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加拿大版開心農場Hope Blooms,為社區綻放新希望

編譯:張欣舫

位於加拿大哈里法克斯北部的Hope Blooms是一家獲得無數獎項與各方媒體報導的社區型社會企業,成立的宗旨是透過聘用社區邊緣青少年,均化營養食物的可及性,同時藉由建立社區型的小型企業,提供一個讓居民共同打造美麗社區的機會。以建立良好關係做為企業基石的特色,讓看似普通的Hope Blooms顯得與眾不同。

內部員工Sarina表示,她剛進入Hope Blooms時就被企業內高度的互信、開放與關懷所震懾,她清楚地感受到這家社企把建立關係視為首要任務。她說:

「不論是六歲或六十歲、第一世代或第五世代、單親或大家庭、新手或經驗老道的農夫,每個人都覺得自己代表著社區內某部分的成果,並以此為傲。」

Hope Blooms在北哈里法克斯提出了一個由青少年主導的草根計畫,包含了27個小菜園,並有超過40位青少年參與其中。他們有自己的溫室與一個商業廚房,讓青少年能在該處製作銷往社區的沙拉醬。隨著每年更多的青少年加入這個計畫,生產食物的菜園也跟著擴張,同時帶動香草沙拉醬的製造與銷售量,收入也回饋至這些青少年未來的高等教育基金。

圖片來源

這個計畫原本缺少足夠的資金,但靠著創辦者Jessie Jollymore努力地奔走宣傳,終於獲得許多當地企業、基金會、政府單位和個人共襄盛舉。這些組織不僅提供資金,其中也有許多人成為Hope Blooms的合作夥伴。另一方面,當地家長與高齡者都十分樂於擔任志工,成就了這個社區型的社會企業。

但如果要問誰是Hope Blooms的生命力來源,答案絕對是當地的青少年。這些擁有無盡熱情、勇氣、決心、創意的青少年們是這個計畫的最大推手。他們在打理課業與家務之餘,還能投注心力於醬料製作、訂單處理、照料農地等社區服務活動,Sarina認為這些青少年體現了「富足是一種心理狀態」的本質。

Sarina表示,鼓勵更多的社區居民參與類似Hope Blooms的社會企業,能塑造出「我們的成功是來自眾人」的意象。她也提到Hope Blooms並不是一個慈善機構,「我們把處理孩童發展、食物安全、健康、領導力開發當作社會性投資,希望能為社會帶來實質的好處。」

只要有更多投資讓類似Hope Blooms這種強化社會連結的計畫產生,我們就能擁有更大的力量去營造多元、富有彈性且美麗的環境與社會。


資料來源:
Halifax Social Enterprise Thrives on Community

延伸閱讀:


你的心中是否也有一個好點子,卻不知該從何開始?
快來參加社企流年會,沿著八位「創革者」的逐夢軌跡,加值你的行動力!

按此進活動網頁

創愛的業/大王菜舖子 經營小哲學

2014.04.16
合作轉載

2013-04-08.經濟日報.B7.經營管理.朱永光

「你現在是在做什麼?」「阿嬤,我在網路賣菜啦!」「網路喔,這路大嗎?很多人出入嗎?」

這是「大王菜舖子」創辦人王福裕與家中阿嬤的逗趣對話。原本是成大都市計畫的博士候選人,因為學術計畫來到花蓮,接觸花東好山好水的環境與勤奮純樸的農家,勾起他在農村成長的美好回憶及思鄉情懷,也深刻體認到要真正幫助農村永續發展,必須採取行動,而不是埋頭寫一些似乎永遠不會實現的城鄉規劃。

他辭掉研究單位的工作,以社群支持型農業(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CSA)的方式支持花蓮在地有機耕種的小農,協助將無毒、健康的農產品運銷到消費者手上。

有機種植的小農目前遭遇的兩大困境:一是產量小,難以和大通路合作,但市面上又缺乏小通路與小農配合;二是與收入不成比例的有機認證費用,因為缺乏認證又降低了在有機商店上架的機會與消費者的採購意願。

生產端的農夫需要一個朋友,幫忙配送田間收成的食材;而消費者也需要一個朋友,協助把關、讓安心的食物可以送上餐桌。

大王菜舖子從2008年創立僅三戶人家的共同採購,慢慢成長至200多戶家庭的支持參與。「找一群人挺一群人」就是CSA的基本精神,「這也證明了小農與消費者之間是彼此需要的,而大王菜舖子就是中間那個雙方可以信任的朋友與平台!」

在營運上,王福裕實現的不只是消費合作也有生產合作。打破傳統商業概念,在貫徹「規模不經濟」的原則下,規劃農民們栽種小量、多樣化的作物,也鼓勵在地匠師與媽媽們加入生產行列,有師傅手工作的豆腐、豆漿,也有窯烤麵包與手打麵條,好手藝的媽媽們則幫忙製作醃菜、蘿蔔干,連醬油、米酒都自己釀造。

「我堅持『小』才能將關心、服務做到位,『小』才能讓人人發揮才能、創造穩定收入。」CSA在王福裕的運作開始展現效益,開啟了鄉村合作經濟發展的無限可能。「在地好生活」小旅行便是一例,吸引很多外地人來這裡住宿學習過鄉村裡的好生活,可以幫忙下田採收,也可以學做豆腐、麵包及手工木器。「在農村創造收益、留住人口,讓有好食物、好手工、會生活的人都可以得到支持,在這裡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大王菜舖子還有一個非常特殊「以物易物、以工換菜」的交易模式。無力支付有機檢測費用的小農,在確認通過檢測後,就可以用生產的蔬果來跟王福裕交換,折抵費用;下午需要人手整理打包蔬菜,附近的媽媽們就會來幫忙,最後換到一包菜回家煮晚餐。

「這是一開始我沒錢雇用人手的做法,感覺很像回到小時候鄰居間你送我瓜、我送你菜,還有沒錢的人家就送兩隻雞給校長當學費,讓孩子繼續上學。大家交換資源、各取所需,這是我想打造的烏托邦!」所以這個制度持續保留在「大王菜舖子」裡,不靠金錢而是在信任及分享的基礎上彼此有更深的連結。

CSA也設置農法學堂傳授自然農法及市場運銷經驗,協助有意回歸農村的年輕人找到「另一群人挺另一群人」,使更多小農及村民得到永續支持。

「以社會理想為體、資本工具為用」,王福裕用小通路解決小農困境、守護食品安全,沒有擴張經營規模的野心,卻有讓CSA遍地開花的理想,讓台灣農村皆能重獲自己的春天與希望。

(作者是美商中經合集團總經理,本文由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合作委託撰寫,本專欄隔周二刊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