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創愛的業/愛樂活 社群行銷力挺小農

2014.08.1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2014-08-12.經濟日報.B7.經營管理.朱永光

日本知名動漫《航海王》描述主人翁魯夫等人,為了自己的夢想及尋找傳說中的寶藏,結伴展開一連串未知的冒險旅程。在台灣也正上演著同樣的熱血故事。

英文名字Baggio而被稱為89的張佑輔,憑藉著對理想的熱情與勇氣,號召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從 「洋幫辦」、「愛樂活」到「台灣農業讚」,開啟屬於台灣社會企業界的大航海時代。

學生時代便熱中於志工服務與社團活動,2005年張佑輔任職於IBM業務經理,突發奇想創辦了一個集結25~35歲年輕上班族、外商中階經理人的社交公益社團「洋幫辦」(YBP, Your Best Partner),強調在工作之餘,大家一起吃喝玩樂、做公益。

「其實一開始是想要拓展交友圈,打造屬於年輕族群的扶輪社,所以舉辦了很多有趣的主題派對、公益服務及私塾講堂,其中有個夢想拼貼活動,讓我們開始思考,如何透過幫友間跨領域的交流與生活體驗的分享,支持彼此達成生活、創業、公益的夢想!」在互信互助的基礎下,一群熱情有創意的年輕朋友,在這裡學習成長、實現自我、共同為社會盡一己之力。

被媒體稱為「志工企業家養成班」,張佑輔也樂於承擔美譽,積極參考Ashoka阿育王經營社會創投與培育志工企業家的經驗,期望從社團中培養台灣社會企業專業經理人及創業人才。

先是大家一起進入比亞外部落,為小朋友提供英語及電腦教學等社區服務,後又因緣際會深入部落協助小農銷售有機蔬菜,「一群人利用周末當志工是沒有辦法真正解決社會問題。」張佑輔在妻子的支持下決定離開職場,於2010年成立「愛樂活社會企業」,要用自己的專業背景及資訊技術,協助小農與非營利組織的發展。

「當初想得很單純,以為可以賣資訊系統或提供顧問服務收費,但後來才發現幾乎不可行。」一是高估了農友的經濟能力,二是忽略了老農對網路及數位科技的陌生與恐懼,「別說是購買系統產品,連諮詢服務也常常是免費的志工性質。」

第一年營業額只有3萬元,張佑輔想法一轉,巧妙地將擅長的社群行銷整合至服務之中,建置網路銷售平台,並透過Facebook粉絲專頁「台灣農業讚」宣傳、與消費者互動,從銷售農產品的價差中賺取利潤,「愛樂活」以資訊顧問與行銷教練為核心業務的營運模式才逐漸成型。

成功弭平小農與市場間的產銷落差,也深刻體認資訊知識及資金相對弱勢的非營利組織、農友及社會企業的現實發展困境,「雖然常被誤認是賣農產品的公司,但其實我們還是一支專業的顧問團隊,是公益組織、有機農業在資訊和行銷領域的最佳協助者。」一路上不斷地嘗試與修正,不只希望找到公司永續經營之道,也進一步協助年輕人孵育社會企業,目前已陪伴扶植了五個社會創新團隊。

隨著更多夥伴加入,張佑輔對於「愛樂活」未來的角色與定位愈來愈清晰:成為公平正義的群聚平台。「我想要打造社會企業的P&G!供應端有有機小農、庇護工場,也有提供不同服務及產品的社會企業,透過愛樂活形成一個共同行銷與銷售網絡,更多不同的產品類別將能與消費者串成完整的產業鏈。」

張佑輔及他的夥伴都擁有良好的教育背景,也多有外商企業的工作經歷,不論是全職投入社會企業或以志工角色從事公益,他們所凝聚的力量、注入的創新視野與專業,讓我們看到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法愈來愈多元,也愈來愈有趣。

(作者是社企流顧問、美商中經合集團總經理,本專欄隔周二刊登)

輔大社企研究中心研究員吳宗昇

社企視界/解救受難底層 社會企業要有社會

2014.08.15
合作轉載

聯合報╱吳宗昇(2014年8月4日)

社會企業,在很快的時間內,由一個互相矛盾的語詞,轉化成為社會創新、社會公義的代名詞。但社會與企業的關係到底是什麼?社會企業、企業社會責任、資本主義之間有什麼關係?

輔大社企研究中心研究員吳宗昇

(圖:輔大社企研究中心研究員吳宗昇。圖片來源

論起公平正義,資本主義向來是最被批判的。被批判的理由包括資本積累過度集中於資本家、工人被剝削、社會關係被貨幣價格所取代的異化過程等;近年「佔領華爾街」運動,可說是最鮮明的例子。

企業社會責任(CSR)則源起1960年代,並在1990年代後,隨著全球供應鏈擴展到全球,發展出一套龐大的認證與檢核機制。

上述兩者都可視為社會保護機制,出發點採取批判、規範並攻擊過度運作的市場經濟機制;但這兩股力量非常蒼白而薄弱,甚至可以說很邊緣。

尤其,企業站上全球舞台,成為影響力最大的組織。透過企業這種高效率、理性化變形的組織體,資本主義才得以大展身手,在人類歷史取得如此空前地位。

有些人會將企業與資本主義劃上等號,但我個人並不贊成。企業只是諸多經濟組織中的一種類型,無良企業會做傷害社會的事情,但並不代表企業都是不好的。關鍵是,我們必須清楚界定「社會的利益」,以防止企業或是任何組織可能產生的傷害。

社會利益可分為理念及物質上的利益,但實際上卻無法一刀兩斷,而且也必須考慮時空脈絡。但如果破壞當地環境、文化、價值觀,那就會侵蝕整體社會理念利益。

很幸運的,在這個時代我們擁有社會企業。它試圖要平衡經濟和社會利益間的關係,讓許多在傳統制度中的弱勢者,可以成為此體系的受益者。無數的社會創新,正在解救受苦受難的底層階級。

不過,橫在眼前的挑戰遠遠超過想像。經營一家企業已經不容易了,更何況去經營一家良善的企業。

我們也沒有去思考一個最基本的問題,社會的本質到底是什麼?解決了什麼社會問題?如果是社會性的結構問題,社會企業何以能解決?除了緩解經濟問題外,社會企業能去除市場經濟本身的破壞力嗎?會不會只是一種行銷的手法?會不會創造出一套新型態的資本主義模式?

誠實說,我不知道答案,但有信心會有人找出解方。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