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台大生頂樓種菜 活用都市空間

2014.12.0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張佑任、郭庭伊(2014年11月25日)

學校頂樓經常是被限制活動的區域,也會被人連想到心情不好要獨處或者是偷抽煙的地方,而在台大有一群學生,為了空間改造、活化閒置空間,他們利用屋頂的空地來種菜。在頂樓,不只植物得到充分的日曬,空間活化的概念也能夠被巧妙的運用,他們是來自台大社會學系的「傢傢久」。

圖片來源

為實現行動方案 成立「傢傢久」

「傢傢久」團隊的創始來自於台大社會學系教授陳東升開的一門課,「社會經濟組織的創新與設計」。這門課的期末報告需要分組做出一個能夠執行的行動方案,其中一組的報告主軸是社會住宅。

他們的構想是以社區為單位,社區中每個住宅並不只是單純睡覺、洗澡的地方,而是真正能夠滿足每個人的生活所需。例如,社區裡能擁有托老托育、廚房、菜園以及共同工作空間。再透過二手物交換、老物新生等方式,讓社區裡的資源能夠循環、再生。破除現有的經濟模式,用以物易物或以勞力交換,來滿足個人的生活基本需求。

報告結束後,這組的同學想要繼續執行他們的計畫,於是找上了當時的助教楊淳名合作,一同成立了傢傢久團隊。

縮小計畫規模 從屋頂菜園做起

傢傢久團隊將社區住宅構想成一個社群生活的概念,理想的社區計畫中有屋頂農園、社區廚房、托老托育園地與老物新生的機構,而支撐整個計畫的理念則包含環境友善、在地交換系統媒合需求與資源、創造就業機會等。 

楊淳名說,由於整個計畫非常大,他們決定先獨立出其中一個項目,嘗試其可行性。而被選中的項目就是屋頂菜園。當時會選擇屋頂菜園是因為教育部有個計劃叫作「大學小革命」,可以申請到一筆經費,用來建設屋頂的菜園。

「大學小革命」計畫要求拿到經費後必須有空間改造成果搭配一學期創新的課程,在這次的課程中,每個禮拜有三小時的理論課及案例探討,後面兩小時是實習課程,也就是到屋頂操作農作。在課堂中,同學必須在讀完理論、參訪實習後,做出一個行動方案,以自己關心的方式提出一個可以操作的模式。

公共空間種菜 收成免費發放

為了讓屋頂農園擴大執行,傢傢久執行認養制度,開放師生認養小菜圃,主要是台大社會系的學生與老師為主,但也有少數他系同學參與。認養方式是一學期三百塊,可以擁有社會系館頂樓的兩塊小菜圃,要栽種任何植物都可以,私人菜圃的收成歸個人所有。目前開放認養的私人菜圃約佔一半,其餘為公共菜圃,由傢傢久成員照顧。

另外傢傢久與原本開課的陳東升老師在社會系開設服務學習課程,教同學一些基本農作知識,也讓他們親手製作屋頂農園的堆肥、拔除雜草、栽種菜苗等等,從種植到收成都全程參與。

因為系館屋頂是公共空間,每期的蔬菜收成後,他們期望收成能公開且有公共性價值,於是會將公共菜圃的菜分送給系館裡其他老師,也在系上公告收成日期,讓系上同學免費索取。

未來產量穩定 將幫助弱勢

接下來的規劃是在台大成立一個社團,招募其他系外有興趣的同學一起參與,除了增加人力外,希望未來能在社會系館上逐漸建立一套固定的經營模式,再能將屋頂菜園的概念推廣到其他系館,讓其他系館繼續延續屋頂菜園的經營模式。

談到整個模式的終極目標,社會系大三學生曾昱誠說,希望藉由大學生在課餘時間照顧這些菜,讓這些收成能夠成為一種食物貨幣,等到產量增加、經營模式穩定,再將這些食物分送給台灣大學附近的弱勢族群,例如獨居老人、單親、低收入戶家庭等等,成為學生回饋社會的模式。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leftover

有人想要白吃的午餐嗎?共享經濟把剩飯變正餐

2014.12.05

編譯:葉靜

leftover
圖片來源

整份披薩還剩一半吃不完,又捨不得丟怎麼辦?

自美國西雅圖源起的APP─Leftoverswap專治這種剩菜飯的困擾。當用戶在上頭發布有剩菜飯可分享給當地居民時,其他註冊者便會收到通知,知道有免錢食物可共享。

Leftoverswap共同創辦人Dan Newman表示:「有些人可能會覺得這個概念有點噁心,但也有些人很喜歡」。「食物共享經濟」的概念正當道,Leftoverswap也漸被大眾接受並持續發揮效用,在紐約、舊金山、澳洲及歐亞地區均可見成長的趨勢。

Newman提到雖然目前食物分享仍非主流,但人們已開始在Airbnb這類的平台上踏出分享住家的第一步,因此他認為仍有群眾樂意分享自身資源給他人。

據統計,已開發國家的食物浪費情形超過四成,以英國為例,平均每個家庭所購買的食物約有兩成會被丟進垃圾桶,且有更多食物是在未上架前就被丟棄。由此看來,公眾彼此分享食物可為解決之道。

任職於德國慕尼黑Foodsharing.de 的Barbara Merhart指出:「糧食浪費是當今的熱門議題,而分享經濟概念也正蓬勃發展,這兩者剛好可以結合。」

Foodsharing.de為一非營利組織,與Leftoverswap有著相同理念:把剩餘食物的提供者和需求者串聯在一起。Merhart提到,這項服務的使用者並非都是缺錢的人,許多人只是不想浪費食物,或認為既可以免費取得,何須再花錢購買?

她表示,網站原先創立目的是讓人們可以發布想要送出的剩餘食物,但現在有越來越多商家、麵包店和餐廳也一起加入。一開始,有的店家會擔憂贈送即將到期的食物可能會引發法律糾紛,使得商家的投入比想像中困難許多。但總體而言,贈送食物除了對環境友善,對於社區關係也是一大利多,因此許多社區雜貨店,甚至連高級飯店都開始與Foodsharing.de合作。

食物共享可說是共享經濟中最「社會化」的一環,由於食物易腐壞的特性,贈送者和接受者通常都住得很近。人們可以在網站上確認社區中有哪些多餘的食物,並和提供者約好見面地點。根據Foodsharing.de的統計,目前他們擁有4萬名會員,範圍橫跨德國、奧地利、瑞士、墨西哥、以色列和英國等地,總計約省下33公噸的食物。

擔心拿到壞掉的食物嗎? Foodsharing.de的Merhart表示她從未收過無法食用的食物。然而,衛生和品質的疑慮仍舊是一大挑戰,因此,Leftoverswap未來也計畫成立會員評價機制。

在加州的Cropmobster則是提供不同形式的食物共享,該網站讓農民張貼本要作為堆肥的過剩作物,由志工認領並提供給需要的慈善組織。而倫敦的Eatro則是主打食物共享以減少剩菜飯,其目標對象為願意提供菜餚給社區居民的家庭主廚。透過網站,顧客支付一般付給餐廳外帶的費用,而網站則從每筆交易收取15%手續費。其最重要的分享概念在於,食物的運送全由家庭主廚親手包辦,他們會將煮好的菜餚親自送至在一哩內的住家。

食物共享經濟學正夯,但關鍵的問題猶存:是否有足夠的人群願意克服「覺得噁心」這一點,正如人們願意克服分享空房給陌生人使用的疑慮呢?


資料來源:Free lunch, anyone? Foodsharing sites and apps stop leftovers going to waste

延伸閱讀: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