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畢業即失業?看社會企業如何提升青年職場戰力

2014.06.27
瀏覽次數:

文:楊昌儒

青年人才的培育是國家發展最重要的基石。然而,受到大環境影響,許多年輕人無法受到良好的家庭與社會教育,面臨專業能力不足或找不到工作的困境。透過以下案例,讓我們看看各國如何用創新的思維模式,為弱勢青年打造學習、就業的機會,使年輕的一代提升專業能力和競爭力,減少因青年失業所產生的社會問題。

1. Young Africa—改善非洲青年失業問題四部曲:Young Africa-提升非洲青年職場戰力

(圖片來源)

2. 讓年輕「米蟲」變行銷精兵的新企業:Livity讓英國年輕「魯蛇」變身為行銷高手

(圖片來源:Livityafrica)

3. 型男大主廚如何救邊緣少年:明星主廚Jamie Oliver用廚藝拯救弱勢青年

(圖片來源:15餐廳官網)

4. 亞成鳥計畫 帶領青少年走進生態:向大自然學習!台灣登山學校讓青少年啓發自我

(圖片來源)

5. 「選擇困難」嚴心鏞打造幸福企業:協助弱勢青年就業,嚴心鏞打造餐飲業的「幸福企業」

(圖片來源)

6. Dance 4 Peace:解決霸凌 來跳舞吧:Dance 4 Peace-用舞蹈改善校園霸凌

(圖片來源)

A咖大學研究助理養成所,是門好社企

2014.06.26
合作轉載

首度和所謂的「研究助理」交手,得提到1995年我短暫地在一個醫療學術研究基金會的工作經驗。當時的老闆是台灣知名的大學醫學院教授,身邊經常有多位研究助理跟著做實驗並處理行政事務,有一位特別能幹的研究助理已經跟了他十幾年,雖沒有特別的頭銜,但以她所包辦的公私事務面向之廣之深來看,應該就是眾助理們的領頭大姊無誤。

原本研究助理檯面上的薪資就是比照國科會標準,不具有公務員身分,再資深也沒有所謂的福利與保障可言。然而,能遇上一個可信任的、聰明伶俐的超級助理,老闆真是省了一百二十個心,就算自掏腰包也務必要額外加碼,把她給重金禮聘下來。不過,並不是所有的老闆都能有這種魄力以及財力,所以怨嘆手邊沒有能用的助理之哀鴻不斷,也就不足為奇了!

再度需要和「研究助理」不定期地交手,得從2004年說起。

從那時候起,我常應邀到全台各公私立大學院校演講,受邀過程中,會接觸到主責該業務的教師或者行政部門主管之外,往往後端的聯繫、演講當天的現場協助與後續的核銷工作,都是由研究助理擔任。

「研究助理」是個經常被人忽略、也會自我忽略的角色,一路走來反正也沒真的出過什麼大差錯,多年來,我從沒想過會有「超級研究助理」這種國寶級的人才存在。感覺上,大學的研究助理就是個過度角色,不是碩、博士生兼差打工賺外快,就是剛畢業暫時還不想踏入真實社會的嫩青,或者是出國念書前的墊檔工作,要不就是在社會滾了一趟,想要進研究所唸書,先到教授身邊當助理臥底,提高自己的錄取率。反正,「研究助理」不可能會是終身志業的選項。

直到2011年,我參與暨南大學成教所專為成人教育從業者舉辦的研習工作坊,連續五天時間目睹一位「超級研究助理」如何領著她臨時成軍的工讀生學弟妹們,除了把助理該做的份內事打點到無懈可擊之外,她還特別用心地加碼服務,譬如:行前會對參與者發出歡迎簡訊,研習期間的提醒起床簡訊,還有研習過後的聯繫等等。在有限的預算內,她在每日便當與點心的選擇安排上,兼顧了當地小吃與美食還有健康營養的考量。還有,研習期間出現的突發狀況,她也有機靈的危機處理能力,不讓教授老闆煩心。對於我們這些參加過無數研習、也自辦過難以數計活動的學員來說,想要忽略這個「超級研究助理」簡直是不可能!有趣的是,當研習活動結束填寫問卷時,幾乎眾參與者一致對這位「超級研究助理」投下破表的滿意度,蓋過所有來授課知名教授的風采。

