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談了這麼多社會企業之後,接下來呢?

2012.08.12
瀏覽次數:

文:詹益昇

財金所的畢業生,年薪通常不會低於80萬,跑到投銀或是香港工作的同學,年薪更是往往上看兩、三百萬。我心裡清楚這不是我要的,人生苦短,我相信這世界上並不缺銀行家,但是一定很缺社會企業家,所以我想走一條「the road less travelled」。就像Robert Frost說過的,it makes all the differences。

從完全不懂社會企業,到看完了Dr.Yunus寫的「窮人的銀行家」一書後對社會企業有一點點的概念及認同,再之後透過一本本的書籍跟一篇篇的個案越來越了解到社會企業的精神,但始終只能看著這些人的背影、仰望著;再來,曾經思考過等以後事業有成再來想這個玩意,但卻運氣不錯遇到有著相同夢想的一群夥伴,正要開始從台大校園啟動推廣社會企業的社團「NTU Net Impact」,於是便真正踏入這個領域做了一年多。而這一年,可以說是改變我人生最多的一年,我遇到了許多熱情的人,經歷過很多很棒的專案,看過許多很棒的社會企業,也看見了很多人的轉變。我開始思考著畢業之後另一種不同的可能,思考著在社會企業的領域做更多事情。我知道我想要做什麼,「社會企業」改變了我一生的方向,激起我心中對於生命及人性的熱血,我希望可以讓這個影響擴及到更多人身上。

在台大推廣社會企業的期間,我發現很多人其實並不了解社會企業,甚至從沒聽過!但是也有一些人一旦深入了解了之後,對社會企業極度認同,並加入了我們的行列。我相信,同樣的感動一定還可以發生在更多人身上。假設今天我可以影響一百個人去認識社會企業,其中有十分之一產生極大的認同感,又十分之一其中的一半認同後、進而產生行動,去改變世界,那我做的努力就在一定的層面影響了未來的世界,變得更好!

於是,今年夏天的結尾,我決定與另一名從台大休學的政治系學生(我在NTU Net Impact的夥伴)威愷,一起進行一個採訪之旅,花費四個半月的時間,去穿越亞洲、採訪20家頂尖的社會企業跟社會企業家,例如中國的Shokay跟創辦人喬婉珊、孟加拉的MOTHERHOUSE跟創辦人山口繪理子小姐、印度赤腳學院跟創辦人Bunker Roy等。我們會透過採訪、錄影及部落格,將這些離我們千里之外,卻實際在營運的社會企業透過我們的手跟眼睛傳達給台灣的大家。回國後,我們會在台灣各大專院校舉辦一百場小型講座及工作坊,透過面對面的互動、分享經驗,拋出問題,讓學生能理解社會企業、思考「人的價值」這件事情,跟一條不一樣、卻很有意義、價值的路!

我們的網站即將開張 (尋找一個公平的夢Facebook粉絲頁),將會每一~兩天更新一篇我們最新的進展、跟分享一些社企相關的資訊),歡迎到我們的網站兼部落格來看我們怎麼樣進行這場冒險!

另外,我們也正在群眾募資平台FlyingV上發起我們的計畫,若支持我們的理想、並願意贊助我們計畫的朋友也請你助我們一臂之力

談了這麼多社會企業之後,接下來呢?我們要去實踐社會企業家精神!親自用腳去走上這一遭,讓更多人看到社會企業的力量!

(作者為休學中的台灣大學財金所學生,曾擔任NTU Net Impact學術、專案負責人,AIESECer)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