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在有限的素材下再創造-向一流的剪接師學習

2013.05.11
瀏覽次數:

很久以前在新竹影像博物館學習紀錄片與剪輯課程時,有幸聆聽剪接大師陳博文先生(註)的分享。還記得那時大師問了我們一個問題:「如果一個剪接師可以完全依照導演的交代剪接出導演所要的影片,這樣算是幾流的剪接師?」

同學們議論紛紛,有人覺得這樣已經很厲害了,有人則覺得似乎還可以更好。我們問陳大師他的答案,他爽快地分享了他的觀點:這樣只能算是三流的剪接師。

「唉!」同學們不禁驚奇,於是詢問在大師的眼中,二流為何,一流又為何。

大師分享,二流的剪接師有審美的批判能力,能夠區分導演的想法什麼地方很棒,什麼地方又會有問題。大師舉出一個例子,在拍攝、運鏡、演技等方方面面都很好的影片中,卻出現了與事實不符的狀況。有能力發現這些問題,就有潛力晉身二流之列。

當我們追問一流為何時,陳大師說,一流的剪接師能夠用既有的有限素材再創造,為導演解決這些問題。大師以如何處理前述的影片為例和我們分享了他的做法,因為他的協助,讓導演不致於需要面臨重拍的難題--事實上影片中出狀況的男主角已經飛往他處拍另一檔戲了。

這個經驗給我很大的啟示,並鼓勵我開始思考,除了把技術面的本分事踏實地做好,還要培養審美和批判的眼光。之後,更要向一流的剪接師學習,在有限的條件下創造新的可能。而這個態度也引領著我在社會企業領域的相關分享工作。

因為自己有微薄的經歷,因此偶爾會被邀請提供想要從事社會企業的朋友們一些經驗做為參考。在這些狀況裡,故事真正的擁有者與詮釋者,其實是真正在做這些事情的人,而我只是一個陪伴者或是協力者。如果他們是導演和演員,充其量我不過就是協助讓成品更符合導演需求的剪接師。

在從事解決社會困境或是實踐社會使命的工作裡,經常會遭遇很多不同面向的限制與挑戰。有時我們的經驗足以提供不同的觀點,但是單純的批判卻不足以讓事情變得更好。如果這件事情是眾所喜樂的,那麼就值得我們用當事人的立場與觀點,試著去找尋更多再創造的可能。

然而,我們如何能在有限的狀況下再創造呢?

有一個方式也許可以成為培養再創造能力的參考:保持謙卑的學習態度,盡可能累積足夠的經驗,無論是成功或是失敗,並透過反思從中汲取養分,淬鍊出能夠有助於自己和別人的精華。在判斷他人所做出的選擇時,也要把做出這個判斷的內外環境列入考量,穿上他們的鞋思考,見賢思齊,見不賢內自省。每當自己發現了一個困境或是難題,儘量不要停止在批判或是分析上,試著進一步地思考,在有限的狀況下是否有什麼不同的選擇,我們能「做些什麼」來促進我們所期待的改變發生。

我常常覺得,每一個困境都是獨一無二的,不因我參與了社會企業的工作,我就變得有能力協助他人解決問題;也不因為我們所從事的社會企業工作,我們就真的能解決我們想解決的所有問題。我們其實只是一步一步地摸索,在有限的狀況下不斷地反思、選擇和再創造,以期待我們能朝著共同的願景前進。也許此刻只解決了一小部分問題,但是已經比坐而言離夢想更近一些。

誠如艾森豪將軍所言:"Plans are nothing, planning is everything."這感覺就像是依照導航規劃的路線開車,要時時刻刻更新現在的所在地和最新的路線狀況以便重新規劃。當錯過了某個路口時,與其嚴厲地指出開車的人的過錯,不如溫柔地指出下一個有益的行動。而且,導航也不總是對的。當真正到達目的地時,導航系統曾經說了些什麼,也就不再重要了。

註:陳博文先生是台灣頂尖的電影剪接大師,同時也是第十三屆國家文藝獎的得主。相關訊息請參閱: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