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企業分析報告:環保篇

2014.06.01
瀏覽次數:

文:陳佳君

案例背景

從全球暖化延伸出各地的極端異常氣候,顯現出人類在一味追求經濟發展的同時,犧牲了生態環境的警訊。許多社會企業從不同角度切入環境保護的問題,例如從每個人都能做到的節約能源著手,一家社會企業Opower就是以提高人們的節能動機、減少日常的能源浪費為使命;此外,也可以將焦點擺在開發中國家的狀況,例如EcoZoom關心傳統爐灶由於燃燒效率不良而造成的環境問題;還有一些社企則是重視生態保育,一家瑪黛茶公司Guayaki即透過保護與復育雨林,降低空氣中的二氧化碳、減緩全球暖化、維持生態平衡。

商業模式帆布圖

以下將介紹這三個同樣關注於環境保護的社會企業,並嘗試以「商業模式帆布圖」簡易呈現三個企業在商業模式上的不同,讓讀者能快速了解各地的社會企業如何運用不同的商業模式,來解決相似的社會問題、創造社會影響力。

比較分析

相異點:經營模式的差異

三個案例在各自社會影響力的對象以及雙方建立的關係上皆有所不同,三種經營模式也各具特色。Opower採取B2B的模式盈利,沒有直接與一般大眾接觸,必須透過能源公司將社會影響力傳遞出去;EcoZoom和Guayaki都與社會影響對象直接接觸,前者(與開發中國家人民)是一般銷售關係,後者(與栽種冬青之農民)則是合作夥伴的關係。EcoZoom的特色是,除了金字塔底層市場以外,也聰明地另闢已開發國家市場、搭配多元的行銷方案來補貼收入;Guayaki則是透過「市場導向式復育」的經營模式,在賺錢的同時就能幫助到雨林和農民。

相同點:社會影響力之共同結果

三間社企從截然不同的模式來保護環境,最後都促成大環境中的碳排放量降低。Opower促使人們節省能源,同時也替地球省下碳排放量;EcoZoom用乾淨爐具取代傳統爐具,使炊煮時的碳排放量與有害氣體降低;而Guayaki的瑪黛茶在生產過程中會產生負的碳足跡,這是被復育的雨林所產生的效果,讓大自然中的二氧化碳量降低。廣義而言,他們改善全球暖化現象、維護大自然的平衡,將社會影響力延伸到共同生活在地球上的所有人。

結論

我們分析了三個在環境保護領域付出的社會企業,可以學習到他們如何運用不同的商業經營模式,達成各自的使命,共同累積對於環境的正面影響力,對於其他領域的組織也很值得參考與應用。

EcoZoom在面臨開發金字塔底層市場會遇到的困難時(如資金不足、消費者無力負擔等等), 以開發有購買力的新市場、活用各種業務模式等方法來做改善,十分值得同樣在開發創新產品的組織借鏡。Opower採取B2B 、與能源公司客戶合作等模式,能擴大影響力,幫助更多大眾節省能源,然而相對地,企業顧客的經營理念與組織本身的社會價值是否一致,也是這類組織值得思考的問題。最後,Guayaki的創新在於舊的經濟商品用新的環保生產方式包裝,提醒了正投入社會創新的組織,或許可將創新思維擺在現有產品在生產或銷售運作過程的轉型;若營利企業重新思考目前現有的生產與經營方法,有可能僅做一些小改變,就能產生更環保或更具社會價值的影響力,達到企業社會責任的目標!

從這三個案例,我們發現在環境保護領域還有很多改變的可能性,也能提供其他領域的夥伴相互參考、激發想法,期待未來有更多人加入保衛地球、幫助社會的行列!


