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來去鄉村住一晚:金針花的故鄉 成為台灣首座有機村

2017.03.0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你聽過富里鄉羅山村嗎?除了當地的六十石山素有金針花的故鄉之稱,及富麗有機米聞名全台之外,羅山村還是台灣第一個有機示範村,並帶動整個富里鄉發展成有機聚落。

文:陳韻竹/圖:食力

休閒農業為台灣近幾年致力於農業轉型的目標,而素有金針花的故鄉、盛產富麗有機米的花蓮縣富里鄉,從2004年起在當地羅山村成立第一個有機示範村,2006年整個富里鄉形成有機樂活聚落,是為台灣有機休閒農業一項重大里程碑。2010年更串連東部地區的有機休閒農業,形成有機休閒樂活廊道。

位於花蓮最南端的羅山村,如何從一個青年大量出走、與世隔絕的小農村,成為台灣有機農業的指標? 

台灣第一個有機示範村誕生

配合推動有機農業計畫,1994年花蓮區農業改良場(以下簡稱花蓮農改場)開始大量投入有機栽培試驗,並於花蓮學田設置東部第一塊有機水稻田。

然而,有機農業時常有受到鄰近農田污染的疑慮,因此花蓮農改場開始尋找具區隔地理空間、獨立水源、適合發展有機農業的區域,2000年將花蓮縣富里鄉羅山村規劃為「有機村」,同時積極取得村民的共識後,於2004年成立「有機推動委員會」,遂此羅山村成為全國第一個有機示範村。

花蓮縣富里鄉位處花東縱谷以南,東部為海岸山脈,西部為中央山脈,擁有高山、平原、瀑布、地熱等豐富的地質景觀,而羅山村位於富里鄉的地理中心,唯一的水源羅山瀑布正好在螺仔溪的上游,為村內帶來純淨天然的灌溉水,為一空間獨立、水源獨立的區域,加上全村可耕地面積超過90%,都是羅山村被花蓮農改場規劃為有機村的原因,並以不破壞生態、注重永續發展的生物多樣性概念來防止農田蟲害。

擴大規模,形成富麗有機樂活聚落

為了擴大有機農業的種植面積,加強居民對有機農業的信心,2006年花蓮農改場將鄰近村落納入輔導範圍,規劃「富麗有機樂活聚落」,取得居民共識後積極協助農民調整耕種方式,並透過產業群聚效應,讓居民彼此交流種植心得與技術,以良性競爭方式提升有機農業發展,至2016年3月,富里鄉獲得有機驗證的農地面積已約有418.92公頃。

此外,為促使有機聚落的發展更全面,花蓮農改場與富里鄉農會合作,推動結合地方特色的有機休閒產業,運用在地食材,推出「從產地到餐桌不超過2公里」的特色餐點,輔導各農場規劃DIY體驗活動,再包裝成套裝行程,對外推廣,並以第三級產業為目標,行銷當地、創造就業機會,也吸引青年人口返鄉。

帶動國內有機休閒農業的風潮

從第一個有機村羅山村的誕生,到成立富麗有機樂活聚落,為有機農業與觀光休閒業的結合做了非常良好的範例,讓國人看見有機農業的另一個可能性。

2010年擴大規模,串連起東部地區的有機休閒農業,形成東部有機休閒樂活廊道,與在地國中小學合作,致力於推動環境教育、食農教育,更規劃未來要推出一條完整的綠色生態旅遊。

多元體驗活動 有機村知名度大增

根據花蓮農改場的資料來看,近幾年觀光人口成長數的部分,雖然尚無明確的統計資料。但以羅山村為例,2003年時搜尋結果僅有55筆,2005年花蓮農改場輔導建立電子有機村入口網站後,網路搜尋結果達206筆,2008年設置有機農業資訊網,網路搜尋結果達1590筆,2013年為4100筆,而截至2106年11月初更高達51300筆,已增加千倍。

