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美好的昔日與現在的年輕人

2013.12.2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現在的年輕人都這樣嗎?台灣的社會(教育)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真搞不懂現在的年輕人怎麼想的!」

「想當年,我們……」

這些倚老賣老的句子,未必要等年紀真的很大了才會掛在嘴上。社團裡大二的學長姐教訓起大一的學弟妹,就是一副歷經滄桑的模樣。我姪女也常常老氣橫秋地說:「我小時候……」我聽了,不知道該怎麼接話,妳不是才在上幼稚園嗎?小時候是哪時候?

時光一去永不回

在時間的篩選淘洗之下,對於往昔,我們難免感情用事。真正的「當年」,往往都被美化、或醜化、或遺忘。

就像遇到大風大雨或者大熱天,咱不經意地脫口而出:「今年天氣好奇怪!」緊接著,「全球暖化」、「極端氣候」這類很有學問很時髦的字眼,也跟著出籠。完全忘了自己去年遇上颱風時,也曾以同樣的句子望天興嘆。在我看來,地球溫度上升或下降個兩度,本是常態。萬一年年風調雨順,或者地球幾十億年保持恆溫,才真的奇怪。

還有個「美好昔日」的例子,是近年不斷被拿來當作正面案例的蔣經國、孫運璿時代。在這類例子中,當時的台灣彷彿理想國一般美好。不過,同樣是那個年代,台灣還在實施全球持續最久的戒嚴令,人民的集會、結社、言論、出版、旅遊等等權利都被限縮。那樣真的好嗎?

最近,高希均教授的演講與洪蘭教授的文章所引起風波,也是從「美好昔日」談起。

無差別攻擊

知名人士對於年輕人的批評或教誨,向來是個熱門主題。不管說的對不對,媒體都很有興趣,最好能激起世代之間的對戰,炒高收視率。

誰對誰錯、哪部分錯哪部分對,難以一一評斷。可以確定的是,激起反彈的言論,通常是「無差別攻擊」,把所有的現象歸咎為單一的原因,用一支竿子打翻一整個世代。例如高希均教授的「政府沒欠你」論,把五十年前的台灣說得全島一心一德似的,而個人若有成就,全歸功於個人努力,對照組則是現在找不到工作的年輕人,責任也要年輕人概括承受。

姑且不論高教授個人的成就是獨力完成還是搭上時勢便車,他對於年輕人的指責,如「畢業後應抬頭挺胸找工作,可惜很多人仍要父母照顧」、「…學生卻花太多時間在不相關、不入流的資訊」,擺明是一種無差別攻擊,好像這一代的年輕人個個都是媽寶、爸寶、啃老族。

但是,當然不是呀!現在的年輕人,有人不努力,也有人很努力呀!就如同高教授那個年代,肯定也一樣有人很努力、有人不努力,有人靠著權勢庇蔭關說走後門,不必努力,照樣富貴。

不過,高教授的演講是媒體事後報導,有可能被以偏蓋全斷章取義,讀者有可能被誤導被煽動,先存而不論。另一篇洪蘭教授的文章《別讓前人的熱血白流》,因為全文都是她自己寫的,就比較明確了。

這篇文章除了和高教授一樣採取「無差別攻擊」之外(把參與二次大戰的美國士兵都形容成「犧牲小我、吃苦耐勞」,把台灣現在的年輕人全部歸類為「到處抗爭、隨意翹課、丟鞋打人」),還引喻失義,將政治性遠高於軍事性的八二三隔海砲戰,說成台灣生死存亡的一役。更糟糕的是,該文將二戰時拿槍上戰場的十幾歲美國士兵,說成是為真理正義而戰。那,德國的士兵是為了什麼而戰呢?難道他們都是卡通片裡的惡魔黨嗎?

設身處地之不可能

就算我們能夠克服對於美好昔日的選擇性記憶、準確無誤地重述「當年」,但是「當年」的經驗,是不是就真的適合套用於「現在」?我也一直心存懷疑。

有時候去大學上課或演講,台下同學吃東西、睡覺、化妝、滑手機,千姿百態。我站在台上,看了難免生氣,不過總要提醒自己,除了化妝和滑手機之外,當年的我不也是這樣?現在的我以為很重要的事情,當年的我未必同意,現在的年輕人也未必同意。我可以分享我的經驗,你可以不理會。你可以不知道什麼是「不卑不亢」、「蠻觸之爭」,就像我得google才知道什麼是「打ㄇㄟ」、什麼是「魯蛇」。

