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讓東南亞移工回鄉創業的一堂課

2016.02.1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不只台灣人瘋創業,在台灣人數逼近58萬的東南亞移工,跨海來台辛勤工作的背後,同樣也懷著回鄉創業的夢想,卻不一定知道如何實現。陳凱翔開辦「移工商學院」,讓東南亞移工有機會實踐創業夢。

數位時代╱郭芝榕(2016年2月5日)

看起來像靦腆的大學生,陳凱翔其實是東南亞移工組織One-Forty的創辦人。過去在顧問公司工作時,因為想多接觸東南亞文化,週末在印尼移工社團當中文老師,發現許多移工希望回鄉創業,卻不知該從何規劃。

(圖說:陳凱翔,26歲,政大企管系畢業。曾任印尼移工組織IPIT的中文老師。現為東南亞移工組織One-Forty共同創辦人。)

今年七月起,他創辦One-Forty,帶著一群志工開「移工商學院」,教想要回鄉創業的東南亞移工基本的理財、成本管控、行銷、營運等商業知識。20人、三個月、八堂課,他原本擔心,不曉得這些課程是否真的有幫助,最後卻發現從文化交流著手,讓在東南亞移工更融入台灣社會,或許才是最適合的方式。

One-Forty僅有兩名正職員工,其他都是志工及實習生,一些參加過活動的東南亞移工也會回來幫忙。組織小,動能強,明年活動計劃早就排滿。陳凱翔說,希望未來台灣人能用不同的角度認識東南亞移工的文化和力量。

(圖片來源)

Q&A

Q One-Forty取名的由來?

A One-Forty就是「40分之1」。台灣每40個人當中就有一位是來自東南亞。

Q 如何結下最初跟東南亞的緣分?

A 大學畢業、當完兵之後想去旅行壯遊,查到菲律賓有不少英文的語言學校,就去待了三個月,認識許多菲律賓朋友。後來一位菲律賓朋友提起親人想來台工作,請我代尋相關法規和資料,我才發現東南亞移工要來台灣的規定非常繁雜,也興起要多了解東南亞移工的想法。

Q 對NGO組織來說,要如何找資源?

A 雖然也是談「創業」,但跟台灣現在講的創業不太一樣。現在已經是登記的社團法人,可以公開募款,希望明年能募到250萬~300萬的資金。目前已經有一筆來自香港的NGO組織的贊助。其他會尋求企業贊助、政府計劃或是公益性質的群眾募資的方式來補足。

Q 如何將移工商學院的力量延續?

A 我和幾個同伴明年打算去印尼和越南旅行,除了深度瞭解當地文化以及回鄉創業的移工會面臨的問題,也希望跟當地的在地創業組織接軌,持續追蹤移工回鄉創業的情況。

Q One-Forty明年的活動計畫?

A 之前是對印尼人開課,明年要把移工商學院的課程重新規劃成線上版,做成其他東南亞語言的版本。也會舉辦兩期「Migrant for Migrant」活動,讓更多東南亞移工和台灣人交流,用團隊活動訓練找到問題和解決問題的能力,建立自信心。目前「東南亞星期天」的活動也會持續。

全文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文出自於《Hack Taiwan!2016 重練未來》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用3大議題9位跨國講者,為你織出未來生活樣貌點滴。
探索食農心價值、城鄉共享微革命、銀髮創意新浪潮
一起來聽第一線社會創業者現身說法,看看他們眼中未來的模樣。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來自西雅圖的公益咖啡館,讓捐款金流高度透明化

2016.02.19

編按:在社會企業漸趨流行之後,有更多的公司提倡應該讓消費者清楚看見自己所帶來的影響,位於西雅圖的複合式咖啡館MiiR便是其中之一。他們秉持著捐款金流高度透明化的初衷,從線上起家,擴展到實體店面;從戶外休閒用品,到咖啡館及酒吧的營業,快來看看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編譯:周承緯

總部位於西雅圖的戶外休閒用品公司MiiR,正致力於一項雄心勃勃的使命—設計出能夠幫助人們擺脫貧困的產品。現在該公司已入駐城市中的咖啡館,運用其社會企業的模式來銷售咖啡及啤酒。

圖片來源

在擴展店面之前,MiiR只是一家線上批發零售商,販售水瓶給戶外休閒產業,包括REI,每賣出一個水瓶,他們便提供一人一整年的乾淨飲用水。在店面開張前五年,該公司已在全世界完成了36項水資源計畫。

