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Dance 4 Peace:解決霸凌 來跳舞吧

2012.12.14
瀏覽次數:

霸凌是校園中一直存在的棘手問題,然而創新的想法卻有機會改善這項難題。美國的非營利組織「Dance 4 Peace」推廣「衝突轉型」的理念,透過非暴力的肢體表達(主要是舞蹈)來協助有霸凌問題的青少年學習同理心,並在自由的舞蹈創作中緩解他們的情緒與社交障礙。此外,這個組織也提供對老師及家長的訓練,幫助青少年在舞蹈課程結束後,還能持續將課程的概念實踐在生活中。「Dance 4 Peace」目前已經是全球性的組織,在全世界4大洲15個城市中,幫助了5500名青少年看見希望。

以下全文轉載自台灣立報


Dance 4 Peace:解決霸凌 來跳舞吧

2012-11-28  編譯/謝雯伃

(圖片來源:Dance 4 Peace)

霸凌是怎麼開始的?小男孩在家裡目睹父母打架、在學校被霸凌、在校車上又遇到同學打架。他的父母沒有財務困難,但因為長時間工作,將兒子留在家裡一個人渡過漫漫長夜。學校老師太忙碌,沒時間了解這些小事已經讓他開始爆發:他在走廊上常有意無意碰撞同學,折斷鉛筆,把墨水到處灑,最後,他崩潰了。

這是《華盛頓郵報》報導的一個個案。關心教育的人都在尋找解決校園霸凌的方法,而舞蹈是否能夠終止這個循環?

Dance 4 Peace創辦人波特勒(Sara Potler)相信,儘管舞蹈可能不能直接終結霸凌,但它能讓年輕人學習同理心、解決衝突,引導他們學會和平相處。

讓衝突轉型

波特勒表示,表面上來看,人們不太常看出衝突轉型和舞蹈之間的關連。表演者或藝術家比較容易從本質上了解這個概念。畢竟,當想到反霸凌解決之道時,很少人會想到用舞蹈來解決問題。只有讓校長、輔導人員和父母一同合作,他們才會了解,創意活動能打擊社會和情緒學習障礙。

Dance 4 Peace創立於2007年,當時波特勒是傅布萊特獎學金學者,在哥倫比亞波哥大訪問。2010年9月,該團體正式成立為非營利組織。Dance 4 Peace成立的宗旨是希望能推廣波特勒所稱的「衝突轉型」。

這項練習使用非暴力的肢體表達去推廣同理心,解決衝突。波特勒是一名職業舞者,擔任傅布萊特學者期間,和平教育學者托雷斯(Enrique Chaux Torres)詢問她是否能發展出她個人的和平計畫。

波特勒了解到,如果教師只有在上課時間才出現在教室,那計畫無法成功。教師是家長以外,最了解學生的成人,也是Dance 4 Peace教學法的培訓目標。

該計畫希望透過對教師、家長和監護人的訓練,在「和平推動者」(Peace Mover)的訓練課程結束後,讓他們繼續在日常生活實踐課程。

舞技不重要

這項訓練教的不是芭蕾舞或現代舞。課程教練會鼓勵學生創造自己的舞步,與其他國家的學生切磋舞藝。「舞技不是重點。」波特勒表示:「他們會教我們他們編的舞,然後完成一支舞碼。」

該計畫推廣至全球各地,包括美國麻里蘭州、特區、紐澤西和紐約州。這項計畫也在哥倫比亞、德國、菲律賓和其他國家實施。根據統計,該計畫已實施於4大洲15個城市的5千5百名青少年身上。

該組織是一個社會企業,想要實施該計畫的學校付一筆訓練費給該組織,然後該組織會提供總培訓教師進行訓練,評估後續進步和影響。

該組織已設計出一套系統,用以估計各別班級實施該計畫後的進步,再進一步統計該計畫整體益處。根據波特勒所提供的資料,在美國,該組織的第一大客戶為公立學校,接著是特許學校。非營利組織和社區中心是第3大客戶,而私立學校則排最末。

Dance 4 Peace今年入圍了「超越運動獎」(Beyond Sport Award)獎的決選名單,是「衝突解決運動」(Sport for Conflict Resolution)的3名候選人之一。該組織也與Lady Gaga的天生如此基金會(Born This Way Foundation)合作。

波特勒希望Dance 4 Peace能正式融入全美的反霸凌運動,與各地方政府及中央政府密切合作。於此同時,該組織也正在與洛杉磯、巴拿馬、薩爾瓦多、墨西哥和以色列等地尋找合作夥伴。

300

(圖片來源:Dance 4 Peace)


只要對周遭多一份關心,舞蹈、旅行、音樂,任何興趣都可能是改變世界的契機

From idea to action,你也可以是改變世界的夢想家!
2月3日,社企流號召500個夢想家,一起讓想像的種子萌芽茁壯!

按此進活動網頁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