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買這檔股票 為得是讓世界更好

2012.07.02
瀏覽次數:

文:林以涵

2001年於美國加州創立的社會企業Jive,被視為社會企業領域的Facebook,提供軟體服務給其他社會企業,使用者除了可以透過Jive平台了解同事動態、溝通或分享業務,也可以經營客戶關係、瀏覽最新的社會企業相關資訊,在全球共有3000多家客戶與1500多萬名使用者。

Jive於2011年底以每股12美元於納斯達克掛牌上市,共募資一億六千一百三十萬美元,市值超過六億美元,公司營業額也從2010年的四千六百萬美元增加到2011年的七千七百三十萬美元。

所以,社會企業也可以上市嗎?

改變社會的投資

社會企業指的是用商業模式來解決社會或環境問題的組織,以「社會影響力極大化」而非「收益極大化」為目標。和傳統企業相比,社會企業的產品或服務有著較低的淨利(profit margin),期望讓更多消費者有能力購買,因此不容易獲取高額利潤。

以追求財務報酬極大化的純盈利角度來看,沒有人會想投資社會企業。

然而世界上並非所有人都致力追求利潤最大化。想運用自己的金錢改善社會問題、又不希望這筆錢成為零報酬慈善捐款的人,便會考慮投資社會企業。這樣有耐心的資本,被廣泛定義為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ment)。

影響力投資指的是評估財務、社會、環境等多面向報酬的投資機會。一名影響力投資者(impact investor),會期望自己的投資可以拯救幾名早產兒免於失溫、或幫助幾名低收入戶改善視力問題,而不只是注意這筆投資的財務回報。

影響力投資匯聚地-社會企業證券交易所

許多金融創新模式因應而生,想解決社會企業在取得資金上的困難。公益創投組織(venture philanthropy)為社會企業提供營運資金,許多國家更開始籌備社會企業證券交易所(social stock exchange),希望在紐約、倫敦、東京、納斯達克這些傳統交易中心外,打造更全面、更創新的平台,讓大眾能透過投資改善各種社會與環境問題。

社會企業證交所是一個交易社會企業股權與債權的平台,讓影響力投資得以匯聚。與直接投資社會企業不同,社會企業證交所提供的投資機會更具規範、有效、普及。
社會企業證交所有明確的上市門檻,運作規範要求,以及資訊公開、監控、與違規懲處機制。許多專家更提倡採行「雙指標原則」,列出每一個在此平台上市的社會企業的財務指標與社會影響力指標,供投資人作比較與選擇。

證交所的退場機制,讓投資人可以隨時變賣自己的股票或債券,提高耐心資本的流動率與靈活度,也對掛牌上市的社會企業形成市場制約機制-運作得越好(即能創造越高財務與社會影響力報酬)的組織,越有融資機會。

此外,公益創投公司的資金來源往往是高資產的機構或個人,而社會企業證交所讓小額投資者也能進入市場,促使「用投資改變社會」這樣的行動更加普及化。

巴西於2003年成立社會與環境證券交易所,至今已為71個組織募集了550萬美元。英國於2011年投注四億英鎊設立的大社會投資基金(Big Society Investment Fund),也將協助倫敦社會企業證交所的籌備。新加坡的Impact Investment Exchange Asia於2010年獲得美國洛克菲勒基金會約49萬美金的資助,要打造亞洲第一個社會企業證交所,南非、德國、葡萄牙等也在進行中。

這個實驗性概念也引來許多辯論。許多政府規定社會企業證交所在營運初期不可對大眾開放,為其蒙上一層資訊不透明的面紗。有些人認為市場價格的衡量,會讓社會企業在追求財務價值與社會影響中失去平衡,社會影響力指標也是隔領域如隔山、非常主觀而無法比較。社會企業證交所亦可能被有心投資者操控,影響上市社會企業的所有權或社會價值。

能掛牌上市的社會企業終究是少數,然而社會企業證交所更具有示範與鼓勵的作用。它代表一個嶄新階段,讓大眾意識到金融界可以如何創新以支持對社會有益的企業體;它也提升公益組織對於財務透明化、績效評估等機制的重視。

我期待著,也許十幾年後台灣也會有一個社會企業證交所可以進場投資。在那之前,讓我們持續關注與支持各領域社會企業的萌芽與茁壯吧!

本文原刊登於商業周刊


作者簡介:林以涵,畢業於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美國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公共事務研究所。現於台灣為美國一獨立顧問公司工作,提供諮詢服務給社會企業、非營利組織、與國際發展機構,並為社企流創辦人兼總編輯。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