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老年生活應當充滿歡笑!」探索荷蘭兩間終老住宅,發覺不一樣的高齡照護可能

2018.02.1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銀享全球自成立以來,透過各種國際連結和創新知識的導入,捲動銀髮創新動能,翻轉高齡社會的未來。而人口 1700 萬,土地面積僅比台灣大一些的荷蘭,比台灣先邁入高齡社會,累積出回應這趨勢、值得我們借鏡的經驗。

2017 年 9 月推出「銀享全球荷蘭銀髮創新參訪團」,本文為團員瑩慧、秀玲、嘉慧的心得分享,從高齡照護、科技應用到創新城市,帶您看見長壽時代的全新可能,錯過此行的朋友快來讀讀荷蘭的銀髮創新篇章吧!

銀享全球/巫瑩慧、林秀玲、林嘉慧

荷蘭 70 年來一直在思索不同類型長者住宅,在該國的法律,機構內每個房間只能一人或一對夫妻使用,不能讓不認識的 2 人或 3 人共住。9 月初隨著「銀享全球」到荷蘭參訪,我們來探索不一樣的照顧類型。

不同世代的混齡居住:Humanitas Deventer

一間 55 歲的銀髮機構,在 2013 年起推動世代間友善混齡居住,也就是「青銀共居」的新模式!這樣的發展,促進了機構內長輩另一種社會互動,同時也為緩解年輕學子租屋壓力,找到一個有意義的可行性方案。

在這棟 60 多年的建築內,有寬敞舒適的大廳和輕鬆的閱讀空間,住戶總共 150 名,大多數為身心功能衰弱或失能的長者。另外有 6 位大學生,免費入住,他們每個月奉獻 30 小時當友善鄰居。年輕人每天協助長者午、晚餐的用餐擺盤或者是每週固定一天爲住民送餐。其他時間則是聊天閒話家常、生活上的協助,甚至於一起到外面用餐,住民也會反應每個學生的服務態度。

長輩也會分享經驗和關懷這些年輕人,還有說說笑話;同時,也能透過這些大學生在學校的見聞掌握社會的脈動。

高齡也可以快樂過生活:Residence Roosenburch

這是由 Dr. Hans Becker 在 2017 年 6 月設立的終身公寓,共有 40 個單元:包含 18 間單人房與 22 間雙人房。還有一個區域是懷舊博物館,專門收藏古早年代,跟食衣住行娛樂有關的物品,分門別類擺放在不同的房間。另外在室內的走道空間,也陳列了百年室內輪椅或農具等。

因為 Becker 的父親認為被機構照顧是悲慘的,所以他決定要改變這個負面思想。他主張機構不應該是醫療或財務導向,因為要真誠面對長者會逐漸退化,所以在居住環境中要思考的是「快樂」,而不是治癒。

如果要翻轉核心模式,就不能再強調醫療,因為藥物多少會有副作用。人性化的環境應該有許多彈性,這樣才會快樂,如喝酒,即使喝醉也無妨。

寵物在醫療角度是有細菌,卻忽略了它是很好的陪伴。食物在錢財角度,只要省錢、有營養就好。但是餐廳環境、酒吧、食材搭配等元素,都可以增進生活的快樂。所以社會企業家比較適合來經營這樣的空間,因為有創意、同理心和不以成本為重要導向。

環境的建構和設計

Humanitas 晚上 8 點之後,使用指紋鑑定進出,家屬、住民、工作人員都會預先建置檔案。這個機構有開放部分公共空間給企業家或社區的人使用,例如:花園裡有個貨櫃讓一位年輕學生創業,以科技成功種植萵苣,再提供一些給機構長者食用。或者讓社區的合唱團進來練唱,與社區有更多的連結。還有,將一個房間出租給精障協會當辦公室,讓一名精障者入住,另外兩名在 Humanitas 工作。

一樓有特別區塊給 17 位中重度失智症居住,環境上的考量包含:

1. 用光線強弱,去控制環境,區分白天和黑夜。
2. 加強扶手或減少地板設計的視覺誤差。
3. 在室內設計用懷舊或是自然情境安撫情緒,減少遊走和躁動。不過有時會因認知障礙,將環境誤認成公園,造成隨地便溺。

18 位的輕度患者和其他住民居住在二樓以上,必要時,夜間會啟動門上的鎖,管控安全。

Humanitas 的公共空間溫馨與活潑,裝修設計上選擇注重材料的品質和系統性的色彩,擺脫機構式的冷酷與呆板,角落空間由工作人員用心營造生活情境。

Roosenburch 是由 40 年的老房子改造而成,以擺脫從前老人之家是「悲哀島嶼」的刻板印象,提供年長者和失智症患者等一起居住。藉由結合不同的人住在一起,讓環境本身保有特殊的多樣化。

