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本月社企:2021社會企業─小林老梅,一份釀了十年的禮物

文:姚映竹 

「本月社企」為社企流編輯室其中一個撰寫主題,每個月會介紹一個具有社會創新性、獲利能力、與永續經營潛力的社會企業,除了分析該企業的社會創新模式外,也會較為深入地報導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面臨挑戰,希望讓讀者全方位認識一個社會企業。

2009年一場惡水撲過,高雄縣甲仙鄉的小林村幾近滅村,當時悲傷撲天蓋地壟罩著台20線與21線交會的地區。隨著時光向前,四年後「2021社會企業」從這片土地出發,懷抱復振八八風災重建區產業的願景,期望帶動大高雄老梅經濟圈發展,賦予在地居民共榮生活的環境。從社區自救會到社會企業,這中間歷經轉型改變,一切要從蔡松諭執行長與老梅相遇的故事開始。


小林村經歷風災四年後,蔡松諭創立「2021社會企業」
成為社區轉型的一種方向。 (圖/林格立 攝影)

返鄉  風災後堅毅重建

本來在台北創業打拼的蔡松諭,八八風災後返鄉,眼見的不僅是一片幾乎夷平的殘破家鄉,瞬間失去親友鄰居的悲慟絕望也讓人屏息。前方家園重建更是條無盡的漫漫長路,蔡松諭毅然決定在這個時刻返鄉,擔任起災後重建自救會會長,與村民們捲起袖子一同從零開始重新打拼。他說道「我們家以前開的是村裡唯一的雜貨店,很多人都會去我們家「交關」(台語意:消費)。也可以說是整村的人把我拉拔長大的,所以在我生命的前二十五年是沒有什麼煩惱。」就因為是全小林村養大的孩子,所以蔡松諭更無法放著讓家園頹廢敗壞。

就這樣一路走過災變初期草創的自救會、人民團體形式的小林村重建發展協會,他和村民共同一步一步地重新建立起令自人引以為傲的小林。除了與政府溝通建立小林基礎建設與環境,培育社區表演團體凝聚人心之外,他們也手工製作梅餅販賣,嘗試創造收入來源。打造「日光小林」品牌,將各界灌注的祝福及關懷轉化為生存的力量,同時更向外散播溫暖到日本、蘭嶼等需要的人手上。

轉機 老梅回鄉意義非凡


摘採下青梅醃漬成色澤深沉的十年老梅,由小林人的巧思開發後,
延伸出各種美味獨特的商品。( 圖/2021社會企業 官方網站)

隨著家鄉事務日趨穩定,三週年時受到莫拉克風災民間貢獻獎的肯定,蔡松諭也在此時萌生離去之意,因為對產業重建的無力感與現實壓力接踵而至,讓他忍痛動了「功成身退」的念頭,殊不知命運又開了蔡松諭一個玩笑!2012年8月8號那天,蔡松諭意外獲得全球第二的資訊產品測試公司「百佳泰」董事長簡添旭先生陳釀了整整十年小林梅所製成的「老梅膏」。這一批梅子是簡添旭先生在日本獨家買斷釀梅技術後,回台灣十年來在南部地區不間斷收購、釀梅、儲藏的用心。蔡松諭解釋「日本人跟簡董說,台灣最好的梅子就在大高雄南部的山上,因為那裡原住民多,山上的梅子幾乎不灑農藥、天生地養,這是最天然的也是最適合醃製老梅膏的梅子。」小林村的梅子正是簡添旭採購的來源。

對蔡松諭來說,巧遇老梅,帶著「老梅回鄉,就像遊子回鄉一樣。去除了身上的苦和青澀,轉化成溫醇智慧的代表」;呼應八八風災後,一批遊子回歸土地承擔起家鄉的責任,用在外學到的本領協助家鄉復甦。這樣意涵深遠的一批老梅,不僅鼓舞了小林村民,延伸開發出的老梅食品更成為小林村最具代表性的「殺手級明星產品」,在市場上開拓一番新滋味。

