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台北成為智慧城市,值得參考的六大指標

文:金靖恩

最近讀到幾篇由Climate Capitalism: Capitalism in the Age of Climate Change(氣候資本主義:氣候變化時代的資本主義)共同作者Boyd Cohen寫的文章,他在文中公布自己對於全球智慧城市的排行調查,讓我相當好奇所謂的「智慧城市」究竟有什麼樣的評估標準?

Boyd Cohen長年關注永續發展與環境保護,從兩年前就開始進行世界智慧城市排名的研究,並利用他提出的「智慧城市輪」(Smart Cities Wheel)作為評估架構,兩年來也不斷改良和擴充架構裡的各項指標。

一般提到智慧城市,第一個聯想到的不是科技就是環保,不過Boyd Cohen制定的智慧城市評量表卻包含了六大面向:環境(Environment)、移動(Mobility)、政府(Government)、經濟(Economy)、市民(People)與生活(Living),每個面向都包含三個子領域,而各領域下又涵蓋了總計62個衡量指標

Boyd Cohen這兩年來透過美國知名的快公司雜誌(Fast Company)陸續發表北美、歐洲以及亞洲的智慧城市調查報告,可惜今年的全球調查因為執行耗時且複雜度較高,最終因樣本數不足而無法進行排名,但從今年收集到的調查資料中,我們依然能觀察到智慧城市在六大面向的要素與趨勢,或許值得作為台北市未來的市政參考。

智慧城市輪(圖片來源

一、智慧環境

這幾年綠色科技在建築、廢棄物和能源面向的應用,以及城市的碳平衡與永續發展計畫,都是世界大城市的發展趨勢。Boyd Cohen在環境方面共分為智慧建築、自然資源的消耗管理以及永續都市計畫三方面來衡量,分別統計一個城市內的綠建築總數╱比例、碳足跡、空氣品質、水資源消耗程度、資源回收情形以及都市計畫的永續性等指標。

在今年配合調查的城市中,哥本哈根算是目前歐洲公認的綠色城市,其都市計畫明定在2025年前要達成碳平衡的目標,並致力於再生能源的使用;溫哥華也曾榮登世界自然基金會「Global Earth Hour Capital 2013」(地球一小時首都)得主,在家戶冷、暖氣方面均大幅使用再生能源。

二、智慧移動

「移動」在這裡指的其實是交通,除了傳統關注的公共交通運輸發展與搭乘比例、公交體系的收費整合系統(例如台北悠遊卡可同時用於捷運、公車及火車),以及交通號誌是否與即時車流量資料互相連動之外,Boyd Cohen今年更新增了城市「共乘系統」的評估,例如共享腳踏車與汽車的總數,以及電動車的充電站數量等。

加拿大的蒙特婁算是共享交通的佼佼者,共享單車數量高達5,000台,也有1,300台汽車加入共享系統中。去年芬蘭的赫爾辛基則是推出了結合公車與計程車功能的迷你巴士實驗,使用者只要事先在網上登記上車地點、目的地並完成付款,就能和其他順路的乘客共享一台九人座藍色小巴,系統會自動計算將每個人送達目的地的最佳路線。

三、智慧政府

在智慧政府方面,Boyd Cohen統計的是線上便民服務的比重(有多少比例的服務能直接透過線上或手機App完成)、城市裡的無線網路覆蓋率、各項感應器的安裝普及程度(例如即時交通情況感應、空氣品質等),而今年也新增了公開資料(Open Data)的指標,鼓勵政府部門增進資訊的透明度。

例如赫爾辛基就有1200個公開資料集,而新加坡則是線上便民服務普及率最高的城市之一,98%的政府服務都可以透過網路完成。

四、智慧經濟

Boyd Cohen在智慧經濟的面向著墨得較少,但有趣的是,他注重的並非市民所得,而是過去一年間新創事業的總數、產業投入於研發(R&D)的比重、國際會議╱論壇承辦數以及創新城市指標。

五、智慧市民

智慧市民是個很有趣的面向,Boyd Cohen不只考量市民的教育程度和智慧手機普及率等傳統的衡量指標,他也將城市內的種族多樣性、市民參與創意產業(creative industries)的比例,以及公民參與程度(包括投票率和公民自主集會等)一併考慮。

