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告別12夜悲歌:公立收容所啟動「零撲殺」,用「多元認養」為流浪犬貓找新家

2017.02.2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廖靜蕙 (2017年2月7日)

即便民間對相關配套不足仍有疑慮,「零撲殺」時代仍隨著法令生效而到來;《動物保護法》修法如期於2月6日生效,全國公立動物收容所全面停止人道撲殺,盼告別《12夜》悲歌。而台灣社會要共同承擔的責任才剛開始,幾個縣市動保治理經驗指出,惟有源頭管理杜絕你我不當棄養或不負責任地放任寵物繁衍,才能達到零撲殺背後尊重生命、友善動物的理想社會。

人道撲殺殺不盡 源頭管理、尊重生命共體零撲殺任務

農委會表示,過去採以人道撲殺,最高曾年撲殺10萬隻浪犬街貓;近10年隨著國人動保意識抬頭,以及努力下,公立動物收容所認領養率由13.45%提高至74.86%;收容動物撲殺率由74.57%降至12.38%。

「零(人道)撲殺」是指停止正常動物的安樂死。但是依據《動物保護法》12條規定,目前收容動物若經獸醫師檢出患有法定傳染病、重病無法治癒、嚴重影響環境衛生之動物,基於減少動物痛苦,仍可安樂死。

農委會畜牧處處長李春進表示,過去法令對於公立收容所內收容的無主犬貓,經公告7日後無人認養,就可以施予人道撲殺,後來修法為12天(動保團體稱為「十二夜條款」);即便如此,一些縣市政府只要收容空間足夠,仍會盡量讓收容犬貓延長存活日數。前(2015)年正式修法移除這條規定,只保留經獸醫師專業判斷所執行的安樂死。

李春進說,過去社會大眾的觀念裡,視犬貓為動物,忽略牠們跟人類一樣是生命體;隨著時代演進,越來越尊重生命,在此前提下零撲殺成為主流觀念,法令也跟著修訂。

他強調這項立法所重視的生命價值,若將動物視為是自己的財產,就任由個人處置,但視為生命時,就需國家規範,不再任由飼主或人類隨意處置;因此,即使是對自己養的犬貓虐待致死,國家法令仍要介入。

「藉著犬貓學習未來如何與人相處,我認為這是最重要的。」李春進說,現代社會視犬貓為伴侶,甚至一些家庭更視為「毛小孩」,成為家中的一份子。他自己也養兩隻狗一隻貓,其中一隻狗是領養的,貓則是從外來撿回來的。

台灣社會存在多元價值,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犬貓進入生活領域,李春進則提出較正面建言,「站在生命教育的立場來看,學習與犬貓互動,是人與人相處的練習曲,有其意義與價值,雖無法改變犬貓觀感,但至少能基於尊重,支持這項法令。」

分攤收容重責 動保團體籲公民參與

動保團體對於這項政策又有何提醒與期許呢?農委會昨(6日)記者會上,關懷生命協會執行長何宗勳表示,「零撲殺」之後,收容所「動物福利」、「源頭減量」將成為重點,單靠政府力量是不夠的,期許政府應有更多元配套計劃,讓更多有愛心的志工投入。「期待台灣尊重生命、愛護動物成為台灣人共同核心價值,全球典範,公立動物收容所成為毛小孩幸福的家。」

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提出「絕不棄養自家的寵物」、「支持流浪動物絕育、不任意通報捕捉」、「放養犬結紮」、「參加收容所志工」等4項呼籲。

動物防虐協會專員邱于軒表示,零撲殺不代表可任意將動物丟到收容所,收容所爆滿對犬貓是更可怕的煉獄。「絕育」及「不棄養」才是最有效的方式,而非不斷擴張或新建收容所;尤其是放養犬,只有絕育才能杜絕不斷地繁殖;已經絕育且性情溫和的流浪犬隻,請民眾多包容,讓牠們原地終老。

他邀請大眾多參與動保志工行列,進入收容所幫忙,無論是遛狗、送養、洗澡,都能提升動物的送養率跟生活品質,也能減緩收容所人員壓力,以此共同支持這項政策。

零撲殺配套措施 提高收容門檻、多元認養

至於各縣市準備得如何呢?台南市動物防疫保護處處長吳名彬表示,台南市於2015年達到零撲殺的目標持續至今,除了源頭管理共同目標外,特色是除了傳統的認養之外,依據台南市都會和鄉村並存的特色,推工作犬──幫流浪犬找頭路,紓解以往不易認養的成犬收容量。