目前,富麗有機樂活聚落已發展出許多結合地方特色的體驗行程,各個體驗行程的發展也越來越成熟,例如提供泥火山豆腐試做的大自然體驗農家、在金針花季結束後販售金針花食材的德森有機農場、以金針花與蜜香紅茶聞名的鐵掌櫃、將咖啡與客家擂茶結合的大聖咖啡、種植七彩地瓜並有挖地瓜體驗的地瓜兄弟等等,下次不妨安排一趟富里鄉有機體驗之旅,將自己投身於大自然中,體驗不一樣的景緻。

全文轉載自食力,原文標題:台灣第一個有機村 帶動台灣有機休閒農業

延伸閱讀
>>「我們想要回到1百年前的農業生產方式」:土耳其出現首個「慢食區」,用友善土地的農法對抗速食文化
>> 台灣首座「食物森林」,為都市長出四季蔬果 
>> 荷蘭打造循環社區「ReGen Village」:實現糧食和能源自主,預計容納100戶人家

垃圾桶裡的營養學:街頭前輩教我們的生存之道

2017.03.06
合作轉載

文:人生百味

「厚,現在的人實在足討債(浪費)欸!」阿仁伯聊起在垃圾桶發現的食物,口氣夾雜著憐惜與不平。「我不會騙人,那些都是很好,沒壞的食物。」

若非是深夜回到車站,鋪起紙板準備就寢,平時穿著乾淨清爽的阿仁伯,不管走在路上或坐在公園時,都難被發現他已在街上漂泊數年。每天,阿仁伯堅持走到車站對面的公園棚子洗澡,即便在寒冷冬天,三兩天也一定會去洗次冷水。他笑說,這樣可以強身啦。閒聊過程中,阿仁伯忽然戴起口罩,正當擔心他是否得了感冒時,阿北告訴我們,是怕講太多話噴口水啦,這樣不太禮貌也不衛生。

對清潔品質如此講究的人,實在難以與徒手挖找垃圾桶的畫面作聯想。阿仁伯解釋,其實大多時候,他的食物來源都是善心團體在車站發送的餐點,只不過時間相當不固定。有時一天會收到四五餐,有時則可能一個便當都沒有。正好在我們來訪前不久,才有佛教團體送了初一十五固定發放的素食便當。

好奇詢問旁邊的大叔可否借看,他二話不說大方地打開:四款素菜、小撮菜脯擺放在白飯上,旁邊還附了一顆紅棗,看起來清爽豐富。阿仁伯則把便當小心收到背後,開心吃起我們分享的水果:「我最喜歡吃水果了,可以舒緩牙周病。但應該是比較貴,這裡很少人會送。」

挖掘垃圾桶對阿仁伯而言,更像是場社會實驗。

剛開始流浪時,他曾見過有人把整包水果丟在垃圾桶上面,雖然很想補充營養,但卻無法提起勇氣拿取。後來才聽其他街上的人說,那些食物都是有人吃不下或不想吃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便把東西放在垃圾桶上,讓想拿的人拿。阿仁伯嘗試拿過一次後,發現裡面的許多食物狀態都十分良好,品項除了餅乾糖果外,還有各式各樣的水果,「芭樂啦,偷媽偷(番茄)啦,葡萄啦,沒壞就直接丟掉,足討債欸。」

「浪費」的台語有許多種說法,分別表達惋惜或不值等等情緒。而阿仁伯使用的「討債」則深具批判意味:傳統民俗中認為人的一生,就是延續上輩子、積累下輩子的討債與還債。上輩子討多了,下輩子便得要還。

從此之後,阿仁伯開始,將垃圾桶中仍舊完好可用的食物一一拾起。他分享說,曾經撿過一個被丟棄在桶內的肉餅,請超商幫忙微波後香味四溢,甚至引來朋友想分一口。

「那個肉餅真的很香,很好吃。」阿仁伯臉上浮起微笑,彷彿想起本來被丟棄的肉餅,微波後再次重生的美味。肯定是相當難忘的好滋味吧,怎麼會有人捨得丟棄呢?

