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青年掀起藺草的文藝復興:藺子串起在地產業,連結 3 代人一同編織傳統工藝新未來

苑裡特有的沖積扇地形,造就藺草產業的「興」。過去,苑裡婦女們編織藺草,撐起當地經濟、孕育人才。在早期社會重男輕女的文化中,苑裡婦女反而因為從事藺草產業,地位備受重視。日治時期,藺編產品大量外銷日本,成為紅極一時的「台灣奇蹟」。
 
工業化時代來臨,藺草產業轉興為「衰」。機器取代手工、塑膠取代藺草,苑裡婦女們不得不放下手中的藺草,進入工廠討生活。至今,都市化更讓苑裡人紛紛出走,不只影響藺草產業,整個苑裡都逐漸凋零,嚴重面臨人口老化與外流的雙重窘境。直到「藺子」品牌的誕生,為苑裡掀起「藺草文藝復興」的風潮。
 

青年紮根苑裡,促成藺子誕生

藺子創辦人廖怡雅,學生時期因為參與研究所水保局大專生洄游計畫以及國科會前瞻計畫,因緣際會來到苑裡,認識藺草文化與工藝師婆婆們。這樣的緣份,並沒有因為計畫結束而消逝。「同學們畢業後大多投入科技產品的設計,我卻比較喜歡手作的溫度。」帶著對於手作的執著,怡雅最終紮根苑裡,創辦在地的藺編品牌——藺子。
 
自 2016 年創立至今,藺子致力於藺草文化的發揚與傳承。以天然藺草為原料,由年輕設計師與資深藺編婆婆合作,交織出時尚與實用兼具的文創商品。團隊成員從行政後勤到藺編工藝師,橫跨 3 個世代,年齡涵蓋 25 歲到 90 歲。
 
 
前台灣藺草學會理事長葉文輝,在怡雅甫接觸藺草產業時便傾囊相授,以培養接班人之勢,將所有藺草知識通通傳承給怡雅。怡雅打趣地分享,到各政府機關簡報苑裡藺草產業近況時,葉文輝常常突然「喉嚨不舒服」,順勢把怡雅推上台,讓她有很多實際演練的機會。
 
「葉老師不是真的不舒服,是希望我能趕快獨當一面。創業所需的能力,幾乎都是當時訓練出來的,葉老師確實是啟蒙我創辦藺子的人。」不只是傳授藺草文化知識,葉文輝更像是怡雅的人生導師,以及創業的領路人。
 
另一個催生藺子的原因,是怡雅希望翻轉大眾對藺編工藝師的刻板印象。她表示,苑裡的工藝師婆婆們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認同」。有一次,怡雅在當地活動中心參與工藝師婆婆們的編藺工事,遊覽車載來參觀的旅客,大多對婆婆們投以同情或輕蔑的眼神,覺得藺編產業又老又窮,沒有多了解藺編技藝與產品價值,便轉身離去。怡雅看在眼裡非常難過,也因此更加堅定留下來復興藺草產業的決心。
 
「葉老師說,這就是他要改變的事情。他認為這些婆婆從小到大,從事藺編工作、為家裡付出,拉拔許多孩子長大,卻從來沒有人認同他們的價值。他透過學會來發揚藺草文化,就是希望有人為這些婆婆們鼓掌。每次聽到老師講這段話,我都會很想哭。」
 
在怡雅畢業前夕,接到葉文輝通知,表示藺草學會有職缺,問她是否願意回來,怡雅二話不說就答應了。後來才發現,原來根本沒有職缺,而是葉文輝希望有年輕人投入藺草產業,便自掏腰包聘請怡雅,為了不讓她為難,才刻意編造了這個善意的謊言。
 
「他說不管怎樣一定要留住年輕人,年輕人的投入,才能幫藺草創造更多新價值。過去,我常跟老師討論藺草產業的未來計畫。現在的藺子,跟我之後要做的事情,都是把先前的討論具象化的過程。雖然老師去世了,但我還在,我會繼續做。」談藺草產業,怡雅的語氣堅定不移。
 

從敵視到合作,藺子與傳統帽蓆行共創雙贏

「藺子剛開始營運時,當地人常跟我們說『你們很敢!來天下路帽蓆街開店,不就擺明要搶老字號的生意嗎?』可是,我們完全沒有這個意思。做一件我們想做的事情,怎麼變得這麼複雜?」
 
2016 年,藺子初來乍到苑裡,造成傳統帽蓆行極大的危機感,一來因為藺子為了保障工藝師的穩定收入,以高於當地其他帽蓆行的價格收購工藝師的產品,造成傳統帽蓆行工藝師起了跳槽之心;二來,則是傳統帽蓆行老闆們對於藺子的創立初衷不夠瞭解,因此便產生防衛心態與相對剝奪感,深怕藺子搶了自家生意。
 
對此,怡雅與夥伴們用溝通與理解,化解誤會與衝突。怡雅主動向其他帽蓆行解釋藺子的創立初衷,是為了帶動苑裡整體的藺草產業並鼓勵青年洄游,並非要來寡占市場,經過不斷解釋才終於舒緩藺子與帽蓆行之間的緊張感;另一方面,怡雅也積極瞭解其他帽蓆行老闆們的困境與需求,進一步尋求彼此共好的方式。
 
傳統帽蓆行的劣勢在於行銷與接單數不足;優勢則是在於獨門技術與悠久的產業經驗。因此,怡雅向帽蓆行老闆們提案合作,由藺子張羅大筆訂單,分流給帽蓆行;帽蓆行則提供拼接、車縫等技術支援,並擔任顧問角色,提供藺子關於顧客經營、售後服務等建議。
 
