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老人最想要的,是留在自己的家」全球四大案例帶你認識居家照護趨勢 讓長者在家幸福終老

文:曾彥菁

「銀浪新創力國際論壇 」23日由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與銀享全球共同主辦,邀請美國安樂居醫務長Jay Luxenberg、英國Age UK專案經理Sian Brookes、荷蘭Buurtzorg創辦人暨執行長Jos de Blok、日本蒲公英診所負責人永井康德醫師等四位主講人,分享各國居家醫療及照護經驗。

送餐、洗澡、餵貓全都包:美國安樂居PACE整合照顧模式 

源自舊金山唐人街的On Lok安樂居,由牙醫師William Gee和社工師Marie Louise於1972年創辦,提供成人居家照護,至今在全美已有134個據點。

安樂居創辦之初,本來是希望提供講華語,且具華人文化的安養院,「後來我們發現原來老人的需求是『待在自己的家裡』」 醫務長Jay Luxenberg分享道。於是安樂居開始提供到府服務,包含送餐、社會服務、交通接送、洗澡、海外旅遊期間醫療照護等,甚至曾經有位老人因住院期間無法照顧愛貓,心情鬱卒,安樂居也協助餵貓。

安樂居的經費來自政府經費中,原本護理之家的預算,但他們採「論人計酬」的財務體系,每個月請領以實際照護人數為主,以實際需求核銷經費及規劃人力,「我們為政府省下10%的經費,同時還提升了照護品質。」

安樂居的PACE整合照顧模式,「同時滿足了想居家養老的體弱長者,也協助了有老人照護需求的家庭,更為政府省下了經費。」

同場加映:美國安養機構「安樂居」:我們成立的目的 是讓老人不要住進來

讓長者愛上老年生活:英國Age UK反轉照護金字塔 

「我們希望每一個人都可以愛上他們的老年生活,且這個社會能減少照護的成本負擔。」專案經理Sian Brookes一開場就分享Age UK的願景。

Age UK相信最好的老人照護,不是社會投注龐大的醫療資源,「而是要反轉照護金字塔,運用社區、志工、親友等網絡,建立長期照護機制,讓老人重新投入社會,安全且溫暖地住在家中,大家才會愛上自己的老年生活。」 

經費同樣來自政府,在英國聯邦架構下,目前英國共有160個Age UK組織,每年運作高達2000萬英鎊的資金。Age UK不只從事在地服務,同時也向政府倡議,從政策面由上而下推廣社區照護機制。

「我們一直在追求最佳整合度。」從醫療資源、社區資源、多領域團隊等的整合,Age UK持續反轉照護金字塔,為英國長期照護服務建立典範。

延伸閱讀:老人家進醫院像在「走灶腳」?英國Age UK志工小兵立大功 一年減少1/3長者急診室就醫率!

擺脫官僚 讓照顧體系不再失焦:荷蘭Buurtzorg照護中心  

2006年才正式成立,荷蘭居家照護機構博祖客(Buurtzorg)至今已有9000為員工,服務7萬名老人。至於成功的秘訣?「我們甚麼都沒做,只是讓專業的自己來。」創辦人暨執行長Jos de Blok笑著說。

以「更低成本達到更好的照護」為目標的博祖客,雖然全荷蘭有9000位員工,但因為除去了組織內部的官僚體系,總部只設置45位員工,經常性費用只有8%,較荷蘭其他組織平均值25%低很多,因此能將多數的經費投入居家照護與患者身上。

也因為沒有管理階層束縛,第一線專業醫療人員可立即下決定,再加上資訊科技系統的運用,讓醫療人員能藉此更快速了解患者狀況及過去病史,並作品質管理。

博祖客也曾經因為一位阿嬤的要求,在社區舉辦了「老人競走比賽」,「讓老人們聚焦在自己的『能力』上而不是失能。」後來老人們甚至自發性組織了散步社團。「我們相信擁有對自己生活的操控力與自主權,就是最正面的力量!」

推薦閱讀:他46歲才創業,卻用社區照護模式翻轉荷蘭居家護理產業!「我們什麼都沒做,只是讓專業的人自己來」

在宅醫療,在宅臨終:日本蒲公英幸福診所

「醫生的使命不僅是延長患者的餘命,而是要讓餘命更加幸福化。」永井康德醫生如此闡述醫師的使命。

2000年10月,當時34歲的永井康德在西予市開辦蒲公英診所,沒有住院或門診服務,而是提供在宅醫療服務,工作團隊中除了醫護人員外,也有社工師、按摩師等多元組成。「在宅醫療重要關鍵就是各單位間互相合作,並確認團隊間的信息共有,且統一方針。」

主張「拋棄只看疾病的醫療」,蒲公英診所從家庭狀況、生活型態與社區狀態等,都一併考量入患者的治療過程中,以期能夠提供最適當的療法,讓患者即使在最後的餘命中都能感到幸福。

目前日本已經進入了「多死社會」,每年有120萬人去逝,到了2025年會再增加50萬人,其中多為80歲以上的老人。而日本在醫院臨終的比例高達80%,遠遠高於台灣的47%。在醫院臨終前,仍會給予點滴、禁食與抽痰等醫療行為,此舉不但會增加患者生前的痛苦,無法延長壽命,更浪費龐大的醫療資源。