畢竟年代不同,關心的事物不同,每個人又都有個別的不同。從前的長輩可以說:「我吃過的鹽巴,比你吃過的飯還多!我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還多!」但是現代飲食講求少鹽,鹽吃太多不健康。如果住在台北,過河甚至不必過橋,捷運直接從河底下穿過去了。

仍然希望長者不吝提供經驗與意見給後輩,只是,一概而論的無差別攻擊雖然痛快,但是很不科學,也成效不彰。尤其要小心,別讓時間「修改」了當年,也別把昔日當成了現在。

搖滾貝多芬-用科技跟媒體顛覆傳統的新世代創業家

編譯:李茂誠

編按:本文為Man on A Mission Consulting的校長Paul Lamb所撰寫的文章。Man on A Mission Consulting 是一個提供社會企業策略規劃、招募資金、專案管理等各種諮詢服務的組織,Paul Lamb也熱衷於觀察新世代的社會企業。本文以作者第一人稱撰寫。


讓我們來檢視社會企業發展的現況,以客觀的眼光來看,老實說,我們提供給下一代的傳統社會企業訓練課程,內容沒有隨著科技的進步更新,對新一代的年輕人也不具吸引力。

當然現在越來越多的社會企業發展課程,在大學及研究所裡面開設,然而我思考到那些社會經濟地位弱勢,沒有機會上大學的年輕人們,也能有接受社會企業訓練課程的機會嗎?

  (圖片來源

幸運的是,有許多具備前瞻性的社團法人、投資者及各種機構,提供創業所需的資源,給那些無能力就學的新一代創業者。而這些從旁幫助的組織也很期待自己提供的養分,能夠滋養這批新創業家,在各自不同的領域,成長出多采多姿的社會影響力花朵。

不難預料,當下年輕人最嚮往的創業領域,是媒體跟科技業,年輕的社會企業家,運用他們在媒體跟科技的專業,經由提供各式服務或內容,為組織創造正向的現金流量,進而支撐整個組織的運作。下面是幾個優秀的社會企業範例:

Change Agent Productions

為負責提供企業視覺傳達服務的公司,他們會招募當地弱勢的青少年實習及培訓,培訓結束之後,也提供這些弱勢青年公司內部的職缺,如平面設計師、影片剪輯師等,讓這些弱勢的青年能有脫離社會底層的機會。

O-Zone

O-zone是由一個年輕的饒舌歌手Olondis Walker創立的,在經歷過一場生死關頭的槍擊戰後,他開始發表許多有關反暴力的歌曲,也在當地的藝文中心教授許多弱勢青少年編詞編曲的技巧,他的願景是希望能藉由音樂,讓每個青少年相信自己能掌握命運,也能改變社會,創造人生正面的價值。

Youth Outlook

Youth Outlook是一個屬於弱勢族群的網路媒體,在這裡,你可以聽到巴基斯坦裔少年的搖滾樂,也可以看到無家可歸遊民寫的詩詞,或是在矽谷裡面當臨時工的攝影作品,Youth Outlook希望提供一個青少年發聲的管道。

有些個人創業家雖然沒有企業的各種資源,但他們仍然可以利用無遠弗界的媒體跟科技,展現出可觀的影響力。最近一個青少年饒舌歌手Baby camp在Youtube上傳自己錄製的的反暴力歌曲,短短幾周內,就累積了三百多萬的點閱次數,也吸引許多社會企業創投跟輔導機構的注意及支援。像是全球最大的社會創業家育成組織Ashoka Youth Venture(阿育王)、國際性青年社會企業推廣組織SAGE、提供顧問及種子資金給學生的培育機構Spark Seed、和專注在改善人民健康及公民權利問題的顧問機構ZeroDivide等,都相當注意這些新一代社會企業家,並願意提供各種資源上的支援。

在Twitter等網路社群盛行的世代,選擇媒體跟科技來成為社會企業的創業題材,是在自然也不過的事。希望這些背負著改善社會使命的新世代,能運用媒體跟科技鼓舞其他年輕人,踏上改善社會之路,也能夠教導其他的資深社會創業家,運用這些日新月異的新興科技,擴大社會企業的正面影響力。

就像Chuck Berry在1955年寫下「Roll Over Beethoven 搖滾貝多芬」,宣示流行音樂將取代古典音樂的趨勢,由媒體和科技所領航的社會創業時代,即將展開!


資料來源:

Next Gen Social Entrepreneurs: Leveraging Media & Tech for Social Change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