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讓大自然幫忙儲水!72 歲工程師奶奶建「節約水壩」,改善印度乾旱困境

在印度,每年都有超過 3 億人因無水所苦,許多人因為取水距離太遠脫水身亡。為解決此問題,一位 72 歲的工程師奶奶,10 年來與大自然合作,打造逾百座「節約水壩」(Check Dam),改善近兩萬人的生活。這樣的智慧值得近幾年因氣候改變,不時需面對限水乾旱期的台灣借鏡參考。

整理/林孟正、劉易軒

近幾年來,當印度雨季結束,政府就必須利用火車或水車運送水至鄉村及農村,然而,不少人則因取水距離太遠而導致脫水身亡。

在 2000 年,印度西部的拉賈斯坦邦(Rajasthan)發生嚴重旱災,當地的水壩工程師魯宜雅(Amla Ruia)創辦阿卡爾慈善信託組織(Aakar Charitable Trust)站上抗旱第一線,運用先人的智慧,帶領當地團體一起蓋「節約水壩」解決缺水問題,而魯宜雅也因此獲得「水之母」(Water Mother)的封號。

「我看到政府運送水到各個村落,但我認為這並非長久之計,一定有更持續的方法能夠解決這個困境。」魯宜雅說道。

根據 BBC 報導,魯宜雅的造壩方法,並非開挖土地打造人工蓄水池,而是藉由打造斜坡、隔出空間,順著地形汲取水源在這些「天然的水盆」中,讓大自然幫忙蓄水。在造壩工程開始前,她會與當地人及專家共同評估在地能蓄水的地方,魯宜雅表示:「這並非新的方法,我們的祖先以前就是這麼做的!」

旗下的工程師辛加(Drigpal Singha)補充道:「我們打造的水壩結構只有在中段設有水泥牆,其他部分是用泥土做的,當水壩裝滿水時,水會直接被土壤吸收,讓鄰近的井水位升高。」這樣的做法同時也可避免大壩潰堤的風險。

當雨季來臨時,節約水壩能達到補充地下水位的功能,讓含水層和鄰近村落的井在旱季來時有水可用。

人間福報報導指出,節約水壩與一般的水壩不同,只需 2-3 個月就可以完成,且不需要大規模的遷出人口,整體而言較符合成本效益,目前的成本分配由阿卡爾慈善信託組織提供 60% 的資源,剩下 40% 則由當地社群負責。「從造壩工程的成本分擔到施工及維護,我們讓在地農民都參與其中,如此一來,他們也就有獲取所有權的感覺。」

地球圖輯隊報導,魯宜雅與造壩團隊,在拉賈斯坦邦打造了超過 200 座「節約水壩」,改善了超過 115 個村落的生活。魯宜雅期許有越來越多人了解節約水壩的益處,希望能提升節約水壩的數量,由每年平均打造 30 座,提升至每年 90 座。

在 2016 年,魯宜雅因其傑出的社會貢獻,獲頒印度《周日標準報》的「女神獎」。根據 THE BETTER INDIA ,節約水壩帶來的水量足以讓農民一整年皆能灌溉作物,過去一年只能收成一次,而今收成 3 次不成問題。同時,因豐收而帶來收入的增長,也讓農民得以開始發展畜牧工作,許多家庭擁有 8-10 頭牛,可帶來牛奶、精煉奶油等收益。

直至今日,節約水壩不只解決缺水的民生問題,更進一步為村民創造更多收入、提升生活品質;除此之外,原本那些等著取水無法去上學的女孩,也得以重回學校。

核稿編輯:李沂霖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前 Google 和蘋果 CEO 爭相投資的蓮蓬頭:提供宛如徜徉雲霧間的沐浴體驗,還可省下 70% 用水量
>> 渴了嗎?來一杯家庭廢水——這款以亞馬遜森林為概念的濾水裝置,讓廢水變身乾淨飲用水
>>「我們從風、水和太陽中擷取能量,水份蒸發過程同樣有強大能量」——「蒸發能」前景看好,節水又產電

「梨理人農村工作室」將廢棄梨梗製成筆,助農村脫離煙害陰霾

2018.01.29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司徒巧庭、張湘妮

栽植純白百合、鮮黃文心蘭的台中后里區,是台中市的花卉之都,其中仁里社區更是鳥梨、橫山梨等高接梨的大宗產區。接在枝頭上的梨梗,採收期結束後就喪失使用價值,由於農民不知如何處理農棄物,只好將包覆梗枝的牛皮紙袋、鐵絲、梗枝等聚集起來焚燒,卻造成空氣汙染。「梨理人農村工作室」,便把那些大小不一的梨梗枝條,做成原子筆和鉛筆,無用的梗成了可流利書寫的文具。

