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享受吧!只有自行車的道路:柏林的單車版高速公路,讓你安心在市區「飆腳踏車」

編譯:郭潔鈴

20年前,德國首都柏林的人行道路系統被選為全歐洲最適合騎腳踏車的地方,但是要維持「對單車友善」的都市名聲並非易事。

近年來,柏林的自行車道與阿姆斯特丹或哥本哈根的車道相比已跟不上時代,因為車道太過狹窄,且車道與行人及車輛之間的區隔不佳。幸好柏林的立委正苦心制定出新的計畫,使一切有了轉機。(同場加映:世界第一條太陽能自行車道,發電量足以環繞世界兩圈半)

這項計畫的核心為13條單車高速公路,其中2條路線將於2017年底開始建造。既然稱之為「高速公路」,就不會與一般的腳踏車道相同。這些道路將完全與車輛隔離,柏林的單車騎士長途交通時不會被打斷,能快速且安全地進出市中心。

道路不僅需寬敞 還要又快又安全

坦白來說,這個城市對單車騎士來說並不完全是個糟糕的地方。柏林現有的寬敞人行道,讓許多主要幹道的兩旁有足夠的空間各設置一條單向自行車道,且行人不會過於擁擠。

然而有時單車騎士仍會被推向未分隔的交通道路,不僅危險,騎士可能因顛簸的道路而身體酸痛。寬敞道路在二十世紀初可能被視為典範,但柏林知道它可以做得更好。

新的單車高速公路應和設計給機車的道路一樣嚴謹與寬敞。新高速公路必須至少5公里長,每公里只需花少於30秒的時間在十字路口等待紅綠燈。為了能安全地超車,高速公路必須至少4公尺寬,若為單向道則至少需要3公尺寬。

以上的規範能讓自行車騎士在騎車時更安全且更快速,但柏林必須面對每個想改善單車道路的城市都需面臨的問題:這些道路該設置在哪裡?

熱情的單車權益倡導者可以很輕易地說車輛應讓出空間給單車,但這個具爭議性的過程可能會造成紛爭,最後減緩了改善的速度。(同場加映:不想騎腳踏車時緊鄰車陣?紐約、巴黎擬建更多單車專用道,把路權還給騎士

柏林歷史特殊性 解決單車道土地難題

柏林對爭議性問題有比其他城市更簡單的答案。這個曾經歷轟炸、分裂、再統一的城市開放了一些能穿梭於城內外的、如縫隙般的空間。

首先,柏林有一些不再使用的鐵路,二戰後西柏林的交通不再需要連接位於柏林西南方的城市波茨坦(Potsdam)、或是現今屬於波蘭領土的什切青(Szczecin),也不再需要東往柏林的鐵路,因為火車的終點站在東柏林的領土之外。這些廢棄鐵路變成林蔭大道,從城市近郊延伸至市中心,而讓這些道路再被利用時,不應摧毀它們的綠化特色。

此外,都市的高架地鐵下也有空間,根據CityLab去年的報導,若這條路被改建合宜,能變成絕佳的單車雙向道,就在城市最繁忙的道路底下。

然而沒有一條道路的改建毫無阻礙。高架地鐵底下雖有空間,但有可能被建成停車場,且每個地鐵站皆有讓乘客上月台的樓梯,會阻擋單車道的交通,根據CityLab讀者的留言,單車騎士也會害怕撞到出地鐵站的乘客。

讓騎士每公里只有少於30秒的等待時間也是個挑戰。同時也有公民團體希望廢棄鐵道能重新提供火車服務。

儘管如此,柏林的單車計畫仍得到民眾的普遍支持,去年有個連署活動,希望全市能以公民投票決定是否該為單車增加更多經費,而這項活動得到10萬份連署,公民投票確定此計畫被排進未來的議程中。而這個單車高速公路的概念之所以能得到不同團體的支持,一部份原因是它留給車輛足夠的獨立空間。

未來柏林的單車騎士能持續關注,這項嶄新快速的單車道計畫將在何時、如何實現。

核稿編輯:林冠吟

參考資料
Berlin Plans a New Network of Bike Superhighways

延伸閱讀
>> 中國共享單車模式起飛?單車數量倍增,管理難題成企業隱憂
>> 挪威首都的無車計畫:補助市民25%的「電動自行車」費用,盼有效改善空污
>> 當我們還在抱怨塞車,歐洲已經開始「無車革命」 打造綠色交通

