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掃了再買!環團研發 app,助消費者一鍵掃出汙染企業

2021.04.2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文:蔡昀彤、莊星卉

「你知道你購買的洗衣精對環境造成多大的污染危害嗎?」不只是洗衣精、洋芋片、衛生紙……生活周遭的所有商品,都有可能是造成環境污染的元兇。2020 年,透明足跡 2.0 計畫,在民眾募資下,成功開發了「掃了再買 app」,並獲選「Google Play 最具潛力應用程式」,只要拿起手機對條碼輕鬆一掃,商品製造商的環境違規紀錄便一目了然。

貼近民眾日常 以數據為基礎重新出發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以下簡稱綠盟)早從 2017 年,開始推行透明足跡 1.0 計畫,以「環境數據」做為核心,彙整企業環境違規資料,透過網路平台,將原先複雜冗長的數據資料,轉變為簡單明瞭的視覺圖表;更以公民參與及監督,促進企業重視環境社會責任、檢視政府治理漏洞,甚至促成環境相關法規的修法。不過,在這 3 年間,綠盟卻發現透明足跡 1.0 似乎無法有效地讓消費者有感,透明足跡研究員柯乾庸說:「還是有點過於生硬了,跟一般民眾的距離也距離較遠。」

2020 年推出的「透明足跡 2.0」是繼 1.0 之後的擴增版本,設計專屬的「掃了再買 app」,消費者只要掃描條碼,就可連接到內建的商品資料庫及所屬環境違規紀錄,與 1.0 相比更貼近消費者日常。過去大家或許知道特定企業有相關的違規紀錄,卻不知道生活中某些產品事實上就是該企業所生產的。

以常見的民生用品衛生紙為例,在掃了再買 app 的資料庫中,已有超過 300 筆商品資訊。拿起五月花衛生紙掃描條碼,可發現製造廠商永豐餘消費品實業公司,曾有水污染、空氣污染等 5 筆裁罰紀錄,共被裁罰約 58 萬元。換個品牌再試一次,則可發現生產舒潔衛生紙的金百利克拉克公司,曾有廢水溢流、廢棄物污染排放等裁罰紀錄,共被裁罰約 17 萬元。綠盟希望提供明確的違規資訊,讓消費者在購物時,進行交叉比較,並選擇對環境友善的企業。

政治系出身的柯乾庸說,自己在求學階段就對環境運動特別感興趣,因此相當關注政府對環境污染的管制作為。也因為這樣的興趣,柯乾庸在透明足跡 1.0 計畫時,就加入綠盟團隊。柯乾庸認為過去鮮少有人利用數據資料來推動環境運動,因此透明足跡利用客觀的環境違規資料,向政府及企業展示民眾對環保的重視,能促使政府、企業及消費者做出改變。「當消費者知道更多相關資訊後,我們認為消費者的行為是有機會被改變的。」柯乾庸說道。

敵人還是夥伴? 良性溝通與建立信任

「最困難的當然還是一開始要求資料公開這部分。」柯乾庸認為,資訊公開的過程並不容易,政府本應將企業的環境資料向民眾完整公布,卻往往不見企業的具體違規事由,包括政府對於企業的稅務補貼資料也是同樣缺乏。2017 年透過資料整理,透明足跡也曾發現關於某大型石化廠的排放數據大量地以各種巧門被掩蓋,監測率的有效度也不夠嚴格。

根據綠盟的透明足跡 2018 成果報告,除了石化產業外,環境違規資料被掩蓋的情形也發生在其他企業。透明足跡研究員陳震遠表示,在閱讀企業的社會責任報告書之後,他發現其中仍有許多環境違規紀錄沒有被企業寫入。由於陳震遠就讀研究所時,曾做過水污染環境運動的相關研究,因此對於政府、企業與民眾三方,在環境運動中的互動關係有深入認識。這些經歷也讓陳震遠發現,推動環境運動時,首先要了解:企業到底在意什麼?

陳震遠也將研究所的經驗帶到綠盟,開始與企業一起閱讀社會責任報告書,並且向企業說明,只要正視環境違規資料,誠實地面對消費者,並且好好地改善違規情形,消費者仍然會再給予機會。

過去的資訊不對等導致了消費者與企業、政府互相指責的情況發生,但在有了明確數據之下,三方才有可能平心靜氣地針對問題來源做改善。「必須有人試圖提出一些佐證,也讓民眾瞭解到,並不是企業不改善,而是過程必須是漸進式的,而非一步到位。」柯乾庸認為透明足跡是促進政府、企業及民眾溝通的管道,並利用公開的環境違規資料為基礎,共同討論該如何解決環境污染問題,而非強力要求企業馬上符合規範。

「有能力做到污染管控、有能力做好的大企業,事實上它沒有盡到它該盡的責任。」柯乾庸提到,綠盟每年都會依照年度空污及水污的企業違規狀況進行「環境金害獎」的評比,可以發現每年上榜的往往都是知名大企業,他們實際上是有足夠資本進行改善、對旗下公司進行管理,改善幅度卻往往不如預期。

