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光房」的童話故事 久違了的香港故事

2013.04.10
瀏覽次數:

文:魏華星(Francis)

在今天功利的社會,童話式的故事只可能發生在小孩子的書本裏。就是在朋友之間講夢想,只會予人一個過於理想化、甚至是愚昧的感覺。負面新聞有市場,主要原因是沒有人相信世界可以有正面的新聞。這是真相嗎?

以下一個「愚昧」的故事:從前有一個六、七十年代在屋村長大的小孩,經歷了香港經濟的起伏,靠一雙手在社會不斷掙扎向上爬,亦不負衆望成爲了在商界擧足輕重的高級管理人員。可是機緣巧合下,他接觸到了社會企業,並開始思考這個以資本運轉為中心的社會,到底如何產生更多的社會問題、產生更多不公義的事情。有一天,他突然把工作辭掉,開展了一家叫「要有光」的社企,推出「光房」創效租務。

光房」簡單的概念就是在社會上找到「好心」業主,放棄市場租金,並因應合租的貧困單親家庭可負擔之租金能力,提供安穩、有尊嚴的居所。更重要的是,此計劃以受助家庭的栽培和發展為中心,不但締造空間建立鄰舍關係,更動員社會各界力量關心和支援受助家庭,從而創造脫貧土壤。等等,這不是在講童話故事嗎?正如此項目的顧問張超雄說:「It’s too good to be true!(這真是好得不可能實現)」。

「光房」不但吸引到家族基金參與試行計劃,推出後更有不少業主致電查詢,都說看不過眼「劏房」的離譜,願意利用資產的時間值來幫助扶貧;律師、建築師紛紛報名做義工,免費提供專業支援,更擔當「天使家庭」看顧受助家庭;非牟利機構轉介有需要個案並跟進後續發展。試行計劃中的家庭得到前所未有的脫貧環境與動力,猶如光合作用一般,「光房」重新釋放氧氣。

故事主角余偉業,人到中年卻非賺夠再發財立品。身為三個孩子之父(老婆也沒有工作),回想起年青時,跟社區組織協會一起探訪「水上新娘」的日子,經常褂在口邊說:「社會應該公道一點」。

他的孩子在學校學到關於「英雄」的描述 — 他們都願意爲了別人的利益而犧牲自己,然後對爸爸說:「你也挺像英雄。」對,英雄不可以只活在童話故事裏。

本文原刊登於2013年3月13日香港社企驕陽


作者簡介:「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創始人兼首席行政總裁 ,也是「三十會」的核心組織者。隨著在市場營銷,廣告和戰略行業積累的經驗,Francis在致力於「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前曾擔任電訊盈科策略性發展的助理副總裁,負責在中國的企業發展和戰略信息和通信技術業務。他現在還是香港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兼職委員和大學客席講師。他希望能通過「香港社會創投基金」的平台促進年輕專業人士的參與社會企業家精神和社會創新。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