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代班分享:社企文化是一份大愛覺醒

2012.07.15
瀏覽次數:

文:陳志豪

幾個月前,筆者有幸參加一考察團,和10多名非常優秀的香港青年一同拜訪台灣的社會企業,結交了好些致力推動社企文化的台灣青年。

社企有什麼吸引呢?它是一種較新的商業範式,是一種不同於自由經濟學者所謂「企業的唯一價值便是為股東賺取利潤」的企業營運模式。辦社企的人,除為了賺取合理報酬,更會顧及企業對社會、對地球的貢獻,希望透過企業行為,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此外,近年也愈來愈多人論及企業社會責任,但筆者以為,「社會企業」和「企業社會責任」之間,是不同的。所謂的「企業社會責任」,其實也沒有嚴謹的定義,很視乎社會的要求,和企業家的自我詮釋。不少人認為,企業賺取巨額利潤後,再撥備部分盈餘作慈善用途,便是盡了社會責任;也有人認為,不為了賺取更巨額的利潤而瘋狂加價,不壓榨員工,依時發薪,便是盡了社會責任。其實,這無非是「發財立品」的基本表現而已,甚至乎,很多企業只視慈善贊助為公關手段,由公關部門負責,用以改善公司形象,謀求賺取更多的利潤。當然,「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用之有道」,顧及社會責任的企業,始終較為進步,值得鼓勵的。

社會企業終究較企業社會責任更進一步,它不是「先發財,後立品」,對成功的社企而言,「發財」與「立品」是統一的。它的營運本身,就是在推動社會邁向美善。企業社會責任的重點始終在「責任」,社會企業的焦點則在於貢獻和創造更大的社會價值。

以台灣的勝利加油站為例,它所聘請的員工都有各種不同程度的身障,在一般的情況下,生產力較一般人低,但勝利加油站的站長從身障者的角度出發,用心了解不同身障者的侷限,為他們設計合適的工作流程和工具,這加油站的服務和盈利表現還是挺好的。筆者也曾拜訪喜憨兒基金會轄下的餐廳,裡面的店員幾乎都是智障人士(他們稱為喜憨兒),經過合適的培訓後,他們的表現也可以很不錯。

聽過盲人和癱瘓者合作逃離火海的故事嗎?盲人背著癱瘓者,癱瘓者騎在盲人的背上作出指示,盲人目不見物但仍可活動四肢,癱瘓者缺了四肢但還有視力和說話能力,兩人互補不足,最終闖出了生路。

沒有無生產力的人,只有使人失去生產力的環境。

在現代社會,為身障和智障者提供各項綜援補助,我們也許便心安理得,以為盡了責任;但如果我們多走一步,多花心思為殘障者設計合適的工作環境、工作流程和工作培訓,使他們殘而不廢,依然可以服務社會,活出尊嚴,社會不是更和諧嗎?

另一方面,社會企業的發展也離不開大眾的支持,各方共同教育市民支持社企,是很重要的。筆者拜訪台灣的勝利加油站時,曾問及他們的站長一條問題:「您們辦社會企業是為了公益,出於一份使命感,為弱勢提供工作機會,那麼,加油站附近的居民會特別支持您們嗎?」站長的回應也頗正面:「會的,台灣人愈來愈重視『消費背後的公義價值』了。」站長之言,實在意蘊深長!

如市民消費只為了貨品及服務本身,論價廉物美,坦白說,社企是難以跟傳統企業競爭的。但假若市民重視消費背後的公義價值,覺醒到消費的同時也可能支持弱勢,社企的生存本錢便大大提升了。為什麼市民願意多費一點錢,也選擇購買身障者製造的產品?為什麼市民不介意智障和容顏受損者擔任服務員?說到底,此乃大愛意識的覺醒。

和諧社會的核心終究是人與人之間的大愛,這樣,消費背後的公義價值又怎會不是和諧社會的內涵之一?同樣,又怎會不是公民素養之一?特區政府欲支持社企嗎?直接財政資助是治標不治本,過去幾年的經驗也證明了成效不彰,政府不如多加宣傳,讓市民認識到消費與扶持弱勢之間可能存在的關係,而社企,正正是兩者間的橋樑。據筆者所了解,台灣很多的成功社企也不依賴政府的財政援助,甚至不會刻意塑造「社企」的形象,只是辦社企的人有理念、有故事,願意敲敲腦袋,想辦法發揮弱勢社群的長處,包容其短處,已覺醒的市民願意支持,社企便成功了。社會的支持遠較政府的支持重要,覺醒的市民愈多愈深刻,社會愈有發展社企的氛圍。近年,也有港人著書立說,談《良心消費》和《用消費改變世界》,是可喜的趨勢。一起努力。

原文刊登於2012年5月14日香港成報 


作者簡介:陳志豪,香港青年智庫主席,香港青年新動力發起人、免費雜誌《DreamMag》總編輯,自2009年始,於《成報》、《商報》、《星島日報》、《經濟導報》等香港報刊發表時事評論,至今已發表逾百篇文章;同時,陳先生也是一位網絡媒體時政節目主持,並經常在香港主持不同的講座和街頭論壇。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