眼前這位衣著整齊、精神飽滿的長者,也曾經有著一段被捨棄的難過往事。

阿仁伯生在做田人家,因為不喜歡農務而選擇到手套工廠做工。後來不堪長期維持同一姿勢造成身體不適,40幾歲時改到台北想找份工作,最後落腳在自助餐店,擔任切菜手。

初入行的阿仁伯,雖然從未有烹飪經驗,但卻相當認真,只要一站到廚房便不跟人說話,沈默練習著刀工,「我都拜託別人不要跟我講話,不講話都會切到手了,講話還得了。」他笑著說,邊比出切菜手勢。用了半年時間學會切菜,之後又開始練習速度。

在不斷練習下,阿仁伯成為切菜高手,一天可以切四、五百斤的菜,什麼種類的食材與形狀都難不了他。「我的速度可是當時全台北自助餐店前三名呢!」老伯驕傲地微微挺起胸膛,眼神發光。由於工時過長與高溫高壓的環境,使餐飲成為流動率相當大的產業,阿仁伯在自助餐工作期間,周圍的同事不斷變換,加上專注於精進刀功,他的人際互動幾乎靜止。但也曾有炒菜師傅賞識這股認真的氣魄,邀請阿仁伯進入廚房學習料理,「但廚房實在太熱,我連站一下就頭昏了,怎麼學做菜?」老伯感慨說,「要是我那時沒放棄,現在至少還可以經營點小生意吧。」

又過了幾年,阿仁伯因與當時的主廚不合而離職,接連換了五六間餐廳。據說曾有一次在鬧區騎樓下的麵攤面試成為助手,工作幾週後,某天正在切小菜時,周圍忽然圍上一群人,「我嚇一跳想說發生什麼事,」正當我們也跟著緊張之際,「麵攤老闆娘說,他們是來看我切滷菜的啦!」看來俐落的手腳也曾讓阿仁伯風光了好一陣子。老伯聊起廚房裡的種種回憶,內場喧囂、爐火轟隆,還有那清脆快速的切菜聲。

之後呢,快手阿仁伯是否闖蕩出了更多傳奇的故事?

在60歲時,餐廳的老闆以「年紀太大,怕你在廚房滑倒」為理由,辭退了阿仁伯。他鍥而不捨地連續投了幾家餐廳履歷,卻都因年齡考量被拒絕。「我明明身體很好吶,都沒生病過,怎麼大家都說我不行了?」找不到頭路,曾想轉做古董買賣卻又生意失敗;加上雙親與唯一的哥哥皆已往生,獨身無人依靠之下,曾經在廚房專注切菜的身影,如今只有紙板與行李箱陪伴。

阿仁伯細心教導我們如何辨認食物可不可食:「開始流湯的千萬不能吃」、「我每次要吃前一定會拿去洗」、「那種被咬過的不要碰比較好,怕得病」,他說,你湊近點聞聞,那些看起來不完好的果實,可能只是沾了髒污,沒有發酸,它們就還能吃。清除掉那些髒汙,沒有發酸就還能吃,就還有營養。而人呢?是否也能被同樣包容、珍惜地捧在手中。

阿仁伯喃喃自語道,真的好想再去餐廳切菜啊,就算只有半天也好。切菜的手勢又再次舉在空中,剁呀剁的。刀與砧板的清脆聲響混合著肉餅的鹹鹹香氣,輾轉被街頭吞噬,成為了繁華城市中,一坪落寞的小角。

本文摘錄自《街頭生存指南》,閱讀更多請參考原著

延伸閱讀
>> 台北街頭的麥田捕手:「人生百味」維護街頭的包容性,守護那些暫時墜落的人
>>「扭轉貧窮者的命運」:英社企Social Bite欲打造「街友村」,讓街友安居樂業
>> 四名超市員工聯手創業,用自家超市的剩食 打造荷蘭新概念食堂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