由於才剛設立,許多空間上的整修還在持續進行中。不過,每個房間都有很好的採光,而且任何一個轉角,保留非常舒適且不同主題的公共空間,提供住民多層次的互動。

照顧思維的探討

Humanitas 150 位住民中有 80% 是女性,所以特別設立了一間美容美髮室,雖然是需要自己付費,但是可以讓長者滿足愛美的天性,增加了生活的愉悅度。在緊鄰的空間,設有每天開放 2 小時,由志工服務的小超市,提供生活用品,增加住民的互動和便利性。另外,有 10 個房間是提供給有短期住宿需求,生活功能比較好的人,這樣可以提昇整體氛圍的活力。

比較特別的是,住進來的大學生,主修不能是和高齡照顧有關的科系,因為這裡不是研究或實習的場域,而是生活!所以機構只是提供相關資料給他們參考,而且還分布在不同樓層,讓他們可以和長者進行實際的居家生活。

他們也借助大量的志工,約 200 名,協助住戶生活的安排和活動,例如和長者一起騎雙人腳踏車外出逛逛或是到鎮上買東西。

機構經理人也提到,不同障別且已經年老體弱的長者,風險本來就是生活的ㄧ部份。例如:跌倒或非人為的意外,不能當做照顧上的危機。因為如果只強調風險控管,容易演變成家屬和機構的對立,也會讓住民失去生活上的彈性和自由。

雖然,青銀共居有它很好的立意,不過以每月每位學生 30 小時的生活支援服務,需要進一步去評估成效。

Roosenburch 住宅的 Dr. Becker 提到了兩個不容易做到的理念:

1. 對住民永遠說是:他的作法是先答應住民的請求,然後再去了解提出的真正原因,接著想辦法去協助完成或者在彼此共識下做適當的調整。
2. 自己作決定,做自己的主人:機構並不是提供所有照顧的地方,希望住民儘量自發性的料理生活,而且個人負擔相對風險。

歡樂和支持就是高齡住宅的核心

從荷蘭的 Reigershoeve 失智農場團體家屋、Humanities 青銀共居、Roosenburch 終身公寓,或者美國 Judson Manor 和德國 Geku-Haus 的青銀共居,甚至於英國 50 歲單身熟女自組社區共同管理等。我們看到各國許多順應不同需求的創新服務,接二連三的呈現。

Humanitas 的負責人說,當初有新的構想,去徵詢別人的建議時,大家都只會想到風險。可是好好起而行,讓更多的人認同和支持,社會就會滾動起來,而更加強壯。

Roosenburch 的 Dr. Becker 認為:「所有對適合的安居方式有興趣的人,可以一起討論、發聲、回饋,然後共同找出最重要的價值,就是好方法。」他也說:「充滿快樂的環境,就會有相對的營收。」這也是為什麼他過去總是能夠充滿熱忱,將馬戲團、動物園、歡樂派對像變魔術般,陸續帶入機構,讓住民永遠充滿驚喜和感動。他期待新設立的 Roosenburch,繼續發揮這樣的能量。

全文轉載自銀享全球,原文標題:終老住宅也可以充滿感動:荷蘭探索

延伸閱讀
>> 翻轉台灣「養兒防老」的觀念,借鏡國際打造「青銀共榮」的高齡社會
>> MIT學生開發APP促進「跨代共居」,讓空巢期父母和租不起房的學生成為最佳室友
>>「從公共托老中心到與在地商家連結」:雙連社福基金會因應長者需求,打造「在地安老」環境


作者簡介:
巫瑩慧,「雙澄照顧創新」工作室負責人。
林秀玲,「天主教主顧修女會」日間照顧中心督導。
林嘉慧,「林嘉慧建築師事務所」建築師。

需要幫忙時,就有人來「到咖手」:讓主婦們發揮照顧專業,成為職場女性的溫柔後盾

「到咖手」是第二屆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社企流編輯室透過第一線的採訪,帶讀者全方位認識到咖手團隊的社會創新模式,以及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挑戰。

 

文:郭潔鈴

上有長輩、下有小孩要照顧的中生代女性,被稱為負荷雙重壓力的「三明治族」。由於傳統社會對於女性的期待,當家中成員需要照顧時,大多由女性承擔較多的責任,甚至不得不於人生黃金時期放棄職涯。

行政院性別平等會公布的 2016 年性平報告指出,25 至 29 歲的女性勞動參與率高達 9 成,與男性差異不大;然而 30 歲後的女性,勞動參與率卻急遽下滑,降至 29%,主因為女性在面臨婚育及照顧家人的情況時,往往需在家庭或工作之間做出抉擇。

因家庭因素而離開職場的女性大多一去不復返,其中有 90% 選擇永遠離開職場。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覃玉蓉認為,薪資待遇偏低及升遷不易,都是女性難以二度就業的原因。

