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空間魔術師: 歐洲打造彈性居住空間,安置難民又能解決住宅短缺問題

編譯:邱子容

在2015年,有成千上萬的難民和移民湧入歐洲。為安置大量人口,許多城市緊急建立了簡易的避難所,像是以老舊的船運貨櫃代替帳篷,作為他們暫時歇息之處。但這些臨時住所多位於都市的邊緣地帶,使難民被孤立於社會之外。

如今,設計師們正致力於施行一個長遠的解方,它不僅能幫助避難者更快適應新生活,還能改善社會長期存在的住所問題。

「這是一個讓我們重新思考現有資源的大好機會,它不只是用來安置避難者,還能服務早已被剝奪公民權的社區。」一位領導 From Border to Home(安置難民的住屋設計比賽)的建築師Marco Steinberg說道。

他認為,藉由觀察難民的居住問題,建築師有機會改善他們的日常建築。

芬蘭公寓的特殊隔牆

芬蘭的難民數量在去年增加了幾十倍,為解決大量人口安置的問題,政府採取「特殊隔牆」的新措施,以租金75折的優待方式,要求公寓居民使用先前安裝好的隔牆,暫時將住所劃分為兩部分(有使用與未使用),如此能增加住宅的彈性使用空間,解決難民的安置問題。

「當我們遇到移民潮的高峰時,我們就該如此應對;而不是在最後一刻,才用高代價、短期的居住方案去建造住所。」Steinberg說道。

隨著家庭視情況變化,譬如說家中有人結婚、生小孩,或是退休,來調整住宅形式的設計,既可以協助歐洲回應未來因政治動亂和氣候變遷而湧入的移民潮,也能幫助首都赫爾辛基更有效地處理現存居住短缺的問題。

如此設計也能幫助難民與芬蘭人建立社會連結,因為室友並非同為難民,而是當地的永久居民;在特別為難民興建的避難所裡,要讓他們學習當地語言和結交當地朋友,是非常困難的。雖然這個想法只是個概念,但建築師已於今年稍早時,向芬蘭政府提出這個概念設計。

德國善用老舊空間  巴黎建造微型住所

此外,有其他住屋設計也聚焦在「社會融合」,以及提供新廉價住宅給社會上的其他族群。例如,在德國的Koblenz市鎮,一棟在大學停車場上方的新住宅,將會提供難民和學生居住;而在Ostfildern市,一棟新節能公寓可以安置難民和街友。(同場加映: 設計師用廢棄棧板打造「救難地板」,讓難民不用再睡在冰冷的地面上

在柏林,一個藝術團隊預計將一棟老舊的政府大樓改造成新家,為難民、藝術家和社會計畫等提供住所,團隊中的其中一員Florian Schmidt表示,如此能同時處理中產階級化的藝術家離開城市,以及大量難民湧入城市的兩大問題。

此外,在巴黎有個即將完工的樣品,將設在一般住宅的後院,作為難民的微型住所。若這個觀念能夠繼續發展,難民能夠接受建築培訓、獲得核可執照,最後將能親手完成它。正因微型住所也是社區的一部分,難民能更快融入當地社會。

「最好的是,每棟建築物都不僅是回答『床』的需求而已,它也是一個達到社區整合的方法。」Steinberg說道

住宅空間彈性利用  兼顧安置與社會融合

為因應大量難民和移民潮,有其他專案也聚焦於如何更明智地使用空間,或使住宅空間更加彈性以轉換成其他的使用方式。(同場加映:給難民更好的家,八種必看的升級版避難屋

例如在芬蘭,很多公共學校和日間照顧機構有翻修和重建的需求,有個團隊提議設計日後能改造成學校的暫時庇護所,由於它們主要位於孩子家長的居住地區,是一個提供難民認識芬蘭人以及當地永久居民的好機會。

另外,在德國,Leibniz University的建築系學生則構思了「Fill the Gap」的概念,在Hannover市中的各處停車場、屋頂、運河中未使用的船、或廢棄的火車站等未充分利用的空間興建住宅。

「從政者傾向認為城市非常擁擠,但事實上城市有大量的閒置空間。」同時身為建築師和Leibniz大學教授的Jörg Friedrich告訴German website,他注意到在停車場中有40%的空間經常是閒置的。

然而,就實際面而言,執行上述新點子將會耗費大量的時間和金錢,甚至需要改變現有的建築法規或區域劃分等相關法規。

此外,對於某些市民來說,新移民的到來仍被視為一個威脅:城市正努力處理住所短缺的問題,也有很多人也在尋找廉價住所,像是已經住在當地10至20年的移民。

「為難民興建廉價住所,將會製造與長期等待廉價住宅居民之間的緊張關係,因為他們正在對抗緊縮的房市。」德國建築博物館的館長Peter Cachola Schmal表示。若能在城市規劃上採用更具創新的方法,那難民潮將可以為所有市民帶來更好的住所選擇。

核稿編輯:黃培陞、林冠吟

資料來源
How Europe's Influx Of Refugees Is Inspiring Creative, Affordable Housing For Everyone

延伸閱讀
>> 她把難民議題搬到時尚伸展台,設計「帳篷斗篷」 立志幫助世界各地的難民
>> 化廢墟為新居:洛杉磯將老建築改造為新公寓,讓退伍軍人終於有家可歸!
>> 不只皮卡丘,敘利亞也有一群寶貝,你會嘗試尋找他們嗎?

