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買米不用錢,而是用糧票」:水花園市集用創新產銷方式,復興米食文化

據近年農委會糧食供需年報,台灣人均食用米公斤數,相較20年前整整少了四分之一 。

文:黃培陞

如果你曾觀賞過《太陽的孩子》,這部改編自花蓮港口部落復育「海稻米」真實故事的電影,肯定忘不了壯闊太平洋一旁,那片黃澄澄稻米隨著海風吹拂搖擺的美景。而真實場景裡,這塊地經歷多年休耕,在返鄉阿美族女子舒米如妮的堅持下採用友善農法復育,造就了如此特別的有機「海稻米」。

然而據近年農委會糧食供需年報,台灣人均食用米公斤數相較20年前整整少了四分之一,顯示台灣人食用米的意願越降越低,在需求減少的情況下,小農該如何應對?

有鑑於此,水花園有機農夫市集,串連了推廣食農教育的主婦聯盟、合璞農學市集、友善食材餐廳呷米共食廚房、有機耕作稻農們、台大農藝系教授等數十名各方代表,齊聚一堂發起「米食文化復興運動」。

當天記者會所展示的糧票

以創新產銷模式「糧票制」,重新看見食物價值

「米食文化復興運動」的第一步,是促進消費者進一步思考農產品與人的關係,水花園農夫市集召集人林柏虎表示,以往消費者只願意計算一斤有機米值多少錢,但往往卻忽略了有機農法的不易,價格無法如實反映出農民因減少環境負擔,而必須承擔產量少或賣相不佳等額外風險。

因此水花園農夫市集於九月份,正式推出創新的產銷方式:「糧票」。糧票制度下,風險由消費者和生產者共同承擔。例如,消費者一口價買下糧票,但其拿到的農產品,會隨著氣候風險、耕法改變、品種替換而有所不同。「可能以前是越光米、現在則是另一個米種;可能換了農法、這期氣候的狀況改變產量銳減;也可能產量多了農夫開心再加一包黑米給你。」他說。

至於消費者若要購買糧票,市集並不限制購買的數量,但要注意的是,糧票的單價隨各農場的米種不同,而有不同計價方式。

林柏虎表示,糧票打算從水花園市集推廣起,最後再與其他市集合作,形成「社區支持型農業」(註一),共同打造不再以金錢為唯一消費準則的天地。(同場加映:埔頂國小「有樂米」 凝聚社區與學校

每人都是社區支持型農業(CSA)的一環

然而,米食文化復興運動,並非只靠市集單一方就可以完成。林柏虎回顧2011年推動的「花谷101計畫」,起初他說服生產者採友善農法,卻被他們所吐槽,後來漸漸體悟到,其實重點在於如何讓都市人看見產地的原始樣貌。多年後,他善用此段社群經驗,與幾位農夫成立水花園市集,試圖建立起消費者與生產者之間的支持連結。

談起市集之於生產端與消費端的關係建立,花蓮鳥居農場主人徐明堂形容:「那些來體驗的遊客都會問,你的稻田怎麼有這麼多草?別人的都沒有。」徐先生說這是因為自己沒撒農藥,但這些一般人不知道的細節,卻是有機農耕的真實樣貌。唯有透過市集宣傳,搭起生產者與消費者的橋樑,才有可能促成與彼此間的「食農教育」。

主持人林柏虎,講述米食文化復興的概念

糧票只是方式,重點在於納入每位認同友善農法的人

不只「糧票」,宜蘭友善農耕代言人賴青松,數年前也曾以在插秧之前邀請朋友「做穀東」,一同替農民共同承擔風險。誠如水花園農夫市集於新聞稿指出,期待透過這次的米食復興運動建立起穩定模式,將有志一同的人串連在一起,而後完整形塑一個生生不息的社群循環。

註一:社區支持型農業(CSA, Community Supported-Agriculture):農民與鄰近地區人們之間的連結。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產生彼此的承諾與信任:農民提供消費者產品,消費者以實際購買行動支持農民,甚至共同分擔潛在的耕作風險與收成。

核稿編輯:林冠吟

延伸閱讀
>>要解決農業問題,先從認識產銷結構做起
>>年輕人,要解決農業問題,不是只有「幫小農賣東西」這條路而已
>>你對「小農」的認知,是一廂情願的想像還是現實?「扭轉刻板印象 農業才有討論的空間」

 

「我們想要回到1百年前的農業生產方式」:土耳其出現首個「慢食區」,用友善土地的農法對抗速食文化

2016.09.13

在速食店用十分鐘解決一餐,或至便利商店隨手抓個飯糰當午餐,可能是許多上班族的生活寫照,然而工業社會下產生的快速飲食,卻容易對環境和人類健康造成傷害。為了對抗速食文化和快節奏生活,源自義大利的慢食(Slow Food)於1989年創立,並呼籲人們重視食物的挑選、來源及食物製造時對環境的影響,只享受「好」的食物。

新聞整理/郭潔鈴

今年五月,位於土耳其西方、伊茲密爾省(İzmir)切什梅鎮(Çeşme)的哲米安(Germiyan)社區,成為土耳其第一個「慢食區」,提倡小農耕作與有機食物,以對抗農作物的工業化大規模生產。

根據Hürriyet Daily News,切什梅鎮長Mustafa Erkayıran說道:「我們想要回到1、2百年前的農業生產方式。」

慢食運動強調食用新鮮健康、有機生產、且符合公平貿易的食物。在哲米安慢食區,食用農產品不含化學成分,蔬菜必定為當季生產,此外,所有在慢食區生產的產品,都能得到慢食運動的授權,直接賣給消費者。

哲米安社區是土耳其第一個不侷限於特定地區推廣慢食的城鎮,籌備期長達兩年,目前已募集到27名志工。

土耳其慢食運動興起的原因,與2006年通過的一條不利於小農生產的法條有關。根據Green Prophet報導,土耳其第5553號法案規範農夫只能販售由「高產量且低多樣性」的種子種植出來的作物,不合格的種子所種植的作物,必須透過以物易物的方式銷售。然而,傳統農業中使用的種子,會不斷的變化,並在每次的收成中展現不同的特質,因此小農認為有多樣性的種子才是最佳品質。所以這項法條促使小農捍衛己身權益,加速了慢食運動在土耳其的推廣。

除了哲米安,土耳其的其他地區,也用不同方式實踐慢食哲學。位於愛情海岸的賽費里希薩爾(Seferihisar),是土耳其第一個成為「慢城」(Cittaslow)的城市,不同於慢食區專注在農業的永續性,慢城將慢食哲學擴大運用至城市發展之中,藉由保存地方文化與傳統飲食來發展經濟,提升當地生活。

根據Green Prophet報導,賽費里希薩爾在2011年舉辦種子節(Seed Festival),讓小農彼此交換一百種以上的種子,促進了農夫之間的互助精神與交流,有利未來的合作。

此外,根據Daily Sabah報導,土耳其的伊斯坦堡、伊茲密爾和格克切島等地,也有「地球市集」(Earth Markets),市集中由當地的農夫提供符合慢食哲學的產品,也就是高品質、公平價格且用生態永續方法種植的農作物。

慢食運動在哲米安的代表Engin Önen表示:「慢食的理念將傳遍全土耳其。」

核稿編輯:林冠吟、邱子容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 【走訪慢食】專訪慢食創辦人談「吃」的危機:「消費者就是擊倒巨人的大衛!」
>> 當Tesla創辦人透過電動車掀起交通革命,他弟正在美國掀起「飲食革命」
>> 四名超市員工聯手創業,用自家超市的剩食 打造荷蘭新概念食堂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