曾在電子商務公司擔任人資主管的洪莉茜,同樣地遇上了因照顧家人而離職的難關,正值中年的她發現身邊許多有能力、有體力的同齡女性,皆難以重返職場發光發熱。

「一旦女性離開職場,以人力資源的角度來說,是很可惜的浪費。」因此洪莉茜於 2015 年成立了「到咖手 885」平台(以下簡稱到咖手),運用離職女性照顧家人的經驗與專業,成為仍在職場奮鬥者的後盾。

到咖手的名稱取自於台語「幫手,幫幫我」的諧音,從名字便可一窺洪莉茜的理念,正是透過人與人的互助達到共好。

洪莉茜觀察發現,40 多歲的女性,可能是家庭主婦,或處於退休、半退休的狀態,而她們的孩子多半還在國高中階段,因此很難超時工作。「如果能夠讓她們有一份彈性工時的工作,對這些媽媽來說是很有吸引力的。」

於是洪莉茜籌組離職女力,讓她們於閒暇時刻可以接案照顧長輩、賺取經濟收入,並重新找回自我價值感。

職務再設計,開發「黃金三環」照顧模式

在到咖手平台中,洪莉茜參考了荷蘭居家護理機構 Buurtzorg 的社區照護模式和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的 All in One 照顧服務,開發了一種創新的「黃金三環」照顧模式。(同場加映:他46歲才創業,卻用社區照護模式翻轉荷蘭居家護理產業!「我們什麼都沒做,只是讓專業的人自己來」

「黃金三環」照顧小組中包含了治療師、照顧服務員及生活老師 3 種角色。治療師如同扮演後勤部隊,由「師字輩」的醫療人員替長輩開課表、規劃指導建議,當中成員包括職能治療師、物療治療師、語言治療師與護士;照顧服務員和生活老師則為第一線的服務提供者,可將長輩情形立即回報給治療師做評估。

洪莉茜解釋道,由治療師及照顧服務員等具醫療背景的人士,提供生活老師更專業的資訊,這樣的模式是職務再設計,可以讓三者「專業有靠」,壓力不會僅落於任一方身上。

加入到咖手的治療師與照顧服務員,多半為洪莉茜於創業初期,參加無數場研討會、講座時累積而來的人脈,因認同到咖手理念而加入這份事業;而第一批生活老師則是在洪莉茜舉辦「關懷陪伴培力營」時尋得,後續則靠現有成員以口碑傳播,拉攏有志一同的夥伴。

到咖手平台的「生活老師」,約為 40 多歲的離職女性,這群媽媽大部分沒有醫療或照顧背景,但卻有各自擅長的領域,例如曾是音樂老師、美術老師、園藝大師,或是燒得一手好菜的家庭主婦。

洪莉茜表示:「我們會借重生活老師本身的生活經驗,因為我們不可能憑空就來到這個年齡,一定有原生家庭或夫家的歷練。」

在到咖手中貢獻所長的媽媽們,主要提供生活化的照顧服務。舉例來說,有位媽媽是名綠手指,她時常陪伴一位失智奶奶,一起將家裡陽台上種滿植栽,帶著她親手翻土、播種、澆水,並賦予奶奶定期幫植物澆水的任務,讓她的生活更有目標。

生活老師獲取報酬的方式是以時薪計價,一次服務皆為 2 小時起跳。除了物質上的收穫之外,生活老師的專業能力與心理層面,也能因服務他人而獲得提升。

洪莉茜表示:「長輩覺得(服務)好玩,阿姨、大姐(生活老師)們也覺得很有意義,她們就更願意貢獻自己的時間。」

若生活老師有進修意願,洪莉茜也會安排需自費的進修課程,例如芳療、腹式按摩、藝術輔療等知識。不僅如此,照顧服務員和生活老師之間也還能互相交流,甚至因個人情況更換角色。

洪莉茜表示:「照顧服務員在台灣的年齡很多超過 55 歲,若有一天因為體力不好而流失立場,不是很可惜嗎?所以我們提供彈性,讓他能轉作生活老師;同樣地,當生活老師進到照顧產業,如果越做越有興趣,也可以再去上照顧服務員的培訓課程,所以這兩邊是可以互相交流的。」

此外,洪莉茜招募生活老師時,還會特別著重溝通兩大面向,以確保她們不僅是單純奉獻,還能保有工作與生活之間的平衡。

第一為服務奉獻和自身家庭要平衡。洪莉茜表示,到咖手訴求的是讓離職女性能活用自己的彈性時間,切記不可一心一意為他人服務,而忘卻自身家庭的需求。

第二為重視自己。洪莉茜解釋道:「很多女性前半生為了學業、工作、及成家後的家庭奉獻,都忘了自己的存在。」於是到咖手以社群力量,凝聚了一群夥伴,彼此互相學習、互相支持。