綠盟在 2020 年 3 月的「第二屆環境金害獎」得獎名單中指出,許多食品大牌的複合性包材製造商三櫻企業,經常偷排有毒氣體,違規情節重大;身為石化業龍頭的台塑集團,也常出現管線洩漏、火災事故,連續兩年為違規次數第二高的石化集團;台灣中油身為國營事業,更是蟬聯違規次數冠軍。

綠盟以記者會的方式,建立一個與違規情節嚴重企業的溝通場域,透明足跡研究員陳震遠表示,綠盟並非僅是單方面責怪企業行為,而是希望藉此方式,讓企業有機會向消費者提出改進方案,以建立企業與消費者良性溝通的平台。

綠盟在 2020 年底公布台灣 200 大民生消費品牌的環境違規紀錄,其中食品大廠大成長城企業,為違規紀錄前 5 名的企業之一。綠盟指出大成在 2020 年因未妥善排放廢水,遭開罰 405 萬元。對此,大成公司選擇正面回應,坦承設備老舊及人員操作失誤;同時大成公司也透過透明足跡平台,向社會大眾承諾未來除了更新設備、加強人員訓練外,也會成立環境安全的專責單位,來改善自身的違規情況。

公民協作的力量 共創有效環境監督

柯乾庸呼籲民眾在購物時,如果掃到資料庫中沒有紀錄的商品,可直接透過手機拍照,並寫下簡單的商品名稱,便可迅速透過程式向綠盟回報商品資訊,共同建立起強大的商品資料庫。柯乾庸說:「大家共同打造資料庫,會有種公民協作的力量,以開創更好的環境監督可能性。」

透明足跡計畫更促使政府在相應環境法規上持續加嚴。在 2017 至 2018 年的「空氣污染防制法」修法過程中,綠盟與多個環保團體共同針對空汙修法草案,提出第 35 條、第 62 條之 1 及第 96 條的修正意見,成功要求政府公開固定污染源物質及污染企業名單,並取消租稅減免等優惠措施。不過遺憾的是,其中第 62 條之 1 的修正意見──超標排放案件須提高裁罰金額,仍未被採納。

程式運營方面,「掃了再買 app」在運作過程中需要有龐大的商品資料庫作為基礎,然而商品資料庫皆以「人工建檔」方式完成,因此當商品推陳出新過快,導致建檔速度有時跟不上,難免會出現使用者查詢不到商品資料的困難發生。而掃了再買 app 需要的正是「公民協作」的力量。

「我們希望這是一個長期的消費者運動,並非 app 完成後任務便結束。」透明足跡因此由 1.0 的小額捐款改為 2.0 的長期定額捐款。目前安卓系統下載量為 7 千多位用戶,iOS 版本的掃了再買 app 則在去年底才推出,目前下載量為 2 千多,仍有成長空間,未來也計畫要持續增加互動性,並以各種方式推廣,觸及不同群眾。例如:年末進行台灣 200 大民生消費品牌總評比。未來的改版也計畫要在 app 上設置一鍵便能與企業反應的互動功能,傳達消費者聲音。

合作與推廣 延續環境生命力

透明足跡計畫的理念同樣引起了關心台灣者的關注。「透明足跡是個初階、入門,可讓一般民眾輕易接觸社會議題的管道。」18 理髮廳的店長拾捌表示,由於掃了再買 app 門檻低、易操作,民眾容易上手並在日常生活中實際運用,當發現哪些廠商是違規大戶後,便會選擇避開,選擇的商品也會愈來愈小眾。

熱衷參與台灣社會運動的拾捌,這次以參與透明足跡計畫募資便享有折扣的方式,來支持綠盟行動,同時也在店內騰出空間,繪製掃了再買 app 的議題牆。拾捌期望將自己所關心的環境議題帶到生活空間,以自身角度做推廣。拾捌在 311 福島核災開始認識綠盟的朋友,因此開始逐漸關注包括反核、藻礁等環保問題,隨之在接觸到透明足跡計畫後,也開始將此理念推廣到生活當中。

「你如果無法反抗它,至少可以用消費抵制它。」拾捌表示,若是沒有掃了再買 app,或許一輩子都不會發現某些企業產品可能會帶來的附加污染,而她在店內實際推廣後,她也發現,受推廣的客人在日常生活中確實有在購物時使用掃了再買 app。

「很有前景,可以成為大家將來的購物評鑑。」以一位合作者的角度看待掃了再買 app,拾捌如此說道。除了環境違規,她期待未來能夠融入更多違規紀錄,包括:勞資糾紛、是否收受賄款等,「透明足跡可以讓很在意生活品質及居住環境的人,看見周遭污染,進而去要求改變。如此才有辦法在這裡安心生活,養育下一代。」

