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不只活更久,還要「活更好」—台灣銀髮產業需要更完備、友善的生態圈

文:蔡業中

「如果醫生宣布你只剩下3個月的壽命,你會想將可領取的保險金花在更積極的治療上,還是想用來把握最後的人生,和所愛的人一起環遊世界?」

看著在史丹福銀髮設計競賽亞洲區決賽會場內,為數不少舉手選擇環遊世界的與會者,發表專題演說的香港尊賢會創辦人張瑞霖語重心長地表示:「可惜我們的保險制度,或是說我們整個銀髮體系的設計,沒有真正貼近到我們的需求。」

不只活更久,還要活更好

以「銀髮服務的社會創新」(Social Innovation for Our Elderly Service )做為演講題目的張瑞霖,引述了Michael Kane的名言:

「有太多殘酷是打著保障安全的名義而被造就出來的。」(So much cruelty has been done in the name of safety.)長輩需要的是能夠自理生活的自主性,是活著的目的與意義。 

問題是人類社會未曾有過因應高齡人口比例超過30%的經驗,如果要妥善迎接那一天的到來,對於銀髮族的關注就不該再只是壽命的延長,銀髮生活的品質也必須提升。就好比日本夢之湖安養村,甚至發行了村內的通用貨幣,讓長者維持一種不脫節的生活體驗,而非事事被動地接受照顧。

如何促進銀髮創新

除了探討目前銀髮體系的設計缺失,現場也針對「如何打造銀髮創新生態圈」這個主題,邀請競賽的評審互相激盪想法。張瑞霖點出影響生態圈的主要因素包括資金來源、監管系統、市場機制、與公共政策。活水社企投資開發公司的陳一強總經理進而表示:「銀髮產業是一個需要耐心的產業,因此應該提供誘因,這包括有形的賦稅優惠,以及透過自律及他律所建立的無形信任。」

有充足的創業能量,才能帶動生態圈的推展。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林依瑩執行長認為銀髮領域不缺創業機會,例如不少長輩因為弘道的不老活動限制1人只能參加1次而向隅,這一塊尚待滿足的需求便可以透過創業來填補。

不過法律也應當更加完備,才能讓創業者有所依據。全聯福利中心林子文協理對於法規如何影響友善銀髮環境的營造,也是心有戚戚焉:「全聯若想在賣場改建出無障礙空間,依法必須先取得該棟建物所有住戶的同意,門檻很高。」

產學合作同樣是生態圈創新不可或缺的一環。同時負責智齡聯盟的台灣大學土木系康仕仲教授相信,教育界為銀髮生態圈儲備人力資源的方向,應該是努力培養跨領域的T型人才。仁濟安老所陳維萍所長更期許學界應該將研究商品化,而不只是用來申請專利而已。

匯集各方聲音的史丹福銀髮設計競賽,正扮演了帶動銀髮創新生態圈的重要因子,激發參賽者創意的同時,也為整個銀髮未來注入更多可能性。

圖片來源


延伸閱讀
>> 將自己視作長者的那一刻,才是真正銀髮設計的開始
>> 史丹福銀髮設計競賽 台灣三團隊入圍亞洲優勝隊伍

核稿編輯:金靖恩

將自己視作長者的那一刻,才是真正銀髮設計的開始

2015.12.01

文:蔡業中

史丹福長壽中心的行動部門主任(Director, Mobility Division)Ken Smith,特地來到台灣擔任本次史丹福銀髮設計競賽亞洲區決賽的評審,而競賽當天他更以「為老化階段而設計:從個人著眼以提升長壽者的快樂」(Design for Aging Phase:The Individual Optimizing Longevity with Happiness )為題,與參賽者及在場觀眾分享銀髮設計的精要心法。

銀髮海嘯  重要性不輸氣候變遷

為了這趟台灣行,Ken認真做足功課,他發現台灣的人口平均壽命在1926年是41 歲 , 到2011年成長為79歲,在85年間足足成長了一倍。這種短時間內發生在很多地區的「壽命大躍進」,是人類演化史上很特殊的現象,但是社會的文化、制度、觀念的演化卻沒有跟上腳步。Ken表示:「這是個嚴重性足以與氣候變遷相比擬的議題。」

相對於前兩屆以具象的「心智損傷」(如失智症)與「行動力」當作競賽的主軸,為什麼本屆改從長者的「快樂」感受切入?這是銀髮設計的新趨勢嗎?

審視大眾的關注焦點,在2009年之前,老化議題似乎還是個需要用人口金字塔喚起相關意識的議題。Ken曾經詢問過一位紐約時報記者,為什麼媒體不放更多注意力到銀髮議題上,他聽到的回應是:「這的確是長期趨勢,但所謂趨勢就是不急迫,不是下標題的好材料。」然而到了6年後的2015年,長壽與老化議題已攻佔了歐美各大媒體的頭版,這個現象正好呼應了工業化與資訊化的時代分水嶺。

為長者的快樂而設計

在工業化的20世紀,講究標準化、一致性的大量生產思維,傾向將銀髮族視為一個同質的類別,但這已不適用於講究個人化、客製化的資訊時代。Ken進一步分析獲得天使投資人資助的銀髮新創事業,發現大部分仍是從照顧者,而非被照顧者的角度去挖掘需求,例如從遠端更新家人對長者行動或病人狀況的掌握。

對於這個現象,Ken引述了一句令人深刻省思的話:

「對於我們所愛的人,我們希望的是安全;對於我們自己,我們希望的是自主性。」只有當設計者把自己視為長者,去思考如何為身為長者的自己營造快樂,銀髮設計才算進入資訊化時代。

根據調研的結果,長者認為快樂應該是人生有目標、參與所愛的人的生活、保持活動力、以及維持以往的生活方式,如日常購物和打打撲克牌都算。在美國,長輩的上網人口成長速度很快,顯示銀髮族只要瞭解了科技的好處,例如有助於與家人保持聯繫,是不會害怕接受新事物的。透過科技整合,長者也有了重新貢獻社會的機會。

期勉參賽團隊為長者帶來快樂的Ken,也分享了自己生活中的快樂。曾在矽谷英特爾任職多年的他,2013年轉職到史丹福中心後,找到了更多人生意義。他說:「看到為銀髮領域投注這麼多心力的人集結成一個強壯的社群,讓設計競賽日成為我在史丹佛中心最快樂的日子。


延伸閱讀
>> 史丹福銀髮設計競賽 台灣三團隊入圍亞洲優勝隊伍
>> 「希望有一天當設計師提到高齡人士,可以不再用『他們』,而是用『我們』」
>> 「老人最想要的,是留在自己的家」全球四大案例帶你認識居家照護趨勢 讓長者在家幸福終老
>> 不只活更久,還要「活更好」—台灣銀髮產業需要更完備、友善的生態圈 

核稿編輯:金靖恩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