吳名彬說,台南市首推農業相關畜牧場、養殖場及果園的工作犬,包括雞場、豬場、牛場、魚塭、果園,讓大型、兇猛的成犬經過訓練後,媒合到各場域,尤其幾年前幼獾造成狂犬病疫情時,則推到果園、讓打過狂犬病疫苗的犬隻打頭陣,第一時間偵測、阻擋發病幼獾。

他認為,這些獨特創新的作法,讓台南市得以認養率達到7成。犬隻媒合之前會由訓練師先行評估,有些狗比較溫馴,可能適合居家認養;體型大、個性兇猛的犬隻具有遏阻作用,就以看守畜牧場、魚塭為主;經過訓練的犬隻,服從性高、能聽從主人指令,飼主也須來幾次,在訓練師從旁協助下,逐漸熟悉與犬隻互動。

台南市動保處未來也將與工業區結合,推工廠工作犬,或派出所工作犬等,後端認養推廣加上源頭管控,「達到零撲殺沒問題。」

至於媒體報導台南市收容所超收,吳名彬解釋,收容數據雖875隻,其實是包括130隻委外代養、寄養及認養櫥窗之幼犬貓數量,目前台南市善化及灣裡動物之家實際在養量為745隻,且幼犬貓高達4成,以往收容量計算方式皆是以成犬貓計算為主,因此對外公佈可收容量為700隻,並無超量事實

台東縣動物防疫所則以2大作法達標。所長吳子和說明,台東縣以生命教育進行飼主教育外杜絕棄養以及下鄉絕育雙管齊下。由於台東縣只有台東市區有動物醫院,因此防疫所每周有3天到偏鄉,挨家挨戶查訪民眾飼養犬隻,只要有母狗就提供免費絕育、登記,去年絕育量達千隻犬隻,這項政策也深獲民眾支持。

他認為零撲殺政策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任務,而動保業務需持續辦理,光靠公部門的努力是不夠的,必須與民間團體與志工合作,取得互助互信的原則才能做好。

同樣達到零撲殺目標的,還有台中市。台中市動物保護防疫處處長林儒良接受記者電訪時表示,台中市去(2016)年達成零撲殺目標,可歸納為5項作為。

動保防疫處評估對公共安全產生疑慮的犬隻進行「精確捕捉」,降低非必要的收容,在「媒合管理」上採增加及改善收容空間以及多元認養管道達到平衡,以及針對市民提供公犬800元、母犬1400元的「絕育補助」,大量認領的愛心爸媽則更加優惠,並與動保團體合作進入偏鄉定點提供免費植晶片、施打狂犬疫苗以及絕育的服務。

另外,加強義務教育階段的「生命教育」,包括飼主責任,源頭則加強寵物登記,並「嚴懲棄養」行為。目前只能粗略計算9成犬隻達到寵物登記,不過林儒良認為,缺乏精確的母數,這項數據或有誤差。

具指標性的雙北市皆宣稱達到「零撲殺」,並於零撲殺日啟動之際發布新聞稿說明政策推動情形,整理重點如下。

新北市:唯有所有市民都能學習並養成正確飼養動物態度,流浪動物整體問題才能獲致解決

新北市以12項配套措施達成零撲殺的目標。農業局長李玟表示,新北市概估流浪貓狗約1萬5,000隻,為降低進入動物之家的數量、全面性推廣結紮及預防注射,加強流浪犬貓居住及醫療品質。

配套措施中,首重「源頭管控、強化飼主責任」、「全面提高收容所品質」、「推動動物之家公園化」「全面提高收容所品質」、「犬隻特色訓練」及「毛寶貝幸福轉運站」;「毛寶貝三級醫療網」則提供流浪犬貓醫療後盾,讓在外的流浪犬貓獲得醫療服務。

動保處自2012年起即開始推廣校園學童及社區民眾動保生命教育,至今每年有約120場次2萬8,000多人接受教育。政策公告兩年來,新北市8處動物之家收容數降低至8,433隻,透過行為矯正將流浪犬貓培訓成伴讀犬、老人陪伴犬及校犬,認領養數於去年達7,954隻。

動保處也與民間寵物店及團體合作,推動44間認養小站、認養1,075隻毛寶貝,另外也推動流浪犬貓執行TNVR(捕捉、結紮、疫苗注射及原地回置),配合「新食器時代」方案及乾淨餵食推廣。

「唯有所有市民都能學習並養成正確飼養動物態度,流浪動物整體問題才能獲致解決。」李玟宣示,新北市動保政策下一步將為「全面零棄養」,致力打造友善動物的幸福城市。

台北市:零撲殺看似危機,卻是整個社會邁入友善動物時代的改革契機

台北市動物保護處為有效降低犬貓入所數量,避免收容過量降低動物收容品質,從源頭管理4大面向多管齊下,包括:

  1. 飼主教育:開辦「台北市貓犬學校」、「狗狗行為訓練教育講座」、「動物平權教育兒童、教師及社區民眾培力計畫」等生命教育課程。
     
  2. 寵物登記:推行「台北市動物之家認養犬貓全面寵物登記」、「寵物登記免徵規費優惠措施」等服務;實施「惡意棄養重罰,終身不得飼養犬隻」、「犬貓三合一稽查」等強制作為。
     
  3. 犬貓絕育回置計畫:新創「街犬絕育防疫TNVR計畫」、「街貓友善照護行動方案(TCCP)」、「精確捕捉有問題的流浪動物」、「公共服務犬合作計畫」等措施。
     
  4. 收容認養收支平衡:動物之家認領養工作推行「台北市補助民間認養照護收容犬貓要點」、「台北市幸福犬貓VIP計畫」等多項計畫,及開辦「台北市幸福轉運站犬貓認養小舖」、「建國假日花市愛心犬貓認養」等多元認養管道。2013年至今,已協助1萬5千隻毛小孩找到幸福的歸宿。

台北市動保處表示,「零撲殺」政策在外界看來像是危機,但實際上卻是動物收容所以至於整個社會動物保護進入友善動物時代的改革契機,「懇請市民及社會各界一起伸出雙手,共同打造動物保護新時代,讓台北市成為一個終養不棄養的友善動物城市。」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標題:公立收容所「零撲殺」啟動 杜絕棄養與不當繁衍 需全民共同承擔

延伸閱讀
>>「不是把鴿子趕盡殺絕,而是請他們搬家」博威鳥控用生態知識和管理工具,讓人類與野鴿和平共處
>> 草地學院貓奴大直擊:創業是浪漫的想像,現實才是挑戰的開始!
>> 把握救災黃金72小時:台科大學生研發「搜救犬項圈」,三點定位加快救援速度

共享經濟風行多年,政府思維與制度跟上了嗎?從近期歐盟研究報告,看歐洲協同經濟的一課

2017.02.23

圖、文:張立健

互聯網加社交媒體普及,移動通訊設備日新月異,新時代已經開始,經濟從此不一樣。

近年高舉「我的就是你的」(what is mine is yours)的分享型消費,坐上互聯網創業的高鐵列車,如協奏曲般一呼百應。

當共享已成為經濟新常態,許多挑戰亦一一浮現。例如Airbnb曾經在新加坡停業、在各國仍有違法之嫌,CouchSurfing的用戶和提供者涉風化案,Uber在亞歐各地屢見抵制和抗議,Kickstarter 的製成品間或不符投資者預期,網民和監管機構對P2P網路金融反應不一。

除了禁止和聲討之外,此時此刻的各地政府躊躇未決,正在等待改革的契機。到底共享經濟經營者是否該擁有法定地位?當「消費者」與「提供者」角色不清,應如何執行勞動法規?如何保護消費者權益?這股經濟新動力會墜入「一放就亂,一管就死」的管治陷阱嗎?

歐洲聯盟2016年發表一份題為「協同經濟的歐洲議程」(An European Agenda for the Collaborative Economy) 的研究報告,梳理出共享經濟的特徵及因應的政策建議,點亮了改革的第一哩路。這預示未來歐洲的立法尺度和監管範圍,將決定共享經濟在當地的走向,影響乃至海內外公私機構的決策。

重新定義「協同經濟」

歐盟的報告指出,「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點對點經濟」 (peer-to-peer economy)或「需求經濟」(demand economy)等,這些概念目前都含混不清。

歐盟表示,「協同經濟」(collaborative economy) 是更廣泛的概念,包含一切和對等協作者(peers)交易的商業模式,它可以是營利或非營利的交易,主要由協同平台促進的即時產品或服務的開放市場。

「協同經濟平台」(collaborative economy platforms) 則是協同經濟的基石。它是讓人們交易的網上工具,其中的交易服務多數不會涉及所有權的轉換。

舉例而言,來自美國的Taskrabbit,就以網站平台媒合自由勞動者與居家用戶,為用戶解決家居雜務,而來自法國的Blablacar,則類似Uber,以APP媒合乘客與長途車空位,提供共乘服務。這種平台本身並不直接服務或售貨,只提供用戶和提供者的媒合與連繫,就屬於協同經濟平台。

