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步,都必須追求最好的一步
在企業內的工作,我是沒什麼經驗的。
但最近突然有不少機會,和正在當上班族的朋友聊天。聊到很多職場生態和規矩,那些對上班族來說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狗屁倒灶,對我來說卻新鮮無比。
例如,原來菜鳥剛進入公司時,人資部門會持續的寄給新進員工各式各樣的通知信,好讓新同事踏入戰場前有完整的職前訓練。積極的通知與訓練背後也代表著若不能馬上打戰,那是你沒準備好,不是公司沒用心培訓。
原來也有外商公司,大部分人竟然是操著閩南語對話的,要用到專有名詞時,也是閩英混著講的。
另一個公司,在同一批錄取的10個新人中,不到兩年,只剩下不到2個留在公司內打拼,老闆不覺得跑掉8個很可惜,只覺得很不錯,找到2個耐操者。
也聽到某公司升官沒有加薪,只是責任變超重。因此習得如何避免被老闆看重,同時又不會落到被炒魷魚的工作藝術,是大家努力想獲得的技能。
種種職場原理,大家談的酸甜苦辣,我聽的津津有味! 同時,深感自己走在有點不一樣的道路上...
有人說,創業的過程就是開著一台正從懸崖往下掉的壞飛機,看是先修好飛起來,還是先落地。這麼大的風險,每天每分每秒還要背在身上? 於是,創業家總是少少的。
自從決定創業,自從這個念頭冒出後,首先要面對的,就是承擔責任,承擔結果。是好,是壞,都蓋括承受。
面對習慣不做決定,習慣說"都可以阿"、"隨便阿"的自己,然後認知自己不能再有這樣的思想,再來必須時時刻刻調整自己的行為,最後變成新的習慣。這個心態上的整頓,熬了我多少次的自我反省。說真的,這可不像整理房間這麼簡單。(雖然說整理房間對我來說已經非常難了)
接著,十多年的校園、軍隊生活,總在教導我們融入既有的制度,成為一個很乖巧、守規矩的個體。
在決定創業後,一切也都變了...現在常常要強迫自己做出超乎現有視野與程度的決定,雖然很多決定讓我跌的頭破血流。
常常要伸展自己的極限,但在氣力放盡倒下的前一刻,又如何確定極限在哪。
常常要逼自己吞下大補丸升級,而大補丸往往都是苦到胃的、扎到心的...
就像還沒練好運球就要與Kobe單挑,越級挑戰的後果,就會挫折,久了,信心就會動搖。但幸好久病成良醫,我倒也練就了一套方法,讓自己至少能壯起膽來怒瞪Kobe。
這套方法,就是每次挫折時,就仔細想想,我們現在能有這麼舒適的生活、完善的醫療、快樂的人生等,不都是前人嘔心瀝血、無私奉獻而來的? 甚至最基本的自由二字,都是前人拋頭顱的代價而爭取來的。
我們不是不知道,而是太習以為常。
既然我們這一代的乘涼,是上一代種的樹。那這一代是不是也要做些什麼,為下一代能為我們的存在喝采。
原來,當初感受到這個世界,有許多存在已久的社會問題。然而現有的方法彷彿又無法妥善的解決。因此急著想跳出來,對這些急迫的問題以身相許,並賭上生命中最寶貴的部分 - 時間。試圖用自己的努力與影響力,讓這個世界變得好些。看似好傻好天真,我卻堅信不移這是對的,該做的事。
既然每一刻都可能是人生的最後一刻,那何不認真、誠實的面對自己,做自己不會後悔的事呢!
主流馬路不走,特別開一條小徑走。肯定什麼都缺,缺經驗、缺資源、缺名氣、缺標竿。
缺經驗,就身上的傷疤狠狠的刮經驗。
缺資源,在最後一條內褲賣掉前,都得擠出來。
缺名氣,有時候時間累積、有時候需要運氣,更多時後需要長相。
缺標竿,我們就要成為標竿!
用最小的資源,做最有效的發揮,用最少的人力,做最大的動員,用最快的速度,記取最深的教訓。這沒有失敗的本錢,每一步,都必須追求最好的一步。
講了好多,好像很苦的樣子,但其實,我覺得幸福無比。
創業,感受到自己是"活著"的程度,也任何事情無法比擬的。
每一天可以做自己認同的事,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靠自己的才能與努力,披荊斬棘。用自己的雙手與雙腳,開山闢土。每天的呼吸都感到活著真值得,每早的睜眼都感到這一天在迎接自己。
最棒的是,有著"每一步,都必須追求最好的一步"的想法,真對的起自己活在這個世上阿!!

文章標籤

  • 發酵中的七年級生

    發酵中的七年級生

    若神要安排一個人走向社會企業之路,就會安排剛退伍,23歲的他,第一份工作到台灣第一家社會企業創投公司,並於26歲時再給他一個社會創業機會。在創業過程迷茫時,讓他碰到另一個來自香港的社會創業家並肩向前。更重要的是,賦予他天生一股對社會的打抱不平之心與不怕艱難的意志力。當神這樣安排之後,社會創業之路對他而言就是油然而生的,熱在其中的。Kevin為以立國際服務創辦人與執行董事。
NPO加速器-側欄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