創辦人林峻丞專訪。

文、圖:張簡如閔

潺潺流水、綠堤楊柳,「甘樂文創」座落在三峽老街附近的清水溪畔,靜靜地在這片土地上滋育文化的脈絡、凝聚青年的活力與藝術的能量,陪伴社區的人們一同成長。

「甘樂文創」是一間以空間出發,發展出不同事業項目的社會企業,多角化的業務包括:餐飲、獨立刊物《甘樂誌》、藝文空間與藝術家、青少年陪伴計畫,營運至今已邁入第八個年頭。

創辦人林峻丞因為搶救阿公肥皂工廠的機緣,回到三峽老家推廣肥皂品牌,並在短時間內獲得可觀收入。回鄉期間也因結識三峽在的的文史工作者,讓他重新檢視原先純然地為了獲利的企業價值觀,因而萌生在賺錢的同時,建立一個與在地文化、土地共好的平台的想法。

看見三峽新舊交替問題 修建老屋打造公益平台

「重點不在自己可以賺多少錢,而是我們希望能夠改變這個地方。」

林峻丞觀察到,現在的三峽因為台北大學特區出現、建商進駐,使得整個區出現新城區與舊城區的差異,且這兩個城區的居民在知識、經濟,各方面出現很大落差。此外,他也發覺三峽區是新北市青年吸毒人口最高的區域,有許多生活在社會邊緣的孩子,亟需社區對他們伸出援手。

「如果未來新城區愈來愈便利、完整,那未來舊城區會不會變成是貧民窟、吸毒窟?」他擔憂商業化現象造成新舊城區的極化,讓他思考自己接下來所做的每件事情都要有一定價值,且能帶著社區與整體社會正向發展。

在原有的肥皂品牌生意如日中天之際,林峻丞毅然離開原有的事業,與妻子一起胼手胝足地打造「甘樂文創」。他向銀行借貸大筆金錢,以簡約、現代的透明玻璃設計外觀,讓一幢古老三合院在現代化的外觀下被完整保存、襯托,並活化這個空間為舉辦講座、藝術家駐村、社區參與的公益用途。


(座落於三峽老街附近,以玻璃帷幕包覆傳統老屋的「甘樂文創」)

林峻丞提到自己小時候常在這附近走動,卻不曉得原先高高的圍牆之後,竟然有一棟老房子。直到他動了想再次創業的念頭,又看到外牆上張貼「出租」的公告,當時他探頭過圍牆,看到了這棟屋頂塌陷,卻令他驚喜、心儀的老屋,當時的他興奮地想著:「這空間可以做我理想中的那個平台!」

連結在地原有資源 陪伴藝術家與青少年成長

近來台灣許多在地創業多採用開咖啡廳、經營旅店、打工換宿的模式,與其他模式不同的是,「甘樂文創」在經營上有兩大特色,一是融入在地藝術家的創作,二則是從小學時段開始陪伴孩子,對他們的成長產生正面影響。

「三峽原有的資源就是一群在地藝術家,」林峻丞說,目前三峽在的有超過三十多位的藝術家,也有李梅樹紀念館、三峽祖師廟等藝術殿堂,讓藝術的能量在這片土地上孕育、發光。於是,他們撥出店內的部分空間,供給三峽當地的藝術家作為工作室,也讓這些在地的原創藝術品找到展示的場所。

三年多前,「甘樂文創」與李梅樹紀念館合辦「梅樹月藝術祭」活動,串聯當代藝術家在三峽各處辦展覽,第二年在地藝術家接手這項理念,又將之擴大至三峽十九個展廳,讓三峽的室內與戶外,都能看到在地文化特色在大街小巷發光發熱。


(藝術家的工作室也搬進甘樂文創的老屋,民眾能夠參觀工藝品,同時也能近距離與藝術家互動)

除了陪伴在地藝術家成長,甘樂文創也和三峽在地幾所小學的輔導室合作,讓高風險家庭的青少年,或是有社區意識的大學生,能參與淨溪活動、幫助在地老農賣出農作物的經驗。林峻丞提到,他們深入在的的國小、社區服務已經有八年之久,從中是一段緩慢且持續修正的過程,「很難評估具體的影響力,因為改變需要長期累積。」但他相信,只要一旦被這樣的理念影響,一定能造成個人很深度的改變。

令他欣慰的是,現在的他逐步看到第一年他帶著淨溪的青年,又回到三峽做社區服務,循環、回饋的模式已逐步建立。「不是只有做青年創業,也不是只有藝術家串聯,在這個社區已經形成一個從小到大的網絡,」林峻丞說。



(寬敞的空間裡擺放著眾多充滿特色的展品,更有駐點於老屋內部的藝術家,埋首於精緻的手工雕飾)

多角化經營模式 在地社會功能缺一不可

目前的甘樂文創的業務與商業模式,從空間租借、藝文展演活動、課程講座、文創商品販售、餐飲服務、社區營造、設計、觀光旅遊……等等業務一應俱全,很難想像這一切是出自員工只有五人上下的團隊之手。

林峻丞表示,他身兼各種業務的負責人,即使在人潮沒那麼熱絡的平日,他也有許多不同的業務和合作要談,他同時也是雙月刊《甘樂誌》的總編輯,積極連結全台各地的在地青年創業聚落,以文字影像報導方式,發掘台灣在地更多的在地實踐的故事。

「今天若少了《甘樂誌》,不會是現在的甘樂;少了平台的功能,也不會是現在的甘樂。」林峻丞說,即使多角化的經營方式弄得五、六位團隊成員相當忙碌、緊湊,主要營收也大多倚靠假日的人潮、不定期辦活動的場租。但他認為,在地創業不能偏廢任何一方,少了任何一塊都將失去某部分的社會功能。

文創不能脫離文化 連結民間信仰不斷創新

至於他怎麼看待「文創」這兩個字所代表的涵義?

林峻丞認為徒有設計的創新設計並非真正的文創,「文化脫離了在地的脈絡,那麼就失去了生命。」

他們的團隊曾經配合《甘樂誌》當期主題「信仰」而做了創新的嘗試,當時適逢北港朝天宮的媽祖到三峽作客,因此他們在這段期間在「甘樂文創」舉辦媽祖攝影展、董事長樂團《眾神護台灣》的簽唱會,也邀請八家將彩繪臉譜、台灣傳統刺繡的行家來課堂講座。最後,他們將放完的鞭炮的炮屑回收做成另一尊紙塑媽祖。

「文化要從土地出發,重新認識、咀嚼和消化,」林峻丞認為,文創必須要有文化、有故事,而他們嘗試以全新的方式,重新詮釋台灣傳統信仰,並透過創意而讓文化永續,而不是抹去原本的脈絡,造出另一個全新的商品。

八年的耕耘,讓他在這條創業的路上縱使走得辛苦,卻也堅持、篤定,一如他們當初創立的初衷──「甘」之如飴、「樂」在其中。

延伸閱讀:
>> ColaLife—醞釀20年的點子,放下只花30秒:「我想做的是拯救孩子的生命,如果事實顯示有其他更好的方向,我就朝新方向前進」
>> 王照允─一個藥師的助人夢想,造就七千萬年營收的好生意

都市化發展腳步快速,城市與鄉村在醫療、教育、就業等各項資源上,逐漸產生巨大的鴻溝,社企流四週年論壇邀請非洲與台灣本土的醫療服務提供者,分享他們如何用創意縮短城鄉差距!
→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