在今年的調查中,溫哥華算是移民大城,有高達48%的居民並非生於加拿大,而文化的多樣性也推動了城市的創新。哥本哈根在此面向的表現也可圈可點,智慧手機普及率高達75%,且過去一年間更有超過一千場的公民活動。

六、智慧生活

智慧生活在此指的主要是市民的福祉。Boyd Cohen首先關注市民的居住環境,同時考量水源取得性、衛生條件、居住密度、建材品質以及電力等五方面的狀況,並利用Mercer Ranking(城市宜居度排名)輔助統計;他也利用吉尼係數(Gini Index)評估所得分配的平均度,並衡量市民壽命以及市府的文化預算比重。

其實這類的世界城市排名就像選舉的民調一樣,參考參考就好,畢竟這種沒有第三方核對資料準確性的調查並不嚴謹,但Boyd Cohen發展出的「智慧城市輪」依然有其參考價值。透過Boyd Cohen整理的六大面向以及62個指標,可以讓各個城市反思所謂的「智慧城市」,包含的不只是科技與經濟,連同環境、政府與市民都需要一同參與和發展。未來台北市能否成為平衡發展的智慧城市呢?我們拭目以待!

photo credit:N i c o l a (CC BY 2.0)

全文轉載自天下獨立評論專欄

衣索比亞的糧食保障政策,連美國議會都組隊觀摩

2014.11.25
合作轉載

編譯:繆葶

編按:本文由兩位作者共同撰寫,Khalid Bomba為衣索比亞農業轉型部門的執行長;Dan Glickman為前美國農業部長,現任Aspen Institute Food Security Strategy Group(註1)常務董事,本文為作者第一人稱撰寫。英文原文:The Ethiopian Approach to Food Security


2013年,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美國議會代表團-由Aspen Institute所組織的23位包含民主和共和兩黨成員,前進撒哈拉沙漠以南-衣索比亞,親眼見證當地政府是如何執行現代化的農業及小農耕作、建立起政府部門間的合作模式,以解決衣索比亞數百萬居民的食物安全議題。

根據估計,在某些特定季節裡,衣索比亞有超過300萬居民缺乏安全穩定的食物來源,意即一年之間,每10位居民中就有1位缺乏足夠、安全且營養的食物來源(Food Security,食物安全議題涵蓋生理以及經濟層面,包含食物的充足性、取得難易度和相關運用),這也使得衣索比亞成為有著嚴重食物安全議題的非洲國家之一。然而在2013年,基於經濟學人中的全球食品安全指數(Global Food Security Index,註2),由世界糧食獎(World Food Prize,註3)將衣索比亞認定為於糧食議題上改善最多的國家。在我們為下個世紀的食物議題尋找解決之道的此刻,衣索比亞的糧食計畫將是提供各國政府、領導者的重要參考之一。

對於衣索比亞而言,要建立安全食物的來源,除了氣候之外,食物營養、基礎建設、教育程度以及財政面的改善也是嚴峻挑戰。然而衣索比亞成功地降低了當地的極度貧窮人口,從2000年的55%降到2011年的29.6%(數據由世界銀行(World Bank)定義);近年也降低了國內人口在國際貧窮線下的比例,由2012年的77.6%下降至2013的66%,每天平均的食物供給增加了117大卡,這代表著足以供給全民的食物來源愈趨充沛。另外以2007年美國的食物供給狀況來作比較,在美國,每人每天可以獲得3,700大卡的能量。

一切成果應歸功於在農業發展上的大膽政策以及相關支持性專案。衣索比亞設立農業中心以訓練6000名農業發展的技術人員,並提升道路密度、讓各大行政區域能夠完整連結,同時也計畫增加灌溉面積,並將電力覆蓋率提升至75%。

為了改善小農生產力較低的狀況,政府也投入農業的研發工作(特別注重於種子多樣性以及農務實作)、高品質原料(如肥料和種子)的取得性,以及拓展小農知識傳遞的網絡。

在參訪衣索比亞農業轉型部門(Agricultural Transformation Agency,ATA)時,我們得以一窺衣索比亞的成功經驗:透過創新、跨部門的合作方式增加產量、強化市場連結,並為處於風險中的農民啟動財務防護措施。

