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專欄文章

從無障礙接送、公平貿易、環境保護、到農業推廣,台灣在社會企業領域的實務工作者,將在這裡定期分享見聞!未來也希望能夠邀請更多兩岸三地的社會創業家經營專欄部落格,展現華文社會企業界多元化的聲音!

  • 2012/05/29
    文:林以涵、陳宜萍 「本月社企」為社企流編輯室其中一個撰寫主題,每個月會介紹一個具有社會創新性、獲利能力、與永續經營潛力的社會企業,除了分析該企業的社會創新模式外,也會較為深入地報導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面臨挑戰,希望讓讀者全方位認識一個社會企業。 美金一百元的感動,促成長遠行動 從東海大學工業設計系畢業時,王銘峰如同很多人一樣,不確定自己未來的方向。服完兵役後他到柬埔寨旅行,有一次將一百元美金遺留在送洗褲子口袋,洗衣婦人原封不動將錢物歸原主,讓他深深地為當地純樸善良的民族性感動;加上旅行途中看見柬埔寨社經發展落後、人民生活窮困、且長久仰賴國際NGO支援,...
  • 2012/05/23
    許多人認為長期生活在台灣這塊島上,視野太狹窄,有走出去拓展世界觀的必要性,因此有許多觀光旅行、交換學生、打工旅遊等機會產生。這種「出走」,本質上當然算是重要且正面的,但同時間也有很多人發現,利用這種方式出走,再怎麼樣去體驗、去見識,最後其實都還是看到非常類似的世界,那種「拓展」的力道是隨著一次次而快速遞減的。 觀光旅行會去的地方,表面上這些都還是由捷運、摩天大樓、特色美食、精品商店與優勝美景所組合的世界,深入看來這些地方其背後運作的邏輯還是由消費為目的帶動起的經濟行為。在這樣的發展前提下,自然得不計一切手段讓觀光客得到他想要的那個滿意度與便利性,觀光客一多,帶起了後端的餐飲、旅店、...
  • 2012/05/15
    文:Steven To 自香港政府在幾年的施政報告提及發展「社會企業」,我一直對這議題感到吸引。有別於傳統慈善團體以販賣公益為主,透過募捐去幫人,社會企業以嶄新的商業模式去幫助弱勢社群,賣的主要不是公益,而是商品/服務本身。幾天來聽了很多,對社企概念在腦中整理了個大概,想藉這篇文章總結一下。 這次去台灣考察六天(編按:2011年12月),看了大大小小十餘個社會企業,覆蓋各行各業。有典型由智能障礙人士所經營的餐廳(喜憨兒)、有經營二手衣服買賣的店舖(綠天使)、有以孟加拉獨特布料製作高級包包的日本社企(Motherhouse)、有franchise英國經驗,聘請露宿者販賣雜誌的(...
  • 2012/05/14
    今天來寫寫:我之前的工作-扶貧方法的隨機實驗(Randomized experiment in poverty alleviation tool)在做什麼。先做名詞解釋。因為之前和朋友聊天的經驗發現,就連在我本科領域的基本名詞,大部分的人都會有誤解:做自然科學的人不知道什麼是扶貧;文科的人沒做過實驗,更別說「隨機」這個外太空來的碗糕。 扶貧方法:所謂扶貧就是幫助貧窮的人。而何謂貧窮的人?幫助是指到什麼境界?有什麼方法?這些都是我碩士在念的東西,既然都有人在念這樣的碩士了,當然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釋清楚的名詞或定義。如果真要簡略來說,就是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那些小時候爸爸媽媽會說:「...
  • 2012/05/09
    文:蔡業中 與社會企業相關的十大關鍵詞中,「創業」絕對榜上有名。有點像背包客棧為志工旅行開個專門論壇那樣,在人力銀行為社會企業開一個專區的日子到來之前,社會企業還沒蓬勃到有志者可以等著被獵人頭。所以想實現夢想,還是創業比較快速與實際。 創業的同義詞不是成功(風險才是),不過有志者著迷於社會企業的精神,卻理不清創業契機來付諸行動的焦慮感,我也很能理解。聽了不少英雄出少年的故事後,或許該想想,資本需要耐心,創業家也需要歲月來厚植爆發力。南非Tony Elvin Associates(TEA)創辦人的故事就是個典範。 Tony Elvin,父母來自牙買加,自己是個道地的英國人,...
