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Kim HyungSoo—用手機遊戲號召玩家,為地球種下50萬棵樹

文:陳玟成 圖:Tree Planet官網

 

「每年世界上消失的樹木面積有130萬公頃,大約半個英國大,這是是十分嚴重的問題。」韓國Tree Planet創辦人Kim Hyung Soo(以下簡稱Kim)語重心長的道出當初創業的心路歷程。

環境保護為什麼不能很有趣?

Kim在中學時期參與環保專題的刊物製作,開始對於環境保護議題感到興趣。他發現韓國社會提倡環保議題的方式都略顯制式化,於是不斷思考如何用有趣的方式讓大眾重視環保議題。

隨著智慧型手機的興起,發現結合科技改善環境議題的可能性,並且著手尋找夥伴和導師協助他將好點子實現。經由一段時間的努力之後,Kim創辦Tree Planet這間公司將他的點子轉換成行動:運用手機遊戲來進行植樹。

Tree Planet遊戲設計理念以樹木為主題出發,延伸成不同遊戲型態,例如樹木寶寶養成遊戲或保衛樹木的塔防遊戲。場景結合現實環保議題,包括蒙古沙漠化、泰國水災、首爾都市綠化等議題,並且告訴玩家一旦完成關卡進度,就會在此場景地點種下樹苗。

(圖:Tree Planet的遊戲畫面)

 

結合多方角色的社會企業商業模式

用手機遊戲來種樹的點子聽起來很奇怪。虛擬遊戲怎麼有辦法實際種樹到土地上呢?原來Tree Planet運用巧妙的機制整合資源,讓線上連結至線下(online to offline)。Tree Planet先設計遊戲吸引玩家使用,接者透過遊戲畫面露出獲得企業合作贊助,最後再將獲得的經費支持非政府組織種樹。

 

(圖:Tree Planet商業模式結合企業、政府和玩家的合作參與)

 

Tree Planet的商業模式不是向玩家收費,而是與企業收費。企業標識出現在遊戲場景中,向玩家傳遞企業支持環保的正面形象。過去企業支持環保的活動方式和曝光效果有限,Tree Planet新形態的模式反而吸引Hanhwa、Double A等知名企業參與。

有許多政府單位和國際非政府組織都致力於改善沙漠化、森林砍伐等問題,但是缺乏資金購買樹苗和僱用人力。Tree Planet藉由吸引企業贊助,支持他們的需求。除了韓國政府組織,聯合國相關組織和世界展望會都是Tree Planet的合作夥伴。

 

(圖:企業標識如Hanwha在遊戲中露出)

 

運用遊戲進行的社會運動

「一開始沒有人相信我們的點子,覺得我們是騙人的。但是經由不斷地溝通,終於有單位願意嘗試合作。」Kim談到創業初期的艱辛,還是記憶猶存的模樣。通常顧客不會勇於嘗試創新模式,但是一旦獲得重要夥伴的信賴(如政府單位),就會有其他合作夥伴願意跟進。

除了實際種樹,Tree Planet希望遊戲提升大眾對於環保議題的重視。「我們遊戲設計會讓玩家覺得自己也在參與種樹,增加他們的認同感。」Kim指出現在韓國已經有不少老師將遊戲與課堂教育結合,藉由遊戲讓學生了解環境保護的議題。

Tree Planet在2010 年G20首爾高峰會成為指定應用APP提供與會者使用,在南北韓交界處DMZ種下和平森林。並且在2011全球社會創業競賽(GSVC)榮獲第三名。

目前Tree Planet擁有90萬位玩家,在13個國家種下50萬棵樹,預估創造1200萬美元的價值。(根據韓國森林局的數據指標),並且得到B-corp社會企業認證、IF產品設計獎等各項殊榮。

 

(圖:Tree Planet目前進行種樹的國家地點)

 

立志成為全球種最多樹的公司

「我們的下一步是要結合更多群眾力量,讓我們成為全球種最多樹的公司。」Kim充滿決心地說。

Tree Planet偉大願景並不只是仰賴熱情,更是結合市場行銷策略。從2012年開始推出的「明星森林」計劃,運用群眾募資的方式讓粉絲出資建造以偶像命名的森林,例如少女時代森林。

抓準粉絲喜愛偶像的心態和明星參與公益活動的正面效益,明星森林獲得眾多粉絲和明星的支持,累積至今共有34座以明星命名的森林被建造。而Tree Planet也能夠透過群眾募資,獲取手續費作為營運管理費用。