生命裡的兩個彎

生命轉的第一個彎是風災後返鄉留在小林,第二個彎則是遇到老梅,獲得簡添旭的用心支持。土地情感的連結,加上天時地利的外在環境因素,改變了蔡松諭毅然離開的心意,決定持續發酵三年走來累積的努力,更為台20與21線地區畫起一幅老梅經濟圈共榮的藍圖。


畫起山上到山,下大高雄地區的老梅經濟圈藍圖,正是2021社會企業
目前努力實踐的方向。( 圖/2021社會企業 官方網站)

2013年8月「2021社會企業」正式成立,由簡添旭擔任董事長、蔡松諭擔任執行長,以老梅為核心兵分兩路應用,一面作為其他通路的原料供應,同時也主力開發老梅口味產品,推向大眾市場。2021社會企業現在已經做到,在山上提高青梅作物的收購價,給予梅農較公平、合理的回饋,企圖改善產銷失衡導致青梅價格低迷不振的現況。另外也轉移日本釀梅技術,持續陳釀老梅並運用多元梅製品創造經濟效益。他們未來預計在部落直接建構鹽漬梅胚場,透過產地直接加工解決因交通困阻帶來的儲存困境;山下則是建立合作農場,收購山區的鹽漬梅胚再進行加工,創造就業機會。

興建上下游相互配合的產業廊道,培植跨越四鄉鎮的老梅產業鏈,是2021社會企業的近程目標。與單一鄉鎮經濟不同的是,2021社會企業想證明除了重塑小林,更要帶動鄰近地區的經濟共榮。

一種解答 實踐願景

蔡松諭分享,當非營利組織逐漸轉型,減低社區型態人治的不穩定性,結合商業目的呼應根植人性的心態。社會企業允許商業運作以及平衡理想價值推動,其實不失是為一種社區型組織發展困境的解答方案。未來2021社會企業就要運用盈餘回饋,投資在打造產業廊道的基礎建設發展,隨著政府補助災區資源逐漸退場的時刻,向社會證明依靠自身發展力量前進,老梅經濟圈將被勾勒地更加生動具體。


延伸閱讀

在土溝老被問能賺嗎 值得就去做

2013.11.16
合作轉載

記者邵心杰╱專題報導

「留在土溝會賺錢嗎?」耕藝耘術公司執行長黃鼎堯被旁人問了無數次,他說,開公司是為實現理想,不是為了賺錢。「與其陷入如何賺錢的框架,不如思索這件事值不值得去做;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就放手去做吧!」

黃鼎堯全心投入公司經營,迄今仍未支薪,靠的是對農村的熱誠,才能堅持至今。他說,一旦理想長大了,開始順利運作,自然會有所回饋,讓生活可以繼續下去。

「我的青春都在土溝!」明年就滿三十五歲的他,為維持公司的理想性,認為必須持續為公司注入新活力及創意,培植青年來接棒。

只不過,雖然昔日夥伴相挺,要找新員工卻不容易。留學回國的,要求月薪四至五萬元,「簡直像請董事長」;大學畢業給三萬元,對方又不願到鄉下上班。幸好尋覓了兩年,新人總算即將到來。

田園野趣公司執行長魏婉如也坦言,現在她仍不計成本付出,「凡事就當作交朋友」。她笑說,日子苦哈哈,在所難免,但交了一個朋友,就會有更多朋友進來,總會有回報。「理想不能填飽肚子,但是沒有理想,根本撐不下去!」

最近,就有十多位台藝大學生因「我喜歡土溝,也想讓更多人喜歡土溝」,自行集資邀請她北上辦講座。她感動說,創業不要計較,也別想要賺多少;「持續做下去,自然會越做越好,被更多人看到。」

目前優雅農夫培訓土溝青年,希望青年回到農村,為故鄉效力。黃鼎堯說,當年蹲坐一旁、打量他們在做什麼的學童,現在都念大學了,「希望有更多在地子弟留在故鄉幫忙。」

【2013/10/24 聯合報】原文連結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