作者簡介:陳佳君,畢業於政治大學心理學系碩士班,喜歡任何與人相關的行為、思想或生命故事,因為相信活著的意義不只是賺錢討生活而認識了社會企業,未來希望能運用心理研究作為改善人們生活的助力,讓夢想在現實中落地生根。

社會企業分析報告:交通篇

2014.06.01

文:楊甯雅

案例背景

交通,窄義而言指的是所有以器具承載,或僅靠人力在點與點之間穿梭的人流、客流或物流。在台北,我們透過搭乘發達的捷運和公車網絡系統到達我們想去的任何地方,許多人更擁有自己的交通工具可以行動自如。然而對許多開發中國家的人民而言,交通工具的取得十分困難,人們因為貧窮而無法負擔起昂貴的交通工具,使他們無法維持基本的生活機能,脫離貧窮的循環。

在印度,黃包車司機因為買不起人力黃包車,以每天租賃的方式借取車子,但辛苦賺得的收入常因繳納租金而扣掉了一大半,使他們更難存錢買車;在非洲,偏遠地區一樣存在著因貧窮買不起交通工具的問題,當地的進口車價格不僅昂貴,因惡劣的路況提高車子耗損率,維修費更是一大負擔,距離成為當地人民取得醫療、教育資源或是提升生產效率的一大障礙。

商業模式帆布圖

以下將介紹三個同樣關注於交通運輸的社會企業,並嘗試以「商業模式帆布圖」簡易呈現三個企業在商業模式上的不同,讓讀者能快速了解各地的社會企業如何運用不同的商業模式,來解決相似的社會問題、創造社會影響力。

 

 

 

比較分析

Rickshaw Bank, World Bicycle Relief 與Mobius Motors這三個社會企業,為了改善開發中國家人民的生活品質與經濟發展,皆致力於提高交通工具的可及性,而三間企業也分別採取不同的做法,使民眾得以負擔交通工具。其中Rickshaw Bank 與 World Bicycle Relief為了減輕經濟弱勢消費者的財務負擔,都提供了微型貸款方案,使消費者能取得小額借款或依照不同的經濟狀況分期付款購買車子。其中更特別的是Rickshaw Bank發展出「從租賃到購買」模式,司機每天負擔小額的租金,一定期限後便能取得黃包車的所有權。

Mobius Motors雖然沒有微型貸款購車的服務,但同樣採取低價策略,在製造過程中盡量降低將成本,創造出低價且高性能、符合當地需求的車子,並藉此開發不同市場,讓當地創業者得以發展運輸相關的商業經濟活動。另外,我們也可發現三個社會企業有志一同,皆以創新改良的方式,依照市場當地需求提升載具的效能,不論是車子、自行車或黃包車,改良過後的產品均更耐用、省力,且適合險惡崎嶇的路況。在這些創業者眼中,交通工具不只是工具,更是驅動發展、改善生活品質的引擎。

結論

從上圖我們可以發現這三個社會企業雖然發展出些微相異的商業模式,但都以提供交通工具而達到解決多項社會問題的最終目標。

Mobius Motors大幅刪減成本的支出,降低售價也提升車子性能,但沒有微型貸款的服務,無法依消費者個別的狀況減輕因購買產品而產生的經濟負擔;Rickshaw Bank的模型則需仰賴資金的來源,透過穩定地與銀行組織和微型保險公司合作,來提供「租賃到購買」和保險服務給更多消費者;而World Bicycle Relief雖然提供顧客更完整的解決方案(除了販售交通工具給貧民,同時也投入教育和健康照護等各項資源),但因為堅持販售高規格的自行車和投入更多社會議題,使得WBR在收入面仍需向企業或民眾募款以達到收支平衡。

這三個社會企業皆有其發展的優勢及限制,但最重要的相同點是當創業家看見這些地區因缺乏交通工具而造成的困境,便勇於投入其中,以創新交通工具改善當地人民的生活。從這三個社會企業的案例中,我們學習到如何以不同角度切入,從生產與經營模式的創新著手,改變傳統純粹以營利為導向的商業模式。,這些交通工具所帶來的社會影響力深遠,不僅能夠用以代步,增加教育和醫療資源的可及性,還能成為生產工具,發展永續性的交通事業,創造更多經濟與社會價值。


作者簡介:楊甯雅,生於充滿美食小吃的台南,就讀政治大學外交學系,喜歡旅行聽故事也喜歡分享故事,在無數的演講中邂逅各個社會企業的熱情與理想,加入社企流的這段日子認識社會企業更多面貌,分享故事給身邊的每一個人,同時吸收更多養分期許將來某一天能發芽茁壯。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