「我們經營這樣的『初老群』,希望透過走進別人的家庭後,再反思自己對生命未來的想像。」

到咖手的這群女性,在幫助長輩重新覓得生活熱情的同時,也替自己的生活增添了幾分精采。

多才多藝的生活老師,幫助長輩恢復光采

生活老師的服務包括 3 個目標,分別為幫助長輩「吃得下」、「排得順」及「走得出去」。

「吃得下」是指生活老師會觀察長輩的吞嚥能力與咀嚼能力,料理出符合營養學,且容易食用的軟質或流質食物。

「排得順」則是當長輩有便秘情形時,生活老師會以芳療或腹式按摩等方式,協助長輩排便通暢。

「走得出去」指的是生活老師會藉由設計體適能、歌唱舞蹈、認知遊戲等活動,帶領長輩維持一定的體力與腦力。

舉例而言,有一位曾跌倒中風的奶奶,生病後家裡請了外籍看護,因此她幾乎不再需要做家事。這樣的狀況使奶奶認為自己不再被需要,反倒變得憂鬱、不太講話,最後甚至僅能回答好或不好等簡單詞彙。

洪莉茜透過家屬了解奶奶的情形後,便指派一位爵士鋼琴老師及一位舞蹈老師至奶奶家中。

爵士鋼琴老師從教奶奶發音開始,幫助她逐漸發聲,接著得知奶奶過去喜愛唱的歌曲,像是白牡丹、青蚵仔嫂等曲目,於是製作了字體放大的歌本,以鋼琴替奶奶伴奏、陪她一起唱歌,順利使奶奶溝通更加流暢;舞蹈老師則將治療師規劃的復健動作,融入白牡丹歌曲中,並創造獨特的舞步,使奶奶復健時不感到枯燥。

洪莉茜表示,人們對於照顧的既定印象,多半止於替長輩擦澡、拍背等生理層面的服務,而到咖手的生活老師則試圖欲兼顧長輩的生理與心理層面,令他們活躍老化。(同場加映:咖啡廳是給年輕人去的?和諧咖啡店為銀髮族找回生活熱情與快樂

洪莉茜強調:「我們不想取代外籍勞工,也不想被貼上看護的標籤。我們希望用最平易近人的、生活化的方式,來讓長輩獲得更多的精采。」

基礎穩扎穩打,3 年後拓點至 6 都

到咖手目前主要的收入來源,來自派案平台的媒合費用,以及提供給生活老師進修的培訓課程,課程也開放給一般民眾參加。到咖手曾於 2016 年舉辦 5 個梯次的關懷培力陪伴營,並在 2017 年舉辦了 8 場小型的進階訓練課程。

目前雙北地區共有 60 位照顧夥伴,3 年來累計服務過 100 個家庭,當中有 66 個家庭轉為常態服務。到咖手則於去年開始獲得較穩定的營收,已達到損益兩平。

談及創業初期面臨沒資金、沒人力的艱苦時期,洪莉茜表示:「很多新創最難熬的地方,在於到底是要燒錢、快速找到自己的營運模式?還是溫水煮青蛙、找到 Product Market Fit(符合市場需求的產品)之後才擴充人力?」

本身沒有銀髮背景的她,決定穩扎穩打,參加大大小小的研討會、聚會等,累積知識與人脈,熬了 2 年才逐步邁入軌道。

洪莉茜表示,創業家初期經營事業時,特別需要前輩指點迷津,當初申請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便是希望透過 iLab 的輔導機制,在自己面臨誤區時,有人能夠給予提醒及幫助。

她笑談道:「創業就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該痛的時候就是要痛一下。可是痛完有個像家一樣的地方幫你『秀秀』,還蠻不錯的。」而社企流 iLab,就是她口中「創業者的家」。

未來洪莉茜盼望將到咖手的模式,拓展到全台各地。「我們目前有小型照護事務所的拓點計畫,會儲備 6 位所長,在 6 個月培訓之後可以遍地開花。」洪莉茜目標於今年確立拓點的制度與流程,預計於 3 年後在 6 都皆能看見到咖手的團隊。

洪莉茜表示:「我們認為照顧服務沒有那麼硬梆梆,也沒有那麼悲苦愁情。」到咖手以創新的服務媒合模式,使離職女性重拾工作的成就感、讓長輩獲得更完善的照顧服務、也減輕服務提供者的負擔,達到三贏局面,替社區照護帶來新氣象。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養小孩需要一個村子的力量:「小村子」組團互助,為媽媽打造喘息空間
>>「在宅醫療是『支援生活』的醫療」他把社區茶屋兼作診所,讓長者看診兼聊天、說自己的故事
>>「老人最想要的,是留在自己的家」全球四大案例帶你認識居家照護趨勢 讓長者在家幸福終老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