採訪側記

「掃了再買 app」是透明足跡 1.0 與 2.0 最大的不同之處,相較之下 2.0 更貼近消費者日常。在實際使用後,發覺儘管自身並不會做直接對環境造成污染的作為,卻在一次次消費間接支持了危害環境的企業,並且多家企業的上游廠商污染、下游公司卻可輕鬆洗白與領補助,民眾勢單力薄無法多言。期望透過像綠盟此等 NGO 有效連結群眾力量,以明確數據資料作為強大佐證基礎,有朝一日能撼動企業、共同成長,以消費淨化我們的環境。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掃了再買!透明足跡2.0用消費改善污染

延伸閱讀
>> 展開永續生活的第一步——認識 SDG 13,採取對地球更好的氣候行動
>> 身為消費者可以做的事:4 個行動告訴市場,我們需要低碳的方案
>> 通路的自有商品如何圈粉?他們用「永續價值」擄獲消費者的心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看專題

如何面對氣候災難?比爾蓋茲:用最好的準備,做最壞的打算

2021.04.21
合作轉載

文:比爾蓋茲;譯者:張靖之, 林步昇

氣候調適還有一個面向值得更多關注,那就是我們需要做最壞的打算。

氣候科學家已確定了可能加速氣候變遷的許多臨界點。舉例來說,如果海床上含有大量甲烷的冰狀結晶體變得不穩定並破裂,短時間內災難恐怕就會在世界各地發生,導致我們對抗氣候變遷時疲於招架。氣溫愈高,就愈可能達到臨界點。

我們看似正朝臨界點邁進,而接下來要說明一套大膽 (有人認為幾近瘋狂)的方法,這些都是所謂「地球工程」(geoengineering)的範疇。雖然這些方法尚未得到證實,也引發道德爭議,但我們應該趁仍有餘裕時加以研究與辯論。

地球工程屬於「緊急情況」下的尖端技術,基本概念是暫時改變地球的海洋或大氣層,以降低地球溫度。這些改變並不是為了豁免我們減少碳排的責任,只是幫我們爭取時間,以便藉此好好振作。

多年來,我一直都在資助地球工程的研究(與我支持的減緩與調適措施相比,這筆資金根本微不足道)。大多數地球工程技術都是基於一個想法:為了彌補我們釋放到大氣層中溫室氣體所造成的暖化,我們得把照射到地球的陽光總量減少 1% 左右。

有許多方法可以達成目標。其中之一是在大氣層上層分布極細顆粒,每個顆粒的直徑只有數百萬分之一英寸。科學家知道這些顆粒會反射陽光,導致地球降溫,因為他們已見證過類似的情況:大型火山爆發時,都會噴出類似的粒子,使得全球溫度明顯下降。

另一項地球工程是增亮雲層。由於陽光會被雲層頂部反射,我們可以使雲層更亮。方法是運用鹽霧讓雲層反射更多陽光,從而讓地球降溫。而且也不需要大幅增亮:想減少 1% 的陽光,只要將覆蓋地球面積 10% 的雲層增亮 10% 就可以了。

還有其他類型的地球工程,但都有 3 個共同點:第一,相較於問題的規模,這些方法的成本相對較低,所需前期資金成本低於 100 億美元,而且執行費用極低。第二,雲層增亮的效果可持續一星期左右,所以我們可以依需求加以使用或停止,不會產生長期影響。第三,無論這些方法可能面臨何種技術問題,相較於必定會遭遇的政治障礙都不算什麼。有些批評人士抨擊,地球工程是把地球當成大型實驗品。

不過正如支持者所指出,我們排放大量的溫室氣體,早就在對地球進行大規模的實驗了。

持平來說,我們需要更了解地球工程的在地潛在衝擊。這確實是合理的擔憂,值得多方研究,之後再考慮於現實世界大規模地測試。此外,由於大氣層屬於全球的問題,任何國家都不能自行決定嘗試地球工程。我們需要建立各國的共識。

如今,很難想像如何要世界各國同意以人工方式決定地球溫度,但地球工程是唯一已知的方法,我們希望可以在數年、甚至數十年內降低地球溫度,卻又不至於癱瘓整體經濟。未來有一天,我們也許別無選擇,因此最好現在就做好準備。

本文摘錄自《如何避免氣候災難》,原文標題:面對氣候災難,做最好的準備、最壞的打算,欲了解更多請參考原書。

延伸閱讀
>> 用更少的水種活更多樹木!回收紙製「水寶盆」助金門克服海岸造林逆境
>> 尼泊爾新創用泥土和竹子蓋房,蓋出不怕震倒的自然建築
>> 建築業如何扭轉氣候危機?認識備受矚目的「房地產科技」

每個在地行動,都能為永續發展盡一份力。社企流最新專題《社區永續家》,帶你看台灣各地的社造者,如何接軌國際、實踐永續目標!>>>看專題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