由於地理因素造成小農難以整合,對於市場議價能力較低、較難進入市場,這些小農們經常遇到的困難,ATA也進一步提供足以提高生產力的技術,以確保小農們足以透過販售產品換取到相對應的報酬。

為了完成這項挑戰,衣索比亞政府傾力支持農民協會與合作社的成立,使其能以商業模式運作;同時透過衣索比亞商品交易組織(Ethiopia Commodity Exchange,註4)的建立,讓農民們得以取得即時的市價資訊,改善過往價格資訊不透明的問題。

鑒於傳統農業社區的脆弱天性、重複發生的乾旱以及其他無法預測的天氣狀況,衣索比亞政府致力於提升農業社區的韌性,像是打造生產安全網計畫(Productive Safety Net Program,註5),由超過10個政府部門以及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共同出資,提供當地失業者工作機會以加強地方基礎建設,這個計畫也是透過國際間協作的力量,進而改變地方發展的實例。

由於衣索比亞發展出的在地創新策略,國際間從中找出能夠規模化的有效系統,並透過國際團體的參與在各地實行。目前已有許多國家運用相同的模式進行運作,坦尚尼亞便是其中之一,目前正透過於2011年成立的Southern Agricultural Growth Corridor of Tanzania(SAGCOT,註6)實施相關計畫。

Aspen Institute’s Food Security Strategy Group便是參與此類計畫的國際組織之一,我們有幸能參與其中。這個由全球跨部門領導人組成的組織,目前正透過找出因地制宜的解決方案,例如市場導向的合作、食物安全與其他重要議題的結合,以及最佳的溝通途徑等方式,努力將這些基礎的解決方案規模化。在2013年時,此組織曾在摩洛哥召開相關會議,接下來也計畫在羅馬、中國等地進行會議,以期為這些國家發展出一套可行的策略。

長遠而論,我們必須了解的是,全球目前遇上的社會議題,像是食物安全這種複雜的議題,永遠不會有能夠一勞永逸的解決方案,因此應當著重於建立起一個以地方性為要角,同時具有連貫性、以數據為基準且清晰的創新策略。這一點也不簡單,要發展出公、私單位間的跨部門夥伴關係需要很長的時間;然而這樣做的成果將潛力無窮。以衣索比亞的案例而言,這類的投資不僅能確保全球食物安全議題的未來,同時能建構出有效的行政架構與建設,未來在處理各項社會議題挑戰時將不可或缺。


註1:Aspen Institute Food Security Strategy Group為一國際性論壇,鑒於糧食議題的複雜性,以及在國界、人道、市場和環境等各種嚴峻的考驗,透過來自政界、學界以及私部門的專家學者,期待對於食物安全議題產生跨國家、跨領域的合作。

註2:
Global Food Security Index,全球食品安全指數,評量各國食物的經濟可承受性(affordability)、可得性(availability)以及品質(quality)三大基點,建立28個指標來進行排名,目前有109個國家在指數名單中。更多關於全球食品安全指數,可見Global Food Security Index: - Aspen Institute Italia

註3:
World Food Prize,世界糧食獎為國際之於農業部門設立的最高榮譽,為表揚對於糧食的充足性、營養性做出重大貢獻者。

註4:
Ethiopia Commodity Exchange(ECX),為改變傳統農業市場而產生的創新組織,衣索比亞政府為主要支持者,服務對象涵括生產鏈中所有的角色,從農人到消費者。

註5:
Productive Safety Net Program,係為了使衣索比亞偏鄉地區在面臨食物安全問題時,能夠減低衝擊、提供相對應策略,並達到食物自給自足而成立的專案。

註6:
Southern Agricultural Growth Corridor of Tanzania,透過多元組織合作的夥伴關係,快速發展地區的農業潛力。起源於2010年的世界經濟論壇非洲高峰會,投資夥伴包含農人、農業組織、坦尚尼亞政府以及私部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