從大專洄游計畫 做出最有「梗」的筆

2015 年,就讀國立台中教育大學國際企業系的徐振捷,與任芸萱、林羿維等人,參與「大專洄游農村計畫」,暑假期間進駐台中后里的仁里社區。在這個計畫中,梨理人觀察仁里社區 6 到 8 月是高接梨的採收期,大人們幾乎忙於農務,沒時間照顧小孩,當時徐振捷一行人想的是如何設計課程,才能為孩子們的童年記憶留下新奇、趣味的足跡。

諾大的藍天裡,頓時多了幾幕突兀的白煙,空氣中也瀰漫著刺鼻的氣味,廢棄的嫁接梨枝燃燒後成了大眾避之唯恐不及的二氧化碳、戴奧辛等有害物質,對徐振捷來說,想為小朋友締造出值得回憶的兒時光陰,但空氣中的廢氣或許才是首當克服的問題。

於是徐振捷與夥伴們,扮演領頭羊的角色,捲起衣袖親自分類農棄物,可以用的鐵絲就重複利用,土色牛皮紙袋拿來做再生紙,至於大小不一的梨梗枝,經過切割、鑽孔後,躍身成為咖啡色筆身的「梨煙筆」,當成商品出售,並從獲利中編列社區回饋金,更培訓在地居民製作梨煙筆,期許帶領農村脫離煙害陰霾。

「農民根本沒時間去做分類。」梨農陳碧鳳認為,大部門的農人心思都放在梨田上,加上農村人力本就不足,實在無暇費神整理農棄物,而梨理人為廢棄物找到新用途,不僅讓民眾學習友善對待環境,更能善盡社會責任。

剩食利用與避免剝削 醞釀出梨甜果乾

採用梨煙筆為洄游計畫寫下句點,但「梨理人農村工作室」的故事才正要開始。梨煙筆的故事,為梨理人拿下了 2016 年台中市 10 大伴手禮首獎及農村好物殊榮,此外他們還把賣相不佳之果物,設計成「梨甜果乾」,增加剩食水果的利用機會。

豐美飽滿的梨子,都是農人一點一滴辛勤灌溉的成果,而大盤商開的價錢常常和這些心血不成正比,有鑑於此,梨理人以符合農民付出成本的價錢,收購農夫的辛苦結晶,製作成爽口開胃的果乾,撫平農人憂於被剝削的哀愁。

取之於仁里 用之於仁里

用切斷機裁切廢棄枝條後,鑽孔、銑床、上蠟,梨煙筆的原型慢慢地被雕刻出來,但追根究柢最原始的前置作業,還是靠著里民洪政良開著酒紅廂型車,帶著梨理人四處收集農棄物,接著裝袋、尋找執行分類工作的地點。徐振捷坦言,在散村結構的仁里鄉村中,因為有里民的積極協助,梨理人農村工作室的雛型才能完整被描繪出來。

「看到年輕人來這裡,就把他們當兒子一樣照顧。」仁里社區守望相助隊隊長洪慶裕表示,當了守望相助隊隊長多年,就是盼望大家互相幫忙,團結社區培養地方向心力,如今看到年輕人想要把仁里社區變得更好,當然要挺力相助。

美麗的農村,即使景物依舊,梨景相同,卻從不缺乏礙眼的煙氣,仁里社區需要的是緊密的互助認同。梨理人開始募集民眾拿起麥克風,進行梨園生態旅遊的導遊工作,希望當地人藉由為自己發聲,產生更深入的在地情感,徐振捷說:「希望當起串聯地方的角色。」

梨煙筆尖的一筆一畫,勾勒出仁里梨園的「梨」想生活,創立至今兩年多的梨里人,日前更舉辦梨煙筆 DIY 體驗課程,期盼透過課程傳遞環保經濟的價值觀。仁里社區目前已靠著梨果、梨筆,營造形象鮮明的地方特色,徐振捷直言,未來短期目標主要以推廣農產品為主,有朝一日,可以把台灣農村文化特色行銷國外。

採訪側記

採訪當天,是濕冷灰暗的陰天,空氣中幾絲冷冽的氣息,反而凸顯仁里里民敦厚溫暖的熱情。里民洪政良,帶著我們和梨理人創辦人徐振捷,走訪他自家寬廣開闊的農地,品嚐神秘果在味蕾的變化,體驗肉桂在嘴裡化開的清涼,享用滿桌美味的鄉村菜餚,這是仁里社區最樸實的待客之道,也是梨理人在這與里民相處的日常。徐振捷和我們歲數差不多,卻已運用自身力量與夥伴一起幫助社會,同時也與當地里民建立濃厚情誼,這種志同道合彌足珍貴,讓人沉醉。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廢棄梨梗化身鉛筆 打造「梨」想生活

延伸閱讀
>> 用廢棄稻殼做的無毒環保筷,實踐稻田裡的循環經濟
>> 農業廢棄物升級回收成環保建材,打造全球第一棟「生物屋」
>> 為農業廢棄物賦予新生命,鳳梨葉打造的皮革 Puma 和 Camper 都搶著用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