因此,永井康德積極鼓勵「在宅臨終」,讓患者回到家,在家人照顧下幸福地逝去。「這就是我們說的『大往生』,一個很好的逝去也是人生很重要的部分。」

從歐美、日本的成功經驗,我們看見在宅醫療照護已是全球趨勢,而台灣在2025年將會邁入老人人口20%的超高齡社會,如何因應這個巨大的轉變,做出最好的應對,將是台灣下一步必將思考的議題。

延伸閱讀:
>> 「沒客人載,可以載貨啊!」公車變身宅急便!日本服務創新,解決偏鄉老人問題
>> 活躍老化 剖析台灣「銀髮海嘯」來襲
>> 「高齡版」交友服務:100歲也能交朋友!英國的社區互助圈,讓老人開心享受生活自主權

核稿編輯:金靖恩

當房屋淪為商品 這兩間企業重新定義空間—讓老宅擁有新靈魂、讓無殼蝸牛有家可歸

文:范熒恬

房屋地皮的飆漲,讓居住議題持續存在於台灣社會,不僅關係到人的生存也影響城市的面貌。 社企你我他10月活動第二場於16日舉行,邀請雋永R不動產創辦人張家銘及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分享兩家企業在臺灣社會中所發起的居住革命。

老宅翻出新靈魂,雋永R不動產重新定義房屋價值

從台灣科技大學營建工程系畢業的張家銘,倚靠著對不動產的極大熱情,孕育出幫助城市活用空間的企業—雋永R不動產,藉由不動產交易,創造出對買賣雙方、空間、城市皆有益處的環境。

「我們不畏風吹日曬,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台北市街上遊走,去挖掘這個城市中有趣的、被閒置的空間,放到網路上,讓有興趣的人來聯繫我們。」張家銘笑著說,從老舊的平房、透天厝到頂樓加蓋屋,那些不起眼的老建築,一旦被雋永R工作團隊「相中」,他們便開始思索著如何將空間活化利用,並透過實際跟屋主接觸,進行空間的評估規劃。

有感於現代的年輕人都在尋找著開店、創業的理想空間,同時街上隨處可見無人居住的老舊空間,卻只能慘遭歲月的淘汰…張家銘認為 :「只要對這些空間稍做整理,就能讓空間發揮最大的價值,同時也能延續空間的生命,讓更多有趣的故事發生。」

「在網路上,我們的空間並不是商業化的上架下架,而是讓每一棟建築物都成為故事,訴說著一段段值得被保留的美好過去。」在雋永R不動產的策劃下,一個頹圮不起眼的街屋,成為了咖啡廳、畫廊等熱鬧活絡的人文環境。比起強調房屋的地段、坪數、挑高幾米等居住價值,雋永R不動產以不同的角度讀出老房子的靈魂,讓這些場所,在保留過去的同時,也觸發社區的未來,創造出新的生命力。

秉持「雞婆」精神 崔媽媽基金會捍衛居住正義

「巢運」這個詞,對你我來說應該不陌生,但早在1989年,就有四萬名無殼蝸牛夜宿忠孝東路,盼能撼動臺灣住宅公共政策的改革行動,可惜並未成功。然而,居住議題的熱度並未就此被澆熄,崔媽媽基金會在這場無殼蝸牛運動下誕生,以「雞婆精神」致力於捍衛無住屋者的居住權益。

2010年,崔媽媽基金會與OURs、社區居住聯盟、伊甸基金等13個團體組成社會住宅聯盟,經過聯盟的倡議與努力,馬總統當年即宣布在臺灣開始興建社會住宅,更在總統大選前夕通過《住宅法》等居住正義五法。
然而面對台灣龐大的居住議題,只靠倡議也許難以對整體市場產生持續正向的轉動。

「做為一個社會企業,或許我們的格局可以大一點,」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表示,看見年輕人、獨居長者、弱勢家庭,在找屋、租屋及、搬家過程中所面臨的困境,崔媽媽基金會秉持著健全租屋市場的初衷,決定不只扮演倡議的角色,進一步成立「蝸牛社會企業」,實際介入租屋市場的營運。

從代租、代管、修繕到清潔,蝸牛社會企業提供「一條龍」式的租屋服務,同時也提供搬家、建立評鑑制度、老屋活化、公寓大廈社區營造等全面的服務,並針對弱勢族群提供相關社會資源或轉介社福機構。另外,他們也擔當起租屋法律諮詢、糾紛協調者以及搬家公司評鑑的把關者,以導正台灣租屋市場不穩定的租賃關係以、及搬家流氓等亂象。

正如活水社企投資總經理陳一強所言,「社會創業家和非營利組織領導者不同,社會創業家不滿足於給魚吃或給釣竿,他們會不停努力直到改變整體漁業生態,所以真正的社企應『做深不是做廣』,直到某個社會問題被解決。」從1989年的無殼蝸牛運動,到2010年社會住宅聯盟的成立,再到蝸牛社會企業的創辦以及日後巢運的催生,崔媽媽基金會20多年來深耕台灣的居住議題,期許有朝一日,所有的無殼蝸牛都能找到一個安穩的家。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獸醫師阿嘉用一生志業改善臺灣乳品業,讓我們的早餐牛奶 終於有三大品牌之外的優質選擇
>>我們真的需要這麼多衣服嗎?這兩個品牌想重新定義時尚 讓「買衣服」不再是一種衝動
>>改變社會不一定要站在第一線,看社會企業生態圈如何成為最強後盾!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