從一個好點子演變成一間成功企業,這條路Kim醞釀很多年。在過程中他不斷修正點子,尋找創新模式,終於開創獨特的方式解決環境保護問題。一般來說,大眾對於環境議題認為重要,但是普遍不願意投入資源。Tree Planet運用創新手法改善環保問題的成功經驗,是我們可以參考和學習的另類案例。


科技如何和社會創新結合?想知道Kim如何從好點子到具體行動,甚至成為韓國一流的社會企業。

就快來參加社企流三週年論壇!更多訊息請見論壇網站

李銘煌—從冰品的門外漢到年銷百萬支冰棒:堅持共好,才走得遠

文:劉致昕/圖:春一枝官網

假日的市集裡人來人往,年輕人帶著文創商品說故事,貴婦們在各小農攤位試吃,一對年近半百的夫妻身影站在冰櫃前,叫賣著枝仔冰。

一枝三十元,是超商裡的快兩倍,有人好奇上前買了一枝,「麥驚啦!吃看看啊,不好吃退錢,啊你不可以全部吃完再退喔!」老闆擠出親切的微笑替客人打開包裝。

那是七年前的春一枝創辦人李銘煌夫婦,讀高中的兩個兒子陪在一旁。「認識的看到都嚇一跳,來問我說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怎麼落魄這樣拋頭露面的在賣枝仔冰?」李銘煌回憶。

(春一枝創辦人李銘煌)

現在的春一枝從夜市、誠品到博物館都看得到,講到台灣本土、天然食材不能少了它,名聲早已傳到香港、中國、日、韓,2014年賣出了超過百萬枝的水果冰棒,「是裡面有籽的那一家嗎?」吃過的人,很難忘記它。

但很少人知道的是,這支冰棒的背後是一場耗資兩千萬的實驗。

卸下春一枝創辦人的身份,李銘煌是台灣塑膠大廠的老闆,二十餘年的商場叱吒為他帶來了兩處臺北房產、四台車,平常玩重機、打高爾夫、跑東部,商場的成功讓他懂得、也能夠享受人生。

是什麼把他跟冰箱一起帶進市集?「一支三十這樣賣,還要給人家嫌哎,」李銘煌笑笑的回憶苦情。

答案是台東的鄰居。在鹿野,過去十年茶業因為進口茶搶市而衰退,失業問題嚴重,改種水果的,也總得面對至少五%熟成水果運不出產地的宿命。浪費的心血,貧窮、隔代教養、輟學、失業,十幾年來把台東當作第二故鄉的李銘煌,心裡實在不忍。

「我想說你的水果賣不出去,你沒工作,那我們把它加工一下總能做些什麼有價值的吧?」李銘煌說,把水果肉冰成冰棒的點子大家都覺得不錯,誰知道一個單純的想法會花了李銘煌前兩年近兩千萬的資本,是本來預設數字的四十倍。

李銘煌即使在塑膠業是個專家,但面對冰棒他就是個門外漢。水果冰棒的製程,從用人工將水果打碎開始,攪拌、注料、插棒、拔冰、封裝,七成的工序都是人工。如果跟冰淇淋相比,水果冰棒的流程是它的三倍、所需設備是四倍,但春一枝一支冰棒的售價,卻是一盒高檔冰淇淋的四分之一。這一些,塑膠產業出身的李銘煌都不知道。

七年過去,從準備收掉到現在年產百萬支,李銘煌靠的是對「共好」的堅持。

他對農人好,盡可能提高水果的消耗量。

春一枝冰棒含有果肉的比例是其他品牌的四到五倍,「別人一支有兩個黑點就叫百香果,我們整支都是點啦!」李銘煌說,春一枝不加人工添加物,成分只有水、砂糖、水果,於是香氣跟口味全都仰賴果肉的品質跟含量。

所使用的水果,本來都走不進市場。這些在欉紅的水果在送到通路前就會爛掉,農人只能將它們轉送或是丟棄。「你知道天氣熱的時候,果農就是眼睜睜看著釋迦熟透然後運不走,那一顆顆照顧得多好啊,」李銘煌嘆道,「整車打一打就丟進田裡當肥了!」

要處理這些離不開產地的水果,第一需要夠大的冰庫,才能應付二十幾個合作農民熟成的水果以及做成的冰棒,七年來春一枝已經擴張六次冷藏設備。第二關,以釋迦為例,幾百顆熟的釋迦要怎麼載?李銘煌砸下重本,以載送雞蛋的方式一層一層呵護,每次都要派發財車載著二三十層籃子去收。第三,李銘煌堅持用每日盤商喊出的公定價收購這些「走不進市場」的水果,讓它們從丟進田裡的肥料變成行情價。

