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創愛的業/小鎮文創 點亮小鎮復興之路

2014.02.0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2013-12-31.經濟日報.B7.經營管理.朱永光

台灣有許多具有本土文化風情的小鎮,曾經風光一時並創造早期的經濟繁榮,但隨著產業沒落及人口外移,小鎮逐漸被人遺忘而凋零。「小鎮文創」創辦人何培鈞近年來致力於鄉鎮文創,積極輔導老店轉型、鼓勵青年以專長換宿,進而返鄉創業,逐步重拾台灣小鎮的價值與生命力。

何培鈞的創業故事要從買了一座古厝三合院,打造民宿「天空的院子」說起。在大學時代無意間經過竹山發現這座廢棄的三合院,便深深被它吸引,探訪了解後更為竹山的文化凋零感到惋惜,「復興竹山的文化與經濟發展」是他立下的心願。

退伍後他在毫無資源的情況下,向銀行借貸資金,與熱愛建築的醫生表哥帶著睡袋住進古厝,花了整整一年時間,以維持建築原貌、結合現代化的設計風格,一磚一瓦親手重建。

經歷初期的慘澹經營,也曾面臨繳不出貸款的危機,直到音樂家馬修連恩入住後,啟發靈感出版「天空的院子」同名專輯,生意才開始有了轉機。被譽為台灣最美的民宿,有人邀他以修建老房子的模式開展連鎖民宿事業。何培鈞說「我想了想決定回絕,因為我不是為了開連鎖民宿才修整這座古厝,我是真心喜歡這裡,想要復興這裡原有的文化!」

「讓觀光客成為社會學家」是何培鈞創辦「小鎮文創」的第一個理念。「古厝是可以用來經營餐廳或咖啡廳,但這樣遊客僅會短暫停留竹山2至3小時,無法注意到在地文化的價值,對當地經濟也未能產生實質的效應。」

何培鈞又陸續翻新了鄰近的建築與古道,規畫餐飲及旅遊服務「幸福腳步便當」,讓遊客帶著便當走訪體驗從前的就學古道。

強調「一個便當,扶植在地三個行業」,古樸精緻的便當,除了就地選用食材,包裝上也結合了竹山棉被店傳統的花布及竹簾店家的廢材。

另外,何培鈞也協助當地的米麩店、打鐵行等開發伴手禮,用商品娓娓道來竹山的歷史與文化,讓傳統老店轉型展現新生命。

「觀光不該只是付了錢,除了服務、品質,其他什麼都不在乎。小鎮都藏有很多精彩的故事,值得大家得細細品味!」

在偏鄉小鎮、人才極度缺乏的情況下,何培鈞突發奇想地在演講場合,跟大學生提出「打工換宿」的想法,沒想到大家反應熱烈,學生們開始進駐竹山在「小鎮文創」的平台上發揮專長與創意,可以拍微電影行銷竹山的人文風情,也可以依當地特有竹編文化施展創意,竹編QR Code招牌便是學生與竹藝師傅,結合數位與傳統所研發出來的產品。

利用當地現有的資源引進外部各種專業的人力,一同協助竹山的產業革新及觀光行銷,成為「小鎮文創」獨特的商業經營模式。

「青年學子的回流帶給鄉鎮希望,學生能運用所學專長在實際的商業運作上,無形中也加強了他們對自己及未來的信心,相信學校所教授的知識技能是有用的!」

現在何培鈞更直接鼓勵青年們在地創業,不僅提供免費住宿及友善的創業環境,也與他們分享「小鎮文創」所有的資源與經驗。

不像農村有土地資源可以耕種,也不像山上部落有迷人的風景可以吸引觀光,小鎮的振興需要更多的創意與創新。

「運用現有的資源換取外部資源的投入」,何培鈞不但找到了公司的營運模式,也提供了一個青年與小鎮間關懷互動的解決方案。

(作者是美商中經合集團總經理,本文由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合作委託撰寫,本專欄隔周二刊登)

找到Mr. Right,讓你的社會企業成功打入大企業供應鏈

2014.02.01

編譯:蘇怜媛

如何擴大社會企業的經營規模一直是個備受矚目的議題,而對於製造民生消費品的社會企業來說,與大企業合作或許是個不錯的方式,藉由利用它們既有企業資源與知名度,擴展自己的事業規模。

然而社會企業通常是小規模的新創公司,對於大企業來說,與新創公司合作有著無法預測的風險,一旦合作失敗,將面臨財務的虧損以及股東的責難,因此要藉著大企業的力量來擴大社會企業規模並不如想像中簡單。

「要記住大企業也都是由人組成的,關鍵在於找到與你理念相同的人。」Rubies in the Rubble(以下簡稱為RiR)的創辦人Jenny Dawson說道。

Rubies in the Rubble是一家利用剩餘蔬果製造果醬,並雇用當地弱勢婦女的英國社會企業,旨在改善食物浪費的問題,並希望將「聰明的節制消費」的理念傳遞給消費者。

在創業初期,Jenny Dawson曾被一間大型通路商拒絕成為供應鏈的廠商,根據她以前在避險基金工作的經驗,她明白生意是否能談成的關鍵在於你是否能遇到理念相同的人,因此她仍繼續不懈的努力尋找對的人。

英國知名超市Waitrose正是Dawson一直在尋覓的大企業,在不斷的溝通和協調後,RiR終於能在八間Waitrose超市上架出售,而隨著消費者的熱烈回響,RiR的產品也逐漸拓展至更多店面。

「只是獲得在Waitrose上架的機會還不夠,如何賺取穩定的營業收入以支應上架費用,並在眾多果醬品牌中保持競爭力才是更大的關鍵。」因此Dawson努力爭取Waitrose促銷DM的版面,並安排店內試吃的活動,充分運用有限的行銷資源,爭取消費族群對RiR的支持,這正是社會企業藉著大企業擴大規模的例子。

而另一個例子則來自於英國礦泉水品牌Belu,Belu堅持以減少對環境影響的方式製造礦泉水,包括採用40%為回收材質的寶特瓶,且致力於碳中和計畫,他們也承諾將獲利皆捐贈給WaterAid,改善貧困地區水資源的品質。

Belu從2011年調整經營方針,更加專注於透過實體產品,告訴人們礦泉水的製造過程是可以被改善的,因而大幅改善經營績效,2010年至2012年期間的營收大幅成長了40%。Belu也承諾將在2020年之前捐贈100萬英鎊給WaterAid,這些資金將讓六萬多個人獲得乾淨的水資源。

Belu礦泉水目前已打入許多英國的高級餐廳,販售通路穩定,不過現任CEO Karen Lynch也提及「要與市場上其他商品競爭,就必須維持自身產品及價格的核心競爭力,即使是社會企業也不例外。」 的確,即使社會企業可能在某些方面佔有優勢,例如受惠於社會價值法案(Social Value Act),但社會企業終究還是得到回到戰場上與其他企業競爭,真實的戰場是不會給予任何人庇護的。

因此社會企業仍須向其他企業一樣恪遵商業法則,擬定最佳產品、價格及通路策略。「企業必須顧及任何客戶會在乎的小細節,尤其是產品外觀,我們投入了相當多的資源在設計瓶身,而且我們也對於成果相當滿意。」Lynch也勸戒萬萬不可因一味追求成長而過度加大產能,穩定成長是最好的模式。「企業是不可能吃下整個市場的,你必須找到對的客戶群,並將提供他們最好的服務。」


資料來源

How to break into the supply chain of larger companies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