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歧視何時休 由身邊開始

2012.09.10
瀏覽次數:

 文:魏華星(Francis)

本文原刊登於2011年8月17日香港經濟日報

在全球180多個發行紙幣當中,美鈔是唯一在不同幣值的設計上,也採用同一尺寸和顔色的,致使視障人士無法區分鈔票。2008年,聯邦法院裁定美國政府財政部違反禁止歧視殘疾人士的復康法案,並未能保障盲人最大限度地自立和融入社會。法官更指出盲人要依靠陌生人的善良來保證找續的零錢是否準確,是絕不公義的。

大是大非固然容易判斷,但歧視行爲卻每天還在發生,可以說是滲透到社會每一個角落,而且不一定能靠目前的法制完全保障。較早前,在社企《黑暗中對話》擔任培訓導師的朱閩,就被「香港航空」的地勤職員以「盲人不能單獨坐飛機」為由阻止登機,後來更奇怪地要求行動自如的他坐在輪椅被「運」上飛機。

更多的歧視行爲如導盲犬被禁止進入某些地方、公共設施未能提供足夠的引路徑或殘疾輔助設備,及在職場上很大程度的受到歧視,不能獲得公平的聘請機會。法律的保障固然能馬上減少問題,但每次都要在公堂上找到公平、每次都靠平機會的協調來尋找公正,實在太費勁了。要根本地解決歧視文化,我們還是要從身邊開始,慢慢建立一個共融的社區;殘疾人士其實不用我們的同情,他們要的只是每一個人多一份理解、同理的心。

要切身處地來理解視障人士的需要,殊不容易,德國的社會企業家海勒奇博士就在20多年前創辦了《黑暗中對話》體驗舘,並以「黑暗」作爲媒介,令全球6百萬人改變歧視的思想。在黑暗裏,「能」者與「弱」者身份互換,教育完全融合在豐富的娛樂之中。

就同一個社會議題來爭取權益,我們可以在立法會門口示威、可以靠社會領袖幫手爭取,或與政府對簿公堂;但同樣,我們可以用創新的手法,以自己或民間的力量,影響公衆或身邊的朋友、社區。

《黑暗中對話》再次舉辦《暗中作樂》聲演會,歧視的目光這次可以透過黃耀明、容祖兒及人山人海的音樂演出,消失得無影無蹤。200多人一起的漆黑經歷,去年為無數人創造畢生難忘的共同回憶。視障人士的感受、生活也藉着廣泛的媒體報道,帶到香港每一個角落。共融的社會,原來也可以由一張門票開始。


作者簡介:「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創始人兼首席行政總裁 ,也是「三十會」的核心組織者。隨著在市場營銷,廣告和戰略行業積累的經驗,Francis在致力於「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前曾擔任電訊盈科策略性發展的助理副總裁,負責在中國的企業發展和戰略信息和通信技術業務。他現在還是香港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兼職委員和大學客席講師。他希望能通過「香港社會創投基金」的平台促進年輕專業人士的參與社會企業家精神和社會創新。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