  • 2012/05/07
    中文譯稿:金靖恩/英文原稿:迫俊亮 「為了支持日本東北的經濟,有許多原本不喝清酒的人現在也開始嘗試清酒,並逐漸感受到清酒的美好滋味。」Giichiro Yaegashi遞給我一杯溢滿香氣的龍泉八重櫻時,緩緩說道。-日本時代雜誌(The Japan Times) 距離日本東北發生的大地震已經一年了,當時有許多人擔憂著地震、海嘯、和福島核災將重創當地的經濟,然而,在過去一年日本東北的清酒銷售量卻微幅提升,有許多人為了支持當地經濟而去購買清酒。我自己也認識許多這樣的人(包括我父親在內),都是為了援助東北而購買清酒,而讓我難忘的是,我的父親似乎比以前更享受清酒的滋味了。這就是「...
  • 2012/05/03
    感覺,常常是許多行動前的第一步,也許為的是延續、回饋、或撫慰那些「感覺」。有過某些體驗,自己可以更容易地從過去的經驗裡去理解、並且影響自己對某些事情的態度與行為,而不是憑著想像與他人的描述。 我若有小孩,我可能就會注意小孩的整體環境教育問題;我若是單親媽媽,我不但可以理解單親媽媽的甘苦,也會想幫助其他單親媽媽。如果我是小三,我就會明白其他小三的心酸;但我若被劈腿,我也會知道原來在愛情裡,不被愛的才是小三。 這是簡單的道理,所以許多做社會或環境工作的人,都常常透過這個方式:「傳播體驗」,來擴散他們的理念並發揮影響力。例如知名的社會企業黑暗對話,便是讓參加的人來體驗黑暗,...
  • 2012/05/01
    文:詹益昇 微型金融?許多人乍聽之下可能難以想像,微型金融到底是甚麼東西。微型炸彈對大家來說還算好理解,就是很小、很小型的炸彈。微型金融也可以依此類推,就是很小很小的金融。 很小?究竟是小在哪裡?其實這個小,一開始就是在指loan size(貸款金額)。 傳統上一般商業銀行(如你家旁邊的國泰世華銀行),不太會去經營所謂的金字塔底層的市場(編按:根據Professor C. K. Prahalad的定義,金字塔底層就是每日生活支出低於2美元的人)。這些所謂的金字塔底層,也會有貸款、存款、保險的需求,但因為他們的所得實在太低,又沒什麼擔保品(如土地、房子、車子等),...
  • 2012/04/26
    我相信台灣的七年級生一定對草莓族三個字不陌生,這是前輩們想形容新一代的學生與職場新鮮人,都像草莓一般的外表光鮮亮麗但經不起考驗,隨便一個壓力都讓我們殘破不堪,因而誕生了這個形容詞。不知何時,不知為何,這和七年級生竟然已經牢牢的綁在一起了。 我個人是不同意很草率的用過度簡化的字眼形容一個無法定義清楚的一群人。 但就我自己是七年級前半段出生的鄉下小孩來說,我大概還是可以想像為何前輩們要這樣形容我們這一代。 其實,我有種深刻的感覺,小時後,透過大人的口講出的世界,和我自己成年後認識的世界,有著極大的不同,這個不同甚至大到我會懷疑我和我父母輩所認識的是不是同一個地球。 比方說,...
  • 2012/04/23
    每一次演講或聚會,我一定都會跟大家分享下面這兩句話。 【只以健康人為中心的社會,並不是個健康的社會。】 【只有障礙的環境,沒有障礙的人。】 因為這是讓我下定決心要提昇臺灣無障礙服務品質的重要精神。 前陣子很榮幸地受日本松本大學邀請,與八福無障礙生活協會和廣青合唱團一同前往去年日本311強震受災最嚴重的仙台地區,做災區慰問以及無障礙重建的勘查。此行的發現,再度讓我對於無障礙的出發點有更深層的認知,也對日本的無障礙環境再度發出一聲慨嘆----「為什麼日本能,我們不能?」 唉!這聲慨嘆,就像是一口哽在喉頭已久的老痰! 在臺灣,目前對於無障礙的觀念仍停留在「幫助弱勢」或「...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
頁面載入中,請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