「川普輸給了企業社會責任」:穆斯林禁令使社會倒退,卻激起企業CSR的大躍進

2017.03.09

編譯:黃思敏

近10多年以來,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以下簡稱CSR)逐漸受到主流消費者的重視。然而犧牲利潤,曾是站在前線帶動這波趨勢的企業,必需付出的代價。時至今日,我們見證CSR領袖們屢屢在商業與社會環境之間,優雅、高明地創造出雙贏局面。

自今年1月底,美國總統川普宣佈暫停7國穆斯林公民入境的行政命令。這項行政命令攸關企業最重要的人力資產,因而激起了新一波革命性的CSR演進。

抗議川普禁令的民眾高舉海報。

大部分的公司都強調自身的企業文化使人成長、工作環境友善正向。然而,當政府威脅要阻撓特定員工正常工作,CSR頓時成了焦點,同時被賦予新的意義。許多公司不得不採取緊急的行動,為的不僅是社會利益,更是為了企業自身的利益。

科技產業站上了這新一波企業運動的前線,包含Google、Lyft和數百家企業,迅速的表態反對美國這項本質為宗教歧視,更直接深遠地影響商業運作的政策 。(同場加映:這款澳洲手遊將玩家設計成「受害者」,真實感受種族歧視帶來的傷害

在過去,CSR是為了幫助企業以外的人事物而產生;然而這次,企業卻是被迫主動回應這項突如其來的政策。若企業選擇隔岸觀火,那麼他們很可能會因失去最有價值的員工,而損失慘重。

若你在1月底上網搜尋大企業聲援難民的相關行動,其中TripAdvisor是最容易浮上檯面的企業之一,其承諾每年捐出上百萬元,以支援全球各地的重災區。

我們看到上百家企業CEO在一夜之間,為基本人權挺身而出、反對宗教歧視,並且集體要求政府撤回該項行政命令。一直以來身為「自覺資本主義(conscious capitalism,註一)」領頭羊的星巴克,目前也承諾將僱用1萬民難民員工。

https://www.flickr.com/photos/130000572@N03/16311586215/in/photolist-qRp9i6-CGnw

不久前,多數的企業領導人都選擇與公共政策保持距離,以示中立,避免得罪與企業持相反意見的消費者。雖然川普的行政命令造成了許多負面效應,但是看到科技產業的巨頭紛紛化身為難民忠實的擁護者,仍是值得欣慰的。

當美國的企業極有可能失去其最有價值的員工,CSR和政治運動間分明的界線瞬間模糊,使國家首要的企業主在政治議題上,遠比以往更活躍。

然而在這歷史性的敏感時刻,與這波CSR新趨勢逆行的企業將付出代價。以Uber為例,當紐約計程車司機聯合會於1月28日在甘迺迪機場停運,以行動抗議川普禁令時,Uber卻在該區照常運作,因此引發了用戶「刪除Uber(#DeleteUber)」的運動。

社群媒體掀起了一波刪除Uber的風潮。

美國總統川普明顯輸給了CSR,他的行政命令也無心插柳地造就了美國史上,也許是業界領袖最大規模、聲浪最大的一次反動,更催生了企業責任邁向新紀元。(同場加映:「想要在宇宙中留下刻痕,就要改變世界!」B型企業 在亞洲打造良善經濟

傳統CSR計畫多半侷限於幫助社會上的弱勢族群,然而新一代的CSR則是更進一步地支持使公司得以成功的那些幕後推手。

也許我們要感謝川普總統,喚醒了沈睡中企業巨頭,而CSR也將進入歷史新頁。

註一:自覺資本主義(conscious capitalism)主張企業經營不應以獲利為唯一目的,應考量顧客、員工、供應商、投資人,乃至社會、自然環境等各方利害關係人的利益。(來源:哈佛商業評論

核稿編輯:陳怡臻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跨性別者也有權利在寺內禱告」這個組織不畏壓迫,創立巴基斯坦首座友善「LGBT」的清真寺
>>「B型企業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共好才能走得遠
>> 成為「亞洲矽谷」之前,台灣科技業不妨先效法Google、蘋果、微軟三巨頭,點亮身心障礙議題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