MiiR從此開始製造品脫杯及戶外保溫水瓶,2013年,他們推出了自行車計畫 ,目前為止,因應販售出的數量,他們已捐贈超過3000輛自行車到各個角落 。參考 TOMS買一捐一模式,今年,MiiR開始製造手提袋以資助國際教育計畫。

圖片來源

2014年,MiiR的員工開始考慮開展實體的零售店面。由於公司設計的產品中,有些很適合搭配啤酒和咖啡,像是tumblers(編註:原意為玻璃杯,此處意為咖啡保溫杯)及growlers(編註:一種寬身細頸的啤酒瓶,材質有玻璃、塑膠、不鏽鋼等,等同專門裝啤酒的隨行杯),因此團隊策劃了一個概念,推出一個結合零售、咖啡,及一整面排列著水龍頭的牆壁(提供給使用growlers瓶的客人裝啤酒)的空間。MiiR的零售總監Davis表示:「這樣的服務,提供了我們的客人在購買商品時也能了解背後理念的機會。」

圖片來源

在MiiR裡,沒有人是社會企業的門外漢,Jesse Davis在接掌MiiR的執行總監之前,曾經營Street Bean Espresso並負責教育訓練。Street Bean Espresso由西雅圖的非營利組織New Horizons所支持,其主要業務是教導流落街頭的孩子泡咖啡的技能。Davis指出,在可追蹤回饋金流的情況下,的確很難建立一個獲利的模式,他說道:

「『社會企業』那檔子事,現在已經成為一個行銷的選項,也變得更像是一個流行詞,很多人宣稱自己的公司能夠回饋社會,但實際上他們的透明度都很低。」

在MiiR旗艦店裡,每賣出一杯咖啡或是一品脫的啤酒,將有一人獲得一天的乾淨飲用水,本季的收入將捐給烏干達的水資源計畫。Davis表示:「就像我們的水壺和自行車,我們在每張收據上都會附上二維碼,你可以登入網站並追蹤你帶來的影響。」當你在MiiR喝了一杯咖啡,6到18個月後,你就能在網站上看到你所資助的水資源計畫的GPS座標及照片。

MiiR的咖啡來自西雅圖的Kuma、波特蘭的Heart及聖塔克魯茲的Verve,Davis說道。MiiR客制化訂購了La Marzocco StradasMarco的熱水機點綴吧台,有意地擺放其位置,以便讓咖啡師能夠最大化的看到整間店的視野,Davis說:「我們公司的座右銘是『設計賦權』(Design to Empower),所以我們希望創造一個能夠反映這個想法的空間,用產品和故事連接吧台兩側的人們。」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Davis表示,歡樂時光(happy hour,在此時段顧客通常可用較優惠的價格購買啤酒)大概是下午五點左右,此時店裡裝啤酒的品脫杯將取代裝咖啡的陶瓷杯。MiiR的吧台白天是由八名咖啡師所共同經營,待入夜之後,他們就會搖身一變成酒保。

除了需要熟識28座壁面上的啤酒水龍頭之外,所有咖啡師都要經過完整的培訓,Davis說:「除非我們對這個人有信心,確認他的品味足以區分出味道的不足或過量,否則我們絕不會把任何人放上吧台。」

Davis承認,發展這種複合模式的確是項艱苦的工作,但值得慶幸的是,你也不用死守著一種既定的商業模式才能成功。

「這個複合式空間最棒的是,你能夠持續在這個空間裡推動社會企業,咖啡啤酒業,及零售業的發展。對我們來說,能夠在櫃檯和貨架上提供卓越的商品,同時賦權給世界另一端的人們,並讓這些影響力透明且能夠追蹤,是最獨特的一件事。」

核稿編輯:黃培陞、金靖恩


資料來源

Seattle: MiiR’s Flagship Cafe Offers Social Enterprise & Sleek Design

延伸閱讀
>>可生飲污水的救命水壺
>>12萬就能開一台星巴克等級的太陽能咖啡車!未來不必靠小7,整個城市都是你的咖啡館
>>風行歐洲 「修理咖啡館」首現台灣
>>啤酒新工藝,廢水乎乾啦!

 

未來,是現在每個當下的總和,也許不是一帆風順,
但透過想像、行動與堅持的累積,可以開創出我們期盼的模樣。
社企流四週年,帶你迎接三大未來趨勢:
探索食農心價值、城鄉共享微革命、銀髮創意新浪潮,
想像領路 勇氣為槳 堅毅續航。
4/17 擁抱未來 Let's get on board!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