看膩千篇一律的公園設施?設計師與居民一同發想,用廢棄建材打造「台灣在地公園」

新聞整理/魏守芸

2016臺北世界設計之都,台灣都市酵母團隊以及西班牙Basurama團隊共同提出了一項「Re-create Taipei 台北鄰里公園翻轉計畫」,帶領一群由學生和里民組成的熱血志工隊,打造兩個實驗案例─「兒童志氣公園」及「市民秋千實驗基地」。這項計畫不只讓舊水塔、廢棄燈桿等材料重生,更將社區破碎畸零地變特色公園、荒廢空間變身遊樂場!

根據台北市公園處定義,鄰里公園主要以社區居民為服務對象,具有凝聚社區意識的功能,其數量上是最多的,在臺北788座公園中,就有373座鄰里公園。

然而根據中時電子報報導,去年北市公園處以安全為考量,陸續拆除許多公園內的磨石溜滑梯及鞦韆,取而代之的是模組化的塑膠遊樂設施,而變成一座座長得一模一樣的「罐頭公園」。(推薦閱讀:對「罐頭遊具」感到厭倦?紐西蘭傾聽孩子意見,讓他們設計心目中最棒的遊戲場

都市酵母臉書粉絲團計畫介紹影片裡,西班牙Basuramas團隊表示:「台灣的公園千篇一律,且到處充斥著禁止標語或是告訴你該怎麼玩;在安全思考下,越來越單調,缺乏魅力。」

因此,都市酵母負責人周育如在接受聯合報採訪時表示,原本的「兒童志氣公園」旁有托兒所,卻缺乏兒童活動空間,所以團隊決定搜集各種尺寸的二手水塔,切割、重組後,混搭北市公園處提供的廢棄遊具,製作成水塔球池、水塔溜滑梯與水塔隧道等,並且透過觸摸與觀察,開啟兒童感官感受,也為廢棄水塔創造第二生命。

(團隊將二手水塔化身為球池、溜滑梯、隧道。圖片來源:Re-create 臺北鄰里公園翻轉計畫粉專)

另外,以往陰暗狹長的天橋及市民大道底下的破碎空間,很容易淪為城市死角。因此「市民秋千實驗基地」選定場所後,將廢棄的路燈桿設計焊接製成了超大型鞦韆和休息躺椅,並且漆上明顯的亮黃色,賦予平時灰暗的橋下空間一個新的用途,讓市民可以親子一同到橋下的空間遊玩。

(團隊將廢棄的路燈桿設計焊接製成了超大型鞦韆。圖片來源:台北世界設計之都官網)

事實上,根據好房網報導提到,團隊在一開始觀察時,就發現台灣平日除了偶爾會有老人、小孩使用公園設施,其他的族群幾乎不會在日常生活中接觸到公園,也因此「公園」的議題常不被人關注和討論。

所以這兩項實驗計畫可說是實現了「公民參與」的精神,據台北世界設計之都官網文章提到,改造開始前,設計團隊與當地里長、里民與志工夥伴們舉行設計溝通會議,讓居民們能夠認識與相信設計團隊,了解他們對公共領域的需求, 避免設計出不符合居民使用的公園遊具。(同場加映:產品設計如何發揮影響力:注意使用者情境和產品可用性

根據非池中雜誌文章專題企畫提到,前臺北市文化局謝佩霓局長表示當初市民鞦韆實驗基地計畫,便是由鄰里居民決定實驗場所,和設計師一起設計、決定路桿的檸檬黃顏色,為每個路燈燈桿的曲度計算,最後完成從3歲小孩到90歲的老奶奶都可以開開心心一起共樂的場域。

然而,根據聯合電子報報導,實驗計畫中的遊具尚未通過安檢,被質疑隱藏危機,北市公園處長黃立遠表示,因為這是實驗性的,安全性考量目前法規有它的限制在,但遊具設施設計者都有外國遊具設計經驗,「所以目前遊具安全似乎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雖然受到質疑,該項實驗同時獲得許多媒體報導,參與實驗計畫的北市誠安里里長李有福接受公視採訪時讚賞:「該計畫讓我們花最少的錢,創造最多的藝術價值。」

目前,台北鄰里公園翻轉計畫的兩項為期3個月的實驗「兒童志氣公園」、「市民秋千實驗基地」已於10月31日完全撤離現場,並且將實驗計畫用的油罐、球池等認養收購處理。

Re-create 臺北鄰里公園翻轉計畫粉專所述,該計畫針對台灣公園單一化的現象,重新思考公共空間的本質,讓人的參與成為設計的一部份,將一成不變的環境,轉換成不斷啓發創意成長的地方,並且能夠在實驗結束後,將這份精神傳承下去,交由在地民眾或是企業繼續空間活化。(延伸閱讀:這群設計師玩出創意,把公共藝術改造為城市的「發電機」)

核稿編輯:林冠吟、郭潔鈴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 當人人視廢棄物為燙手山芋,這間新創「把垃圾當寶貝」:用設計顛覆你對環保商品的想像
>>「聚焦於永續未來」:2020年東京奧運,日本擬用電子廢棄物打造環保獎牌
>> 澳洲最佳公共遊戲場:「自然風」的都市遊具,讓孩子玩出韌性、健康及創造力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