由於這位「超級研究助理」算是我的舊識,也是忘年之交,之前對於她的行事風格已有所知悉,第一時間並沒把她種種超乎水準的表現,跟「研究助理」的角色聯想在一起,只是讚嘆她在工作與平日為人有一致性表現。

2012年五月,我應嘉南藥理科技大學服務學習中心之邀,擔任駐校公益旅行達人,碰上另一位與我素不相識,也有著出人意表功力的「超級研究助理」,這才意識到,的確有人認真以對,把「研究助理」做到淋漓盡致的境界啊!

於是,我稍微把兩位「超助」的背景約略比對了一下,她們兩位是南部和中部的國立大學研究所畢業的(是國立大學,但不是排行最前面的那幾所),跟教育有關,但不是能直接去當老師的系所,一個來自北部但在南部長期念書,畢業後直接在校當助理,一個則是返鄉就近工作。兩人當然不是想一輩子當研究助理,但是,她們都讓老闆以及接觸她們的人,感受到她們在工作上的全力以赴,乃至於會把重要工作交付,並且對她們「疼入心」。

駐校期間,在一次和嘉藥當時教務長的餐敘中,我提出,雖然該校學生或許不是社會標準中的A咖學生,但有沒有可能,透過學程學分選修的方式,讓各科系的學生自由選修類似「研究助理」專業等課程,並由校方發給學分證明,而該校那位具有碩士學位、也在大學兼課的「超助」就是最好的業師,未來該校說不定有機會成為幫全台各大學培育「A咖研究助理」的大本營呢?!

當時的學務長,聽得很心動,對我真心感謝不已,無奈當年八月份的校長輪替,學務長隨著舊校長卸任,這個「A咖研究助理」的養成計畫,看來暫時沒有見天日的機會。而我有幸遇到的兩位國寶級「超助」,不久後也都各自離開原本的工作崗位,尋求其他的工作表現。

最近,三到五月間的一連串大學演講行程,由北到南陸續碰上了幾位落漆的研究助理們,喚醒了我對於受到國寶級「超助」款待的甜美記憶。

這一回,我不再寄望於人事布局猶如政治般詭譎的公、私立大學,而是直接訴諸於「社會企業」的創設。雖然,台灣現有的一百六十多所大學,在唱衰多年後,很快就真的要面臨少子化的嚴厲衝擊,但只要台灣還有大學、大學教授仍需要做研究、接計畫,研究助理就會是一個不會夕陽的產業,福利比不上公務員,但也絕不止於22K。

假如你曾經擔任過大學研究助理,在職期間曾經一再被老闆或者接觸過的人士以類似「超級研究助理」等評價誇讚過,那麼千萬別把這個重要資歷只當作一個過度身分而已,你很有可能是不世出的國寶級「超助」卻不自知。

秉持著「左手打工,右手創業」的精神,即使你現在有工作在身,但不妨可以開始把你過去的助理經驗做出整理,將來無論是成立個人工作室,或者先和既有的人力資源培育公司專案合作,認真把培育並提升全台灣的大學研究助理做為自己的志業,只要有百分之一的研究助理可以被造就出來,那麼,就造福了台灣百分之一的大學教授們,同時也讓「研究助理」成為某種專業,就像菲律賓政府,把專業的家事管理人才之培育和輸出,視為該國對於全世界已開發國家的重大貢獻。

況且,創業家就把只培訓出百分之一所需的「超級研究助理」作為創業目標就好,未來那百分之九十九、被落漆助理們搞得七葷八素的大學教授們,肯定會有人願意爭先恐後地獵取這些超助們,即使需要另籌經費補貼這些超級特助們也在所不辭,畢竟為期二、三十年的學術壽命說來並不太長,長遠來看,有幸與一個「超級研究助理」持續合作,肯定有助於延年益壽、多產出幾篇好的論文或者做出好的研究。相形之下,支付給「超級研究助理」的補貼薪資,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等到「超級研究助理」們的數量累積得夠多,或許可以成為一個獨立的行業,還可以組成工會呢!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