怡雅表示:「其實彼此合作是相輔相成的,跟傳統帽蓆行合作,補足了藺子不足的技術,我們也能夠一起承接更大筆的訂單,共同創造更大的市場。」在藺子團隊的努力之下,終於達到與傳統帽蓆行之間的雙贏。
 

藺編產業復興的兩大挑戰:藺草供給與技藝傳承

挺過兩年陣痛期,藺子銷售量趨於穩定。不過,接踵而來的挑戰有二:穩定藺草供給與培育接班工藝師。
 
在藺草的供給方面,由於苑裡人口老化與外流,導致藺草田凋零,願意繼承藺草田的人也變少。為了解決藺草短缺問題,團隊在 2018 年租了一塊農地,進行藺草培育與研究,希望達到防蟲害,同時提升藺草品質,未來也盼將技術複製給更多想投入藺草培育的人。
 
怡雅分享,團隊在培育藺草的過程中,遇見了一位 24 歲的年輕人,他表示過去曾經想過回來繼承阿公的田,希望阿公多年的付出與田地價值都能延續下去。但是,年輕人卻被阿公狠狠阻止:「年輕人做這個沒用啦!種這個太辛苦了又沒錢賺。」雖然嘴巴不饒人,阿公其實還是希望自己努力多年的田地能延續生命。
 
躊躇之際,年輕人遇見了藺子團隊,知道有一群人也在為了藺草而努力著,了解團隊的藺草田培育計畫後,年輕人更堅定回鄉的動力。今年,在年輕人的堅持之下,他終於在阿公自家農田中,種下第一批藺草。這批藺草,也象徵著年輕人回到苑裡的第一哩路。
 
 
此外,工藝師的培育,更是一大挑戰。目前的藺編工藝師,大多是二度就業的中生代婦女,或是早期離開藺草產業,因為藺子又再度復出、年事較高的工藝師婆婆們,若無新生代投入藺編工藝,藺編技術很可能面臨失傳的窘境。
 
其實在藺子創立初期,怡雅便有醞釀傳承計畫,卻一直苦無合適人選接手進行。愁苦之際,恰巧遇見了一位對於藺編工藝有滿滿學習熱忱的年輕人瑀薰,兩人就像伯樂與千里馬的相遇,瑀薰接下傳承計畫的重任,於藺草團隊中負責記錄藺編工法與教材設計。
 
「很高興我們讓年輕人願意回來,一起重建並且復興藺草產業。緣分真的很神奇,當你努力在做一件事情時,很多貴人就會出現,這些年輕人也都是我們的貴人。」
 
起初,瑀薰剛開始向婆婆們討教時,婆婆們都很納悶:「年輕人為什麼想學這個?學這個不對潮流,沒用了啦!」說歸說,但婆婆們仍然耐心地把藺編技巧教授給瑀薰。
 
自古以來,藺編技藝屬於默會知識,藺編師徒之間以「邊看邊學」為學習要領,要轉換成文字或影像教材,有一定難度。而瑀薰成為邊看邊學的徒弟,並將學習軌跡轉譯成易懂的教材,提升傳承效率。
 
 
瑀薰表示,光是入門的基礎技法,就已經頗難理解,好比基本的「馬齒花編法」就讓她學了 3 週才學會。為了理解技法,瑀薰使出渾身解數,像是看婆婆示範長達一小時、錄影後慢動作回放反覆練習、以文字紀錄下來等方法,才終於學成。在瑀薰與團隊的努力之下,藺子目前已有教學團隊雛形,像是種子講師、培訓人員,未來將培養更多新生代工藝師。
 

藺子盼成為明燈,照亮青年前往農村的路

目前藺子以商品銷售為主,但怡雅的期待不止於此。她表示,團隊夥伴們一路走來累積的經驗與能量,得以讓藺子逐漸昇華成顧問單位或是交流平台。未來,若有青年想前往苑裡、投入藺編產業,便可向藺子取經,成為「小藺子」,小藺子再接著培育更多小小藺子,逐漸串聯起藺草產業鏈。
 
除了傳統原汁原味的藺編商品,藺子未來計畫推出更多複合材質商品,像是結合布料、木頭與環保素食皮革等等,讓不同的媒材互相激盪出新的時尚感。「我們到日本、香港參加市集的時候,意外發現當地人對藺子充滿好奇,不只藺草質料的關注度很高、商品也很受歡迎。我們未來會試著讓藺子慢慢成為足以代表台灣名揚國際的品牌。」
 
 
至於許多想回到農村但毫無頭緒的青年們,怡雅表示:「我覺得回鄉這件事情,很多人都把它想得很難。很多人會想要回到家鄉,卻不知該從什麼產業切入才好,或者覺得沒有準備好、沒有足夠勇氣去做這件事情。」
 
「青年們,首先,你必須回到家鄉的土地,好好接地氣,看看這個地方到底需要什麼。另外,當你發現『回鄉』,對你來說是很有熱情的一件事情,就可以去試試看,尤其是剛畢業,最有本錢失敗的時候,仔細想一想,其實也沒什麼好失去的,對吧?」
 
怡雅期待藺子成為藺草產業界的太陽,讓更多青年向著光游向苑裡。「我希望藺子未來可以成為苑裡的一個典範,而不只是做藺子自己。我希望我們能夠把累積創造的價值跟利益,帶給整個鄉鎮的人,把整個藺草產業鏈串聯起來。」
 
 
核稿編輯:李沂霖
策展夥伴:鴻海教育基金會
 
(此專題由社企流與鴻海教育基金會共同企劃、社企流獨立製作,不影響報導之真實
性與準確性。歡迎分享文章網址,禁止全文轉載至其他介面。)
 
延伸閱讀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