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倒貼一個月薪水也要參加的志工服務

2012.07.16
瀏覽次數:

文:林以涵

(來源:以立國際

根據統計,2011年共有數千人飛往包含歐美、亞洲及非洲等國參與志工服務,其中絕大部分是自掏腰包參加的。聽起來有點矛盾,這群人為什麼要花錢出國當志工?

志工=免費?

「國際志工是我從未碰觸過的議題,當初會參加是被ELIV的活力深深吸引。」台大生物環境系統工程系侯文祥教授口中的ELIV,是台灣唯一一家以公司型態經營志工計劃的以立國際服務。

兩年前以立創辦人陳聖凱,想在越南蓋生態豬舍,向台灣此專業的權威侯教授請益因而結緣。侯教授除了提供知識,更加入志工行列,飛到越南、捲起袖子和其他夥伴一起服務。他用當地便宜材料設計出防風布、灑水器、乾溼分離等機制,讓豬舍能調節溫度、改善衛生條件,教導當地人養出好豬,強烈使命感讓他將回程機票延期兩次,晚了志工團好幾天回台。

第一次參與就「翻天覆地」的國際服務經驗,讓侯教授發現自己所學及專業可以用在真正需要幫助的地方。再度參與以立的柬埔寨計劃,教導當地如何用牛糞和落葉堆肥等耕作技術,讓擁有土地但沒資源不會種田、只能去大地主田地打工的貧民,能在自己田地種植作物賺錢。

一樣是三小時教學,在大學裡可能會遇到打瞌睡學生;在發展中國家卻可能讓當地人擺脫貧窮循環、改變命運。侯教授說,「我用雙眼見到當地居民所過的生活,我知道他們其實可以過得更好,擁有更高的生活品質,我也知道我有責任、有能力去做這樣的改變。」

陽明大學學生唐萱庭參加了柬埔寨計劃的志工。她在當地開墾雜草叢生的空地,從除草、填土、建木牆、上油漆,一步步為孩子蓋出夢想教室,之後她更成為以立的志工領隊。第一線參與讓她親眼看到這世界的失衡,而不是總在報紙上看著貧窮數據發傻。

而我自己則在今年春天到內蒙古,在黃河上游快要變成沙漠的地方,種植防風固沙的樹苗,期待日後能夠重新變成綠地。你一定要親眼看到一望無際的黃土與許多被侵蝕成沙的山頭、以及經歷了沙塵暴,才能深刻體驗到人類對大自然破壞的嚴重,是要花這麼多力氣才能挽救回一些,回台後總是想著這些畫面,也更認真去實踐生活中各種環保行動。

一趟志工服務團費不含機票可能就要兩萬到三萬,相當於社會新鮮人一個月的月薪。但表面上是我們花錢當志工,但實際上我們從彎下腰揮汗投入的服務中獲得更多啟發與省思。

使用者付費才能讓對的事情永續經營

以往國際志工服務都是由基金會或政府相關單位發起,每位參加者的機票、食宿、服務的相關支出,以及主辦單位行政成本,由基金會的捐款或政府預算全額或部分吸收,也造成社會普遍錯覺,認為當志工不用出(那麼多)錢。

以立國際成立以「國際志工」為主要業務的社會企業,希望帶更多人走出台灣,進入赤貧生活、生態失衡前線,以「全年接力出團」的形式為邊緣角落改善貧窮與氣候變遷兩大問題。

他們落實「使用者付費」的概念,讓有心參加的人在可負擔時間和金錢下進行服務,為生活創造體驗與突破,也讓更多經費可用於需要的地方建設,不因募得捐款或政府補助變動,影響各國服務內容。

以立也大量投入當地探勘工作及技術學習,規劃出深耕的服務內容,改善過去國際志工計劃往往只專注在參加者的體驗-像是團康唱遊、軟性教學,拔草等流於鬆散的工作內容,而缺乏對當地深入了解和參與的問題。

社會企業茁壯公益,成果持續累積

ELIV用社會企業模式,鞭策自己更善用資源及實踐社會影響,其成效由參加人數逐年以倍數成長可見一斑。第一年(2010)出隊人數是66人,第二年(2011)超過300人,今(2012)年夏季出隊人數已超過去年全年總人數。

以柬埔寨計劃「柬單生活」為例,至2012年底將有近四十團紀錄,成果持續累積。2010年探勘隊吸引侯教授加入傳授有機農業技術,與村民一同蒐集有機堆肥,讓荒地重生。2011年計劃中的10個村落,10片農家的貧脊紅土,現在已長出茂盛空心菜。2012年擁有美國LEED綠建築執照的直方設計工作室全員出動投入建造就地取材的生態孤兒院,讓孤兒們有乾淨堅固的家,有唸書和學手藝的機會,也有自己種植有機食物的能力,更做為示範基地之後推廣到更多村落。

人們往往熱衷於自己能投入與創造的事情,這樣的信念,讓每年參與國際志工的人數不減反增。而以立,正用創新的商業模式,對巨山般的社會議題,以愚公式接力創造改變,志工們累積的軟實力,持續在海外擦亮台灣品牌。

本文原刊登於商業周刊


作者簡介:林以涵,畢業於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美國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公共事務研究所。現於台灣為美國一獨立顧問公司工作,提供諮詢服務給社會企業、非營利組織、與國際發展機構,並為社企流創辦人兼總編輯。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