繼續用交響樂來比喻的話,「協同經濟平台」就是舞台,「協同經濟參與者」就是手持不同樂器的樂師,一起合作演奏以「共享」為主調的交響樂。

這種新型經濟活動雖小,但崛起迅速、未可限量。其應運而生的企業涵蓋許多領域,佔歐洲市場分額最高的是租房、客運、家政、技術和金融服務。它的特點有二:從擁有到分享(from owning to sharing);由「產消合一者」 (the 'prosumer') 帶領。

從擁有到分享:現存法規已不適用

協同經濟的第一個主要特徵,就是共享貨品及服務。一般的經營模式都會轉換貨品的擁有權,協同經濟則以租賃或借用為主。透過對等網絡平台 (P2P platform)或企業,獲取共乘、共住或共享特定的財貨及服務,可說是告別崇尚「擁有」的消費時代。

但問題來了,現存法律條文僅適用於單一所有權的交易行為,協同經濟揭示了制度暫時無法回應的漏洞。當共乘的車子發生交通意外,誰承擔責任?房子在房貸期間可以出租、或未經房東同意分租出去嗎?顯然在共享經濟趨勢下,某些法規需重審及訂正,亦需鼓勵商界重定抵押或保險等等的條款。

產消合一:僱員制度的終結?

協同經濟的第二個主要特徵,就是產消合一。當消費者同時也提供產品,提供者亦間或消費,模糊了製造商與消費者的身份,亦打破了個人與企業的譜與線。

假若每個人都可以在平等公開的網絡平台上,找到一份業餘兼差,這將釋放及善用大量閒置的人力和物資。紐約大學商學院 Arun Sundararajan 教授更預言未來會是「僱員制度的終結」(the end of employment),因為個人與個人、個人與企業之間的工作關係,在共享型經濟下將會徹底改變。

歐盟的平衡政策方向:一放一收

由於協同經濟的多元性,歐盟建議不應以「一刀切」的管理辦法,來回應自網上平台到勞動市場的轉變。他們打算一手寬一手緊,既不過度保護現有經營者,亦不會妄顧「協同經濟」的成果。

放寬的是,歐盟鼓勵成員國用現行市場監督制度,以保留協同經濟的活力。例如針對空間共享,歐盟不傾向對短期房屋租賃要求官方授權。對於近年來爭議較大的共乘服務,歐盟則認為應建議審查交通車輛,但放寬租賃車市場的准入制度。此外,歐盟也正尋求成員國的共識,創立對網絡經濟活動統一的稅政,既方便經營又免於行政失效,目前正探討只徵收增值稅(Value-Added Tax)的可行性。

另一方面,歐盟也鼓勵協同經濟的自理機制。除了傳統的「企業對消費者」(bussines-to-consumer)的雙向關係外,協同經濟還包括新型的「消費者對消費者」(consumer-to-consumer)對等關係。由於歐盟暫時沒有具體法律適用於這種新的關係型態,他們鼓勵提高如「品質保證標籤」等線上信任機制(online trust mechanism)的成效,避免消費者因不誠聲明或不公貨款而承受惡果。

收緊的是,歐洲當局將建立門檻區隔專業和業餘經營者,並制定勞動和商業模式的指引。為保障勞工權益,歐盟建議用從屬性(subordination)、勞動性質和報酬為原則,鑑別志工、自僱和僱員3種關係,並依法執行。

此外,這些政策傾向管理協同經濟活動 (activities),而不監管載體(platforms)。也就是說,將來歐盟不會取締那些以互聯網及應用程式為主的交易平台,而是監督平台所媒合的經濟活動,取締荒腔走板的行為,讓「協同經濟平台」和產消合一者能較長遠地合作下去。

如同Alex Stephany 於《共享經濟時代》對政府法規的提議:「適度是最重要的關鍵」。上述歐盟對「協同經濟」一放一收的政策方向,可望避免過度管制或過度放任的後果,也許能為其他國家帶來啟發,制定更彈性的管制政策。

適度地規管並非洪水猛獸,目的是讓政府及商界共同將共享型消費納入正軌,讓協同分擔、同儕互信和網路創業等共享經濟活動得以繼續走下去。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全球共享經濟趨勢:是創新、還是走回原點?
>> 共享取代購買! 倫敦「借物館」開張 家電、登山包百元借回家
>> 服務,可以「庫存」嗎?從共享經濟談起


作者簡介:張立健,歐盟伊拉斯謨計劃全球研究碩士生,香港教育大學教育政策與領導學系研究助理。曾參與於盧森堡的亞歐基金青年領袖高峰會 (ASEFYLS 2015) ,亦曾在維也納學習替代經濟及貨幣夏季課程 (Alternative Economics and Monetary Systems)。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