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新聞] ‎10種金融業可以讓世界更好的方法

2012.06.25
瀏覽次數:

金融業在每次的金融風暴之後總是遭人詬病,2007年的金融海嘯更讓這股反動與憤怒達到高點,因而有佔領華爾街等街頭運動。但這些運動都還不足以表達全體人民的憤怒,社會對金融海嘯的觀感不僅僅是一個不幸的偶發事件,而是道德淪喪的產物。

一部分的金融業人士固然是邪惡的,但是各行各業都有邪惡的人。或許因為金融業的薪資所得高,所以加劇了人們心中對金融業不善的想像。以此為出發點,我們必須要思考如何讓金融業服務能夠被普羅大眾所接受,並且可以提供社會正面的力量。

要達到這個目的,現今的金融機構必須有所改變-例如更能夠為大眾而非少數人服務、擴大融資的對象、資助更多活動和承擔更多風險。金融業應該要更加善用金融專業幫助人們,將貪婪的金融業人士送進監牢、不符合法令規範的金融機構勒令歇業。

美國耶魯大學經濟學教授Robert Shiller在新書《金融與美好社會》(Finance and the Good Society)中列出了以下十種金融業可以幫助改善世界的方法:

一、貸款給B型企業(Benefit Corporation)

B型企業(Benefit Corporation,簡稱B Corp)是營利組織,但不同於一般企業的是,此種企業除營利外,具有公益性營業目的,例如促進社會利益和環境改善,也須明文保障員工權利。每個B型企業都有自己的公益目的,並吸引該領域的改革者和有興趣的投資者。 此概念最初由非營利組織B型實驗室(B Lab)所提倡,並鼓勵企業體參與認證(發行社會與環境報告書、揭露財務報表)成為B Corp。

第一個針對B型企業的法條於2011年在美國馬里蘭州頒布,目前已經有八州針對這種企業型態頒布法律。Shiller認為這種新型企業將會成為主流,而且會超越一些現今最賺錢的公司,因為B型企業有著能夠激勵人心的工作環境。以維基百科為例,所有作者都是無償提供資訊,但卻還是有這麼多人願意提供服務,顯示公眾/公益目的確實可以鼓勵人們付出。

二、創造「參與型非營利組織」(Participation Nonprofits),即藉由公開發行證券募資的非營利組織

不同於傳統非營利組織,此種組織會發放股利至專戶給股東。對股東而言,該投資因其公益目的,所以可以提撥為所得稅扣除額,而股利部分則限制僅能用作投資其他的非營利組織(例如購買其他參與型非營利組織的股份)、或做為股東本身在事前即定義好的急難用途(例如醫療急用)。

有了參與型非營利組織,公益捐贈會變得更加有趣。當捐獻者明智地選擇了投資標的,他可以得到財務報酬以及看見投資所產生的社會助益,進而得到來自幫助他人的滿足感。再以維基百科的例子來說,維基百科基金會如果以這種方式籌資的話,很有機會會比現在更加成功,也或許可以找到營收來源。如果採用這種方法,維基百科可能不用像現在倚賴75個員工運作,Shiller相信維基可以獲得數十億元的捐款,得以做更多事情。

三、創造「按市價計算型房貸」

這種房貸的合約內容表明當房價明顯下跌、經濟衰退等條件發生時,房貸金額則部分免除。2007年金融海嘯時,只有非常少數的房屋持有者得以按市價重估他們的房貸金額,房價大幅下跌但房貸卻沒有跟著一起減免,是造成這次金融危機的一大原因。房貸應當按房屋市價計算,並持續地按經濟情況反應市價。

四、替上述房貸持有人設計出管理風險的機制

Shiller和同事曾在2006年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CME)合作,成立了第一個針對單親家庭房貸的期貨交易市場。這個市場還是存在,但目前交易量非常低。CME最近又推出了關於房地產價格的選擇權商品,希望可以活絡這個市場。如果這個商品也無法普及,他們就要再推出其他的商品,使得「按市價計算型房貸」的投資人承擔合理的風險。若人們當初有這種房貸和控制風險機制,金融海嘯便不會發生。

五、增加代表99%人民在議會的遊說者,而不僅止於那些最富有的1%

議會遊說者有其存在的意義,因為他們提供立法者所需要的資訊。除了服務富人,應當也要有遊說者為那些窮苦和勞工階級發聲。由於立法者往往缺乏完善的財務知識,所以有財務專長的遊說者顯得特別重要。近年來代表大型金融機構的財務方面遊說者掌握了相當多的資源,而替大眾發聲的遊說者則式微。我們應當讓更多替人民發聲的遊說者存在於立法機構中。

六、提升窮困人們的風險管理機制

這世界上有幾十億人們的所得僅來自於種植作物,這是一個高風險的行業,農夫們應當要有管理風險的機制以防各種天然災害。傳統的農產品保險無法發揮作用,因為農作物的損害與否很難客觀衡量。如今氣象預報系統進步,園藝專家也更加明白天氣和不同作物之間的關聯,我們應當可以設計一種新的農作物保險商品,能夠直接依據天候來衡量農產品損害。目前,這項商品的普及率仍然很低,儘管世界銀行和其他的組織都正在大力推動。我們還需更多行銷來致力於這樣產品的推廣。

七、創造更多元的公債

目前各國政府仍主要倚賴發行公債來募集財政支出,不像一般企業利用發行債券和股票兩種方式。政府或許可以藉由發行類似於股票的證券,並使之流通於股票交易市場。Shiller認為面臨財政赤字的政府,不應繼續發行更多的公債,而應該發行「Trills」-每一個trills會付給持有人股利,金額為今年的GDP除以萬億 (trillion),並且永續支付。對於對景氣持樂觀看法的人,這會是個很適宜的商品;而對於政府而言,這也可以緩和經濟衰退的衝擊,因為在景氣不佳的年份所需要支付的股利比較少。

八、創造可流通市場的「社會政策債券」

「社會政策債券」指的是政府針對一個特定的社會政策發行債券,當該政策實現時,例如某一項犯罪率明顯下降,則政府償還該債券。這種債券給予民間部門解決社會問題的動機,也就是說,一個承包者可以利用先購買該債券,並致力於將該政策實現,來賺取利潤。這名承包者並不需要等到這項政策真的實現時才可以將債券兌現,因為這是一個在公開發行市場流通的產品,其他的投資者發現這項政策可能實現的時候,便會願意用更高價向承包者購買該債券,承包者在此時則獲利了結。

九、讓所得不均情形決定稅率

我們應當通過這樣的法案:創造一個所得不均指數,並且讓富人的所得稅率和這個指數呈正相關。當在未來的某一天所得不均指數超越了某一個門檻,則高所得族群的所得稅率自動提高。這種依據未來有可能發生情況的賦稅加重,會比實際上發生時再決定加稅的法案,來得容易通過。就好比火險,我們只能在房子被燒掉之前保火險。同理,所得不均是一個社會的風險,所以我們應當在惡化之前管理這項風險。

十、創造「生計保險」

「生計保險」指的是當被保險人所從事行業的產業平均所得顯著降低時,獲得賠償。我們現在已經有了傷殘保險,當一個人因為生病或受傷而無法繼續工作時可獲得保險金。在現今發達的社會,我們應該也要有生計保險,使被保險人所從事的行業薪資水準大大減低時,例如被新的科技所取代或是經濟結構的改變,得以獲得保障。一旦有了生計保險,人們可以不必疲於奔命,並且也使人們在選擇職業時更勇於嘗試更多不同可能。

原文請見The Huffington Post: Ten Ways Finance Can Be a Force for Good in Society。(翻譯:施咏晴)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