共好的堅持,也用在經銷商上。

在塑膠產業,李銘煌的客人、上下游衛星廠都是超過二十年的夥伴,以兄弟互稱。「互相照顧、信任,不然產品組裝出去,出了問題,大家都完蛋啊,」金融海嘯時他主動調整價格,只為了確保上下游的品質,同樣的道理,他也堅持在春一枝的冰棒當中。

每次收到大筆訂單,李銘煌的第一反應都是轉單給全台八十餘個經銷點。去年春一枝收到全國大型通路商的合作邀請,有機會將通路數量一次擴張成現有的六倍以上,李銘煌卻拒絕了。「我只能先在沒有其他經銷的點試賣,不能傷到他們。」他說。

自己接訂單利潤高出許多;跟大型通路合作,提高營業額。這些為什麼不做?「他們都是兄弟,從零到有一路拼上來的,他們不好,春一枝怎麼可能好?」

從外人的眼睛來看,春一枝的現行模式幾乎是把鈔票從手中趕了出去。李銘煌可以把產線外包、撤掉工廠,成本立馬少了一半、也沒有不斷折舊的固定資產。而水果可以不限定熟成的在地水果,他也可以棄手工、改自動,定價上更可以提高售價,銷量就算減半了「我的總獲利可能還是一樣,」李銘煌說,「但用的水果就會變少,」

這些計算他都知道,但他還是把利益從手中推開。

為了果農、通路的利益找自己麻煩,一般人實在看不懂。 「要大家都好,才好的久,」李銘煌為我倒了茶,說出他心底的信念,「如果一切從數字考量,就沒了品質,沒了品質就沒了幸福啊。」

堅持共好,代價是兩年的連續虧損跟家庭失和,「我老婆都問我為什麼需要過這種生活?」

前兩年,年近半百的李銘煌從零開始學,到市集擺攤、到果園看水果,用賓士車載著冰棒推廣,「生活節奏都亂了,我就等一個藉口,讓我收掉,」兩年過去,砸了兩千萬的李銘煌盼不到損益兩平。

「我也沒別的選擇了,我把最大的成本放在食材裡,寧願包裝是簡單的,但東西你吃到會再回來,不是用包裝去騙你,」產品力一直是李銘煌在塑膠業的競爭力,共好,尤其是對消費者好,是他最終的堅持。

「如果市場真的不給我立足之地,就認了,」話說得乾脆,但李銘煌隨即又念起台東朋友沒工作、有孩子、房子二次貸款等。他拿起桌上的茶壺,一邊為我斟茶一邊沈思,我不敢搭話,他彷彿回到當時最後一搏的緊張。

一個商場成功的灰髮父親,放著工廠老闆的位置不做到市場賣枝仔冰,對台北的朋友、對台東的鄰居打了包票說翻身的機會就要來了,但帳面卻一直是紅的,李銘煌實在沒辦法,對不住老婆跟員工,終於跟大家說是時候面對現實了,第三年還是無法單月打平就收掉吧。

還好,第三年主婦聯盟的長期訂單找上了門。

接著食安風暴、本土當道配上台東熱,春一枝的共好堅持終於讓產品說了話,銷售數字攀升,最高峰時台東的工廠聘起了十五個工人,「薪水比台北的還高!」李銘煌笑說。

如今,春一枝已經進入第七年,李銘煌兩個孩子退伍後要加入春一枝的行列,「我跟他們說,真的,把別人的利益考慮進來之後,可以把事情做得更好。我以前不知道,我現在告訴你。」李銘煌道出十幾年來台東教他的事,並用身教傳給了兒子。

「春一枝沒有因為把利益分給大家而倒下,是得到大家更多的幫忙而站起來,」他開心的喝下台東來的洛神花茶。

「共好,可以走得更遠。你會覺得在那裡(共好的系統裡)很溫暖,很喜歡那一塊土地。」一個從台東鹿野長出的新幸福企業,用「共好」開出了一條長路,堅持的台灣企業家做出了一枝藏著大叔夢想的冰棒,一枝實實在在的冰棒。


跟李大哥的訪談不小心就到了三個小時,還有更多的故事,李銘煌都將在3/22社企流三週年論壇中分享,如何用共好創造幸福、打造百萬支冰棒?二十年商場經驗萃出的共好哲學準備好了,一起來現場跟李大哥討教吧!按此進報名網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